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趕來赴宴的修士,大多都是有着十分尊貴的身份,或者擁有強大的修爲,他們頗爲費解,以池玉棠的身份,怎麼會親自出手擊殺一個老者?

    此事很詭異,也很反常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人,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那個一半白髮一半黑髮的老者,雖然,身上沒有聖氣波動和精神力波動,與一個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體內血氣旺盛,充滿飽滿的生命力,根本不像是一個垂暮老人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池玉棠就是看出這一點,所以,才親自出手試探。

    再說,即便一半白髮一半黑髮的老者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,那麼池玉棠將他殺死,與捏死一隻螞蟻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這時,池玉棠和楚思遠之間的位置,一道人影,閃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閃電一般出手,指尖向前一點,打出了一道碗口粗的紫色電光,向前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池玉棠向後一連後退十七步,手臂上,卻依舊還有一根根細密的電紋在流動,發出哧哧的聲音。

    站在池玉棠和楚思遠之間的那個年輕男子,戴有一張金色面具,正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收斂回去,指尖的電芒跟着消失,譏諷的道:“皇族的世子竟然如此蠻橫嬌縱,濫殺無辜,這就是女皇治下的盛世天下?今天,我算是長了見識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赴宴者,全部都面面相覷,感覺到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這個年輕人,竟然可以擋住凌霄天王府四公子之一的池玉棠,即便池玉棠沒有使用出全力,也很不可思議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動用的是精神力,可以操控雷電,剛纔那一擊的威力,至少堪比四十七階精神力半聖的全力一擊。說不一定,根本沒有動用全力。”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帶着幻金面具,衆人卻還是能夠看出,他的年齡,並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金翅雕王的車架上面,萬花語的雙眸,盯向張若塵,晶瑩的小嘴微微的一勾,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如此年輕,就有這麼強大的精神力,此子絕不是無名之輩,池玉棠估計會惹出不小的麻煩。”

    萬花語並沒有出手阻止池玉棠和張若塵的爭鬥,樂得看熱鬧,同時,也有一些好奇,那個帶着金色面具的男子,到底是什麼來歷?

    池玉棠的臉上,露出一股冷冽的神色,道:“今天,蔡家聖主將會公佈《血族密卷》的下落,不死血族的強者必定會潛伏進蔡府,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本世子早就看出你們二人有問題,所以纔出手試探。果然,你們真的不是一般人,還不立即卸下僞裝,露出真面目?”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頓時發出一大片喧譁聲,盯向張若塵和楚思遠,也是多了一些敵意。

    人族和不死血族是處在絕對的對立面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和楚思遠是不死血族的身份坐實,今天他們二人,肯定會被千刀萬剮。

    “蔡家聖主將會公佈《血族密卷》的下落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楚思遠盯了過去,想要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然而,楚思遠的目光,卻也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頗爲憤怒,傳音道:“張若塵,你不是聲稱要低調嗎?爲何你展露了修爲,卻阻止老夫亮明身份?”

    楚思遠想到剛纔自己撒潑打滾的模樣,頓時老臉通紅,只感覺將數百年的臉面全部都丟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直到這一刻,他才意識到,似乎是被張若塵給坑了一次。

    這個小子,肯定是在報復,指不定剛纔站在後面是如何笑話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露出笑意,肅然的道:“楚前輩是一宗之主,德高望重的名宿,自然是需要低調。在下卻不同,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,看到有人對前輩不敬,一時剋制不住,所以才做出了衝動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希望楚思遠繼續揪住這件事不放,立即問道:“《血族密卷》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八百年前,蔡家的一位先祖,是聖明中央帝國的閣老,的確是參與了編撰《血族密卷》。

    可是,爲何是由蔡家來公佈《血族密卷》的下落,卻不是上官世家?

    要知道,帝師上官闕,纔是主持編撰《血族密卷》,最爲重要的人物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去拜訪上官闕的時候,根本沒有見到上官闕本人,也沒有問出《血族密卷》的具體下落,僅僅只是得到一張紙條。

    甚至,因爲此事,她還差一點丟了性命。

    楚思遠傳音道:“這有什麼好奇怪?當年,聖明中央帝國還在的時候,蔡家的祖師,曾經位居鳳雲閣尚書,親自參加編撰《血族密卷》。蔡家的後人知道《血族密卷》,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?”

    很顯然,楚思遠早就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沉凝,道:“據我所知,主持編撰《血族密卷》的人,乃是帝師上官闕。爲何不是由他來公佈?”

