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,化爲一粒粒密集的光點,飛向贏沙城的各個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張若塵探查到一處異常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人族修士,都是向城北的方向趕去,想要將衝入進城中的蠻獸驅趕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卻有三道頗爲微弱的氣息,急速向城南衝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施加到他們的身上,終於看清他們的身影。

    三人都穿着墟界戰士纔有的鎧甲,長得極其普通,混入人羣中,不會有任何識別度。

    最可疑的一點,三位墟界戰士的修爲,明明只是魚龍境第一變,卻能爆發出堪比高階半聖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應該就是他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精神力,豁然睜開雙眼,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勢。

    “已經找到那幾個不死血族的潛伏者?”

    孫大地將鐵棍抓在手中,雙瞳散發出金色的光芒,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。

    遇到不死血族,絕不手軟。

    “的確已經找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從眉心氣海,將乾坤神木圖取出來。

    緊接着,黃煙塵、青墨、大司空、二司空、韓湫、慕容月,還有慕容世家的六位高階半聖,陸陸續續走出空間之門,出現在庭院裡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已經跟孫大地坦露了身份,並沒有瞞他。

    孫大地根本就不在乎張若塵的身份,反而覺得跟隨時空傳人張若塵一起修煉,是一件很有前途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最簡短的方式,將贏沙城中的情況,告訴了他們。

    慕容月和慕容世家的六階高階半聖,一直在圖卷世界閉關修煉,又有張若塵提供給他們源源不斷的神血,每個人的修爲都提升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如今,大家來到青龍墟界,自然是要進行生死磨礪,才能脫變成真正的強者。

    與蠻**戰,就是一種磨礪。

    同時,只有通過戰鬥,他們才能將最近一段時間的修煉成果,與實戰融匯貫通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衣袖一揮,三件千紋聖器飛出來,分別是一柄血刀,一隻古鼎,三十六顆藍色的鐵珠。

    淬血神刀。

    冰魄神鼎。

    星海塵沙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淬血神刀交給慕容乘風,由他來掌控。

    慕容乘風,爲慕容世家六位高階半聖之中的最強者,修爲達到九階半聖。

    本來,他只是九階半聖初期的境界,在圖卷世界中閉關修煉,煉化了大量神血,直接將修爲提升到九階半聖的巔峰。

    以慕容乘風現在的實力,比巔峰時期的閻童,也要略勝一籌。

    “多謝殿下賜刀。”

    慕容乘風單膝跪地,對張若塵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他已經知道張若塵的真實身份,做爲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,自然是十分願意效忠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以慕容乘風的修爲,再加上淬血神刀的威力,堪稱是如虎添翼,一舉跨入聖境之下最爲頂尖強者的行列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又將“星海塵沙”交給慕容月,將“冰魄神鼎”交給韓湫。

    至於黃煙塵,她的手中,掌握有一柄女皇親自賜下的聖劍。那柄聖劍的品級,遠遠超過這三件千紋聖器,自然也就不再需要別的戰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黃煙塵,道:“師姐,你隨我一起去對付那三位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其餘人,立即趕去城北,擊殺蠻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也給大司空和二司空下出另一道禁令,讓他們二人儘量不要殺生,只需要保護其餘人的安全即可。

    有大司空和二司空兩大高手保駕護航,即便是遇到獸王,他們應該也能從容退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佈置完了一切,纔將目光,盯向跪在地上的五位蒼龍軍統領,腦海中,浮現出張家後裔被屠殺的畫面,雙拳情不自禁捏緊,眼中露出一道殺意。

    於是,他的嘴脣動了動,傳音給慕容月,讓她來做這件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黃煙塵、青墨施展出身法,飛出庭院,向城南的方向趕去,前去追擊那三位形跡可疑的墟界戰士。

    庭院中。

    慕容月的掌心,託着三十六顆塵沙珠,手臂一揮,將塵沙珠全部打了出去,擊在五位蒼龍軍統帥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五位蒼龍軍統帥的肉身被打得千瘡百孔,破破爛爛,向前一撲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慕容月顯得很冷酷,命令慕容世家的六位高階半聖,將五位蒼龍軍統帥的聖魂剝離出來,收入進了一隻玉瓶。

    孫大地驚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,嚥下一口唾沫,盯嚮慕容月,道:“姐……你的手段,也太狠辣了吧!他們五人都有爵位在身,而且,還是凌霄天王府的五大高手。你這麼草率就殺了他們,恐怕會大禍臨頭。”

    出手鎮壓蒼龍軍的統帥,孫大地自然是毫不手軟。

    但是,將他們殺死,卻是另一回事,與造反也沒有什麼區別,將會遭到朝廷的通緝,同時也會遭到凌霄天王府的瘋狂報復。

    即便是大大咧咧的孫大地,也懂得分寸,不敢使用出如此狠辣的手段。

    慕容月冷冷的瞥了孫大地一眼,道:“我沒有殺他們,他們是被蠻獸殺死,並且還被蠻獸吞入了腹中。”

