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要去追殺封銀蟬,不希望她逃走,免得留下後患。

    封銀蟬掌控有兩尊無常王,爆發出來的戰力,堪比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一些生靈。

    而且,也不知道,她還有沒有別的手段?

    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在巔峯時期,能夠與不死血族相提並論,做爲養鬼古族的公主,肯定會有很多厲害的底牌。

    封銀蟬現在的修爲,並不是很強,只要大司空和二司空能夠將兩尊無常王擋住。張若塵有信心,即便帶着傷體,也能殺她。

    封銀蟬逃出督軍府,帶着兩尊受了創傷的無常王,急速飛行,趕向聖明城的中心區域。

    張若塵即將追上封銀蟬的時候,她卻先一步逃回凌霄天王府,跨入進巍峨、大氣的宮門。

    青翼蟬能夠請動她一起對付張若塵,那麼,養鬼古族與凌霄天王府,必定是有很深的合作。

    “還是遲了一步,讓她逃脫,今後,必定後患無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嘆了一聲,停下腳步,沒有繼續追擊。

    凌霄天王府,並不是一座府邸,而是一座巨大的古老宮城,散發出一種古韻,給人一種磅礴大氣之感。

    宮門前,寬闊的廣場,全部是用萬斤玉石鋪砌而成。

    高聳的城牆,宛如一排黑色的山嶺,有着雷電紋路在牆面上流動,散發出壯麗的氣場。

    站在地面,眺望城牆的上方。

    能夠看見,一座座華麗的硃紅色宮樓,有的宮樓順着巨大的山體修建,一直修建到雲中,散發出來的燈火,猶如滿天星辰,給人一種縹緲神祕的感覺。

    凌霄天王府的外面,戒備森嚴,時不時就有一隊騎着獅虎蠻獸的禁衛,手持長槍,順着城牆的下方巡視過去。

    遠處,張若塵望向掛在宮門上面的匾額,看着“凌霄宮”三個字,雙目略微的縮了縮,感覺到十分刺眼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匾額上面的文字,應該是——明帝宮。

    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宮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柄劍,使它懸浮在半空,又取出廖化城和青翼蟬的頭顱。

    劍光一閃,化爲一道流光飛了出去,帶着兩顆血淋淋的人頭,釘在宮門上方的匾額上面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強大的劍氣,帶有一股劇烈的衝撞力量,將紫色的匾額震得四分五裂,將兩顆人頭,釘在了牆體上面。

    在一瞬間,以宮門爲中心,密密麻麻的銘紋浮現出來,形成一座防禦陣法,將整個凌霄天王府籠罩。

    “何人如此大膽,竟然進攻天王府?”一道沉怒的爆喝聲響起,震得天地靈氣猛烈晃盪。

    有人敢攻擊凌霄天王府?

    聖境生靈,也沒這麼大的膽子。

    周圍區域的修士,全部都被驚動,紛紛向凌霄天王府的方向眺望。

    “臥槽,有人用劍劈碎凌霄天王府的匾額,莫非是想與朝廷宣戰?”

    “誰這麼生猛,有沒有被擒住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凌霄天王府中,響起一大片破風聲,衝出一道道人影。

    那些巡邏的軍士,也都緊鑼密鼓聚集到宮門的外門,拔出戰兵,一副劍拔弩張的氣勢。

    “快看……那是廖統領和青翼統領的頭顱……有人殺了他們……”一個驚恐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兩位統領被殺,宮門上的匾額被毀,無疑是狠狠的抽了凌霄天王府一巴掌,使得天王府顏面無存。

    凌霄天王府的一位聖境巨擘親自現身,下了一道命令:“立即封鎖整個城域,絕不能讓他逃走。挑釁凌霄天王府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等到這一片城域被封鎖的時候,張若塵已經逃了出去,重新回到鳳舞宮。

    凌霄天王府,一座恢弘的殿宇中,一羣威震聖明城的霸主聚在一堂,商議對付張若塵的策略。

    包括蒼龍軍的五位統領,四大公子的其中三人,養鬼古族的公主封銀蟬,趕屍古族的第一人傑陰玄紀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凌霄天王府的一位聖境巨擘和蒼龍軍的軍主,也都以真身降臨,坐鎮在最上方。

    如此陣勢,即便是聖境的生靈,也要望風而逃。

    誰能想象,他們卻僅僅只是在商議,如何擒拿住一個五階半聖的小輩,或者說,如何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封銀蟬的身材很纖細,看上去像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。實際上,這並不是她的肉身,她的肉身,留在了陰間,根本沒能帶出來。

    她和陰玄紀,只有聖魂逃出陰間。

    現在的肉身,乃是從趕屍古族收錄的萬年古屍之中挑選出來,與她的聖魂契合度,達到百分之七十。

    肉身的主人,曾是萬年前,一位長生不老的聖境巨擘,即便活了接近千年,卻依舊如同十多歲的少女。即便死去,容貌也沒有改變,並且萬年不腐。

    融合一具聖軀,封銀蟬的修爲的確是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但是,肉身和聖魂並不是百分之百的契合,會有很大的弊端,隨着修爲加深,那種弊端會越來越明顯。

