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蒼龍軍想要培養一位精銳戰士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需要花費大量資源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僅僅只是催動劍氣,就一連斬殺三千精銳。即便是以寒鷹的身份,也感覺到極其心痛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屠殺!

    “看來我真的低估了你,你居然能夠撕裂空間。你與張若塵到底是什麼關係?”

    寒鷹有些懷疑,下方那個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,很有可能就是時空傳人張若塵本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說話,只是用着一雙冷漠的眼神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說話也沒關係,等到本統領擒住了你,自然也就知道你的身份。我一定不會輕易殺了你,得讓你嚐遍蒼龍軍的酷刑,慢慢折磨死你。”

    寒鷹背上的一對黑色羽翼,散發出兩股黑色的寒氣,凝結成兩片陰雲。

    “咔咔。”

    他的雙手,化爲兩隻金屬鷹爪,向下方一按。

    也不知,金屬鷹爪上面到底蘊含有多麼可怕的力量,讓天地靈氣猛烈震盪,將下面的城域凍結出一層厚厚的寒冰。

    寒鷹的修爲,達到九階半聖的中期,遠超郭魯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的確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有一招底牌。

    “千紋毀滅勁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顧一切,將體內九成九的聖氣,全部灌注進沉淵古劍的劍體。

    一股毀滅性的力量氣息,從劍中涌出,在一瞬間,就將天空的兩片陰雲擊穿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千紋聖器……”

    寒鷹的臉色猛然一變,立即扇動羽翼,爆發出最快的速度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但是,爲了對付張若塵,他早就已經下令,封鎖這一片城區。

    封鎖陣法沒有打開,即便是他,也逃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立即打開封鎖大陣。”

    寒鷹全身的青筋都冒出來,大吼了一聲,心中充滿驚懼和急切。

    然而,沒等封鎖大陣開啓,一股死亡的力量,已經將他鎖定。

    寒鷹立即轉身,一連將三張護身符籙捏碎,形成三層防禦光罩,將身體籠罩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一道蘊含千紋毀滅勁的劍氣,猶如切開三張紙片一般,將三層防禦光罩撕裂,同時,也將寒鷹的身體一分爲二。

    鮮血,如雨一般,向下灑落。

    一陣轟鳴聲響起,封鎖大陣終於打開,顯露出那一片城域的真實景象。

    秦雨彤站在塔樓的頂端,遠遠望了過去,頓時倒吸了一口寒氣,感覺自己見到了一片森然的修羅場。

    那一片城域,完全變成廢墟,地上全是穿着黑色鎧甲的屍骸,鮮血將大地染得緋紅。

    半空中,蒼龍軍十大統領之一的寒鷹,被一道劍氣,一分爲二,筆直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,一個渾身浴血的年輕男子,手持戰劍,向寒鷹的屍體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眼前這一幕,的確是讓秦雨彤感覺到有些心悸,此人……簡直就是一個殺神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寒鷹的身上,將記載《太明聖典》的玉石取了下來,捏在手中,長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本來,他對張樞還寄予了一些的希望,細微他將來能夠成爲一位強者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僅僅只是過去幾個時辰,一個還沒有嶄露頭角的少年,已經葬送在蒼龍軍的屠刀之下。

    施展了千紋毀滅勁,張若塵耗盡了體內的聖氣,只是靠着強大的肉身,還在支撐。

    必須儘快離開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窈窕的幽影,從上空飄飄然的飛落了下來,如同一位從天宮飛落到凡間的仙子,落到戰場的邊緣位置,臉上蒙着面紗,完美的身材在霧中若影若現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蔡家聖府的宴會上面見過她,據說,她是鳳舞宮的金字招牌,舞仙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保持着從容鎮定的神情,儘量不讓對方看出他此刻已經耗盡聖氣,冷聲道:“又來一個送死的人嗎?”

    秦雨彤仔細打量了張若塵一眼,隨後,取出一塊令牌,令牌上面,印有一個方正的“張”字。

    極其悅耳動聽的聲音,從她的嘴裡吐出,道:“若是,我沒有猜錯,你應該就是張奉行說得那一位張家的強者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一道驚訝的神色,顯然是有些意外,與張奉行接頭的張家高層人物竟然是她。

    “你殺了寒鷹,必定會驚動凌霄天王府中的聖境巨擘,以你現在的狀態,最好還是跟我走,我可以帶你去一處安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秦雨彤的一雙星眸,不僅美麗動人,也散發出一種靈動的光芒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近距離觀察,就會發現,她的雙瞳,猶如兩片浩瀚的星空,有着一粒粒星辰般的光華在裡面閃爍。

    這是一雙聖目,稱爲“星辰之海”,可以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東西,同時,也有一種驚人的誘惑力。

    任何人與她的雙眼對視,也會被她身上的氣質吸引住,從而陷入進無法自拔的境地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已經在小心掩飾,卻還是讓她看出聖氣耗盡的事實,得不得說,她的確有一些真本事,並不僅僅只是一個美麗花瓶,難怪能夠成爲張家的高層人物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與秦雨彤一起離開。

    片刻後,一股恐怖的聖威,從天而降,出現在剛纔的戰場。

    戰場周圍的城域,所有修士,全部都被驚動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修爲較低的武者,更是恐慌不安,嚇得戰戰兢兢的跪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是誰?”

