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黃煙塵是知道張若塵是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太子,才叫他“塵哥”,裡面並沒有錯。張若塵叫她“師姐”,其實也沒有錯。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玉並沒有確切的回答張若塵,只是說了一句,道:“問那麼多,又有什麼意義,反正都是要死的人。”

    一個九階半聖中期的強者,對付一個五階半聖的修士,完全就是牛刀殺雞,早就註定血神教神子將會隕落在他的槍下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秦玉將長槍在地面劃了一下,旋即,長槍的槍尖涌出一大片火焰,將周圍的空間完全覆蓋。

    爲了速戰速決,秦玉準備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他的雙臂,抖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烏黑色的長槍,立即化爲一條怒龍,引動成千上萬道火焰,以一種排山蹈海的氣勢,刺向張若塵的眉心。

    眼看槍尖就要將張若塵的頭顱擊穿,突然之間,原本去勢迅猛的長槍,竟然變得極其緩慢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剎那,時間竟然發生了靜止。

    “八刻生死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直接動用刻度劍法的最強一招,只見,劍光一閃,形成一道光弧,下一刻,秦玉的頭顱已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玉想要速戰速決,張若塵又何嘗不想速戰速決?

    秦玉的頭顱,嘭的一聲,墜落在地,依舊瞪大雙眼,顯得極其震驚,嘴裡發出沙啞的聲音,問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……是誰……”?

    “頭都已經被斬下來,竟然還沒有死透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向前隔空一按,一片聖氣壓下去,直接將秦玉的頭顱按得粉碎。

    至於秦玉的半聖之光,張若塵自然是收走,丟入進圖卷世界,交給了魔猿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出來,將那杆百紋聖器級別的長槍煉化,劍體中的銘紋,頓時又增加數十道。

    將秦玉的屍體燒成飛灰,張若塵纔將懸在半空的符籙摘取下來,捏在掌心。

    頓時,封鎖解除,周圍的空間,又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區區一張符籙,居然能夠鎖定空間,倒是值得研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出一道精神力,浸入符籙,仔細查探裡面的紋印。

    這一張符籙,還是十分高等,刻有大量極其玄奧的符紋,肯定是出自精神力聖者的手筆。

    “居然可以使用五行銘紋,模擬出類似空間銘紋的符籙。一旦激發符籙,就能與空間規則經過溝通,將一片空間隔離出去。雖然複雜了一些,倒也十分實用。”張若塵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能煉製類似的符籙,可以直接在符籙裡面,刻錄空間銘紋。

    煉製的手法,更加簡單,符籙的效果卻會更好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打算煉製類似的符籙,因爲,直接釋放出空間領域,就能隔絕空間和鎖定空間。何必要去借助一張符?

    張若塵將符籙收了起來,自言自語念出一句:“還沒有到達青龍墟界,已經展開殺戮,看來上一次對她的警告並沒有起多大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先是找到黃煙塵和青墨,又傳音給孫大地和趙世奇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五人加上一隻貓,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剛纔,我遭到了刺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直接將剛纔發生的事,全部都說了出來,告訴了他們。

    “聖女殿下派遣的殺手?”

    趙世奇的臉色一動,露出一道驚色,顯然是沒有料到,對方這麼快就已經動手。

    “或許是,或許不是,反正一定與她有關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孫大地怪叫一聲,一驚一乍的道:“聖女竟然要殺你,我還一直以爲她在暗戀你。難道是因爲……因愛生恨……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孫大地還往黃煙塵的方向盯了一眼,似乎是在詢問,是不是與她有關。

    趙世奇顯得頗爲穩重,問道:“神子殿下打算怎麼做?”

    “直接殺了她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態度很果決,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氣涌了出來。她早就已經看上官仙妍很不順眼,打算使用極端的手段,主動出擊。

    趙世奇嚇得冒出冷汗,連忙勸阻,道:“沒有任何證據,就將一位聖女殺死,我們也要遭受教規的處罰。再說,上官仙妍身邊高手如雲,與蔡家和上官世家關係交好,先不說我們能不能得手,就算得手,恐怕也無法脫身。”

    即便是神經大條的孫大地,此刻,也露出嚴肅的神情,道:“那怎麼辦,繼續與他們待在一起,豈不是更加危險?”