    “闕聖王已經很多年沒有現過身,還有沒有活着,也是一個未知數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的眼神有些異樣,隨即,又道:“上一次,納蘭世家的那位天之驕女,前去拜訪上官世家,不是就差一點遭遇不測?老夫有些懷疑,不死血族已經滲透進上官世家,闕聖王很有可能在多年之前,就已經隕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楚思遠使用傳音的手段,交流了很久,根本就沒有理會池玉棠。

    “從來沒有人敢無視本世子,你們二人,實在是太狂妄。”池玉棠沉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池玉棠瞥了一眼,道:“從來沒有人無視你,只是……我們覺得你太過愚蠢。”

    池玉棠的眼神一縮,雙手捏成爪形,兩團強大的聖氣,從掌心噴涌出來,道:“剛纔,本世子使用的力量,不超過一成。現在,本世子動用十成的力量,倒要看一看,你還敢不敢口出狂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很鎮定,道:“你別不服氣,說你愚蠢,已經是擡舉你。你到底是長了一顆什麼樣的豬腦子,才能懷疑我們是不死血族?”

    “蔡家早在數天之前,已經傳出消息,將會在今天公佈《血族密卷》的下落。你是不死血族,會傻到今天才潛伏進蔡家?”

    “蔡家是中古世家,家大業大,只是奴僕、侍女、侍衛也是一個龐大的數字。我是不死血族,直接擒住一個侍衛,吸乾他的鮮血,變化成他的模樣,難道不是可以輕易進入蔡家?”

    張若塵劈頭蓋臉的數落池玉棠,將在場的衆人,全部都看得呆滯。

    池玉棠是何等人物,凌霄天王府的四公子之一,池萬歲的兄長,竟然有人敢說他愚蠢不堪,罵他是豬腦子?

    楚思遠是一個很有涵養的儒道名宿,雖然,覺得張若塵說得太過分,但是,心中卻十分舒坦。

    池玉棠氣得臉色一陣紅一陣白,眼中冒出一根根血絲,身上的殺氣,變得更加濃烈。

    誰都能夠看出,池玉棠已經在暴走的邊緣,隨時都會以凌厲的手段,將那一老一少摧骨揚灰。

    “怎麼?想要殺人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蔡明亮的方向瞥了一眼,有些憤然,道:“蔡家好歹也是一箇中古世家,祖上曾經誕生過大帝,現在怎麼這麼不堪?如此喜慶的日子,有人想要在你們家門口殺人,你們也不敢管嗎?”

    蔡明亮的臉上,露出羞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當然,蔡明亮是真的不敢得罪池玉棠,畢竟池玉棠代表的是凌霄天王府,代表的是皇族。

    某一輛聖者門閥的車架上面,一個年輕男子,道:“他們二人是故意來找茬的吧?直接堵在蔡府的大門外面,繼續堵下去,今晚蔡家的宴會也就不用開了!”

    “同時得罪池玉棠和蔡家,這兩人到底是什麼來頭?”

    弱是張若塵沒有顯露出精神力半聖的身份,恐怕在場的赴宴者,真的會以爲他們只是來騙吃騙喝。

    現在卻不同。

    要知道,精神力半聖無論走到那裏,都是頂尖級別的人物,即便是中古世家也會以豐厚的待遇進行拉攏。

    怎麼可能是騙吃騙喝的人?

    就在這時,蔡家的府邸內部,一道氣息龐大的人影,急速騰飛了過來,落到大門的前方,向蔡明亮瞪了一眼,道:“蔡明亮,到底是怎麼回事,爲何將各位賓客攔在外面?”

    此人,名叫蔡進,爲蔡家的一位高層,修爲達到九階半聖,管理蔡家聖府的一切大小事物。

    蔡明亮見到蔡進,略微鬆了一口氣,道:“大總管,有兩個騙吃騙喝的傢伙,與池世子發生了爭執。”

    蔡進看到池玉棠,露出一道和顏悅色的笑容,拱手道:“池世子能夠駕臨蔡家聖府,真是蓬蓽生輝。”

    池玉棠向張若塵和楚思遠的方向瞪了一眼,露出一道怨毒的神情,將聖氣收斂了回去,隨後,才向蔡進拱了拱手,道:“大總管來得正好,在蔡家,有些事由本世子出手,的確不太合規矩。接下來的事,就由大總管來處理吧!”

    “區區兩個蟊賊而已,本總管絕不會輕饒他……們……”

    蔡進面帶笑意,轉過頭去,盯在楚思遠的身上,頓時,心臟狂跳了一下,整個人都怔住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畫聖祖師?

    蔡進的確是沒有跨入聖境,可是作爲一箇中古世家的大總管,身份地位絕不在一位聖境巨擘之下,自然是見過畫宗宗主。

    所以,他在第一時間,將楚思遠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щшш● ттκan● co

    名震天下的畫聖,儒道四大名宿之一,竟然被當成了一個騙吃騙喝的蟊賊,攔在了蔡家聖府的外面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