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閻紅烈的死,在聖明城,引起巨大的轟動,造成的風波,比郭魯和寒鷹死的時候更加強烈。

    蒼龍軍十大統領掌握有百萬禁衛,管理整個聖明城的秩序,每一個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,即便是一些聖者門閥,也要讓他們三分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短短數天之內,十大統領竟然接二連三慘死?

    一些強大的人物,全部都能感受到,一股針對蒼龍軍和凌霄天王府的暗流,正在洶涌而來。

    寒鷹和閻紅烈,很有可能是被同一個人殺死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有一位《半聖榜》,或者《半聖外榜》的人物駕臨聖明城,要不然,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殺死統領級別的人物。”很多人都是如此猜測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人族,登上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的強者,總共加起來也就不到兩百位。

    敢得罪凌霄天王府,並且還和凌霄天王府有深仇大恨的人物,也就更少,只有寥寥幾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修士,猜測是孔紅璧下的殺手。

    因爲,明堂與凌霄天王府一直都是宿敵,仇怨積壓得很深。並且,有消息傳出,孔紅璧本人就在聖明城。

    明堂的一處據點,孔紅璧聽到外面傳來的消息,頓時,冷哼了一聲:“居然猜測到了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鬼谷聖將站在孔紅璧的身側,道:“據說,因爲此事,凌霄天王府的一位聖境老祖和蒼龍軍的軍主都已經震怒,正在調兵遣將,準備大規模清理明堂在聖明城中的勢力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,他們沒有動手,那是想要放長線釣大魚。三位統領的死,將他們氣得發瘋,想要使用血腥的手段,將那股逆反的暗流打壓下去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的眼中,露出不屑的神色,道:“凌霄天王府和蒼龍軍不過只是自取其辱,別逼我也去殺幾位統領。”

    不到萬不得已,孔紅璧並不想開戰。

    一旦明堂與凌霄天王府正面硬碰,必定會引發血戰,到時候,只會便宜了別的一些勢力。

    鬼谷聖將立即勸阻,道:“少堂主萬萬不可,既然已經有人對凌霄天王府下手,我們何必要親自上陣?我們可以站在一旁看好戲,等到他們兩敗俱傷,再坐收漁利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得對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漸漸冷靜下來,點了點頭,隨後,又露出了一道詭異的笑容,道:“蔡家聖府的宴會上面,殺死郭魯的神祕高手,應該就是張若塵。”?“必定是他,他是與楚思遠一起到達聖明城,除了他,楚思遠哪去找來第二個如此強大的年輕高手。”鬼谷聖將說道。

    孔紅璧道:“既然如此,我們就放出風聲,將此事宣揚出去。並且,還得告訴大家,寒鷹和閻紅烈就是死於張若塵的劍下,只有時空傳人,纔有如此神不知鬼不覺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妙計啊!少堂主的這一招,可謂是一箭三雕。”

    鬼谷聖將露出喜色,繼續說道:“第一,我們明堂可以撇開關係,不用與凌霄天王府正面開戰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可以藉助凌霄天王府的力量,將張若塵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還能將畫聖楚思遠拖下水。如今,女皇不再中央皇城,行蹤成謎,第一中央帝國正是羣龍無首的時候。若是能夠讓儒道和凌霄天王府鬥起來,絕對是一場真正的大戲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過什麼?”孔紅璧問道。

    鬼谷聖將有些擔憂,道:“即便張若塵是朝廷重犯,卻與凌霄天王府沒有深仇大恨,爲何要暴露行蹤和身份,一連殺三位統領?即便我們宣揚出去,恐怕也沒有多少人會相信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笑了笑,一副運籌帷幄的模樣,道:“沒有深仇大恨,難道我們不能編造出他們之間的深仇大恨?據我所知,當年,聖明中央帝國有一位年幼的太子,也叫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年僅十六歲,他就被刺殺而亡。如今,八百年過去,時過境遷,已經很少有人知道那位末代太子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們卻可以利用這一點,讓張若塵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鬼谷聖將直皺眉頭,道:“八百前年的一個死人,與張若塵能有什麼聯繫?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們將消息放出去,總會有人聯想到張若塵的身上。凌霄天王府和蒼龍軍怎麼會容許這樣一個人活着?再說,張若塵也不是一個普通人,他是時空傳人,更是女皇親自下令要擒拿的重犯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此處,孔紅璧略微停了一下,雙眼露出一道震驚的神色。

    不過,很快他又恢復平靜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道:“說得我都有些懷疑,張若塵就是八百年前那位末代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鬼谷聖將立即搖頭,道:“明堂對張若塵展開過詳細的調查,他的確是東域一個偏遠郡國的王子,很多人都可以證明他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說得也是。”

