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明帝城的大小,堪比東域聖城,分爲多個城域。每隔城域都是相互分割,各自設置有護城大陣。

    蔡家是中古世家,也是名門望族,家族的族地,坐落在一片靈氣極其充沛的城域。

    城域內,分佈有數十座巨大的靈山,宮殿成羣,靈霧縹緲,有很多聖者門閥,也都坐落在此地。

    與蔡家爲鄰,絕對是一件相當榮耀的事。

    蔡家的族府,猶如皇宮聖殿一般,十分恢弘大氣,佔據半個城域。

    今夜的蔡府,顯得格外熱鬧,有着一輛輛華麗的車架,絡繹不絕的行來。

    拉車的蠻獸,至少也是五階蠻獸,堪比魚龍境的人類修士,同時也從側面證明,車架中的人物有着尊貴的身份。

    其中,更是有一些車架,是用六階蠻獸拉車。

    每一輛這樣的車架出現,都會造成轟動,然後,就有蔡家的重要人物出現,親自將他們接迎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幻金面具,站在楚思遠的身旁,道:“你真的能夠幫我弄到一枚五品聖元丹?”

    “放心,以老夫的身份,弄到一枚五品聖元丹,只是輕而易舉的事。”楚思遠鄙視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是,我怎麼覺得蔡家的人,並不是很重視你?按理說,你這樣的大人物駕臨,不是應該家主親自出來迎接?”

    楚思遠捻鬚而笑,“老夫做事一直都很低調,他們根本不知道,今晚老夫會造訪蔡府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覺得張若塵在懷疑他的身份,於是,準備露一手,道:“老夫現在就傳訊給二弟子,讓他出來迎接,你一定有心理準備,別被那場面給嚇住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阻止楚思遠,道:“前輩不是一直都很低調?咋們今天就低調一些,反正是來見識聖明城的天才人傑,太過張揚,恐怕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斟酌了片刻,點了點頭,說道: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楚思遠的背影,笑了笑,隨即,不緩不急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兩人排了很長的隊,纔到蔡府的大門前。

    一尊足有三米高的金甲戰士,伸出一隻粗壯的金屬手臂,攔住楚思遠,沉聲道:“必須要有請帖,才能參加今晚的宴會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進蔡府,何時用過請帖?

    楚思遠本就不是一個性格沉穩的人,冷哼一聲:“剛纔行駛進去的那輛車架,你怎麼沒有問他們索要請帖?”

    蔡明亮從金甲戰士的身後走了出來,嘴邊留着八字鬍鬚,臉型微胖,身上有着聖光在閃爍,竟是一位一階半聖境界的強者。

    蔡明亮盯了楚思遠一眼,見他穿得很樸素,也不是修煉武道的修士,眼神也就更加輕視,笑了一聲:“剛纔行駛過去的車架,屬於元聖門閥,車中的人,更是元聖門閥的一位半聖境天驕。你們二人怎麼跟他相比?”

    別的赴宴者都是乘坐華麗的車架,象徵尊貴的身份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楚思遠穿的都是布衣,蔡家的修士見到他們,自然也就輕視了幾分,將他們攔在了門外。

    “老夫進蔡府,什麼時候需要過請帖?”

    楚思遠的脾氣很臭,想要硬闖過去。

    蔡明亮的眼神一寒,一掌將楚思遠推了出去,沉聲道:“想要騙吃騙喝,也不看一看地方。今天是六少爺的喜慶日子,本座可不想沾上一些血腥氣。”

    蔡家的宴席,至少也是飲用半聖真液,甚至是聖液。

    吃食的東西,也都是讓半聖都垂涎的珍品,可以增強修爲,輔助感悟聖道規則,或者是凝練體質。

    因此,蔡家的每一次宴會,總是有一些騙吃騙喝的傢伙,想要混進去。吃一次中古世家的宴席,對於他們而言,可以節約十年苦修。

    以往的時候,還真的有一些武道散修混了進去,撈到貨真價實的好處。

    後來,消息傳開,也就有越來越多的武道散修前來碰運氣。

    能夠混進去,自然是大賺。

    即便,沒有混進去,蔡家的人,也不會在大喜的日子殺了他們,頂多只是驅趕出去。

    很顯然,蔡明亮和金甲戰士就是將楚思遠和張若塵,當成騙吃騙喝的武道散修。

    周圍那些赴宴者,也用有譏笑的眼神,盯着張若塵和楚思遠。

    “居然還真的有人到中古世家騙吃騙喝,以前,我根本都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人就是太賤,中古世家的宴席上面吃剩下的東西,丟給他們,也會引起瘋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還好,顯得很平靜,根本不理會那些赴宴者的話。

    反倒是楚思遠,氣得頭頂上冒白煙,想要公佈出自己的名字,震懾在場這些瞧不起他的小輩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傳音:“楚前輩最好忍一忍,堂堂畫聖,卻被當成騙吃騙喝的蟊賊,一旦傳出去,很多人都會嘲笑你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的臉色猛然一變,立即閉上嘴巴,認爲張若塵說得很有到底。

