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越是靠近聖明城,周圍的景象,也就越來越熟悉。即便過去八百年,一些名勝古蹟,卻並未遭到破壞。

    “聖明城,我終於又回來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船頭,眺望大河兩岸。

    不遠處,孔樂山頂,立着一座七十四層的高塔,那是一位古聖修建的塔樓。八百年前,張若塵與池瑤曾一起登上去,觀看聖明中央帝國的錦繡山河。

    城門口,立有兩尊六十九丈高的銅鑄金猊,象徵着聖明中央帝國的圖騰,戰火竟是沒有將它們毀掉。

    高聳的城牆,猶如一排黑色的巍峨山嶺,城門十分壯麗,很像是通往天宮的聖門。

    來到城外的碼頭,張若塵思緒萬千,打量周圍的一切,追憶一些往事,平靜的心,泛起一圈圈漣漪。

    碼頭上,聚集了很多達官貴人,拍成一條長龍,少說也得有數百之衆,像是在接迎什麼重要的人物?

    張若塵向楚思遠盯了一眼,道:“楚前輩,你的名聲果然是很大,竟然有這麼多人趕來接迎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楚思遠有些詫異,眼珠子轉動,暗道,此次前來聖明城,一直都很低調,並未提前通知儒道的學生,怎麼會有人前來接迎?

    楚思遠將衣冠整理了一番,走了出來,向碼頭上望去,卻看見那些人並不是接迎他,而是盯向另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那個方向,一艘一百多米長的金屬船艦,緩緩的靠岸。?一羣身份尊貴的大人物走了下來,在衆人的簇擁下,進入聖明城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飄飄的說道:“原來不是來接迎你,前輩在聖明城,似乎沒有多大的影響力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這麼說,主要是想氣一氣楚思遠。

    楚思遠頓時有些不悅,哼了一聲:“老夫若是提前通知一聲,前來接迎的儒道學生、朝廷官員,肯定是他的十倍,甚至百倍。但是老夫低調,不願這麼大張旗鼓。”

    “或許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笑了笑,道:“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,既然已經到了聖明城,我們就各自去辦各自的事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立即施展出身法,以一種詭異的速度,先一步進入聖明城。

    楚思遠捋了捋鬍鬚,眼睛眯成一道縫:“這個小子急着將老夫甩掉,到底是要去做什麼?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若是一般人,楚思遠對其一點興趣也沒有,問題是,張若塵並不是一般人,此子做了很多震動天下的大事。

    楚思遠抖了抖一雙寬大的衣袖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楚老頭子果然跟了上來,堂堂畫宗宗主就這麼閒嗎?”張若塵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他並沒有立即趕往皇陵,而是,使用不緩不急的步法,在城中轉悠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進入聖明皇城的時候,明堂的高手盯上了他,並且跟在暗處,監視他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聖明城,有着古老的歷史,從上古時期就已經存在,不僅是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城,更加遙遠的年代,還有一些古老的文明,也曾經在這裡定都。

    經過數百萬年的繁榮和發展,聖明城的城區不斷擴建,到如今,已經覆蓋數千裡之地,少說也有十億人類生活在城中。

    將它稱爲一座城中之國,也不爲過。

    在外城逛了大半天,張若塵向內城行去,大街小巷,更加繁華,隨處可以看見一些修爲不弱的人族強者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氣,從左側的一座府邸中傳出來。

    府邸外,有着一隊身穿黑色鎧甲的軍士。

    他們騎在蠻獸的背上,渾身散發出一股冷煞的氣息,將整個府邸重重包圍。

    軍隊中,更是有四個陣法師,佈置出一座周天大陣,籠罩住這一座府邸,防止有人從裡面逃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拉住一個天極境的武道修士,向他詢問,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那位武道修士說道:“那是凌霄天王府的蒼龍軍,正在緝拿前朝餘孽。”

    “前朝餘孽……明堂嗎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明堂,據說,這一座府邸,居住的是皇族張家的一支後裔,一直潛藏在聖明城,最近才被發現。”那位武道修士,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此處,張若塵露出一道異樣的光芒,隨後,將那位武道修士打發離開。

    圍繞這一座府邸轉了一圈,張若塵找到一處防守薄弱的位置,使用空間力量,將陣法破開一道缺口,悄聲無息的闖入進去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張若塵就沒有皇族張家的消息,如今,好不容易有了一處線索,自然是要進去查探。

    進入府邸,血腥氣更加濃烈。

    地面上,全是一具具死屍,不僅僅只是一些修煉過武道的修士,也包括很多普通人,甚至還有小孩和老人的屍體。

    廊道上,全是鮮血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房屋,冒出火光,有人在裡面慘叫,很快就又變得安靜,失去了聲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來到大堂的外面。