    慕容世家的六位高階半聖,提起地上的五具屍體,向城北衝過去,將他們的屍體丟進蠻獸羣。

    隨後,又撿回一些咬斷的殘肢,重新扔進庭院裡面,僞裝成他們五人是被蠻獸吃掉的現場景象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閉上眼睛,同時念出一句佛號,露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孫大地、趙世奇、韓湫、慕容月,慕容世家的六位高階半聖,一共十二人,向城北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們這一支隊伍十分古怪,既有佛門的高僧,黑市的邪道修士,戰力彪悍的靈猴半人族,也有馭獸大師和行走在黑暗中的刺客。

    若是,再加上張若塵和小黑,絕對是一支完美戰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位身穿鎧甲的墟界戰士,化爲三道殘影,疾速衝向城南的方向。

    最前方的一位墟界戰士,感應到了什麼,身形略微晃動一下,道:“有一位精神力半聖,剛纔將精神力施加在我們的身上,恐怕我們的身份已經暴露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的動作,必要要快,以最短的時間,將城南的護城大陣破壞,撕開一道缺口。

    “如此一來,人族建在青龍墟界的這一座軍士基地,也就徹底毀掉。”

    左側的那位墟界戰士,嘴裡發出沙啞的聲音,道:“小王爺放心,以屬下在陣法上面的造詣,只要給我一刻鐘的時間,足以毀掉城南護城大陣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三位墟界戰士,衝到城牆下方的時候,卻有一柄白色的聖劍,從城牆的上方飛出來,形成一連串劍影。

    黃煙塵站在城牆頂部,十根手指,捏成劍訣,駕馭聖劍,擊向爲首的那位墟界戰士。

    那位墟界戰士,立即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令牌,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隨着聖氣注入進令牌,令牌逐漸變大,形成一個三丈長、三尺厚的血紅色盾牌光影。

    聖劍撞擊在光影盾牌上面,形成一股強大的衝擊力,將那位墟界戰士,打得向後倒飛十數丈,才重新穩住腳步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光影,重新收斂回令牌。

    那位墟界戰士的目光,向城牆頂部的黃煙塵盯了一眼,露出一道冷笑,道:“真沒想到,人族修士裡面還有你這樣的聰明人,竟然能夠猜到本王會來城南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身形站得筆直,將聖劍重新收回手中,道:“既然知道已經暴露,還不立即現出原形?”

    “恢復真身,我們的戰力,只會更加強大。”

    三位墟界戰士不再隱藏身份,體內發出噼裡啪啦的聲音,十指長出鋒利的指甲,背上長出肉翼,雙瞳變成血紅色,就連容貌也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    站在最前方的那位不死血族,與另外兩位不死血族,又有一些不同。

    他不僅十分年輕,而且,背上長的並不是一對肉翼,而是四翅銀翼,可以散發出奪目的銀色光輝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他的體質,必定是相當驚人。

    此人,名叫譚中離,是一位血王的長子,修爲達到九階半聖的巔峰。

    當然,以他的強大體質,爆發出來的戰力,卻遠遠超過同境界的閻童和拜星樓。

    譚中離下出一道命令,道:“金老,韓老,你們二人,立即去破壞護城大陣的陣法根基。她,交給本王來對付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人影扇動了一下,張若塵出現在城牆的下方,站在街道的中心位置,給人一種英氣十足的感覺,道:“你的對手是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出現,打亂了他們的計劃。

    金老和韓老,立即退了回去,站在譚中離的左右兩側,呈現出防禦的姿勢。

    譚中離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冷笑一聲:“血神教的那位神子?哈哈!那些人族都以爲你是一個狂妄自大的蠢貨,卻沒想到,唯獨只有你識破了本王的計劃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譚中離的話鋒一轉,聲音一沉:“只可惜,就憑你,還遠遠不是本王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本神子卻不那麼認爲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“譁”的一聲。

    一隻白色的肥貓,從張若塵的衣兜裡面飛出來,落到地面,打了一個哈欠,道:“一個血神教神子對付不了你,再加上本皇,總該夠分量了吧?”

    譚中離露出不屑的神情,根本沒有將張若塵和那隻肥貓放在眼裡,在他看來,只有城牆頂部的黃煙塵,纔是真正的勁敵。

    下一刻,譚中離的眼睛卻是猛的一縮,盯在張若塵的腰部,看着那根玉質的血紅色腰帶,露出驚色:“十聖血鎧……那是我父王的十聖血鎧,怎麼會穿在你的身上?你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“真是冤家路窄,原來你是太閣王的子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玉質的腰帶看了一眼,露出一道異色。

    隨後,他調動聖氣,注入進腰帶。

    玉質的腰帶,立即發出嘩啦的聲音,向上下蔓延,形成一具血紅色的鎧甲,將張若塵的身體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也是不斷攀升,達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