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蔡進的心情十分惶恐,此事傳到家主的耳中,很多人都會倒黴。

    第一個遭殃的人,必定是他。

    楚思遠繃着一張冷傲老臉,露出相當氣惱的神情。越是如此,蔡進就越是緊張,生怕擔心得罪畫聖祖師,招來不可預測的災劫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到蔡進的臉色變得越來越蒼白,暗暗猜測,此人在蔡家的地位不低,應該是見過楚思遠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立即向蔡進傳音,道:“畫聖老人家此次來到蔡家,是爲秘密造訪,一切都要低調,千萬不要聲張,要不然,後果會很嚴重。”

    蔡進用着感激的眼神,盯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能夠跟在畫聖祖師身邊的年輕人,必定是畫宗的英傑,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蔡進對張若塵拱了拱手,隨後,彎下腰,做出一個謙卑的邀請姿勢,道:“請,二位貴客裡面請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楚思遠冷哼了一聲,衣袖一甩,大步向蔡家聖府的內府行去。

    周圍那些赴宴者,全部都看得傻眼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那一老一少,竟然沒有被轟出去?

    蔡進是何等身份??一箇中古世家的大總管,可以與聖境生靈平起平坐,但是,卻用着謙卑的姿勢,將二人迎了進去。

    有人認爲,蔡進是用這樣的方式化解蔡家的尷尬,等到進去蔡家聖府,會用隱秘手段,抹殺那一老一少。

    也有人認爲,那一老一少的身份不一般,足以讓蔡進也爲之低頭。

    蔡明亮十分費解,道:“大總管,你怎麼可以放兩個來歷不明的蟊賊,進入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蔡進一巴掌扇了過去,手掌上面帶有一股強大的勁氣,打得蔡明亮的趴在了地上,整個腦袋都歪到了一邊,嘴裡不停淌血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總管……爲……爲什麼……”

    “將他拖下去。”

    蔡進眼中帶有一抹冷色,向一位金甲戰士下令。

    若不是這個不長眼睛的傢伙,他又怎麼會得罪畫聖祖師?

    想到此處,蔡進依舊有些不放心,立即返回蔡家聖府,向張若塵和楚思遠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刻,即便是池玉棠也露出凝重的神色,感覺到蔡進表現出來的態度,有些耐人尋味。

    萬花語的身姿極其動人,笑道:“這一老一少的身份,恐怕是有非同不一般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池玉棠的臉上,很快就又露出一道笑意,“不一般又如何?在皇族的面前,任何人都應該學會低頭。”

    池玉棠登上金翅雕王拉引的車架,與萬花語一起,行駛進蔡家聖府。

    池玉棠和萬花語都是有着高貴的身份,同是出自天王府,天資和容貌也都是萬中無一,堪稱是人中龍鳳。

    他們所過之處,自然引來無數側目的眼神,讓很多人都在驚歎。

    蔡家的宴會,設立在一座靈湖的湖面,一眼望去,煙霧迷茫,有着亭臺樓閣錯落有致的分佈。

    水面上,佈置有陣法,修士踩着上面並不會下沉,只是泛起一圈圈細小的漣漪。

    池玉棠和萬花語的到來,引起了一陣騷動,然後,一羣同樣身份高貴的年輕才俊和天之嬌女,將他們邀請至湖中的一座小島。

    小島的長度,不到百米,屬於宴會的中心區域,有着曼妙的琴聲飄揚出來,也有美貌的侍女在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只有身份最爲尊貴的那一批人物,纔有資格登上小島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楚思遠在宴會的外圍區域,找到一朵碧青色的蓮臺,走入進去,找到兩個位置,暫時坐下。

    蓮臺,分爲九片,形成九個座位。

    中心的蓮蓬,就是圓形的桌案。濃郁的靈氣,從蓮蓬中滲透出來,只是吸入一口氣,也讓在場的修士感覺到經脈舒暢。

    蔡進來到楚思遠的身後,躬身行禮,賠罪道:“畫聖祖師,你老人家請到聖境人物的專屬區域就坐,剛纔的事,全是蔡家下人的錯,請你一定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坐在座位上面,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,冷着一張臉,根本就不理會蔡進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就去稟告聖主。”

    蔡進知道自己的分量,與別的聖境巨擘還能說上幾句,但是,在畫聖祖師的面前,卻遠遠不夠看。

    只有聖主出面,纔有資格與畫聖祖師對話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終於開口,道:“老夫來到蔡家的事,最好保密。低調,一切都要低調。”

