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孔蘭攸的眼淚,掉落在地,竟是發出叮叮的聲音。

    每一滴淚,都是凝結成一粒晶瑩剔透的珠子,散發出瑩瑩的光輝。

    以她的修爲,一滴血液,足以滴穿一座山嶽;一根頭髮,足以斬斷江河。

    一滴眼淚,自然也是具有無窮的聖力,比世上最寶貴的珍珠,也要昂貴十萬倍。

    吞象兔撿起一顆淚珠,大概綠豆大小。

    瞬間,一層白色的聖光涌出來,將它的小爪子包裹。

    驚人的神聖力量,主動向吞象兔體內涌去,使得它的全身都發出噼啪的聲響。

    短短一個剎那,它的肉身強度,就明顯提升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好東西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的雙眼露出貪婪的光芒,抓起淚珠,就往嘴裡塞去。

    它已經看出,那個白髮女子並不是敵人,所以,吃得毫無顧忌。

    此刻,白髮女子已經與塵爺擁在一起,很有可能是塵爺在外面養的一位情人。

    吞象兔總覺得塵爺這麼做有些過分,畢竟,煙塵郡主就在一旁。

    就算你是太子,有着非同一般的尊貴身份,也應該收斂一些,不能那麼明目張膽。

    天下間,哪個女人不吃醋?

    不過,當吞象兔看到不斷掉落到地上一粒粒淚珠,也就不再多想,立即撲上去,撿起淚珠,就往嘴裡塞。

    吃下六粒,吞象兔就察覺到不對勁,只感覺渾身一片冰冷,有着一股灼熱的力量,由內而外涌出來。

    一粒淚珠,就蘊含相當可怕的神聖力量,一般人根本無法消化,會被撐死。

    吞象兔卻很貪吃,一連吞下六粒。

    六粒淚珠,猶如六個小型的太陽,懸在它的體內,將它的身軀撐得越來越大,最後變得足有數十米高,渾身冒出火焰。

    一隻巨大的火焰兔子,出現在衆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塵爺,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吞象兔在慘叫,向張若塵衝過去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正在與孔蘭攸敘舊,兩人久別重逢,有着千言萬語想要傾訴,根本不想理會吞象兔。

    孔蘭攸的手掌一揮,猶如打飛一隻蒼蠅一般,將吞象兔打飛到數十丈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吞象兔瞥了一眼,露出一道笑意,倒也沒有爲它擔心。

    這隻兔子很神異,吃下赤血神土都能消耗,絕不會因爲吞下六粒淚珠就撐死。

    孔蘭攸站在雪中,比雪還要潔白的長髮,一直垂到地上,一雙明眸依舊含着水霧,道:“八百年前,我就以爲,你已經永遠離我而去,再也回不來。八百年來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過,似乎也只做兩件事,修煉和復仇。八百年後,你卻又再次出現,讓一個已經心死的女子,重新看到了一絲渺茫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第一次聽到關於你的消息,心中是何等震撼?何等喜悅?何等惶恐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我在東域與你第一次見過之後,心中是何等傷心?何等痛苦?何等絕望?”

    “表哥,你真的好狠心,到底是有什麼樣苦衷,居然能夠讓你一連騙了我兩次。我記得,你以前從來都不會騙我,一直都是那麼坦蕩,一直對我都是最爲關懷。難道你不知道,每一次騙我之後,我的心都會被撕裂一次?”

    緊接着,地面上,又響起叮叮的聲音,大量晶瑩的淚珠在滾動。

    八百年的情感,在這一刻宣泄出來,根本收不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孔蘭攸的臉上,長長的一嘆。

    本以爲,孔蘭攸已經不是以前的孔蘭攸,八百年的時間,肯定會徹底改變一個人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才發現,孔蘭攸從來都沒變。

    變了的那個人,其實是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與孔蘭攸對視,盯向遠處,道:“我沒有想到,已經過去八百年,你還會那麼執着。難道時間也淡化不了一個人的情感?”

    孔蘭攸以着一處悽楚的眼神,問道:“你是不是一直在心中笑我,覺得我依舊與以前一樣的傻,八百年時間,也沒能變得聰明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很久,才伸出一隻手掌,輕輕的,摸着孔蘭攸頭上的長髮,心中默唸:“對不起,表哥不該騙你,也不該懷疑你。”?

