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十萬不死血族軍士,並不是普通人,其中有一些半聖級別的血將,同時也有數百位魚龍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以他們的修為,布置出來的十方無生陣法,自然是具有極其恐怖的威力,足以和七品攻擊大陣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地面和河道都是燃燒起來,化為一座赤紅色的火域。

    陣法中,戰旗飄揚,戰鼓出震鳴耳膜的聲音,古河兩岸的十個方向,升起一縷縷血氣。

    那些血氣快凝聚,形成十隻山嶽大小的神獸影像,龍、孔雀、饕餮、狴犴、麒麟……,等等。

    神獸的身軀,猶如真實存在一般,有血有肉,覆蓋有鐵甲,出驚天動地的怒吼。

    遠處,那麼沒有退走的邪道老怪物,全部都感覺到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「十方無生陣的陣圖,一直存放在北域的一流宗門,萬獸宗,怎麼會落入不死血族的手中?難道……難道萬獸宗已經被不死血族攻破?」

    整個北域,一共只有八個一流宗門,龐然大物一般的存在,堪稱是北域的八根擎天之柱,有著十分古老的傳承。

    若是,萬獸宗這樣的一流宗門,都被不死血族攻陷,那麼北域的戰局,真是到了十分危險的地步。

    「身穿十聖血鎧的太閣王,再加上一座十方無生陣,恐怕洛虛也會相當危險,很有可能會隕落。」

    「洛虛和張若塵同時隕落,對人族年輕一輩的修士,將是一個沉重的打擊。崑崙界的年輕修士,很多人都是將他們二人,當成心中的偶像和努力的目標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船艙中,畫聖楚思遠不緩不急的走了出來,目光向四方掃視過去,露出嫉惡如仇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取出一幅空白的畫卷,將其懸挂在虛空。

    隨即,楚思遠將體內的精神力調動出來,使用一支晶瑩剔透的玉筆,在畫卷上面揮毫潑墨。

    頃刻間,一幅栩栩如生的畫,呈現在張若塵和洛水寒的面前。

    楚思遠身上的衣服和頭無風自動,全身光芒四射,一根根白色的光紋,從皮膚下方浮現出來,猶如是用盡全身力氣,大吼一聲:「銀霜飛瀑三千里,十萬敵寇皆鬼魂。」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一掌打出,擊在畫卷上面。

    一股浩蕩磅礴的精神力,融入進畫卷,使得畫卷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畫卷,飛到半空,逐漸展開,變得越來越巨大,將整個大地完全覆蓋。

    隨後,畫卷急向下墜落,即將到達地面的時候,「嘭」的地一聲爆裂而開,釋放出一股驚人的寒氣,向四方涌去。

    只聽見,哧哧的聲音,在地面不斷響起。

    頃刻間,方圓百里的火焰完全熄滅,十萬不死血族大軍,則是完全凍結成晶瑩剔透的冰雕。

    這還只是中心區域受到的影響,畫卷爆出來的寒氣,不斷向外蔓延,使得千里之內,儘是一幅冰天雪地的景象。

    三千里之內的地域,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。

    只不過,越是向外,寒氣造成的影響,也就越是微弱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楚思遠的右腳,向下踩了一下。十萬不死血族軍士的身軀,出現密集的裂痕,全部爆裂,向下坍塌,變成一片晶瑩剔透的寒冰碎片。

    天地間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只有寒風在呼嘯,出嗚嗚的聲音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幅畫,竟是滅了不死血族十萬大軍。很難想象,那幅畫卷中,到底融入了多麼恐怖的力量?

    整個世界似乎變得清凈,沒有戰鼓的聲音,也沒有不死血族軍士的喧嘩聲。

    楚思遠的手指輕輕捋動鬍鬚,露出滿意的笑容,向張若塵瞥了一眼,那表情說不出的嘚瑟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十分心驚,重新將楚老頭子認識了一遍,不愧是畫宗的宗主,的確是一個深不可測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的臉上,卻是露出不屑的神情。因為,楚思遠那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,實在是讓他有些看不慣。

    即便是太閣王,也都怔住了片刻,使用一雙血紅色的眼瞳,盯在楚思遠的身上,有些凝重,道:「原來,畫聖也在這裡……哏哏,今日倒是本王有些失策。」

    楚思遠背著雙手,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,風輕雲淡的道:「既然知道失策,還不立即逃命?」

    太閣王並不是泛泛之輩,修為十分深厚,加上穿有十聖血鎧,即便是楚思遠和洛虛聯手,也很難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一旦他引爆聖源,洛虛和楚思遠很可能也會將性命交代在這裡。

    因此,最好的結果,便是太閣王主動退走。

    「逃?為何要逃?」

    太閣王長笑一聲,身上再次湧出一股滂湃的戰意,道:「好不容易遇到大名鼎鼎的洛虛和畫聖,怎麼能不戰個天翻地覆?」

    帶來十萬大軍,卻全軍覆沒,太閣王自然是很不甘心。即便是要退走,他也準備先試探出洛虛和畫聖的真正實力。

    太閣王的腳下,踩著一片濃密的血氣海洋,伸手從十聖血鎧的甲片內部,抽出一柄聖光燦爛的刀刃。

    那不是普通的兵刃,而是一件千紋聖器。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一股懾人的千紋毀滅勁,涌動出去,使得十尊聖影也在猛烈顫動,隨後,向洛虛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千紋聖器,掌握在半聖手中和掌握在聖者手中,完全就是兩種不同的概念。

    太閣王手中的刀刃,僅僅只是湧出一道千紋毀滅勁的氣息,就將大地撕裂得破破爛爛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一刀劈下去,得有多麼恐怖?

