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靈湖中心的島嶼,蔡家的二小姐蔡雲姬走了出來,將上官仙妍與血神教的老輩強者全部都迎接了進去。

    宴會繼續進行,有着三百位穿着白蛛真絲的妙齡侍女,魚貫而入,將一份份珍品佳餚呈送上來,不僅有半聖真液,更有聖液,聖猴瓊酒,六階蠻獸的肉,千年一熟的珍饈果……,等等。

    楚思遠、張若塵、薛三義、趙衡等人吃得還是很文雅,可是,那個長得仙風道骨的老道,卻是狼吞虎嚥,風捲殘雲一般,很快就將蓮臺中的珍品掃蕩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衆人都是直皺眉頭,十分懷疑,老道就是一個騙吃騙喝的武道散修。

    不過,既然已經坐在一株蓮臺裡面,沒有確切證據證明他是在騙吃騙喝,大家也就沒有發作,全部都在忍他。

    “吃啊!你們怎麼不吃?”

    “金絲蠻牛的肉,多好的東西,吃上一口,必定體質大增。”

    “珍饈果,一千年才成熟一次,也只是在中古世家,在別的地方,哪裡吃得到?你們不吃,老道就不客氣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道很不要臉,蓮臺中,只有九枚珍饈果,他獨自一人已經吃了四枚,然後,又將第五枚抓到手中。

    靈湖中心的島嶼,走出一羣錦衣華服的修士。他們的目光,在靈湖的湖面尋覓了一圈,最後,定格在張若塵和楚思遠的身上。

    爲首的一人,身穿紫金琉璃甲,身材挺拔,鼻若懸膽,眼中閃過一道陰霾神色,大步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此人,名叫郭魯,爲蒼龍軍的一位統領,身懷下等域王的爵位。

    剛纔,中心區域的宴會上,池玉棠“無意”的提了一句在大門外的遭遇,頓時,就有一羣人衝了出來,準備爲池世子出頭。

    畢竟,討好池世子的機會並不多,能夠抓住一次,說不定今後就能飛鴻騰達。

    “先前在門外,就是你們二人得罪了池世子?”

    郭魯站在蓮臺的外側,渾身鎧甲散發出奪目的亮光,一雙虎目,凝視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因爲,先前池玉棠提到,帶着金色面具的年輕男子是一個精神力半聖,實力十分強橫。

    於是乎,郭魯等人,也就將重心,放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兩個瘟神。”

    薛三義立即低下頭,長嘆一聲。

    薛三義自然知道郭魯是什麼身份,蒼龍軍的十大統帥之一,聖明城七個城域的秩序,掌握數十萬精銳軍士。

    凡是敢在聖明城搗亂的修士,無論修爲有多高,身份有多麼了不起,遇到蒼龍軍,也只能乖乖的低頭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今年,就有四位半聖,上百位魚龍境的修士,死在郭魯的掌下。其中,包裹一些前朝餘孽,也有邪道和魔道的蓋世兇人。

    那些前朝餘孽,對郭魯,可謂是恨之入骨,多次策劃想要將他暗殺,卻都失敗,反而還付出了慘重的代價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郭魯的實力,得有多麼強大?

    絕對是站在聖境之下巔峰的存在,只要聖者不出手,他足以橫掃整個修煉界的一切敵寇。

    當然,前朝餘孽中的聖者現身在聖明城,無異於自投羅網,必定會死得很慘。

    凌霄天王坐鎮聖明城,誰敢來送死?

    除了郭魯之外,另外一些人,也都是依附於凌霄天王府的聖者門閥的傳人。他們的實力相當強勁,將來會成爲一個門閥的主宰。

    面對這麼強勢的一羣人,薛三義和趙衡等人,全部都臉色微變,立即退了下去,站到遠處。

    蓮臺上,只有張若塵和楚思遠,依舊穩穩的坐在那裡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那個老道,依舊在胡吃海喝,同時,還在使勁向懷裡塞,渾然不知巨大的危機已經降臨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一枚珍饈果,目光在靈湖的湖面掃視了一圈,並沒有發現蔡進的身形,也不知那位大總管去了什麼地方?

    也罷,既然那位大總管不在,只能親自解決眼前的麻煩。

    “咵!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肆無忌憚,咬了一口珍饈果,道:“你們這些人,若是現在退走還來得及,看在今天是蔡家的宴會,也就放過你們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修士,全部都在竊竊私語,覺得帶着金色面具的男子太過狂妄,面對郭魯和一羣聖者門閥的傳人,竟然敢說出這樣的大話。

    郭魯的右側,一個來自元聖門閥的人傑,大笑一聲:“池世子說得沒錯,你的確很狂妄。但是,就算你真的有些本事,是不是也應該先看清形勢?”

