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太閣王是何等身份?

    恐怕也只有洛虛,才敢在他的面前,說出這樣肆無忌憚的話。網

    太閣王倒也沒有一絲一毫的生氣,心境很沉穩,道:「本王正是因為得到消息,閣下會來州萬聖地,所以才專程趕來會一會你。對付一個張若塵,其實,本王是不用親自出面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你是為我而來。」

    洛虛依舊很平和,給人一種淡然的氣質,點了點頭,道:倒也很久沒有好好的活動過筋骨,也罷,那就戰一場。」

    若不是他剛才一拳打死了一位不死血族的血王,恐怕很多人都會認為,他只是一個文弱的秀士。

    太閣王的眼神一凝,露出慎重的神情,背上的三對銀色大翼,將天地間的靈氣,源源不斷的吸入進去。

    六翼散出來的銀色光華,變得越來越耀眼奪目。

    那是一幅相當可怕的景象,銀色的光華,籠罩住天空和大地,比太陽的光芒都要強盛,還有一團團銀色火焰懸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背着宮殿的那隻黑色巨龜,出一聲古怪的聲音。隨即,它伸出一隻猶如鉛鐵一般堅硬的足掌,擊向下方的青色木船。

    黑色巨龜大有來歷,為北海的一位蠻獸王者,叫做「蟾龜老祖」,統治數十萬裏海域和數以億計的水族蠻獸。

    太閣王也是花費了數月時間,才將它收服為坐騎。

    黑色巨龜力大無窮,在海中,可以背起具有數十座大山的島嶼。

    它打出的一隻足掌,具有的力量,堪比太閣王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足掌還沒有落下,形成的罡風,已經出一連串氣爆聲。

    洛虛也露出慎重的神情,向著虛空一踩,猶如跨過一層無形的梯子,出現在離地三十丈高的位置,一拳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拳頭上面蘊含的力量,形成一圈圈巨大的能量波,將天地靈氣推移出去,如同水浪,向外翻滾。

    兩股強大的力量撞擊在一起,啪的一聲,黑色巨龜的足掌,竟是碎裂,灑落下一片鮮紅的血雨。

    黑色巨龜的嘴裏,出一聲高昂的慘吼,龐大的身軀,猛烈顫抖。

    那些追隨過太閣王的不死血族,見識過黑色巨龜的強大防禦力,即便是用聖器,也破不開它的鱗甲。

    誰曾想到,洛虛僅僅只是打出一拳,就能崩碎它的足掌?

    下方的位置,洛虛卻又是一拳打了出去,這一次是擊向黑色巨龜的腹部,形成一道「拳」形的空氣波。

    「你敢?」

    太閣王終於凝聚出足夠強大的力量,化為一道銀色光梭,飛了下來,打出了一種聖術,爆出數十倍攻擊力。

    洛虛沒有一絲慌亂,拳頭上的力量,更強了幾分。

    承受不住洛虛的拳勁,黑色巨龜的腹部向內凹陷,出現十多道血紅色裂痕,向上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血命山。」

    太閣王施展出來的聖術,形成一片覆蓋數百里的血霧,一座巍峨的血山呈現出來,高達萬米,很像是一塊天外隕石,急向下鎮壓。

    血命山印,為聖術「血命死神印」的三道印法之一,爆出來的威力,比一般的聖術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站在青色木船上面的張若塵和洛水寒,感覺到一股十分巨大的壓迫,整個空間都像是凍結,渾身血液似乎凝固,連手指都無法動彈一下。

    血命山印覆蓋的範圍極其寬廣,一旦墜落在地,恐怕是會將方圓數百里都夷為平地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大軍,立即啟動防禦陣法,使得周圍的空間連成一片,以此來抵擋聖術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洛虛並沒有避退,反而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「洛水拳法第一式,天河分工。」

    一拳打出,方圓數百里都是響起震耳的風雷聲,天地靈氣在劇烈震蕩,一直延伸到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一條浩浩蕩蕩的天河虛影呈現出來,橫掛在天穹,爆出來的力量,將萬米高的血山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太閣王立即倒退,渾身骨骼出噼啪的聲音。

    幸好,他身上的血紅色鎧甲,浮現出一層沉厚的光芒,才將拳勁的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洛水拳法……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,瞪得筆直。

    三十六招洛水拳法,名震天魔嶺,為洛虛的成名絕技。

    張若塵曾經進入洛虛留下的半聖聖意圖,參悟出洛水拳法的一絲神韻,因此,他對洛水拳法並不陌生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見到洛虛施展出洛水拳法,卻又是另一種感受。