    孔蘭攸的臉蛋,輕輕的靠了過去,放置在張若塵的胸口,閉上雙眸,伸出一雙雪白晶瑩的玉臂,緊緊將他抱住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沒有一絲明堂聖祖的威嚴,只有一抹幸福的微笑浮現在嘴角。

    八百年過去,她的確一點也沒有改變。

    總有那麼一些人,有着最爲真摯、乾淨的情感,任憑時間過了再久,內心卻依舊一塵不染,還是原來的模樣。

    正如孔蘭攸所說,八百年來,她或許真的只做了兩件事。

    修煉和復仇。

    “塵爺,救命啊……快要燒死了……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吞象兔身上的火焰,燃燒得更加旺盛,再次向張若塵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孔蘭攸又一次將它打飛出去,這一次,打到了數十里之外,很不希望它再次跑回來。

    遠處,青墨看到張若塵和孔蘭攸擁在一起,小巧的臉蛋上面,露出一道不悅的神色,輕咬嘴脣,道:“郡主……”?

    黃煙塵遞過去了一個眼神,打斷她接下來要說的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孔蘭攸一起交談了很多東西,既有童年的回憶,也有這些年的一些經歷。

    對於一些敏感的事,兩人保持着一種默契,沒有去提,顯然是不想破壞現在的氣氛。

    孔蘭攸的情緒,已經徹底穩定下來,臉上時刻掛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,還是要告訴你,我與煙塵郡主已經成婚。”張若塵儘量以一種平和的語氣說道。

    孔蘭攸抿了抿嘴脣,頃刻間,臉上的笑容,消失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“塵哥,難道你不給我們相互介紹一下,說到底,現在已經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走了過來,與張若塵站在一起,罕見的沒有露出冷若冰霜的模樣,反而帶着淺淺的微笑。

    張若塵指向孔蘭攸,道:“表妹,孔蘭攸。”?張若塵又是指向黃煙塵,正要介紹。

    孔蘭攸卻先一步開口,道:“不用介紹第二遍,我知道,她是你的妻子,黃煙塵。表哥,我只想問你一句,這麼快你就已經放下了池瑤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的笑容也收了起來,沒有回答孔蘭攸的問題,轉過身,盯向遠處的墓碑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我會留下來給母后守陵。”

    孔蘭攸沒有逼迫張若塵回答她的問題,道:“我陪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進入墓林的時候,我看見了趕屍古族遺留下來的戰屍,是你擊退了他們嗎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從來沒有離開過這裡。”

    孔蘭攸搖了搖頭,驀地,像是想到了什麼,又道:或許是那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誰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那個人應該是守墓人,在皇族墓林,我不止一次遇到他。只不過,每一次他都隱藏在暗處,他以爲能夠瞞過我的五感,卻不知道,我早就已經察覺到了他。”孔蘭攸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遠處,吞象兔再次發出怪叫聲,拖着一長串火焰,飛奔了回來:“塵爺,救命啊……我剛纔看見鬼了,他還在追我,想要吃掉我,幸好被我給甩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直皺眉頭,感覺到頭疼,很想一掌將吞象兔打暈,免得總是出來搗亂。

    青墨則是呵呵的笑了一聲,問道:“皇族墓林,有着一股神聖的力量,可以清除鬼煞,不會誕生出邪物。鍋鍋,你的腦袋被燒壞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沒有,真的有鬼,長得跟活人一樣。”鍋鍋衝到青墨的面前,不停喘氣。

    青墨有些好奇,問道:“那隻鬼,到底長成什麼樣子?”

    鍋鍋一邊用爪子比劃,一邊說道:“那是一個長得極其猙獰的老道,滿口黃牙,眼睛猥瑣,差一點就抓住我的尾巴,說是要吃了我。幸好我跑得夠快,不然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忽然,張若塵有所察覺,向廣場的中心位置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一個長得仙風道骨的老道,穿着一身寬大的道袍,手中提着一隻酒葫蘆。

    也不知,他是何時出現,已經站在了那裡。

    鍋鍋渾身的毛,全部都立了起來,指着那個老道,尖叫道:“鬼啊!塵爺,那一隻老鬼啊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僅僅只是閃過一道詫異的神色,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情緒波動。

    孔蘭攸的修爲高深莫測,無論老道是敵是友,恐怕也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之所以詫異,也僅僅只是因爲,張若塵曾在蔡家聖府的宴席上面見過老道一次。

    當時,所有人都以爲,他只是一個騙吃騙喝的武道散修。

    孔蘭攸向前走去,一股強大的聖力波動散發出來,眼中露出一道警告的神色,道:“此地不是你該來的地方,還不立即退去?”

    老道的目光,盯在孔蘭攸的身上,瞳中閃過一道忌憚的神色。

    隨後,老道轉而看向張若塵,單膝跪下,道:“護龍閣三十六天罡,趙旉,奉閣主之令,看守皇族墓林。太子殿下駕臨,末將不得不出來拜見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老道一直都藏在暗處,觀察張若塵的一舉一動,直到完全確定張若塵的身份,才終於現身。

    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