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老嫗穿得很樸素,顯得格外蒼老,皮膚的顏色猶如泥土,渾身長滿皺紋,頭上也只剩幾根稀疏的白髮,幾乎就要掉光。

    老嫗的情緒,相當激動,從白玄雨和白玄霜的手中掙脫出去,衝到張若塵的面前,顫巍巍的抓出了他的雙手,淚眼婆娑的問道:“太子……太子……你真的是太子嗎?你回來了嗎?”

    老嫗的修爲高深莫測,在她踏入這一片區域的時候,整個空間都好像是獨立出去。

    明明站在繁華熱鬧的街道上面,卻根本沒有人能夠看見他們,甚至,無法觸碰到他們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眼前這個老嫗,生出了一種既是熟悉又很陌生的感覺,同時,也能分辨出,老嫗的確是一種真情流露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以她的修爲和心境,怎麼會激動得流淚?

    張若塵受到那股情緒的感染,沒有刻意去掩飾自己的身份,問道:“老人家,你認識我?”

    老嫗顫聲的道:“我是白蘇,白蘇啊!當年,太子殿下的身邊有兩個小宮女,其中一個就是我啊!殿下已經不記得我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一怔,再次仔細打量眼前這位即將老死的婦人,有些難以置信,道:“你是白蘇,白家的小蘇兒?我記得,你進宮的時候才只有九歲,那一天,宮中下着大雪,你的小臉被凍得通紅。白家的白七老祖,親自將你送到東宮,讓你今後跟在我的身邊,照顧我的起居,並且一起學習。那個時候,你才這麼一點點高,怎麼現在已經……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蒼老”兩個字,張若塵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很多故人都已經老死,她還能活着,本就是一個奇蹟。

    白蘇婆婆已經是老淚縱橫,被張若塵喚醒了很多遙遠的記憶,直接跪在地上:“太子殿下……你真的是太子殿下,白蘇能夠在死前再次見到殿下……值了……這一生都已經值了!”

    秦雨彤、白玄雨、白玄霜也都心中大震,立即齊刷刷的跪在了地上,向張若塵行禮,“拜見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聖明中央帝國早就已經覆滅,哪還有什麼太子?起來吧!你們都起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的一嘆,伸出雙手,先將白蘇婆婆攙扶起來。

    “只要殿下歸來,聖明中央帝國就不算滅亡。”

    白蘇婆婆畢竟有着八百年前的閱歷,心境很高深,漸漸的,壓制住心中的激動情緒,問道:“殿下,大帝與你一起回來了嗎?”

    秦雨彤、白玄雨、白玄霜依舊跪在地上,沒有站起身,然而此刻,她們也都露出期待的神情。

    若是,明帝歸來,將會是一個更加振奮人心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沒有,我也一直在找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再次向白蘇婆婆盯了過去,道:“白蘇,關於八百年前的宮變事件,我有很多問題,想要單獨問一問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蘇婆婆深深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鳳舞宮,來到一座幽深的修煉洞府。

    秦雨彤、白玄雨、白玄霜全部都守候在洞府的外面,張若塵和白蘇婆婆向洞府的深處行去。

    白玄霜十分激動,無比幸喜,道:“他竟然就是太子殿下,我們肯定是最早接觸到殿下的一批人。萬一……一不小心我成爲了太子妃,那該怎麼辦?”

    白玄雨顯得要冷靜很多,道:“姐姐,你不用擔心這一點,太子妃怎麼也輪不到你的。我覺得,秦師姐與殿下,纔是真正的郎才女貌。”

    白玄霜裝出氣惱的模樣,不停的磨牙。

    秦雨彤站在遠處,顯得格外靜謐,猶如是畫卷中的仙子一般。只不過,她的那一雙星眸,卻還是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聖明皇太子的出現,的確是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,讓她們三人都感覺到十分欣喜。

    洞府中。

    白蘇婆婆彎腰駝背,走得極慢,聲音十分沙啞:“八百年前,太子殿下被人行刺,慘死在東宮。大帝也在同一天失蹤,整個明帝宮,整個朝廷,皆是陷入一片混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我遇刺的那一天,你知不知道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白蘇婆婆搖了搖頭,嘆道:“我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,那一天,我正好回了白家,得知殿下遇刺的消息,已經是傍晚時分。而且,關於宮變事件,出現了很多說法,謠言四起,根本不知道該相信誰?”

    “都有哪些謠言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白蘇婆婆道:“有人聲稱,殿下死的時候,只有孔雀山莊的大小姐出現在東宮,此事是孔雀山莊發動的一場宮廷政變,想要奪取聖明中央帝國的江山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又有消息傳出,殺死殿下的人,是池青中央帝國的池瑤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,還有一些謠言,聲稱此事與不死血族有關,是血後的報復行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一動,問道:“此事,怎麼會與不死血族扯上關係?血後不是早就已經墜入無盡深淵?”