    這一套拳法,不僅大氣磅礴、精妙無雙,而且,還能引動天地規則,形成共振,爆出來的力量,如同是能夠破解世間的一切聖術。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領悟出來的洛水拳法,與洛虛的洛水拳法比起來,簡直就是相差十萬八千里,不可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「洛水拳法必定是有非凡的來歷,可以將拳法的精髓,融入進掌法和劍法,必定能夠威力大增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全神貫注的盯着洛虛,期待他再次打出第二拳。

    旁邊,洛水寒的雙瞳,湧出金色的光華,也在觀察上空的戰鬥,仔細觀摩洛虛施展的洛水拳法。

    「洛水拳法第二式,九曲九轉。」

    「血命河。」

    洛虛和太閣王各自打出一擊,形成一股強大的衝擊力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是在半空交手,但是,地面卻在劇烈震動,出現了一些數米寬的地裂。

    太閣王再次向後退去,嘴角出現一絲血跡,顯然是受了傷勢。

    洛虛腳踩虛空,一隻手背在身後,一隻手捏成掌印,大步向太閣王行了過去,笑道:「才兩招而已,怎麼你已經不行了?」

    「血命死神。」

    太閣王大吼一聲,雙手同時舉了起來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尊千丈高的死神虛影,凝聚出來,佔據了小半個天空,釋放出來的氣息,比血命山印和血命河印強大數倍。

    「洛水拳法第三式,橫斷天路。」

    洛虛打出一招長拳,大河奔涌的聲音再次響起,一條寬闊無邊的河流,竟然真的顯現出來,向太閣王洶湧的流淌過去。

    氣勢磅礴的死神虛影,被河流切割成兩半,化為一片血雲消散而開。

    太閣王遭受重創,身軀破碎,猶如陶瓷一樣,形成密集的裂紋。

    每一道裂紋,都是散出金色的強光,猶如他的體內裝着一輪烈日,即將破體而出。

    「合!」

    太閣王將一瓶聖血吞服,雙手合在一起,嘴裏出一聲厲吼。

    身上的裂紋,快癒合,重新恢復了過來。

    太閣王用着十分嚴肅的眼神,盯着站在對面的洛虛,道:「你使用的是什麼拳法?」

    「洛水拳法。」洛虛道。

    太閣王道:「如此厲害的拳法,足以與三道的最強拳法相提並論,傳承千古,不應該籍籍無名。為何本王卻從未聽說過?」

    「因為,它是我自創的拳法。」洛虛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太閣王沉默了片刻,半晌后,才道:「你這樣的人物,若是出生在中古時期,說不一定,有那麼一絲機會成神。」

    「為何是中古時期,現在就不行嗎?」洛虛反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強大的自信,有着與天道相爭的氣魄。

    即便天地規則生改變,也總有一些經天緯地的人物,想要去打破天地規則的阻礙。

    太閣王笑了笑,道:「洛虛,本王承認,你的確相當強大,比本王見過的任何生靈都要更加優秀。但是今日,你卻不可能是本王的對手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?你還有別的手段?」洛虛道。

    「十聖血鎧。」

    太閣王雙手交錯,形成一個十字,體內的聖氣和血氣向外湧出,注入進鎧甲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鎧甲,燃燒了起來,浮現出一粒粒星辰一般的光點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十尊神聖的虛影,從鎧甲中飛出,環繞在太閣王的四方,按照一種奇異的規則排列。

    「本王有十聖之力的加持,你又如何擋得住?」

    太閣王的長倒立,如同一尊蓋世魔神,體內的鮮血如同河流一般,急涌動,出轟隆隆的聲音。

    十聖血鎧,是由十位聖者的鮮血,加入聖骨、聖源、聖石、聖玉,使用不死血族獨有的秘法,最終鑄煉成的一具鎧甲。

    鎧甲中,不僅蘊含有十位聖者的龐大聖力,甚至,還具有十位聖者的知識和意志。

    有了十聖之力的加持,太閣王的力量節節攀升,越來越強大,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太閣王向十萬不死血族下達命令:「立即啟動十地無生陣法,鎮殺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太閣王十分清楚的看出,洛虛是在保護張若塵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就使用張若塵來牽制洛虛。

    太閣王不僅僅只是想要擊敗洛虛,更是想要將洛虛鎮殺。

    洛虛這樣的人物,絕對是不死血族的大敵,將來說不一定會對不死血族造成毀滅性的打擊。

    即便付出一些代價,也要提前將他鎮殺。

    地面上,十萬不死血族的大軍,每個人都是取出一隻人皮血袋,從裏面倒出鮮血,灑落在地上,形成一座覆蓋方圓百里的巨大陣圖。

    「哧哧。」

    隨着陣法運轉,地上的鮮血燃燒了起來,演變成一片熊熊燃燒的火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