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成王敗寇,戰爭從來都是十分殘酷,那段黑暗的歷史,讓人感到悲痛。

    白玄雨的雙眼發紅,帶有血絲,道:“當年,聖明城被攻破,就是凌霄天王府留守了下來,屠殺了很多忠於帝國的修士。我們白家的先祖,就是死在那一場屠殺之中。”

    白玄霜安慰着妹妹,道:“其實,我們已經十分幸運,得到了十二爺的救助,踏上修煉之路,重新獲得向敵人復仇的力量。而不是,變成一個奴隸,只能過着卑賤的一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一動,於是,向她們打探關於“十二爺”的一些事。

    根據白玄霜和白玄雨所說,十二爺帶着部分皇族後裔和忠心聖明中央帝國的修士,救下了很多受到迫害的前朝遺孤。

    八百年來,他們一直都潛藏在暗中,與朝廷爭鬥,既是在復仇,也是在等待明帝歸來。

    他們堅信,明帝未死。

    除了十二爺,還有另一股較爲龐大的勢力,他們聽命明帝的姐姐,前朝的長公主。

    只不過,長公主卻認爲,聖明中央帝國大勢已去,而且,第一中央帝國的勢力又太過龐大,繼續與他們對抗,無異於以卵擊石,只會有更多的人慘死。

    所以,她帶領另外一支人馬,離開了崑崙界,躲入到域外的某一座墟界休養生息。

    總的來說,聽命於十二爺的勢力,爲激進派。

    聽命於長公主的勢力,屬於保守派。

    十二爺是想要使用手中的力量,救助更多的前朝遺孤,讓大家更加有尊嚴的活下去,而不是淪爲戰奴、僕人、妓.女。

    長公主顯然是要更加理智一些,不希望有更多的人死去。

    就如張奉行和張樞,他們的下場,那是何等悽慘?

    若是,他們的祖上,與長公主一起離開,或許也就不會有這樣的悲劇發生。

    孰對?孰錯?

    其實,他們二人做得都沒有錯,只不過,相互之間的理念不一樣而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那麼,明堂呢?”

    白玄霜的眼中,露出仇視的寒光,道:“明堂就是一羣篡位者,當初,明帝失蹤,太子遇刺,整個聖明中央帝國的朝政陷入一片混亂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,衆人是想要推舉十二爺,擔任攝政王,等待明帝歸來。可是,孔雀山莊的莊主孔上令,自以爲自己是明帝之下的最強者,最有資格成爲聖明中央帝國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於是,孔上令聯合了一批朝臣,以雷霆手段接管了朝政,從而入主明帝宮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,青帝和池瑤就是以此爲藉口,帶領池青中央帝國的大軍,討伐孔上令,從而吞沒了聖明中央帝國,給崑崙界帶來接近百年的戰火和災難。”

    “三百年前,孔上令老死之後,明堂與我們之間的關係才緩和了一些,很多時候也會相互合作,一起對抗朝廷的打壓。”

    白玄霜和白玄雨給張若塵講述了很多東西,讓他心中既有一股憤怒,也有一些感概。

    一個帝國的覆滅,有着太多的紛爭,並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說清。還有太多的故事,太多的隱情,即便是當事人也未必知曉。

    白玄霜和白玄雨並沒有親身經歷過那一段歷史,她們知道的東西,也是別人告訴她們,顯得頗爲客觀。

    站在不同的角度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見解。

    即便是慕容月,與她們二人講述的東西,也有一些細微的差別。

    白玄霜和白玄雨帶着張若塵沿着階梯,向上走去,來到秦雨彤居住的殿宇。

    白玄雨取來一壺熱茶,給張若塵倒滿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傳音通知了師姐,告訴了她,你出關的消息,她應該很快就會趕過來。”白玄雨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了一罐神血,分別給了她們二人一百滴。

    如此大量的神血,讓白玄霜和白玄雨都十分心驚,想要推拒,不敢收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二人能夠在百歲之前,修煉到四階半聖,由此可見,天資必定是極高。但是,體質卻差了很多,根本沒有成聖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各自煉化一百滴神血,不僅自身的修爲能夠突飛猛進,肉身體質也會增強很大一截,將來,或許還會有一絲希望立地成聖。”

    因爲,對成聖的渴望,白玄雨和白玄霜終於還將神血收下。

    她們同時向張若塵行了一禮,道:“多謝公子。”?

    白玄霜的眼珠滴溜溜的轉動,悄聲的道:“公子,此事你一定不能告訴師姐,不然,她一定會訓斥我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你們也一定不要對外說出去,否則,很有可能會給我招來殺身之禍。”?

