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宴會上的修士,感覺到震驚。

    沒有誰能夠料到,竟然會是這樣的結局?

    無論是元植,還是君無意,都是聖明城中十分強勢的人物,從來沒有遭遇過這樣的大敗。

    更加讓人吃驚的是,元聖門閥和君聖門閥皆有聖境的巨擘,出席今晚的宴會。

    那個戴有金色面具的男子,竟敢下這麼重的手,難道不怕走不出蔡家聖府的大門?

    剛纔的兩場戰鬥,驚動了中心區域的那些身份尊貴的人物。

    蔡家的二小姐,蔡雲姬露出擔憂的神色,道:“那個男子能夠擊敗君無意,擁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,絕對不是什麼散修,至少也是某個聖者門閥的傳人,甚至有可能是某個隱世世家培養的潛龍。”

    “六弟,你去和池世子商量一番,最好是能夠化干戈爲玉帛,免得給蔡家招來不必要的麻煩。”

    蔡家的六公子蔡經綸搖了搖頭:“二姐,局勢發展到現在的地步,池世子哪還有收手可能性?”

    蔡雲姬向池玉棠的方向看了一眼,的確看見,池玉棠的臉上殺機畢露,顯然是已經動了真怒。

    現在,蔡家的子弟,前去勸阻他,豈不是要將池世子也得罪?

    一個是皇族的世子,一個是來歷不明的年輕男子,孰輕孰重,蔡家的年輕子弟自然是分得清楚。

    蔡經綸一副智珠在握的神態,道:“此事,我們蔡家還是不要插手,就由池世子自己去解決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蔡家子弟,顯然都是以蔡經綸爲首。

    既然,蔡經綸已經做出這樣的決定,其他人自然也就不方便出面調解。

    與池玉棠不同的是,萬花語的臉上卻是掛着一抹靈動的笑意,對那個戴着金色面具男子的身份是越來越好奇。

    在這聖明城,怎麼可能,平白無故就冒出一個如此厲害的精神力強者?

    池玉棠的臉色十分陰沉,揚聲一喝,道:“郭統領,有人在蔡家聖府的宴會上肆意傷人,你還不將他就地正法?”

    蒼龍軍十大統領之一,郭魯,本就是聽命於凌霄天王府,自然是爲池玉棠馬首是瞻。

    郭魯揚聲一喝,雙掌同時舉起。

    兩股濃密的紫氣,從他的掌心涌了出來,使得整個靈湖都在輕微震動。

    不遠處,薛三義的身體微微一縮,道:“郭魯是要使用出紫炎掌嗎?”

    “紫炎掌乃是凌霄天王府的九種聖術之一,據說,由聖境巨擘施展出來,方圓千里的天空都會被紫氣覆蓋。掌印擊在地面,會引發大地震。”

    “郭魯曾經救過年少時期的太歲王,所以纔有機會學到紫炎掌。”

    “郭魯的紫炎掌已經修煉到第五重,可以爆發出二十六倍的攻擊力,已經相當接近聖術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郭魯身爲九階半聖,站在聖境之下頂端的強者,卻直接使用出最強手段,由此可見,他是真的想要將那個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鎮殺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爲張若塵默哀,覺得他太狂妄,要不然,也不會死在蔡家聖府。

    一些老輩人物,將張若塵當成反面教材,教育在場的一些小輩,道:“年輕人應該要能屈能伸,遇到池世子這樣的大人物,應該學會低頭。”

    “紫炎掌。”

    郭魯沉喝一聲,兩隻手掌,發出風雷般的聲音,向張若塵的背心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將掌力控制得相當集中,凝聚於一點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紫炎掌爆發出來的力量,會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旁的蓮臺,承受不住紫焰的熱量,燃燒了起來,很快就化爲灰燼。

    “掌法修煉得還不錯,只可惜,力量卻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豁然轉身,將早就已經凝聚出來的拳勁,轟然打了出去,“洛水拳法第一式,天河分工。”

    隨着拳頭擊了出去,竟是有着一層層水浪的虛影,呈現在張若塵的身後,發出“嘩啦啦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拳掌碰撞在一起,頓時,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聲響。

    張若塵後退了一步,緊接着,再次向前踩出,向郭魯衝了過去,道:“洛水拳法第二式,九曲九轉。”

    郭魯暗暗一驚,沒有料到,對方不僅是一個強大的精神力修士,拳法的造詣,也是如此強悍。

    兩團紫焰再次出現在郭魯的雙手,化爲兩片紫色的火雲,同時拍擊出去。

    郭魯擁有九階半聖初期的修爲,自身的力量,的確是比張若塵略強一籌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的拳法,卻更加高明,爆發出的攻擊力更強,可以爆發出三十二倍的攻擊力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張若塵竟是略微佔據上風。

    三十六式洛水拳法,本就是一個整體,一招比一招強大,威力正在不斷攀升,打得郭魯連連後退。

    “洛水拳法第十二式,千水飛瀑。”?這一道拳勁落下,直接破開郭魯的聖魂領域,將他打得口吐鮮血,向後倒退了十數丈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並沒有要饒過他的意思,追擊上去,又是一連打出三道拳印。

    “洛水拳法第十三式,長虹倒掛。”?“洛水拳法第十四式,百川爭流。”?“洛水拳法第十五式,天水一線。”

    三道拳印,一氣呵成,打得郭魯一連吐出三口鮮血,五臟六腑全部都發生嚴重損傷,整個人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彈了彈衣袖,走了過去,一腳踩在郭魯的胸口,冷漠的道:“現在知不知該怎麼尊重別人了嗎?”

