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也聽說過護龍閣的一些傳聞,只不過,即便是他,也沒有接觸過護龍閣的成員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知道,護龍閣十分神秘,只聽命於歷代明帝,所有成員皆是聖境的強者。

    “父皇失蹤的前一夜,護龍閣就將國庫轉移,難道父皇早就預料到了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思索,感覺到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當然,他並不完全相信蔡家家主公佈出來的信息,畢竟,蔡家已經歸順第一中央帝國。

    他們未必就是想要尋找《血族密卷》,或許,尋找護龍閣成員和國庫寶藏,纔是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蔡家家主公佈出來的消息相當驚人,很快就傳遍整個蔡家聖府,並且,更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,傳向聖明城的各個城域。

    蔡家聖府的大總管,蔡進,捧着一隻寒冰玉盒,來到張若塵的身旁,和顏悅色的笑道:“公子,這是畫聖祖師,讓在下給你送來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寒冰玉盒,微微打開了一道縫隙,隨即,又立即將玉盒合上。

    “楚老頭的辦事效率,倒是很高,這麼快就將五品聖元丹送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一勾,將寒冰玉盒收起,徑直離開了蔡家聖府。

    他來參加蔡家的宴會,最主要的目的,就是爲了五品聖元丹。

    既然聖元丹到手,也就沒有必要再待在這裡,正好藉此機會甩掉楚思遠,去做他真正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走出蔡家聖府,張若塵感受到至少有三股勢力,跟在他的身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出流星隱身衣的力量,很快就將他們全部甩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張家後裔的那一處據點,心中暗道,“希望張奉行與張家的高層人物已經聯繫上……不好……”?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法一展,從夜空中飛躍了下去,落到客棧中心位置的院落,環顧四周。

    一股濃烈得讓人作嘔的血腥味,瀰漫在這一片空間。

    地面上,全是死屍。

    白天,被他救出來的十三位張家的後裔,甚至包括客棧中的店員和住客,全部都已經慘死,有的被劈成兩半,有的只剩一具無頭屍。

    張奉行被一杆銀白色的長槍,釘死在一面牆壁上面,身上全是傷痕,肚子被剖開,五臟六腑全部滾落出來。

    很顯然,死之前,他遭遇了酷刑。

    年僅十一歲的張樞,站在一座滿是鮮血的臺階上面,臉上露出驚恐、悲慼、絕望的神情,正是盯向張奉行屍體的方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在他的臉上,輕輕的撫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張樞的身體,出現一根根血線,斷成了十三截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在不停顫抖,牙齒髮出嘚嘚的聲音,一股怒火從血脈深處爆發出來,兩顆瞳孔中也映出火焰的形態,道:“出來吧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客棧的四周,浮現出數十片暗黑色的光幕。光幕中,響起一道道鎧甲碰撞的聲音。

    緊接着,穿着黑甲的蒼龍軍軍士,如同陰兵鬼將一般,散發出滔天的煞氣,接連不斷從光幕中衝了出來。

    一個長着鷹鉤鼻,背上有着一對黑色羽翼的中年男子,飛了出來,渾身上下散發出冰冷的氣息。

    他站在半空,手中捏着一塊玉石,笑了一聲:“《太明聖典》應該是你送給那個小子的吧?據本統領所知,只有前朝餘孽之中,一些身份地位極高的人物,纔有資格修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言不發,將沉淵古劍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擁有一對黑色羽翼的中年男子,繼續說道:“本來,本統領只是奉命來剿滅一處前朝餘孽的據點,卻沒想到,竟是引出了一條大魚。哈哈!”

    即便,陷入重重包圍,張若塵卻依舊面不改色,眼中只有一股寒意,道:“你笑得太早了一些吧?”

    “如此沉得住氣,應該是一個高手。”?長有黑色羽翼的中年男子,有着一種掌控全局的姿態,手掌一揮,道:“開啓七星劍陣,將他鎮壓,記住,一定要留下活口。”

    蒼龍軍的陣營中,七位陣法大師,同時將法杖擊向地面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以客棧爲中心,方圓百丈的地面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白色銘紋,形成一座陣法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陣中,自動凝聚出一道道劍氣,在一瞬間,將包括客棧在內的一切建築和屍體,全部攪碎,夷爲平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來是想先一步衝出劍陣的區域,卻遲了一步,遭受數百道劍氣的攻擊,沒能衝出陣法,不得不倒退回去。

    遠處,一座硃紅色的塔樓上方,三位身材曼妙的舞女,顯露出真身,眺望客棧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一片城域,完全被陣法封鎖,有着一道道黑色的塵霧涌出來,蘊含有一股巨大的殺機。

    “師姐,那是蒼龍軍第八營的軍士,至少有三千精銳聚集在此地,那人肯定是遇到了大麻煩,我們要不要出手助他一臂之力?”一位穿着黃色舞裙的女子說道。

    一個戴着面紗的舞女,站在塔樓的飛檐上面,猶如月下的絕美精靈,以着一種悅耳的聲音,說道:“既然,蒼龍軍第八營派遣出三千精銳,由此可見,他們對此事極其重視。很有可能,第八營的統領,寒鷹,也在那一片區域。寒鷹的修爲,比郭魯更加深厚,你們二人衝上去,不過只是送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戴着面紗的舞女,正是鳳舞宮的舞仙子,秦雨彤。

