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黃煙塵對遲重山的名字,還真不是很熟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還是頗為關心墟界船艦的船票,於是,問了一句:「遲統領,你的那幾張船票,怎麼售賣?」

    「售賣?」

    遲重山頗有風度的搖了搖頭,將兩張水晶卡片取出來,向黃煙塵遞了過去,道:「兩張船票,不收一枚靈晶,只贈送給兩位美人。正好本統領也要前往青龍墟界,不知能否邀請兩位美人同行?」

    黃煙塵沒有去接遲重山手中的船票,而是用着一雙含情脈脈的眼神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似在詢問他的意見。

    遲重山只拿出兩張船票,就是想要使用兩張船票,引得兩位美人上勾。

    那不僅僅只是兩張船票,更是代表青龍墟界的諸多寶物。

    再加上,遲重山擁有蒼龍軍統領的身份和九階半聖的修為,與他一起前往青龍墟界,也就有了一位頂尖高手的庇護。

    如此誘人的條件,又有哪個女子不動心?

    遲重山對自己也是信心十足,畢竟,在他看來,張若塵只是一個無名之輩,根本不配與他爭鬥。

    聖明城中,真要有什麼惹不起的強者,遲重山還會不知道?

    周圍那些修士,全部都是以一種憐憫的眼神,掃視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匹夫無罪,懷璧有罪。

    誰叫那小子沒有足夠強硬的背景,卻敢與兩位絕代美人結伴而行,從一開始,那就是一種自取其辱的行為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修士在嫉妒,覺得遲重山的手段太過卑鄙,先是以身份和修為警告對手,又以兩張船票誘惑兩位美人,真是一個禽獸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黃煙塵盯了一眼,略微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怎麼也沒有想到,黃煙塵竟然也會露出這樣的眼神,難道不是故意在給他惹事?

    就憑她的這一道眼神,張若塵若是不拿出強硬的手段,解決眼前的麻煩,也就必定會受到在場所有修士的嘲笑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並不怕惹事,早就已經給蒼龍軍十大統帥判了死刑,正愁找不到機會下手,遲重山卻主動往槍口上撞。

    張若塵豈會客氣?

    張若塵邁出腳步,走到黃煙塵的前方,與遲重山正面相對,道:「遲統領真要有多餘的船票,要不也給我一張?」

    遲重山的眼中露出一道寒意,對面那個無名之輩,竟然還真敢站出來,倒是有點膽量。

    「對不起,只有三張船票。最後一張,要留給我自己。」遲重山道。

    「既然有三張船票,那麼,我就全部收下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面不改色,直接向遲重山索要。

    遲重山的臉色,頓時變得有些陰沉,道:「你沒有聽清楚本統領剛才的話?」

    「難道你沒有聽清楚我剛才的話?將三張船票交出來,我還是可以考慮饒恕你剛才對我的冒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態度很強勢,雙眼之中,寒光畢露。

    數十位身穿鎧甲的蒼龍軍軍士趕了過來,將張若塵三人圍在中央。然而,張若塵卻依舊目露寒光,根本沒有一絲懼色。

    不遠處的那些修士,全部都面帶笑意,低聲交流。

    「那個小子還真是有些膽量,竟然敢在蒼龍軍的軍營,與遲重山叫板。」「只有兩種情況,若不是他的背後有強大的靠山,就是腦袋有問題。依我看,多半是後者。哏哏!」

    遲重山冷峭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露出一道不屑的眼神,道:「此人是前朝餘孽,將他拿下,打入死牢。」

    數十位蒼龍軍軍士立即提起長槍,就向張若塵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放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冷哼一聲,一股血紅色的氣勁,四散出去,將數十位蒼龍軍軍士,全部鎮飛出去,七零八落,摔了一地。

    每一位蒼龍軍軍士的身上都有血跡,顯然是傷得很重,根本無法從地上爬起來。

    「倒是有點本事。」遲重山龍行虎步的向前一踩,旋即,地面竟然略微向下沉陷,道:「就讓本統領來會一會你,到底有什麼底氣,竟敢與蒼龍軍作對。」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聖氣爆出來,形成一圈圈波紋,向張若塵衝擊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淡然,將手掌抬了起來,調動聖氣注入進七殺拳套,一團刺目的血光,將他的手臂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全部都能作證,乃是遲重山主動招惹他,還想將他當成前朝餘孽抓捕起來。

    做為血神教神子,豈能忍氣吞聲?

    即便,張若塵將遲重山鎮殺,恐怕蒼龍軍也不能將他怎麼樣。畢竟,血神教並不是軟柿子,誰敢隨便亂捏?

