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一個獨斷、衝動的人,只是因爲,蒼龍軍和凌霄天王府的所作所爲徹底觸怒了他。

    所以,他早已在心中立誓,一定要斬殺十大統領,爲那些死去的人報仇雪恨。

    無論發生什麼事,也無法改變他心中的意念。

    等到秦雨彤追到第七城域的時候,張若塵已經提着廖化城的頭顱,從一座宏偉的宮院中,不緩不急的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隨着蒼龍軍的統領,接二連三隕落,再想得手,肯定會越來越難。趁着廖化城死去的消息,還沒有擴散開,今晚,至少還要再去斬一位統領。”

    即便剛剛殺了一位九階半聖,張若塵卻顯得很冷靜,目光向秦雨彤盯了過去,露出詢問的眼神。

    秦雨彤能夠看出,張若塵並沒有失去理智,說道:“我的確還掌握有另外一位蒼龍軍統領的行蹤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位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寒山飛將,青翼蟬。她是唯一位女統領,與閻紅烈一樣,也是九階半聖後期的境界。不過……論戰力,卻要高出閻紅烈一大截,在十大統領之中,排名第三。”秦雨彤說道。

    “境界相同,戰力卻比閻紅烈高出很多。她應該是擁有某種厲害的底牌吧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狂妄自大,反而是一個十分小心謹慎的人。

    他能夠一劍殺死閻紅烈,主要還是因爲動用了刻度劍法,使得時間流速變得緩慢,出其不意之下,才做到一擊必殺。

    論真正實力,張若塵也就只是比閻紅烈高出一籌,並不佔絕對優勢。

    如今,聖明城中謠言四起,都在傳是時空傳人張若塵殺死了三位蒼龍軍統領。其餘幾位統領,肯定會有所防範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想使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進行偷襲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能夠殺死廖化城,主要還是因爲,廖化城的修爲並不高,僅僅只是九階半聖初期的境界。

    面對比閻紅烈更加厲害的對手,張若塵必須要慎重。

    秦雨彤道:“青翼蟬掌握有一件千紋聖器,名叫冰魄神鼎,既是擁有強大的防禦力,也能爆發出恐怖的攻擊力量。若是,青翼蟬動用冰魄神鼎,輕輕鬆鬆就能擊敗閻紅烈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掌握有一件千紋聖器,想要殺她,倒是頗爲麻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沉思的神色,突然,有所警覺,立即抓住秦雨彤的手腕,將她捲入進流星隱身衣,包裹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空間挪移的手段,帶着秦雨彤,藏到數十丈外的一處陰暗角落。

    “收斂身上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凝重,在秦雨彤的耳邊,低聲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雨彤的柔軟嬌軀,與張若塵緊緊的擠壓在一起,能夠清晰感受到張若塵身上傳來的熱量,頓時,心跳急速加快。

    她十分好奇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一道憤怒的聲音響起,如同雷霆一般,震動了整個第七城域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強大聖威,從廖化城隕落的府邸中傳出來,席捲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第七城域中,無數修士都感覺到惶恐不安,跪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秦雨彤感受到,背部傳來一股疼痛感,猶如是有一根根尖銳的針刺,紮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並不是真正的疼痛,而是聖者的聖念,從她的身上探查了過去。

    她終於明白,張若塵爲何會如此緊張,原來,他是提前察覺到有聖者趕赴過來。

    秦雨彤立即使用出一種斂氣術,將身上的氣息,收斂到極致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此刻,一個輕微的腳步聲,從數十丈外傳了過來,離他們二人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秦雨彤緊張到了極點,十根纖長的玉指,情不自禁抓緊張若塵的雙肩。

    一旦被聖者發現,他們二人,今晚將會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不遠處,一個沉厚的聲音響起,給人一種冷酷無情的感覺:“殘留的氣息,突然間就斷掉,時空傳人的手段,果然有些詭異。哼!”

    隨後,恐怖的聖威,快速消失。

    那位聖者,已經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秦雨彤依舊藏身在流星隱身衣裡面,沒有冒然走出去,一直等了半個時辰,才小心翼翼離開第七城域。

    確認已經到達安全之地,張若塵纔將秦雨彤放出流星隱身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鎮定自若,顯得很平靜,並沒有因爲與美豔誘人的舞仙子有過親密接觸,就產生出扭捏的神態。

