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萬花語直接開始說正事,道:“兩位界子從贏沙城傳來消息,希望我們能夠相互配合,全力以赴奪下聖源靈泉。”

    “聖源靈泉出世的時候,他們會帶領贏沙城中的人族強者,牽制住吞天魔龍與絕大多數獸王,爲我們製造機會。”

    衆人竊竊私語,都在相互交流。

    若是,人族修士真能做到團結一致,裡應外合,那麼奪取聖源靈泉的機會將會大增。

    封萬里立即問道:“躲到聖源靈泉,又該如何分配呢?”

    萬花語道:“按照兩位界子的意思,他們抽走其中七成,分配給城中參與戰鬥的各大勢力。我們外面的五大勢力,可以取走其中三成。爭奪聖源靈泉的時候,誰出力越大,也就分得越多。大家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贏沙城中,不僅聚集有大大小小上千個宗派和家族,更有數之不清的武道散修和墟界戰士。

    他們平分七成,倒也不算過分。

    聖源靈泉出世,必定是海量,即便只剩三成,也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數目。

    誰都不可能憑藉一己之力,奪下聖源靈泉,能夠合作,自然會選擇合作。

    在場的衆人,全部都沒有意見。

    接下來,就是給各方安排任務,做出周密的佈置,確保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“封家精通養鬼之術,聖源靈泉出世的時候,你們可以釋放出亡靈鬼煞,給蠻族族羣製造混亂。”

    “玄劍宗負責牽制北面的蠻獸,黑市一品堂負責牽制南面的蠻獸,我會帶領萬家的兵將,負責從正面發起進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萬花語常年跟隨在萬兆億的身邊南征北戰,經歷過大大小小數百場戰役,十分精通排兵佈陣和統籌調度,身上有一種統帥的氣度。

    封萬里的目光盯着沙盤,問道:“我們都去與蠻**戰,誰去取聖源靈泉?”

    萬花語的一雙星眸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露出一道笑意,道:“這個任務,顧公子足以勝任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萬花語又道:“顧公子的座下,至少有四大高手都有與獸王一較高下的戰力。其中,大司空和二司空更是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強者。只要不發生意外,足以將聖源靈泉奪到手。顧公子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都沒有說過一句話,保持着沉默,直到這個時候,才笑了笑,道:“我沒有意見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意見。”

    封萬里站了出來,說道:“顧臨風的身邊,的確是高手如雲,但是,他取走聖源靈泉,獨自私吞了怎麼辦?”

    其餘的修士,也有相同的擔憂。

    玄劍宗的代表人物之中,一位三十來歲的****露出沉凝的神情,說道:“封萬里的擔憂,的確有一定的道理。奪取聖源靈泉,關係重大,出不得任何意外。我建議,我們四大勢力也各自派遣出一位頂尖高手,與血神教神子共同作戰。”

    ****的名字,叫做“景衣半聖”,乃是玄劍宗宗主的妻子,在玄劍宗有着極高的地位。

    同時,景衣半聖的修爲,也是極其強大,已經渡過了一次準聖劫。

    此時,北域黑市一品堂也有一位老者走了出來,提出與玄衣半聖相同的意見。

    “我們黑市一品堂必須要有一人,親自參與爭取聖源靈泉。”

    那位老者,名叫火元老祖,也渡過了一次準聖劫,實力與玄衣半聖可謂是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九階半聖之上,就是“準聖三劫”。

    準聖三劫分別是:四九劫、**劫、生死劫。

    成聖不易,每一劫都極其兇險,稍有不慎就會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當然,每渡過一劫,修士的聖魂和肉身都會發生巨大的脫變,修爲會暴增一大截。

    只有渡過三劫,經歷三次脫變,才脫凡成聖。

    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人物,絕大多數都是渡過了兩次準聖劫,或者三次準聖劫。

    只有資質逆天的生靈可以例外。

    比如,人族中的幾位界子,絕大多數都還停留在九階半聖的境界,卻已經登上《半聖榜》,並且排名靠前。

    還有蠻獸中的吞天魔龍,也還沒有跨入準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十二蠻獸族羣的獸王,大半都是渡過了兩次準聖劫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幾隻獸王,只渡過了一次準聖劫,但是具有神獸血脈,爆發出來的戰力,足以與渡過兩次準聖劫的獸王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最終確定了下來,萬花語、景衣半聖、火元老祖、封萬里,將會與張若塵一起去奪取聖源靈泉。