    孔紅璧揮了揮手,道:“按照我的計劃,立即將此事佈置下去。接下來,倒要看一看各個勢力會是什麼樣的反映?哏哏。”

    傍晚時分,張若塵準備去刺殺第四位統領的時候,一則震撼性的消息,傳入鳳舞宮,造成了巨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鳳舞宮是聖明城最大的青.樓,自然也是消息傳播最快的地方,所以,明堂散佈的謠言,在第一時間,傳到了這裏。

    “殺死郭魯、寒鷹、閻紅烈三位統領的神祕強者,竟然是時空傳人張若塵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駕臨聖明城,準備大開殺戒。”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能夠掌控時間和空間,擁有鬼神莫測的手段,已經放話,要將蒼龍軍十大統領全部殺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各種關於張若塵的言論,以迅雷之勢,傳遍整個聖明城。

    白玄霜和白玄雨得知消息,也是大吃一驚,看向張若塵的眼神,變得更加不一樣。

    以前,她們對張若塵只是一種崇拜,現在卻又多了幾分敬畏。

    燕問齊和傅觴服下了枯木丹,傷勢已經痊癒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聽到消息,頓時臉色一變,心中難以平靜。那個戴着金色面具的強者,竟是時空傳人張若塵?

    張若塵的名氣,實在太大,做出了很多舉世震驚的大事。不久之前,他一連殺死兩位魔教聖者,更是將名氣推至巔峯。

    得知消息,秦雨彤第一時間追上即將走出鳳舞宮的張若塵,將此事告訴了他。

    她的一雙星辰一般璀璨的眼眸,盯在張若塵的臉上,問道:“你真的是時空傳人張若塵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平靜,道:“是與不是有那麼重要嗎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秦雨彤的芳心急速跳動,終於可以肯定,眼前這個神祕男子,便是那位名動天下的絕世奇才。?不過,秦雨彤的心境很高深,依舊保持心平氣和,再次問道:“你爲何要幫我們?”

    張若塵陷入沉默,久久不言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又有一則消息傳了出來,造成更大的震動,整個聖明城的修士全部都沸騰。

    甚至,還有一些人,也不管消息的真假,在第一時間,將消息傳出聖明城,傳至中央皇城,各個古教,各個中古世家。

    因爲,剛纔那一則消息,實在太過驚人,足以轟動天下。

    “八百年前,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太子未死,已經歸來,正是時空傳人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之所以殺死蒼龍軍的三位統領,就是爲了復仇。”

    “女皇早已知曉張若塵的真實身份,所以,纔會下旨擒拿他,不希望他成長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乃是時空傳人,可以掌控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就是跨越時間,從過去,橫渡到未來。不久之後,明帝也會歸來。”

    消息不斷傳播,而且,在明堂的操控下,講述得越來越詳細。

    聽到這一則消息,即便是張若塵也難以保持平靜,十分想不通,到底是誰泄露了他的身份?

    “難道是蘭攸?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第一時間,想到孔蘭攸。

    因爲,整個聖明城,只有她,才知道張若塵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“她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?難道是因爲,我來到聖明城,沒有第一時間去找她。所以,她想要將我逼出來?”張若塵閉上雙眼,感覺到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明堂知道張若塵來到聖明城,孔蘭攸怎麼會不知道?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之所以沒有立即去皇族墓林,主要還是因爲,沒有想好,到底該以什麼樣的心態去見她。

    以表哥的身份,以聖明皇太子的身份,還是以一個後生晚輩的身份?

    他與孔蘭攸有親情,有恩仇,各自還揹負有明堂聖祖和聖明皇太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八百年過去,發生了太多的事,他們還能找回少年時候那種表哥和表妹的單純情感嗎?

    “使用出如此極端的手段,難道,她是想要逼我加入明堂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不希望是孔蘭攸,但是,卻又想不出還有誰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且,能夠在如此短暫的時間,就將消息傳遍聖明城,絕對是一個超級大的勢力。

    很顯然,明堂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秦雨彤站在張若塵的對面,瞪大了一雙星眸,顯然是極其吃驚,纖柔的嬌軀在輕輕的顫抖。

    張若塵儘量保持平和的神情,道:“我先去擊殺蒼龍軍第四營的統領,廖化城,你有什麼問題,等我回來再問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秦雨彤的眼眸眨了一下,身形一閃,化爲一股香風,立即攔在張若塵的身前,道:“你得跟我去見白蘇婆婆,如此危險的事,你不能親自去做。萬一你出了意外……我怎麼擔待得起?”

    很顯然,秦雨彤也是有幾分相信,張若塵就是聖明皇太子,對他的態度,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轉變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白玄雨和白玄霜攙扶着一位行將就木的老嫗,急速趕了過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