    先前在大門外,楚思遠鬧出了很大的笑話,感覺到相當丟臉,自然是不希望外人知道他就是畫宗之主。

    能夠保密,自然是要儘量保密。

    蔡進用着求助的眼神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揮了揮手,道:“大總管,你就先退下去吧!畫聖老人家此次前來蔡家,只是單純想要看一看聖明城的年輕英傑,沒有別的意圖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,你將他老人家的行蹤泄露出去,那些儒道的學生肯定會蜂擁而來,有違畫聖老人家的初衷。”

    蔡進向張若塵拱手,隨後,十分識趣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就坐這裡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穿着大紅色衣袍的胖子,與一個長得仙風道骨的老道,也坐到張若塵和楚思遠所在的蓮臺。

    “在下薛聖門閥,薛三義。”

    叫做薛三義的胖子,面帶笑意,正在自我介紹。

    只不過,當他擡起頭來,看到坐在對面的張若塵和楚思遠,頓時,臉色變得有些難看。

    薛三義臉上的笑容,瞬間僵住,立即起身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剛纔,在那大門外面,薛三義自然是看見張若塵和楚思遠,得罪了凌霄天王府的池玉棠。

    池玉棠在聖明城,出了名的霸道,絕對是睚眥必報。得罪了他,豈能有好果子吃?

    因此,在薛三義看來,張若塵和楚思遠就是兩個瘟神,避遠一些肯定沒錯。

    那個老道抓住薛三義的衣角,將他扯了回來,道:“你要去哪?別的地方已經坐滿,根本就沒有空位。”

    薛三義在湖面上掃視了一圈,果然沒有看到別的空位,頓時,生出悲涼的心情,重新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向對面的兩個瘟神,薛三義只能不停嘆息。

    反倒是那個看似仙氣飄飄的老道,卻是已經開始胡吃海喝,絲毫都不顧忌自己的形象,那吃相,實在是有些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一個騙吃騙喝的老騙子。”

    與兩個瘟神和一個老騙子坐在一起,薛三義不斷嘆氣,如喪考妣,有些欲哭無淚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又有一羣年輕修士走了過來,坐在這一朵蓮臺裡面。

    他們與薛三義應該是相互熟識,相談甚歡,終於,薛三義的心情才稍微好轉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們知不知,聖書才女已經編撰了最新一期的《半聖榜》?”一位穿着儒衫的年輕書生,手持摺扇,神秘兮兮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這個書生,不是一般人,精神力強度達到四十五階,已經成爲精神力半聖。

    “趙衡,你們天璇書院果然消息靈通,應該是在第一時間就拿到最新一期《半聖榜》?”

    “才女大人與天璇書院的穆師叔爲師姐妹,有這一層關係,我要知道《半聖榜》的內容,豈是難事?”

    薛三義的雙眼放光,立即問道:“人族有多少人上榜?”

    那個書生笑了笑,用摺扇敲擊桌面,啪啪直響,道:“此次,因爲九大界子出關,人族的優勢大增,一共佔據三十二個名額。蠻荒秘境和海外的水域蠻獸,一共佔據五十八個名額。各大墟界的土著生靈,佔據十二個名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一旁,也在靜靜聆聽,頗爲關注《半聖榜》。

    《半聖榜》上,沒有一個不是經天緯地的人物,堪稱是聖境之下的最強者,甚至,其中一些人還能戰勝聖者。

    目前爲止,張若塵與他們還有很大的差距,他們也是張若塵正在追趕的目標。

    “即便池瑤培養出九大界子,崑崙界人族卻依舊只是佔據三十二個名額,不到三分之一,實在是不容樂觀。”張若塵暗歎了一聲。

    《半聖榜》的比例,其實,也能反映出整個崑崙界,聖境生靈的分佈比例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編撰《半聖榜》的意義,應該就是在這個地方。

    幸好蠻獸各族之間的分化很嚴重,內鬥不斷,力量相當分散。若是,它們能夠形成一個整體,建立成一個國度,人族必定不是它們的對手。

    當然,人族也已經相當強大,僅僅只是一族,就佔據三十二個名額。別的蠻獸種族,每一族能夠有一隻生靈,進入《半聖榜》,就已經很不錯。

    薛三義問道:“聖境之下,人族的第一強者是誰?還是孔紅璧嗎?”

    旁邊一人說道:“肯定是孔紅璧無疑,要知道,這幾年,孔紅璧的實力又有精進,越來越高深莫測。”

    “九大界子就算再強,也纔剛剛跨入九階半聖,與孔紅璧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那個書生搖頭一笑:“這次你們就猜錯了!孔紅璧在最新一期《半聖榜》的排名,下滑到了三十四位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幾位修士,全部都很震驚,根本就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下滑得太多了吧!從第七,下滑到了三十四位……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薛三義很急切,再次問道:“人族的英傑之中,到底誰在《半聖榜》上的排名最高?誰是聖境之下的天下第一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