    大堂的門外,兩側各自站有一隊冷冰冰的蒼龍軍,鎮守在那裡。

    蒼龍軍的一位將軍,坐在最上方的位置,三十來歲的樣子,長得虎背熊腰,雙目散發出冰冷的寒氣。

    此人,名叫謝奎。

    下方的位置,跪着十三個衣服華麗的修士,並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數十人倒在地上,全部都是被砍斷脖子。

    謝奎沉聲道:“你們最好老實交代,別的前朝餘孽都藏在什麼地方?誰先說出來,本將軍就饒他一命。”

    隨即,謝奎的手指,指向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,道:“你說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高足有兩米的軍士,提着一柄寬闊的重劍,走到少年的身旁,眼中帶着一抹冷笑,將重劍懸在少年的頭頂。

    很顯然,那個少年不說出一些有價值的東西,立即就會身首異處。

    那個少年還很幼小,心中十分恐懼,眼中卻露出堅定的神色,一邊顫抖,一邊說道:“你們……你們不得好死……等到大帝歸來,我們一定能夠奪回曾經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謝奎搖了搖頭,輕輕的揮手。

    那位身高兩米的魁梧軍士,嘿嘿的一笑,舉起重劍,猛然向下揮斬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十三位修士,全部都緊緊閉上眼睛,其中一個婦人,更是低聲的哭泣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聲脆斷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那一柄寬闊的重劍,竟是憑空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其中半截,哐噹一聲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在場的蒼龍軍,在第一時間,全部都將拔出兵刃,散發出一股驚人的煞氣。

    謝奎依舊四平八穩的坐在椅子上面,目光掃視四方,笑了一聲:“張家的高手終於到了嗎?本將軍還以爲,將你們逼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穿着流星隱身衣,站在那個少年的身旁,身體呈現出半透明的形態,道:“你們是凌霄天王府的人?”

    謝奎知道對方是一個高手,不敢輕視,立即站起身來,道:“凌霄天王府坐鎮聖明城,就是爲了清理前朝餘孽,建立一個太平盛世。你們張家的人,也太執迷不悟,已經過去八百年,竟然還想着復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確認了對方的身份,便是點了點頭,聲音有些冰冷,道:“你們殺了這麼多無辜的人,是不是應該付出一些代價?”

    “想要我們付出代價,得看你有沒有那麼大的本事?”

    謝奎下令,道:“動手。”

    距離張若塵最近的那位兩米高的魁梧軍士,揮動手中的斷刀,劈向張若塵的頸部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按了出去,擊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頓時,那位軍士的渾身骨頭都變成粉末,如同一團軟肉,攤在地上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的手指,捏成劍訣,整個府邸的上空,凝結出上千道劍氣,同時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隨着劍氣飛舞,蒼龍軍的軍士,一片一片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謝奎心中大驚,沒有料到,趕過來的高手,竟然如此厲害。於是,他立即取出一塊光符,刻錄下一道消息,想要將訊息傳出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還沒有將光符打出去,張若塵的一道掌印,已經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掌印上面,帶有一團熾熱的火焰,將謝奎的身體燒成赤紅色,最後,完全變成灰燼。

    整個府邸,變得相當安靜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片刻,蒼龍軍的軍士,竟是死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“多謝恩公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“敢問恩公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上,十三位張家的後裔,接連不斷站起身,向張若塵道謝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張家的一支後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戴着幻金面具,目光盯向其中一位修爲最高的男子,問道:“你們能不能帶我去見別的張家族人?”

    那個男子,乃是這一座府邸的主人,名叫張奉行,修爲達到魚龍第四變。

    張奉行的臉上,露出爲難的神色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對張若塵並不是完全放心,心存顧慮。

    那個十一二歲的少年卻十分崇拜張若塵,剛纔,張若塵表現出來的戰力,簡直就如戰神下凡一般,有着一種無人可敵的氣勢,將謝奎那樣的高手都一掌拍死。

    能夠見到如此強者,讓少年相當激動,很想擁有與張若塵一樣強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於是,他立即說道:“父親,這個大哥哥,一連殺死數百位蒼龍軍的軍士,肯定不會是朝廷的人。”

    張奉行是一個老練的人,並不像兒子那麼單純,沒有輕信張若塵,道:“此事,我必須先稟告上面,才能做出決定,希望閣下能夠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係,正好我的後面,還跟了一些人沒有甩掉,再等一等也無妨。”張若塵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