    另外兩位舞女,乃是她的師妹,鳳舞宮的天字級舞女,白玄霜和白玄雨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蔡家聖府,她們就跟了出來。

    跟丟之後,秦雨彤猜測張若塵很可能帶到這一處據點,所以,她們才趕過來查探。

    白玄霜穿着黃色的舞裙,擁有四階半聖的強大修爲,看上去二十歲出頭的模樣,詢問道:“我們現在該怎麼辦?此人是一等一的強者,我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?”

    秦雨彤顯得很冷靜,道:“你們二人立即趕回鳳舞宮,稟告白蘇婆婆,或許婆婆可以想出營救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白玄霜和白玄雨化爲兩位幽影,消失在黑暗之中,向鳳舞宮的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張家在聖明城,的確是有聖境的巨擘暗中潛伏。

    只不過,一旦聖境巨擘親自出手救那個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,必定會驚動凌霄天王。到時候,聖境巨擘和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都會死無葬身之地,張家的損失會相當慘重。

    秦雨彤很清楚,今晚的事,十分棘手,只能見機行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七星劍陣的中心位置,將飛來的劍氣,紛紛打碎,化爲一縷縷白煙。

    那個背上長有一對黑色羽翼的男子,正是蒼龍軍十大統領之一,寒鷹。

    “居然連七星劍陣都鎮不住你,劍道造詣倒是很高。”

    寒鷹的神情很冷銳,再次向七位陣法大師下令,道:“激發出七星劍陣的最強威力。”

    收到命令,七位陣法大師在手掌心劃開一道血痕,將自身的鮮血抹在法杖上面。

    血液和銘紋融爲一體,涌入地底。

    整個七星劍陣變成血紅色,陣法的邊緣位置,一道道血紅色的銘紋,從地底涌了出來,凝聚成七尊手持長劍的戰士鬼影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七尊戰士鬼影發出嘯聲,揮動長劍,同時向張若塵席捲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的殺意很濃,不再保留,調動出體內的聖氣,源源不斷注入進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一招“金斗朝陽”施展了出來,這是九生劍法中的一招,威力堪比聖術,可以爆發出三十二倍的力量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已經摸透七星劍陣的薄弱點,隨着一招聖術級別的劍招劈了出去,轟隆一聲,直接將陣法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本來,七尊戰士鬼影的長劍,距離張若塵的身體,已經只有一尺的距離。

    此刻,它們全部都煙消雲散,與七星劍陣一起泯滅。

    陣法破滅,在場的蒼龍軍戰士全部都嚇了一跳,根本沒有料到,此人竟然如此強悍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劍一斬,一連七道劍氣飛了出去,衝向七位陣法大師,不再給他們佈陣的機會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和劍道境界,隨手打出的劍氣,也蘊含驚天動地的威力,不是一般的修士能夠擋得住。

    蒼龍軍的陣營,衝出十數道強大的身影,想要替七位戰法大師擋下劍氣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十數道強大的身影,全部都被劍氣擊穿身體,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七道劍氣去勢不減,同時穿透七位陣法大師的頭顱,只是留下了七具屍骸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寒鷹相當惱怒,全身聖氣運轉,匯聚向雙目。

    他的一雙黑色瞳孔,涌出兩根光柱,向下方的張若塵擊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有警覺,先一步閃避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根黑色光柱,擊在地面,將大地打得粉碎,其中一些地方,泥土和石塊都已經融化,變成了岩漿液滴。

    一位倒在地上的蒼龍軍,手中捏有一柄十二品真武寶器,但,只是與黑色光柱略微沾上,那件真武寶器,立即爆裂而開。

    兩道黑色光柱,擁有十分恐怖的毀滅之力,即便是聖器,也未必擋得住。

    蒼龍軍中,也有一些高手,立即組織三千精銳軍士,佈置出合擊陣法,

    合擊陣法的上空,凝聚出一柄長達十三丈的白色巨劍,向張若塵的頭頂斬了下去,宛如一道白色的瀑布,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匯聚三千精銳大軍,爆發出來的一劍,可想而知,威力得有多麼強大?

    即便是九階半聖,也不可能擋得住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數十米長的空間裂縫飛了出來,將白色巨劍和合擊陣法的光罩同時擊穿,僅僅只是這一招,便是滅殺了一百多位精銳軍士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施展出身法,衝入進蒼龍軍的陣營,將沉淵古劍插入進地面,一股浩蕩的劍意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張若塵大吼一聲,頭頂的頭髮,全部都倒立起來,渾身的殺意釋放出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體,飛出數千道劍形劍氣,發出“嘩啦啦”的聲音,向四面八方飛去。

    等到劍氣消散的時候,地面上,遍地都是蒼龍軍的屍骸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