    秦雨彤戴着面紗,看不出臉上的神情,只是輕輕的吐出一口氣,道:“聽他的聲音,應該是蒼龍軍的軍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見過他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秦雨彤輕輕點了點螓首,柔聲道:“我曾經去凌霄天王府獻舞,見過他一次,記住了他的聲音。公子是如何提前察覺到,蒼龍軍軍主趕了過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負雙手,飛到一棟較高的建築頂部,眺望腳下的城域,看着萬家燈火,說道:“聖者的修爲,的確十分強大,也正是因爲他們太過強大,也就很難隱藏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池瑤女皇,她的修爲天下第一,正是如此,她剛剛離開中央皇城,消息瞬間就傳遍崑崙界,根本無法做到像普通修士那樣悄聲無息的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聖者級別的人物,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聖者遠遠比不上女皇,他們的一舉一動,無法造成女皇那麼強大的波動。而且,他們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隱藏身上的氣息,只有精神力強度,超越他們的修士,才能察覺到他們的動向。”

    秦雨彤十分聰慧,很快就明白張若塵的意思,道:“蒼龍軍主的精神力強度不如公子,所以,他的一舉一動,公子都瞭如指掌。”

    “百里之內,我能夠洞察他的一舉一動。超過一百里,精神力感知會變的很弱,最多隻能感知到他的大概動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若不是有精神力的優勢,我又怎麼敢在聖明城大開殺戒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度,達到四十八階,超過絕大多數聖者。

    除非,凌霄天王親自收斂氣息,藏在暗處,伏擊張若塵,纔有成功的機會。

    要不然,別的聖者到達百里之外,張若塵就已經察覺到危險,立即隱藏起來,或者是遁走。

    當然,以凌霄天王的身份,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去伏擊一個半聖境的小輩。

    張若塵最爲擔心,遇到精神力聖者。

    精神力聖者的數量,相當稀少,不到武道聖者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而且,精神力聖者大多都是屬於銘紋公會和儒道,屬於大師級別、儒聖級別的人物,相當看重自己的名聲,更加不可能去伏擊一個半聖境界的小輩。

    所以,凌霄天王府能夠請動一位精神力聖者的可能性,其實並不高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們也不知道,張若塵的下一個目標是誰,即便請動一位精神力聖者,想要擒住張若塵的概率也相當低。

    聽完張若塵的講解,秦雨彤終於明白過來,露出一道優雅的笑容,“以公子的手段,蒼龍軍的十大統領,必定是在劫難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沒那麼簡單,凌霄天王府很可能會請動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強者,來對付我。況且,蒼龍軍十大統領之中最強的三位統領,皆是擁有相當可怕的實力,並不是那麼容易對付。”

    請動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強者,肯定比請動一位精神力聖者更加容易。

    凌霄天王府很有可能會做出這樣的選擇,說不一定,已經在聯繫某一位榜上的強者。

    “我們下一步怎麼做?”秦雨彤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瞳中閃過一道寒光,道:“現在就去刺殺青翼蟬,不過,你得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將千紋聖器“生死鏡”取了出來,遞給秦雨彤,吩咐了一句,道:“青翼蟬肯定會有防備,蒼龍軍和凌霄天王府也有可能做出了一些佈置,我猜不到會遭遇什麼樣的兇險。關鍵時刻,你可以激活生死鏡,打出千紋毀滅勁,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秦雨彤接過生死鏡,僅僅只是花費半個時辰,就將它熟練掌握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們二人展開身法,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。

    蒼龍軍的大營,建立在聖明城的城外。

    不過,城內的每一座城域,卻設立有督軍府。

    每一座督軍府,常駐軍士大概是三千左右,負責管理城域內的秩序。

    最近幾日,蒼龍軍的所有統領,全部都被調遣回城中,搜捕殺死寒鷹、閻紅烈的兇手。

    青翼蟬坐鎮在第二十四城域的督軍府,除此之外,還有另外四位高階半聖,跟隨在她的身邊。

    督軍府中,防守嚴密,並且開啓了護府大陣,即便是聖境巨擘,想要闖入進入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青翼蟬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婦人,穿着一具冰冷鐵甲,容貌並不醜陋,看得出年輕的時候,必定極其美麗。

    不過,她並不是十分在乎自己的容貌,也很少在上面花費心思,因此,皮膚十分粗糙,有些蠟黃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是誰與張若塵有這麼大的仇恨,竟然說他是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太子,完全就是一派胡言。”

    青翼蟬冷笑了一聲,根本就不相信外面的謠言。

    旁邊,一位高階半聖說道:“兵部早就詳細調查過張若塵,對他的底細瞭如指掌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腳步聲響起,一位軍士快步趕了過來,半跪在青翼蟬的身前,道:“稟告統領大人,軍主派遣兩位使者送來消息,廖統領已經隕落,讓統領大人一定要小心提防張若塵,今晚可能會遭遇刺殺。”

    “剛纔,軍主已經傳訊提醒了我,怎麼又派來兩位使者……不好。”

    青翼蟬的眼睛一縮,渾身寒光四射,立即伸出雙手,以閃電般的速度,結出兩道手印,向那位半跪在地的軍士拍擊了過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