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從乾坤神木圖,將大司空和二司空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二僧站在張若塵的左右兩側,雙手合十,寶相莊嚴,渾身散發出耀眼的佛光。

    剎那間,整個督軍府都是響起浩渺的佛音,使得四極鬼王陣中的鬼魂,全部都被驚懾,向後退避。

    大司空的聲音沉混,中氣十足,道:「這些亡靈鬼煞等級也太低,一卷《往生經》,足以將你們超度。」

    二司空搖頭,道:「《往生經》只能用來超度凡人的亡魂,對被祭煉過的陰兵鬼將,沒有太大的作用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一副瞭然於胸的神情,談笑風生一般,笑道:「那就一卷《無量壽經》,足以讓它們塵歸塵,土歸土。阿彌陀佛!」

    「《無量壽經》功德巨大,威力無窮,師尊說,那是用來超度鬼王。」二司空說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顯得十分神聖,很像是兩位得道高僧。

    即便是封銀蟬,也是露出擔憂的神色。

    因為,萬佛道有幾卷古經,的確是能夠超度,養鬼古族煉製的陰兵鬼將。

    青翼蟬也略微動容,怎麼也沒有料到,張若塵竟然請來兩位佛道高僧。

    若是,封銀蟬帶來的陰兵鬼將被超度,那麼,現在的優勢局面,將會發生逆轉。

    張若塵催促了一句,道:「你們還不快立即朗誦經文,將它們超度?」

    「不會念。」大司空很坦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愣了一下,緊接著,額頭上冒出一大片黑線,生出一種想要罵人的衝動。

    不會念,你還說得那麼囂張?你還說得那麼得意?

    封銀蟬和青翼蟬也都略微鬆了一口氣,不再有任何顧忌,全面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「貧僧佛法高深,即便不會念超度經文,憑藉一雙拳頭,也能降鬼誅魔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瞪大一雙眼睛,雙手捏拳,下一刻,一條十多米長的白虎虛影,在他背後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他猛然沖了出去,獨自迎上一黑一白兩尊無常王。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大司空的雙拳齊出,發出虎嘯山林一般的聲音,竟是將兩尊無常王震退十數丈。

    封銀蟬感覺到十分驚懾,兩尊無常王聯手,竟然擋不住一個和尚?

    「莫非是《半聖榜》,或者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強者?」

    封銀蟬來不及仔細思索,大司空就又攻了過去,再次將兩尊無常王崩飛,逼得它們只能敗退。

    四極鬼王陣中,二司空盤坐在地上,從懷裡,摸出一張經卷,開始朗誦經文。

    他的嘴裡,吐出一個個金色的佛文,向四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佛文,落到陰兵亡靈的身上,瞬間就將它們身上攜帶的煞氣凈化。隨後,陰兵亡靈化為一粒粒光點,向下墜落,沉入泥土。

    大司空不會念超度亡靈的經文,二司空卻會念,而且,在這方面的造詣還極高,比一些聖佛都要厲害。

    佛帝的徒孫,並不是浪得虛名。

    此刻,二司空念的是一卷《地藏經》,可以超度鬼王之下的一切陰煞。

    二司空壓制住四極鬼王陣,頓時,張若塵身上的壓力一松,向封銀蟬盯了過去,道:「現在,輪到我們之間的交鋒。」

    「即便只憑本統領一人的力量,也足以將你鎮壓。」

    封銀蟬冷哼一聲,引動冰魄神鼎,向下一擊,鎮壓下方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冰魄神鼎足有一座宮殿那麼巨大,散發出刺目的青色光輝,將張若塵完全鎖定,使得他根本無法躲閃。

    「給我破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一道數十米長的空間裂縫,向冰魄神鼎迎擊上去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冰魄神鼎猛烈搖晃了一下,鼎身變得忽大忽小,飛行軌跡時左時右,變化莫測,竟然避過空間裂縫,落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來不及打出第二道空間裂縫,張若塵只得祭出沉淵古劍,施展出一招九生劍法,迎擊了上去。

    硬碰了一招,張若塵受了一些輕傷,向後倒退,在地面上踩出一個個深深的腳印。

    「遠距離交鋒,根本無法發揮出劍道、時間、空間的優勢,我肯定不是她的對手。只有拉近距離,我才能佔據上風,將她壓制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想透這一點,立即衝出去。

    「唰唰。」

    一連施展出三次空間挪移,張若塵變換三次方位,留下四道影子,出現到青翼蟬的三丈之內。

    青翼蟬察覺到不妙,立即打出聖氣,準備將冰魄神鼎收回,抵擋張若塵的攻擊。

    「電閃雷鳴。」?張若塵施展出一招真一雷火劍法,隨即,沉淵古劍的劍體釋放出數百道劍氣,密密麻麻的劍氣,將青翼蟬完全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真一雷火劍法,乃是滔天劍一脈的聖術級劍法,可以引動九天神雷和大地真火,變化莫測,威力無窮。

    隨著張若塵一劍刺出,方圓數十丈,凝結出數十道碗口粗的雷電,同時擊在青翼蟬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噼啪!」