    “什麼形勢?”?張若塵反問了一句,隨即,又道:“今天是蔡家的宴會,你們還敢動手不成?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張若塵故意加重語氣,使得聲音傳入中心島嶼,讓蔡家的核心人物聽到。

    然而,蔡家的那些核心人物,卻沒有任何迴應,顯然是默許了郭魯等人的行爲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譏諷的笑意,向楚思遠瞥了一眼,道:“這就是你所說的年輕英傑、人族希望?讓我學習的對象?若是,我沒有猜錯,你的那位新科榜眼徒孫,應該也在那座中心島嶼。可是,他卻任憑外人欺負我們,沒有出來阻攔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的臉色很沉冷,嘭的一聲,手掌在桌面一拍,傳音道:“這些小輩的確很欠收拾,沒有禮教,也不知他們的長輩是如何在教導?張若塵,你替老夫教訓他們一頓,出了任何事,老夫都可以幫你擋下。”

    元聖門閥的那位人傑,盯向楚思遠,冷哼一聲:“老頭,你拍桌子幹什麼?很不服氣?今天,由我元植來教你如何低調做人,的讓你們知道,有些人,不是你們可以招惹。”

    元植大步向前,衝向楚思遠,一隻散發出金色光芒的手掌,按向楚思遠左肩,想要將他提起來,扔出蔡家聖府。

    元植的修爲並不低,即便刻意壓制了力量,卻依舊散發出強大的聖氣波動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一隻巨大的金色獸爪,從手臂的表面,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一笑,並沒有站起身,只是揮動手指,向前一劃。

    噼裡啪啦的雷電聲音,不斷響起,一道紫色的電刀憑空凝聚出來,飛了出去,將金色獸爪擊穿,落下元植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元植向後倒飛出去,嘴裡吐出鮮血,墜落在一株蓮臺的蓮蓬上面,將各種珍貴的食物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他的胸膛,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黑色傷口,就連肚子也都差一點被剖開。

    有着一道道電紋,還在傷口上流動,發出哧哧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描淡寫的道:“看在你年少無知,饒你一命,下一次,恐怕就沒有這樣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剛纔,元植只是想要擒拿楚思遠,沒有要殺楚思遠的意思。

    雖然有些讓人討厭,卻還罪不至死,小懲大誡也就已經足夠。

    “這人真的好狂啊!”

    “只用一擊,就將元植打成重傷,此人的實力不容小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剛纔那一擊,還是造成很大的震動。至少已經證明,他並不是一個任人拿捏的弱者。

    “一招電刀,就能重創元植,你的精神力強度,應該已經達到四十七階了吧?”

    一個青衣儒生走了出來,手捏一卷古樸的書冊,給人一種文質彬彬的感覺。

    不過,他卻並不是一個普通人,有着一圈圈精神力漣漪,從他的眉心散發出來,覆蓋整個靈湖。

    張若塵瞥了他一眼,道:“儒道的學員,也敢摻和進來?”

    青衣儒生微微一笑:“在下天璇書院,君無意,只是想要來會一會你這個精神力高手,倒也沒有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年輕人,我勸你不要自誤,免得毀了自己的前途。”張若塵語重心長的說道。

    君無意的神情頗爲不屑,道:“以你的精神力強度,本是一個很有前途的人,只可惜,得罪了池世子,今後,整個崑崙界恐怕不會有你的容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該勸的已經勸過,張若塵懶得與君無意多言,調動精神力,直接動手,揮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無意微微一笑,並沒有任何懼色,張嘴一吐,一口青色的浩然正氣噴涌了出來,化爲一條氣河,向張若塵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君無意的精神力強度,達到三十八階,乃是聖明城赫赫有名的精神力強者,自然是有絕對的自信,將張若塵鎮壓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十數米長的電刀,與浩然正氣碰撞在一起,發出猛烈的能量震盪波。

    隨後,電刀破碎,化爲一縷縷電紋,消散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“也不過如此……不對,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君無意臉上的笑容一凝,察覺到不妙。

    因爲,就在他和張若塵之間的空間,第二道電刀、第三道電刀……接連不斷凝結出來,一道比一道強大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九道電刀接連不斷斬了出去,終於劈開君無意的浩然正氣,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刺啦一聲,電刀攜帶的強大力量,斬斷君無意的腰腹,將他分成了兩截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那只是錯覺。

    電刀是從君無意的大腿根部斬過去,距離腰部,還有一段小小的距離。張若塵沒有取他的性命,僅僅只是廢了他的雙腿。

    當然,這也是一種警告,若是還有人敢來挑釁,將會離死亡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君無意倒在地上,變成了一個半身人,嘴裡發出慘叫聲,大量鮮血從大腿根本涌了出來,顯得相當悽慘。

    整個靈湖的湖面,所以赴宴者全部都安靜下來,緊接着,爆發出轟動的聲音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