    “的確是張若塵殺死了青翼蟬,我可以肯定這一點。”

    封銀蟬的聲音之中,帶有一種冷意,又道:“張若塵的身邊,跟着兩位佛門高僧。根據他們的身形特徵,還有施展出來的武技手段,可以猜測,很有可能是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大司空和二司空。”

    池玉棠坐在封銀蟬對面的位置,冷笑了一聲:“難怪張若塵才突破半聖沒多久,就能接連殺死數位統領,原來是有如此強大的幫手。”

    封銀蟬向池玉棠瞥了一眼,露出一道譏誚的笑意,沒有多言,顯然是懶得提醒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是有兩位《半聖外榜》級別的幫手,但是,他自身的實力,也十分強大。

    任何人小看他,都會死得很慘。

    蒼龍軍軍主說道:“張若塵曾在天台州的黑市總部與大司空、二司空、血神教神子有過接觸,他們二僧的出現,倒也不算什麼吃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讓人頭痛的是,張若塵的身上,應該是有一件密寶,可以將氣息完全掩蓋,使用聖念根本找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他的精神力十分厲害,可以提前察覺到聖者的氣息。本聖每次趕到,都被他先一步逃走,實在是相當可惡。”

    隨即,蒼龍軍軍主向五位統領盯過去,吩咐了一句,道:“閻童、拜星樓,你們五人最近今日,暫時不要離開凌霄天王府,免得再被張若塵刺殺。”

    閻童和拜星樓頗爲不服氣,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,很想去和張若塵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的修爲,遠勝青翼蟬,乃是十大統領之中的最強者,卻被一個剛剛達到半聖境界的小輩,逼得只能龜縮在凌霄天王府,心中自然是十分窩火。

    不過,軍主都已經發話,他們自然不敢違抗軍令。

    凌霄天王府的那位聖境巨擘,說道:“本聖已經收到消息,池萬歲最近兩天就會趕回來。到時候,我們完全可以從容佈置陷阱,讓張若塵與他的幫手一起,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二弟終於要回來了!哈哈!真是太好,這下倒要看看,張若塵還如何猖狂?得罪凌霄天王府,無論是什麼人,也只能是死路一條。”池玉棠大笑一聲。

    今夜,發生的一系列事件,再一次轟動聖明城。

    “又有兩位統領隕落,其中,甚至包括修爲深厚的青翼蟬,蒼龍軍已經一連死去五位統領。”

    “消息已經證實,的確是時空傳人張若塵下的殺手,養鬼古族的公主,親眼見到他施展出時間和空間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表現十分強勢,連斬兩位統領,又親自殺至凌霄天王府的宮門外面,擊碎了匾額,將兩位統領的人頭,釘在城牆上面。”

    經過一晚上的發酵,第二天早上,張若塵殺死廖化城和青翼蟬的消息,傳遍聖明城的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那些年輕修士,感覺到熱血沸騰,恨不得自己就是張若塵,也能做出如此轟動天下的大事。

    至於,張若塵殺死五位統領的原因,年輕人中,卻沒有幾人去深入研究。年輕修士,本就是渴望得到強大的力量,渴望一戰成名。

    聖明城中,崇拜張若塵的年輕修士越來越多,已經快要追上新科榜眼“蔡經綸”和太歲王“池萬歲”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人,持着貶低的態度。

    “據說,池萬歲即將趕回聖明城,張若塵的好日子已經不多,凌霄天王府肯定會展開反擊。”

    “凌霄天王府請動了養鬼古族的一位公主和趕屍古族的一位人傑,專門用來對付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最近幾日,正在蔡家做客的楚思遠,也是頭大如鬥。

    他根本沒有料到,張若塵如此能折騰,竟然會惹出這麼大的風波,整個聖明城都被鬧得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讓他繼續鬧下去,肯定是要捅破天。

    楚思遠使用精神力,想要將張若塵的藏身之地推算出來,阻止他繼續殺戮下去,同時,也擔心凌霄天王府會佈置一些極端的手段來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然而,推算卻沒能成功。

    一位精神力極其強大的人物,掩蓋了張若塵身上的氣息,即便是楚思遠,也推算不出結果。

    “我楚思遠一生,精神力造詣,不弱於人。到底是誰,竟然能夠矇蔽天機?”

    楚思遠的脾氣很倔,很不服氣,兩隻手捏成拳頭,錘向胸口。

    噗嗤一聲,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他以自身的血液繪畫,憑藉畫道的力量,再次進行推算。

    堂堂畫宗的宗主,豈會認輸?

    楚思遠拼了老命,終於推算出一個大概的方位,但是,卻還是無法鎖定張若塵的具體位置,想要找出張若塵,無疑是大海撈針。

    楚思遠自然不會知道,張若塵的身上,佩戴有因陀羅大師贈予的佛珠,足以掩蓋氣息。

    想要找到他,談何容易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