    一道暴怒的聲音,從雲中傳出,使得那一片城域狂風大作。

    聖明城中,各個家族的修士都在打聽,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,竟然會激起一位聖者的憤怒?

    沒過多久,消息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蒼龍軍十大統領之一寒鷹被人殺死,三千精銳軍隊無一活口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一道消息,很多修士都被驚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已經多少年蒼龍軍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?到底是誰這麼大的膽子,敢在聖明城擊殺一位統領?

    這一夜,註定聖明城不會平靜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和秦雨彤來到聖明城中的一座峽谷,谷中,燈火通明,宮殿成羣,有着很多年輕美貌的女子,手持燈籠,或者抱着古琴,穿行在宮殿之間的廊道之間。

    鶯鶯燕燕,絡繹不絕。

    “鳳舞宮。”張若塵唸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雨彤轉過身,一雙靚麗的星眸,帶有一股靈韻,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道:“你以前來過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鳳舞宮所在的城域,爲聖明城最爲繁華的城域之一,即便沒有進去過,也路過了不止一次。”

    秦雨彤點了點頭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向鳳舞宮的深處行去,谷中,漸漸變得清幽、靜謐,很像是一處世外桃源,與外面酒池肉林的繁華景象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一個極俗,一個極雅。

    四道人影衝了出來,正好與秦雨彤和張若塵迎上。

    兩男兩女。

    那兩位年輕女子,身穿性感的舞女,有着四階半聖境界的修爲,正是白玄霜和白玄雨。

    兩位男子卻是聖境之下的絕頂高手,修爲達到九階半聖,雖然,他們將聖氣完全收斂,卻還是有着一股懾人的威勢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白玄霜露出喜悅的神色,道:“太好了!本來,我還想帶燕師兄和傅師兄去助你們一臂之力,卻沒想到,你們先一步逃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燕問齊和傅觴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露出了一道敵視的神色。

    燕問齊相對較爲年輕一些,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,目光冷凝,道:“寒鷹是何等人物,你們怎麼可能如此輕易,從他的手中逃生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皺眉,心平氣和的問道:“閣下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燕問齊笑了一聲,道:“本座有些懷疑,你很可能是凌霄天王府和蒼龍軍安排的暗棋,想要打入我們的內部。所謂的圍攻,很可能只是你和寒鷹相互配合演的一場戲。”

    傅觴盯向秦雨彤,道:“師妹,這次是你太過大意了!以寒鷹的修爲和手段,你們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脫身?你就沒有懷疑過他嗎?”

    秦雨彤向燕問齊和傅觴盯了過去,道:“你們二人不瞭解內情,最好不要得罪這位公子。”

    白玄霜的眼中露出一道怒色,說道:“這位公子在蔡家聖府,擊殺了蒼龍軍十大統領之一的郭魯,幫我們很多師兄弟、師姐妹報了血海深仇,怎麼可能是蒼龍軍的暗棋?”

    燕問齊和傅觴的神情一肅,幾乎同時驚呼一聲:“他殺了郭魯?”

    要知道,即便他們二人聯手,與郭魯對上,也只是略佔上風,無法將其殺死。?怎麼也看不出來,眼前這個年輕男子,竟有那樣強大的戰力?

    秦雨彤道:“不僅僅只是郭魯,就在剛纔,他殺死了寒鷹和蒼龍軍三千精銳軍士。請問兩位師兄,你們有那樣的能力嗎?”

    燕問齊和傅觴臉上的震驚神色,更加強烈,十分難以相信那是事實。

    白玄霜和白玄雨則是長大了嘴脣,眼眸眨巴,露出崇敬的神色,猶如是在看待一位蓋世英雄。

    她們費盡心思,付出很多代價也做不到的事,張若塵卻在一夜之間,做成兩件,斬殺了兩尊大敵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與燕問齊和傅觴計較,向秦雨彤盯了過去,道:“給我一處安全、隱蔽的修煉密室,我要養傷。”?“沒問題,我的修煉密室,可以借給你使用,那裡沒有任何人敢闖入進去。”秦雨彤的語氣很溫婉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另外,動用你們的力量,幫我查一查,蒼龍軍另外八位統領的行蹤,還有凌霄天王府一些重要人物的行蹤,比如四公子之類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秦雨彤能夠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濃烈殺意,原本就十分飽滿的胸口,深深的起伏了一下,問道:“你要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要他們付出一些應有的代價,得告訴凌霄天王府,聖明城不是他們能夠做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斬金截鐵的說道,那一雙眼睛,猶如兩柄劍一般的鋒銳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