    即便,青翼蟬的修為深厚,卻還是被雷電破開防禦,全身都被劈得焦黑,冒出一縷縷青煙。

    關鍵時刻,冰魄神鼎飛了回去。

    青翼蟬托住冰魄神殿個,終於將沉淵古劍的劍尖擋住。

    青翼蟬穩住身形,大吼一聲:「張若塵,本統領擁有冰魄神鼎,進可攻,退可守,你能奈我何?」

    「同樣是千紋聖器,也有高下之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攻了過去,不斷施展出真一雷火劍法,擊向冰魄神鼎。

    這一片空間,不僅凝結出雷電,也有地火冒出來,將青翼蟬打得只能被動防禦。

    即便掌握有冰魄神鼎,青翼蟬卻還是遭受創傷,身上的鎧甲碎裂,皮膚中,滲透出鮮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聖氣,猶如無窮無盡,不斷打出聖術,卻沒有出現聖氣枯竭的現象。

    一連交手數十招,張若塵抓出機會,施展出一招刻度劍法,穿過冰魄神鼎,從青翼蟬的頸部揮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青翼蟬的喉嚨被割斷,沉淵古劍在她的頸部,留下一根長長的血線。

    一般的武道修士,遭受這樣的創傷,必死無疑。青翼蟬卻沒有死去,只是向後倒退,隨後,立即封住頸部的血脈。

    二司空已經破掉四極鬼王陣,將四位高階半聖擊飛了出去,打成重傷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封銀蟬也敗給大司空,帶著兩尊無常王,逃出了督軍府。

    青翼蟬的眼中,儘是冷怒的神情,嘴裡發出嘶啞的聲音:「張若塵,這一次是本統領失算,下一次,必定將你鎮殺,不會再給你任何機會。」

    說話的時候,她的頸部,再次湧出大量鮮血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青翼蟬的背上,長出一對青色的蟬翼,化為一道青色流光,衝出督軍府,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「哪裡逃?」

    地面上,一聲嬌喝聲響起。

    隱隱間,可以看見,一道窈窕的身形,手持一面古鏡,向上空映照。

    一道血紅色的光柱,直衝而起,擊向想要逃走的青翼蟬。

    光柱中,攜帶有千紋毀滅勁,使得青翼蟬身後的天空,也都變成血紅色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,青翼蟬只得調動全身聖氣,注入進冰魄神鼎,也激發出千紋毀滅勁,抵擋生死鏡的力量。

    「殺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浮現出寒光,手指一點,沉淵古劍飛了出去,化為一道烏光,穿透青翼蟬身上的一層層防禦,噗嗤一聲,將她的肉身擊穿。

    青翼蟬慘叫一聲,從半空筆直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,向青翼蟬沖了過去,想要趁她重傷,將她徹底抹殺。

    「小輩,你敢!」

    天邊,一股煌煌大氣的聖威,鋪天蓋地的涌了過來,使得天空都被烏雲籠罩,颳起凌厲的寒風。

    蒼龍軍的軍主,雖然還沒有趕到,卻是隔著一片虛空,將一根長矛投了出去。

    長矛,猶如一顆劃破天幕的流星,發出「轟隆隆」的聲音,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果斷,一劍斬下青翼蟬的頭顱,取走冰魄神鼎,隨後,施展出空間挪移,急速逃走。

    長矛擊穿張若塵的殘影,釘在地面,爆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。

    頃刻間,以長矛為中心,地面向外碎裂,同時也在向下沉陷,整個第二十四城域都在震動。

    受到那股力量的衝撞,城域內,衝出一千多根光柱,數百座防禦陣法同時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等到塵土散盡,才發現,督軍府已經變成一個漆黑的大坑,大坑的底部,只有一根長矛插在那裡,湧出一縷縷火焰之力。

    蒼龍軍軍主趕到的時候,張若塵將大司空和二司空重新收回乾坤神木圖,使用流星隱身衣包裹住秦雨彤,急速遁走,又失去了蹤跡。

    夜空中,只剩下蒼龍軍軍主的怒吼聲。

    到達一處無人區域,張若塵才停了下來,半跪在地上,咳出了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「殿下。」

    秦雨彤露出擔憂的神情,將張若塵攙扶起來。

    她的雙手,傳來一股溫濕的感覺,很快就被鮮血染紅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的胸口,有著一道半尺長的血痕,深可見骨,讓人感覺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剛才,蒼龍軍軍主打出的長矛,只差一點點,就能穿透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地上,將聖氣運轉了一個周天,將長矛的殘勁化解,傷口不再流血。

    他長長吐出一口氣,向秦雨彤盯了一眼,道:「我還要去辦一件事,你先回鳳舞宮。」

    秦雨彤皺著一雙秀眉,道:「可是,殿下受了很重的傷勢,應該立即回去療傷。」

    「放心,傷勢沒有痊癒之前,我不會去做沒有把握的事。辦完那件事,我會立即趕回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身姿挺拔,散發出一種卓然、洒脫、自信的氣質。

    隨後,他使用流星隱身衣,包裹住身體,展開身法,沖了出去,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sanjiangge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