    在這一刻,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瞪大了一雙眼睛,猶如是看到世上最不可思議的事。

    蒼龍軍十大統帥之一的郭魯,號稱聖境之下的巔峰人物,竟然被人打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事傳出,必定是震動整個聖明城。

    靈湖中央的小島,一羣人傑天驕接連不斷走了出來,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趕過去。

    別的赴宴者,立即退到遠處,生怕遭受波及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依舊將腳掌踩在郭魯的胸口,脊樑挺的筆直,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凌厲的氣勢。

    池玉棠走在最前方的位置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冷哼一聲:“難怪那麼囂張,原來是有東域聖院的洛虛院主在背後給你撐腰。”

    在場,有不少人認出張若塵施展的是洛水拳法,而且,能夠看出,他已經將洛水拳法修煉到第六重以上。

    很顯然,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,得到了洛虛的真傳。

    “放了郭魯,看在洛虛院主的面子,本世子可以饒過你這一次。”池玉棠道。

    池玉棠雖然有着皇族世子的身份地位,卻還是不敢輕易得罪洛虛那樣的存在。

    繼續鬧大,對他會很不利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麼?”

    池玉棠的眼中,露出一道冷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我叫你立即道歉認錯,若是,你能爽快一些,說不一定我會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池玉棠先是一怔,隨後,又是怒極反笑:“從來只有別人給本世子低頭認錯,你是第一個敢叫本世子低頭認錯的人。殺,你有本事就將郭統領殺死,你看洛虛院主保不保得住你?”

    池玉棠身後的那些修士,全部都是露出戲謔的眼神,根本就沒有人相信,張若塵敢將郭魯殺死。

    說到底,郭魯隸屬於兵部,更是女皇親封的下等域王,誰敢明目張膽殺了他?

    在衆人看來,即便是洛虛親臨,想要殺死郭魯,也得仔細掂量一番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微微的一勾,露出一抹異樣的笑意,猛然向下一踩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郭魯的胸口,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,向下塌陷,五臟六腑全部碎成了血泥。

    就連郭魯的聖魂,也被張若塵一腳震碎,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在場所有修士,全部都長大嘴巴,大腦一片空白,集體變得石化。

    中心區域的小島上,有着三十六位穿着彩色羽衣的美麗少女,站在那裡,也在密切關注張若塵和郭魯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們是鳳舞宮的天字級舞女,每一個都很出衆,有着萬里挑一的美貌,同時也都是魚龍境的修士。

    蔡家是花費了大量靈晶,才邀請到她們,來到宴會上面獻舞。

    她們之中,一大半都受到驚嚇,臉色變得蒼白。

    但是,卻也有幾個年輕女子,顯得很鎮定,反而那靚麗的臉蛋上面,露出欣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十八/九歲的舞女,向一個戴着面紗的舞女傳音,道:“太好了,郭魯終於得到應有的報應。我們策劃了七次,損失十多位半聖境界的前輩強者,也沒能殺死他,卻沒想到他會死在蔡家的宴會上面。”

    那個戴着面紗的舞女,站在所有舞女的中心位置,有着一股靜謐幽淡的氣質。因爲身材極美,肌膚雪白,即便是站在數十位美女之間,也能脫穎而出。

    她的雙眼十分明亮,充滿靈秀,傳音道:“郭魯的實力相當強大,即便是我親自出手,想要殺死他,也只有兩三成的機會。殺死郭魯的那個男子,實力很不簡單,絕不是無名之輩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夠殺死郭魯,管他是什麼身份?”

    戴着面紗的舞女,顯得很冷靜,搖了搖頭,道:“我懷疑,他是故意下殺手,取了郭魯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難道他不知道,殺死郭魯,自己也會沒命?”

    戴着面紗的舞女,道:“就在我們來到蔡家聖府之前,張奉行到鳳舞宮找過我一次,聲稱有一位戴着金色面具的半聖境強者,想要見我。根據張奉行的描述,他遇到的人,很可能就是眼前這個殺手郭魯的年輕男子。”

    “豈不是說,他很可能是自己人?現在怎麼辦,殺死郭魯,就是捅破了天,即便我們想要營救,恐怕也是有心無力。”

    戴着面紗的舞女露出思索的神色,一雙美麗的眼眸,凝視遠處那個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,道:“此人的實力如此強大,應該不是一個衝動的人,估計會有後手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