    白蘇婆婆說道:“我也是後來聽到十二爺提到過一次,他說,明帝與血後有着一些微妙的關係,當初,明帝很可能會對血後手下留情,沒有將她打入無盡深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陷入沉默,久久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當年的宮變事件,竟然有不死血族的影子,讓張若塵感覺到越來越撲朔迷離。

    白蘇婆婆繼續說道:“後來,孔上令發動了政變,把持朝政,排除異己,鬧得聖明城是血雨腥風,我就再也沒有進入過明帝宮。”

    “再後來,池青中央帝國攻破聖明城,又是一連三個月的大屠殺,有的修士逃了出去,有的修士卻沒能逃脫。”

    “很多不願臣服的家族,遭到血腥的屠戮,我們白家,也是在那個時候家破人亡,很多女眷都被擒拿,遭到非人的待遇。”?

    “我跟隨在殿下的身邊修煉過五年,殿下賞賜給了我很多靈丹妙藥。所以,我的體質和資質都算是上乘,修爲也堪稱拔尖。拍賣的時候,我被鳳舞宮的一位聖者看中,以高價買了過去。算起來,我在鳳舞宮,已經待了七百多年。”

    白蘇婆婆與張若塵一連交談三個時辰,講述了很多的事。

    包括她是如何遇到十二爺,如何突破聖境,如何成爲鳳舞宮的高層……,等等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事,她講得很心酸,很悲痛,不停抹淚,猶如又變成當年的那個有些膽怯的小宮女。

    白蘇婆婆的淚中帶笑,道:“兩百年前,我就應該死去,只不過,十二爺每年都會送來一些續命的靈藥,我才吊着半條命,一直活到現在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幾年,再服用靈藥,藥力已經微乎其微。算一算日子,最多再有三個月,就是徹底隕落的日子。能夠在臨死之前,再次見到太子殿下,此生已經無憾。”

    白蘇婆婆並沒有詢問張若塵這些年的經歷,只是詢問張若塵,要不要立即通知十二爺??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不行,此事暫時先不要公佈出去,知道真相的人越多,我就越是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,即便是我們的內部,也有各方勢力的人馬潛伏進來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白蘇婆婆也有一些擔憂,害怕張若塵再次遭遇刺殺。

    她又道:“特別是朝廷的人員,一旦讓他們確定殿下歸來的消息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謠言和真相,完全就是兩種情況,朝廷的重視程度也不一樣。

    目前爲止,無論大家再怎麼傳,也沒有事實證明,張若塵就是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太子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冷靜下來,一些理智的修士,根本就不會相信這一則謠言。

    因爲,謠言的本身就太過扯淡,超出正常人的認知。

    “知道的人,越少越好。暫時不要通知十二皇叔,等到時機成熟,我會親自去拜見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蘇婆婆問道:“太子殿下接下來有什麼打算?”?

    張若塵見到曾經的故人,心情極佳,露出一道笑意,道:“當然是努力修煉,爭取早日成聖,要不然,天下哪有我的容身之地?當然,還有一件事,你得幫我去辦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麼事,殿下儘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白蘇婆婆躬身行禮,即便已經過去八百年,卻依舊對張若塵十分恭敬。?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一道複雜的神色,頓了頓,道:“幫我查一查,到底是誰將我是聖明皇太子的身份散佈了出去?”?

    “我現在就去辦。”

    白蘇婆婆十分重視這件事,準備親自去查,立即向外面行去。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?張若塵將白蘇婆婆叫住,從空間戒指中,將一枚拳頭大小的黑色果子取了出來,遞給了她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從陰間採摘到的一枚神頑果,它也不知生長了多少年月,吸收了一具神屍的大量神氣,雖然,算不上神藥,卻還是能夠爲你續命數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你還是跟當年一模一樣,有任何靈丹妙藥,也不忘分給我們一份。”

    白蘇婆婆沒有推拒,因爲,她知道太子殿下的性格,既然決定要送出去的東西,絕對沒有收回去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況且,她的壽元將盡,的確是迫切需要神頑果。

    白蘇婆婆離開洞府沒多久,張若塵也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洞府外,只有秦雨彤還等在外面,白玄雨和白玄霜跟隨白蘇婆婆已經離開。

    “拜見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秦雨彤的神態很溫婉,立即向張若塵行禮,每一個動作都格外優雅,帶有一種獨特的美感。

    “今後,你不要叫我太子殿下,我現在還不想公佈身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秦雨彤淺淺的一笑,“婆婆依舊吩咐過雨彤,不能向任何人泄露張公子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瞥了一眼,點了點頭,道:“蒼龍軍第四營的統領,廖化城,現在應該還在第七城域吧?”?

    “張公子還是要去殺他?”

    秦雨彤想要阻止張若塵,畢竟,他的身份實在太尊貴,一旦有個散失,沒有人擔待得起。

    很多前朝的遺臣,會將她秦雨彤當成罪人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卻已經先一步衝出去,離開了鳳舞宮。

    秦雨彤幽嘆了一聲,施展出身法,化爲一道窈窕的身影,立即追上去,不敢放任張若塵獨自一人去冒險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