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定格在魏龍星的身上,道:“你倒是有些膽量。”?“我也想對你說,你的膽量真不小。明知本座要殺你,卻還敢來,你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?”

    魏龍星體內的聖氣,瘋狂的涌了出來,使得身上的五彩聖甲變得璀璨奪目,將整個院落完全籠罩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已經震得院落中的建築紛紛垮塌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拳打出,發出悶雷一般的聲音,五種顏色的氣勁,凝結在一起,形成一個房屋大小的拳影。

    即便是上官仙妍,也是第一次見到魏龍星全力出手,實在是太恐怖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拳,爆發出來的力量,卻比九階半聖巔峯的修士,還要強大數倍。

    估計,他只用一拳,就能將九階半聖巔峯的修士,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接近《半聖外榜》的實力?也不知準聖三劫,魏龍星渡過了幾劫?”上官仙妍暗道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白色的劍光,從張若塵的後方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鋒銳的劍氣,凝結成一道三尺寬、三丈長的巨劍虛影,帶着一股寒氣,與魏龍星的拳印對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,魏龍星爆退了回去,落到十數丈之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旁,卻是多出一個滿頭藍色長髮的金面女子,亭亭玉立的站在那裏,手中捏着一柄白色的聖劍。

    剛纔那驚天動地的一劍,正是由她刺出,擊退了魏龍星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語氣,顯得頗爲冷冽,道:“那麼狂傲,我還以爲有多麼了不起,原來也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與魏龍星之間的地面,石板完全化爲齏粉,由此可見,剛纔那一擊爆發出來的力量是何等可怕。

    孫大地從外面衝進來,看到院中依舊在不斷穿梭的劍氣,頓時,狂叫一聲:“厲害了我的姐。”

    剛纔,上官仙妍身後的血袍老者,撐起了一個直徑三丈的光罩,將上官仙妍籠罩,所以,她並沒有受到劍氣的衝擊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一雙鳳眸,盯在黃煙塵和顧臨風的身上,心中相當驚訝。

    顧臨風的那位小情人,竟然擁有擊退魏龍星的戰力?

    魏龍星這種級別的強者,足以憑藉一人之力,殺死一大羣半聖。即便,聖境巨擘出手,想要將他殺死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如此厲害的女性強者,整個崑崙界也是少之又少,怎麼會看上顧臨風?莫非是看中了他血神教神子的身份?

    魏龍星的手臂,輕輕顫抖,感覺到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對方的劍法,實在是可怕到極點,幸好他的身上穿了五彩聖甲,要不然,肯定會受一些傷勢。

    剛纔的那一次碰撞,造成的動靜實在太大,將整個萬界酒館的修士都驚動。

    上官世家、蔡家、血神教的修士,紛紛趕了過來,出現在院落的外面。

    三方勢力的領軍人物,全部都走入進院落。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怎麼生出這麼大的怒氣?”

    海靈印走了出來,臉上掛着笑意,出現在黃煙塵和魏龍星之間的位置,想要勸和。

    海靈印的修爲,比魏龍星還要高出一籌,爲血神教聖境之下的第一強者,以他的實力,倒是有資格站出來勸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,輕飄飄的瞥了魏龍星一眼,道:“海師兄,以本教教規,謀害神子,該怎麼處置?”

    海靈印的臉上,沒有任何情緒波動,根本看不出他到底知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,會不會有什麼誤會,魏龍星哪來的膽子,竟敢謀害你?”海靈印的臉上,依舊掛着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他自己已經親口承認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即便是海靈印,也不知還能說什麼,只得退了下去,靜觀事態的發展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輕輕抿了抿映紅小嘴,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,道:“魏龍星只是跟神子殿下開了一個玩笑,神子殿下千萬別當真。仙妍親自給你賠罪,還不行嗎?”

    如今,衆目睽睽之下,再想動手擊殺顧臨風,即便成功,也肯定會造成巨大的風波。

    消息一旦傳回血神教,上官仙妍必定會遭受嚴重的懲罰。

    再說,顧臨風也不是一個任人拿捏的軟柿子,僅僅只會那個戴着金色面具的女子,已經相當難對付。

    要將顧臨風殺死,三大勢力的修士,必定會損失慘重。

    “只是開了一個玩笑?聖女殿下,下一次,本神子也給你開一個相同玩笑,希望你還能像現在這樣笑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魏龍星盯了一眼,道:“就此告辭,咋們青龍墟界再見。”

    上官翊和蔡經綸很顯然都是站在上官仙妍的一邊,至於,表面上保持中立的海靈印,誰有知道他心裏到底是什麼樣的打算?