    眼看兩人就要爆一場大戰,卻有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「住手。」一位六十來歲的血袍老者,從張若塵身後的方向沖了出去,化為一道血影,與遲重山碰撞了一擊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遲重山的修為,也是向後倒退十數丈,一雙手臂,痛得麻。

    那個血袍老者,卻是紋絲不動,目光銳利,根本沒有將遲重山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遲重山暗暗吃驚,以他九階半聖初期的修為,竟然被人如此輕易就擊退,對方的修為到底達到何等高深的境界?

    血袍老者冷哼一聲:「遲重山,你以為當上蒼龍軍的統帥,就能無法無天,竟然敢得罪我們血神教的神子?」

    血神教的神子?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全部都瞪大雙眼,以一種難以置信的神情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們終於有些明白,那個年輕男子為何敢與遲重山叫板,原來真不是一個簡單人物。

    要知道,血神教神子為了爭奪一個美女,敢和明堂的少堂主孔紅璧扳手腕,還會怕一個遲重山?

    「血神教神子果然是名不虛傳,的確是一個風流人物,無論走到哪裏,身邊必有美女相伴。」

    人群中,響起一道低語的聲音。

    血袍老者拱手向張若塵行禮,道:「拜見神子殿下。」雖說血袍老者即時現身,的確是幫張若塵解了圍,然而,張若塵卻反而悵然若失,失去了一個收拾遲重山的好機會。

    後方,一片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群修士越來越近,快衝入進蒼龍軍的軍營。

    那一群修士,以血神教聖女上官仙妍和蔡家的蔡經綸為,浩浩蕩蕩足有數百位修士,既有年輕修士,也有白蒼蒼的老者,全部都是半聖境界的修為。

    數百位半聖同時現身,即便蒼龍軍的軍營已經聚集有成千上萬的人族精英,卻還是形成一種巨大的震撼力。

    那些半聖,絕大多數都是出自蔡家。

    既有蔡家的族人,也有一些是依附於蔡家的強者。

    而且,來到蒼龍軍軍營的這些半聖,絕不是蔡家的全部半聖,還有一些半聖會留守崑崙界,不會前往青龍墟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暗暗咂舌,自言自語的念了一句:「一個中古世家的底蘊,到底是有多麼龐大?」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身上有着九圈聖光,將她映照得異常神聖,只不過,她卻是一個妖女,一顰一笑都是極其妖媚,笑道:「整個血神教上下都在尋找神子殿下的蹤跡,你卻倒好,竟然跑到聖明城來逍遙快活。你這又是看上了哪一位美女?」

    她的聲音極其柔酥,使得在場那些修士的骨頭都有一些軟。再加上,她那雪白的細嫩肌膚,飽滿的胸臀,婀娜的曲線,實在是讓人血脈噴張,難以把持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徑直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以一種審視的目光,上下打量著黃煙塵,道:「身材還是不錯,就是不知道臉蛋長得如何?」

    毫無徵兆,上官仙妍伸出一隻纖長的玉手,形成數十道幻影,攻擊過去,想要摘下黃煙塵臉上的幻金面具。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黃煙塵的身形一晃,化為一道殘影,橫移了出去,輕輕鬆鬆就躲過上官仙妍的攻擊。

    要知道,黃煙塵在天輪印修鍊了十五年,更是服用下無數天才地寶,早就已經達到八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以她現在的修為,即便還比不上半聖榜和半聖外榜的強者,卻已經相差不多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又豈能碰得到她的一片衣角?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雙瞳一縮,閃過一道異色,盯了張若塵一眼,笑道:「你的這個小情人的修為還不錯,什麼來路?」

    張若塵是真的有些頭疼,實在是沒有想到,竟然會遇到上官仙妍與血神教的修士,如此一來,也就增添了一些不可預測的變數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你問那麼多做什麼?先去混沌萬界山,辦正事要緊。不過,在此之前,本神子還得再做一件事。」

    蒼龍軍的另外幾位統領,已經趕了過來。張若塵想要擊殺遲重山,已經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以血神教神子的身份,輕易放過遲重山,顯然是在給血神教丟臉,即便張若塵不親自出手,別的血神教修士也忍不下這口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遲重山盯了過去,道:「跪下,給本神子道歉,饒你不死。」

    「你說什麼?」

    遲重山十分憤怒,雙手捏成拳印。

    做為蒼龍軍的統帥,朝廷的中等域王,即便沒有血神教神子的身份那麼尊貴,卻也不是對方可以羞辱。

    「別給臉不要臉,本神子已經給了你機會,千萬要珍惜。」張若塵面帶冷色,猶如是一隻可怕的魔鬼,露出了獠牙。

    既然,他現在是血神教的神子,自然得有神子的威嚴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