    “不會,不會,我們肯定不會。”

    白玄霜和白玄雨連聲說道,隨後,她們急急忙忙的退下去,準備將兩小罐神血藏起來。

    白玄霜和白玄雨都是苦命之人,因爲聖明中央帝國的覆滅,她們的先祖,遭遇了很多苦難。

    將兩小罐神血贈送給她們,張若塵也算是對白家的一些補償。

    當然,並不是任何人,張若塵都會贈送神血。

    他是看出,白玄霜和白玄雨並沒有太多的心機,也不像是貪婪之輩,所以,才送出神血。

    換做心機深沉的人物,張若塵根本不敢輕易送出太過貴重的東西。

    秦雨彤趕了回來,依舊戴着面紗,穿着一身淡藍色的長裙,盈盈一握的柳腰掛有紅色的環佩,身上有着一種古色古香的美韻。

    她十分優雅的坐在張若塵對面,取出兩張白色的獸皮書卷,遞給張若塵,道:“最新一期的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,你想不想看一看?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分別拿起來,快速的觀閱一遍。

    兩張榜單上面,都沒有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斬殺了魔教的兩位聖者,一時之間,風頭蓋過九大界子。

    但是,聖書才女卻知道張若塵的真實實力,並沒有將他排入兩榜。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都登上《半聖外榜》,拍在第四百七十二位和四百七十三位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與孔紅璧對決了一招,從而一戰成名。

    那一戰,交手的時間太短,雙方都沒有使用出全力,並不好判斷大司空和二司空的真實實力。

    因此,他們二人的排名,相對較低。

    除了他們二人,還有一個人的排名,頗爲扎眼,讓張若塵感覺到意外。

    此人,就是阿樂。

    阿樂只是排在《半聖外榜》靠後的位置,勉強擠入進去,卻還是讓張若塵十分吃驚。

    他沒有得到九大界子那麼豐厚的修煉資源,然而,修煉速度,卻並不比九大界子慢多少,簡直就是逆天。

    “當初《九轉生死決》傳給他,倒是傳對了人。說不一定,他會成爲第一個將《九轉生死決》修煉到第九轉的人物。”張若塵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《九轉生死決》的修煉方式,與正統的修煉方式完全不同,那是一種劍走偏鋒的修煉之法,隨時都處在生死的邊緣。

    越是危險,越是接近死亡,修爲提升得就越快。

    每死一次,修爲就會猛增一大截。

    當然,有些時候,一旦死去,也就真的死去,不會再活過來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功法的特殊性,所以,阿樂的修煉速度,遠超常人,即便是界子,恐怕也是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看完兩張榜單,張若塵重新遞了回去,放到了桌案上面。

    秦雨彤的神情十分嚴肅,道:“除此之外,還發生了另外一件大事。”?

    “什麼大事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秦雨彤道:“據傳,中央皇城的天地靈氣大幅度銳減,有人猜測,女皇的真身離開了中央皇城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一則消息,即便是張若塵的神情也變得無比凝重。

    有道是,山不在高,有仙則名;水不在深,有龍則靈。

    中央皇城正是因爲有女皇的真身坐鎮,所以,整個崑崙界的天地靈氣,紛紛都匯聚了過去。

    使得中央皇城,成爲崑崙界,天地靈氣最爲濃密的地方。天下間的修士,也都向中央皇城匯聚。

    女皇的真身,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離開過中央皇城。

    “她離開中央皇城,又會去哪裏?”張若塵緊皺眉頭。

    秦雨彤說道:“很多人都在猜測,女皇的真身離開中央皇城,很有可能與最近崑崙界各地的戰亂有關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因爲此事,北域,不死血族的幾位血帝,全部都逃離崑崙界,躲到了海外。”

    “東域,那些從陰間逃出來的鬼王,全部都蟄伏起來,消失了蹤跡,不知道躲藏到了何處。”?

    “南域的死禪教,也都安分了不少,頂尖強者全部都在一夜之間消失得乾乾淨淨,應該也是在躲避女皇的鋒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的一笑,道:“修爲達到她那樣的境界,真身一動,整個天下都要動盪。恐怕蠻荒祕境的那些獸皇,也都被嚇得不輕。”

    秦雨彤又道:“當然,還有另一種說法。有人猜測,女皇的真身,其實是隱藏了起來,是在躲避天道。因爲,北域、東域、南域都沒有她現身的消息傳出,女皇的行蹤成了一個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不停變化,道:“至少,這一個謎,沒有破解之前,死禪教、不死血族、陰間亡靈的聖境巨擘,全部都不敢輕舉妄動,只能潛伏隱藏,對於人族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秦雨彤點了點頭,贊同張若塵的觀點。

    沉思了片刻,張若塵才又問道:“蒼龍軍另外八位統領的行蹤,你幫我查了嗎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