    很顯然,孫大地是堅定不移的站在張若塵這一方,考慮問題,也是從張若塵的角度出發。

    現在,擺在張若塵面前的路,似乎只剩一條。

    那就是,立即逃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掃視了衆人一眼,笑了笑,道:“走,我們去見一見那位聖女殿下。”

    一座古教的神子,卻被一位聖女嚇得落荒而逃,顯然不是張若塵的作風。

    就算要走,張若塵也得先去告訴上官仙妍,他有能力與她博弈。

    趙世奇嚇得臉色一白,沒料有到,神子殿下竟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,難道就不怕羊入虎口?

    反倒是黃煙塵的眸中,露出一道笑意,先一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萬界酒館中,一處院落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站在九層聖光的中心,雙眸帶有寒光,呵斥一聲:“魏龍星太自作主張,誰允許你現在就對顧臨風下手?”

    魏龍星坐在石凳上面,身穿五彩聖甲,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凌厲的氣勢,如同一尊蓋世戰神。

    他面不改色,笑道,“顧臨風的資質太過驚人,萬一在青龍墟界得到機緣,立即就會成長爲頂尖級別的高手。到時候,誰是他的對手?所以,越早除掉他,越是一個好事。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仔細思索,漸漸冷靜下來,眸光閃爍,道:“下一次,沒有我的允許,不準擅作主張。”

    魏龍星的修爲何等高深,與《半聖外榜》上的人物,也只是差了一線,自然是沒有將上官仙妍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卻有些忌憚,站在上官仙妍身後的那位老者。

    那位老者是血神教的一位聖境巨擘,也是上官仙妍手中捏着的一張最強底牌。

    血神教主使用了一種秘法,利用祭祀的方式,借來血神的殘力,纔將這位聖境巨擘的修爲封印,壓制到半聖境界的極限狀態。

    那種封印,並不只是封住修爲那麼簡單,過程相當複雜,而且還有一定程度的危險性。

    總之,只要老者不解開封印,釋放出聖境的修爲,也就不會震碎青龍墟界的空間。

    雖然說,老者的體質,未必就比魏龍星強大,修爲也是處於統一水平。

    但是,老者對聖道的理解,與在聖術上面的造詣,卻遠遠超過魏龍星。真正交手,魏龍星肯定不是對手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問道:“你派去的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秦玉。”魏龍星道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輕輕的點了點頭,道:“憑藉秦玉的修爲,要殺顧臨風,倒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。”

    其實,在上官仙妍看來,顧臨風也就只是一個天資十分妖孽的狂徒,即沒有實力,也沒有頭腦,對付他,並不是一件難事。

    只要顧臨風死去,將來血神教的教主之位,也就是她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畢竟,血神教不可能再去挑選第三位新的神子,從來沒有那樣的先例。

    時間不斷流逝,秦玉卻始終沒有返回。

    “不會發生意外了吧?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兩條黛眉,輕輕的一皺。

    “應該不至於,以秦玉的修爲,對付一個顧臨風,完全就是搓搓有餘。”魏龍星說道。

    院落的外門,響起一個聲音。

    “區區一個秦玉,就想取我的性命,你們是不是太低估本神子?”

    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,顧臨風的身影,已經出現在院落裡面。

    見到顧臨風,即便是以上官仙妍與魏龍星的心境,也都難以保持平靜。

    秦玉沒能殺死顧臨風,也就作罷。

    爲何顧臨風還敢主動找上他們,莫非,他已經準備有對付他們的手段?

    在這一刻,上官仙妍感覺自己有些看不透顧臨風,他所做的事,完全就是違背常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勢,與平時的樣子完全不同,目光向魏龍星和上官仙妍盯了過去,道:“說吧!到底是誰要殺我?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保持沉默,沒有開口,想要先弄清楚顧臨風是不是真的有隱藏的手段。

    魏龍星也只是最開始的時候,詫異了一下,很快就又恢復平靜,站起身來,中氣十足的道:“秦玉是我派去的人,就是去殺你,怎麼,你很不服氣?”

    謀害神子,絕對是重罪。

    魏龍星既然敢承認,也就意味着他有絕對的把握,將顧臨風永遠留在這裡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