    要知道,與他齊名的那幾個老傢伙,一旦得知這件事,肯定會一起跑來嘲笑他。

    這一嘲笑,至少能夠嘲笑一百年。

    此事,關乎他的臉面,必須慎重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楚思遠的後方,兩隻金翅雕王,拉引着一輛珠光寶氣的車架,在那裏,已經等了很久。

    車中,傳來一個不悅的聲音,“蔡總管,你這是要讓我們等到什麼時候?只是兩個蟊賊而已,若是你不方便出手,本世子可以代勞。”

    隨即,一個長得俊逸英氣的年輕男子,從車中走出來,二十七八歲的模樣,穿着金黃色的蟒袍,掛着金色的披風,渾身上下環繞着濃烈的殺氣。

    這樣的殺氣,只有經歷無數殺戮,才能蘊養出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另有一位紫衣美女,也緩緩走出車架。

    她的身材十分纖細,長髮烏黑,有着紫色的聖光圍繞嬌軀流轉,給人一種靈動的美感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池世子和萬郡主駕臨蔡府,請,裏面請。”

    蔡明亮立即走到車架的下方,雙手抱拳,恭恭敬敬的向那一男一女行禮。

    能夠讓一位一階半聖躬身行禮,他們的身份,得有多麼尊貴?

    張若塵也情不自禁的望了過去,盯在池世子和萬郡主的身上。不得不說,他們二人,的確算得上是天之驕子和天之嬌女。

    他們的修爲,都是跨入半聖境界,而且儀表不凡,顯然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周圍的赴宴者,也在議論。

    一位穿着道袍,並且長得仙風道骨的老者,有些好奇的問道:“這兩人到底是什麼身份,怎麼連蔡總管都在給他們行禮?”

    旁邊,一位來自某個聖者門閥的男子,從車架中探出頭來,道:“你連他們都不知道?他們二人可是大有來頭,那個年輕男子,乃是皇族池家的子弟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凌霄天王府嗎?他就是凌霄天王府的四大公子之一,池玉棠。”

    那個長得仙風道骨的老道仔細想了想,搖了搖頭,道:“凌霄天王府的四公子?池玉棠?好像……真的沒有聽說過。”

    那個聖者門閥的男子有些着急,道:“池萬歲,你總該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池萬歲,九大界子之一的池萬歲?”

    老道露出震驚的神色,眼珠子都要瞪出來。

    那個聖者門閥的男子,嘿嘿的一笑:“池萬歲就是凌霄天王府的四大公子之首,同時,他也是池玉棠的親弟弟。現在,你知道池玉棠的身份有多麼嚇人?”

    “池萬歲的親哥哥,的確是有些嚇到老道。”老道士說道。

    那個聖者門閥的男子的目光,盯向那個叫做萬郡主的女子,露出癡迷的神色,又道:“那位萬郡主的身份,更加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老道士有些不以爲然。

    “她是聖明城的第二美人,叫做萬花語,所過之處,必定是有無數天才俊傑追隨在她的身後,絕對是一位真正的天之驕女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不屑的一笑:“不就是長得美貌一些,也就對你們這種年輕人有吸引力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小聖天王萬兆億的獨女。”那位聖者門閥的男子補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道士臉上的笑容,立即消失不見,訕訕的道:“嚇人,果然又把老道給嚇住……”

    老道士在身上摸了又摸,隨即,敲響那個聖者門閥的男子的車門,尷尬的道:“老道突然想起,將請帖遺忘在了洞府,你能不能順帶將老道接進蔡府?”

    那個來自聖者門閥的男子,露出警惕的神情,道:“你不會是一個騙吃騙喝的武道散修吧?”

    老道士的臉色一沉,挺直胸膛,中氣十足的道:“小輩,老夫好歹也是一個有身份的前輩人物,容不得你這樣的羞辱。”

    那個男子見老道士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,而且底氣很足,頓時,有一些心虛。

    他擔心得罪了一位超級強者,從而給自己的家族惹來麻煩,於是,也就將老道士接上車架。

    蔡府的大門前,卻是另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“老夫今天非要進蔡府不可,想要趕老夫離開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是個老頑固,脾氣又臭又硬,攔在大門的中央,準備與蔡府的人死磕到底。

    蔡明亮氣得手指發抖,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不要臉的老東西,下令道:“立即將這個老傢伙……趕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誰敢過來?信不信老夫一頭撞死在蔡府的大門上面?”楚思遠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這是張若塵幫楚思遠出的主意,讓他以死來威脅蔡家。

    畢竟,蔡家不會希望,如此喜慶的日子,有人死在自家的大門前。那得多麼晦氣?

    當然,只有張若塵清楚,其實這是一個餿主意。

    “一個蟊賊而已,想死還不容易,本世子可以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池玉棠的臉上,露出一道冷銳的寒氣,身形一展,從車架上面飛了下去。一隻戴着金屬拳套的手掌,扣向楚思遠的脖子,發出刺耳的破風聲。

    以池玉棠的力量,捏碎楚思遠的脖頸,還不比捏碎豆腐更加容易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