    面對如此局勢,想要殺死魏龍星,顯然是不太可能的事。於是,張若塵才選擇果斷退走。

    血神教神子和聖女決裂的消息,絕對是大事件,很快就傳遍混沌萬界山,造成了不小的風波。

    “血神教的神子和聖女,一直都是道侶的關係,怎麼會鬧到決裂的程度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在爭奪未來教主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看來,血神教聖女是佔據了絕對的上方,與上官世家和蔡家聯手,將血神教神子逼出了三大勢力的聯盟。將來,血神教聖女說不定會成爲教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反倒希望血神教神子成爲教主,到時候,將血神教聖女娶過去,再慢慢收拾她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還有另一個超大聯盟,也在混沌萬界山。

    他們是以凌霄天王府和萬家爲首,再加上數十個兵聖門閥,組成的聯盟。

    蒼龍軍的五大統領,自然也在這個聯盟的旗下。

    聽到消息,遲重山的臉上,露出欣喜的神色,大笑一聲:“哈哈!真是大快人心,那位血神教神子離開了血神教的大營,就是一隻喪家之犬,正好趁此機會報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黃煙塵、青墨、趙世奇、孫大地,徑直走出萬界酒館,向墟界船艦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其實,從始至終,張若塵就沒有打算待在三大勢力組成的聯盟,現在有一個機會抽身而出,反倒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小黑從張若塵的衣兜裏面爬了出來,嘿嘿的笑了一聲,“總算是不用再藏頭露尾,到了青龍墟界,本皇一定要大展身手。”

    他們一行人登上墟界船艦,正式向青龍墟界趕赴過去。

    青龍墟界是一個龐大的世界,與崑崙界有着十分遙遠的距離。它懸浮在漆黑、浩渺、冰冷的宇宙中,坐在墟界船艦上面,遠遠望去,就如一個青色的氣團,包裹着一大片陸地。

    青色氣團是一個巨大的雞蛋形態,附近的空間,分佈有密密麻麻的星球。

    每一顆星球,與青龍墟界比起來,只有一粒光點那麼大。

    墟界船艦穿過青龍墟界的大氣層,發生劇烈的摩擦,發出“轟隆隆”的聲音,猶如是一個赤紅色的火球,向下方急速衝去,很快就到達地面。

    兵部,在青龍墟界,一共修建有五座軍士基地。

    這一艘墟界船艦,到達的軍士基地,位於青龍墟界中部的一片沙漠,叫做——贏沙城基地。

    多年修建,這一座位於沙漠中的城池,已經變得十分壯麗,牆高城固,足以抵禦各種危機。

    城中,聚集有數不清的人族修士,全部都是近期趕過來的精英,使得贏沙城變得前所未有的熱鬧。

    張若塵遇到一位身穿鎧甲的墟界戰士,將他攔下,詢問道:“爲何大家都聚集在基地裏面,沒有出去尋找機緣?”

    那位墟界戰士笑了一聲:“你是今天才來到贏沙城基地的修士吧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那位墟界戰士嘆了一聲,道:“贏沙城基地已經被十二蠻獸種族圍城,根本衝不出去。最近幾天,已經有數千位人族精英遭到屠殺,全部都變成蠻獸腹中的血食。”

    “剛纔還有一個聖者門閥的修士,一共數百位高手,想要衝出十二蠻獸種族的封鎖圈,結果全軍覆沒,一個也沒有逃回來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有些惱怒,大吼一聲:“沒有墟界船艦,那些蠻獸是如何來到青龍墟界?”

    “據說,蠻荒祕境有好幾座蟲洞,可以直達青龍墟界。”那位墟界戰士一直待在贏沙城基地,知道很多祕密。

    孫大地雙手叉腰,道:“早知道,我們就該將墟界船艦開到別的地方,不該來贏沙城基地。”?那位墟界戰士冷笑了一聲,道:“不到停靠到基地,只會死得更快,墟界船艦還沒有落到地面,就會被蠻獸中的強者轟擊成碎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輕輕的摸了摸下巴,道:“十二個蠻獸種族竟然聯合在一起,莫非是想將人族修士困死在基地裏面。然後,它們獨吞青龍墟界的天才地寶?”

    “只是想一想,也覺得憋屈,必須要殺出去才行。”孫大地不停搓手,一股強大的戰意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位墟界戰士頗爲不屑的盯了孫大地一眼,道:“不久前,吞天魔龍的真身出現在基地的附近,它的身軀,足有一座山巒那麼巨大。僅僅只是散發出來的氣息,就將很多修士嚇得發抖。”

    聽到“吞天魔龍”四個字,孫大地的雙腿也是顫抖了一下,訕訕的一笑:“打打殺殺有什麼意思,看看贏沙城基地的風景,似乎也是一件不錯的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今天之所以更新兩章,那是因爲明天有事,更新會很坑。至於有多坑,得看有多少時間碼字。汗!提前通知,抱歉,抱歉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