    洛虛依舊使用一雙拳頭,迎了上去,打出洛水拳法的第十式,與太閣王再次硬碰。

    又是勢均力敵。

    即便太閣王有十聖之力的加持,加上千紋聖器的毀滅勁氣,竟然依舊奈何不了洛虛。

    包括張若塵在內,很多人都在懷疑,洛虛到底有沒有使用出全力?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洛虛和太閣王的交鋒,打得天地震蕩,就連天空的太陽,也都暗淡失色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的修為,已經看不清他們的身影,只能看見,頭頂上方的天空,完全被一片血光籠罩。大地不斷破碎,

    同時,血光之中,有著一聲聲震痛耳膜的聲音傳出來。

    「轟隆!」

    半晌后,一道血色的身影,從天空墜落下來,與大地撞擊在一起,將地面撞擊出一個直徑數百米的大坑,很像是隕石坑。

    大片塵土飛揚起來,使得天空變得昏暗。

    終於分出勝負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很緊張,不知道到底是誰墜了落下來?

    離地百丈高的位置,站著一個身影,穿著青衣,身上沒有一絲破損,很像是一尊真神在俯看大地,道:「能夠擋住洛水拳法的前十八式,你的實力,已經相當不錯。」

    青衣男子的衣袖一揮,將塵土擊散,顯露出陣容。

    正是洛虛。

    太閣王從大坑的底部爬了出來,眼睛、鼻子、耳朵、嘴巴都在流血,顯得格外猙獰,道:「洛水拳法還有后十八式?」

    「自然。」洛虛道。

    太閣王道:「本王可以見識一下嗎?」

    洛虛盯著他,搖了搖頭,道:「事實證明,你根本沒有資格見識。」

    「好,本王記住了你,洛虛,三十六式洛水拳法。今後本王必定還會再來討教,希望你的后十八式,真的有那麼強。」

    太閣王傷得很重,不敢繼續戰下去。若是洛虛和畫聖聯手,以他現在的狀態,會有隕落的危險。

    「唰。」

    太閣王的背上,三對破破爛爛的銀翼,閃動了一下,化為一道銀色的光華,向遠處飛去。

    直到太閣王飛到遠處,洛虛才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道:「張若塵,可否將你的劍,借我一用?我要斬他。」

    要斬太閣王?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略微一怔,瞬間又明白過來。

    洛虛故意放太閣王離開,只是想要轉移戰場,避免太閣王臨死反撲,傷到張若塵和洛水寒。

    天下皆知,張若塵有一柄十分鋒利的劍,名叫沉淵古劍,可以斬斷聖器。

    更有傳言,沉淵古劍與池瑤女皇的滴血劍,乃是使用同一種材料鍛造而成,銳利得不可抵擋。

    同時,以洛虛的身份和智慧,很有可能已經猜到,張若塵就是兩儀宗的劍道奇才林岳。

    界子宴上,林岳曾經一劍破開不死血族三皇子的百聖血鎧。

    能夠攻破百聖血鎧,自然也能擊穿十聖血鎧。

    因此,洛虛才想借用沉淵古劍,破開太閣王的十聖血鎧,將他斬殺。

    放虎歸山,不是他的作風。

    張若塵相信洛虛的人品,取出沉淵古劍,將劍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洛虛抓住沉淵古劍,身上的氣勢,變得凌厲了起來,釋放出一股強大的殺氣,向太閣王逃離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洛水寒有些擔憂,道:「太閣王是青天部族的核心人物,聖道修為已經能夠通天,萬一臨死反撲自爆聖源,老祖宗恐怕會很危險。」

    楚思遠道:「放心,洛虛既然敢去滅他,必然就有全身而退的把握。」

    兩道人影,一前一後急飛行,因為度太快,只能看見兩道光梭從天空飛過。

    太閣王很快就現,從後方追來的洛虛,嘴裡吐出一聲咒罵,立即施展出逃生秘術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銀色光華不斷增強,在一瞬間,飛行度提升了六倍。

    洛虛殺他的心,十分堅決,不惜自損壽元,也施展出一種秘術,同樣將度提升數倍,追擊上去。

    太閣王這樣的人物,一旦放他離開,必定會對人族造成巨大的災難。

    洛虛逼迫得太緊,並且使用沉淵古劍破開太閣王的十聖血鎧,將太閣王逼到絕境。

    「洛虛,你做得太絕,既然如此,那就一起神形俱滅……」

    太閣王大吼一聲,心中充滿憤怒和絕望,向洛虛衝去,同時調動聖氣,自爆了聖源。

    他的聖軀,猶如燒紅的陶瓷,散出金色的光華,出現蜘蛛網一般的裂紋,轟然一聲,爆裂而開。

    還有一章,但是很晚,各位書友明早再看吧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