    隨後,衆人又進行了一系列的佈置和討論,才各自離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孫大地返回隱匿陣法的時候,青墨正在烹飪事物,鐵架上面,駕着一隻二十多米長的火金烏,已經烤得金光燦燦,散發出濃郁的肉香。

    不遠處,放置有兩隻大鐵鍋,一隻在燉湯,一隻在製作炒菜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全部都圍在青墨的身邊,直勾勾盯着火金烏肉與兩隻大鐵鍋。

    小黑如同一隻小白狗,蹲在火金烏肉的下方,一雙眼睛瞪得足有拳頭那麼大,舌頭將嘴脣舔了又舔,問道:“熟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還沒呢!”青墨說道。

    “本皇已經迫不及待,就算還沒有熟,難道就不能先償一口?”

    小黑實在是無法再忍,縱身一跳,向火金烏肉撲了過去。它的嘴巴越張越大,到最後,竟然變得足有二十多米長,相當駭人。

    只不過,小黑的舌頭,還沒有碰到火金烏的肉,大司空就一把抓住它的尾巴,將它拖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黑施主,你是真黑啊!莫非是想一口將整隻火金烏全部吞下去?”大司空說道。

    二司空也站了出來,說道:“青墨施主剛纔說過,那隻火金烏已經達到九階半聖的境界,本就蘊含十分龐大的精氣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她使用了一些特殊的秘法,加入十六種靈藥,使得火金烏肉蘊含的精氣,變得更加渾厚。沒有熟之前,千萬不能吃,一旦吃下,恐怕會有一些不利的影響。”

    小黑急紅了眼,使勁掙扎,向前撲去,大吼一聲:“嚇唬誰啊?本皇什麼沒有吃過?”

    以大司空的修爲,竟然也有一些制不住它。

    不得已之下,二司空也出手,打出一道手印,壓向小黑的頭頂。

    合兩人之力,終於將小黑給鎮壓了下來。

    小黑大罵一聲:“兩個禿驢,別以爲本皇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,你們也想吃,對吧?和尚就該吃素,吃了肉,就是破戒,會毀了修行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念出一句佛號,顯得很嚴肅,道:“酒肉穿腸過,佛祖心中留。開葷戒,其實也是一種心境磨練。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本皇將此事,告訴你們的師尊因陀羅老和尚?”小****。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都是嚇了一跳,使用的力量,稍微減輕了一些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小黑的身體快速縮小,變得只有蚊子大小,掙脫了出去,再次撲向鐵架上面的火金烏肉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青墨的手中捏着一柄銀白色菜刀,輕輕一揮,直接將小黑拍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青墨噘着嘴脣,訓斥了一句,“都說了還沒熟,不能吃,小黑,你怎麼就是不聽話呢?”

    這一幕,張若塵自然是看在眼中,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小黑的速度,可是相當驚人,即便是孫大地也沒能將它抓住。然而,青墨卻只是輕輕的揮了一下菜刀,將小黑拍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難道只是巧合?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回來,所有人都安分下來,不再像剛纔那麼吵鬧。

    “我勒個去,什麼這麼香?”

    孫大地嗅到了香味,整個人都亢奮起來。

    哐噹一聲,手中的鐵棍,掉在地上,他邁出腳步,向火金烏肉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孫大地距離火金烏肉還有數丈的距離,就被大司空一腳絆倒在地,摔了個狗吃屎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嗅到事物傳來的強烈香味,勾起了食慾。

    那種食慾,甚至超越色.欲和貪慾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個全身裸.露的絕世美女,或者金山銀山,擺在他的面前,那種吸引力,恐怕還不如一塊烤肉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強大的意志,儘量壓制住心中的欲.望,顯得頗爲平靜,向青墨走了過去,仔細的觀察她。

    青墨擡起頭來,迎上張若塵的眼神,露出膽怯的神色,立即移開了目光。

    黃煙塵走了過來,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側,問道:“塵哥,你與萬花語商談得怎麼樣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依舊盯在青墨的身上,道:“青墨的修爲,應該很強大吧?”

    黃煙塵略微怔了一下,道:“果然還是瞞不過你,其實,青墨的修爲極其高深,只不過,一直生長在天輪印的內世界,從來沒有與外界接觸過,所以十分膽怯,也格外單純。”

    “生長?這是什麼意思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黃煙塵道:“青墨並不是人類,而是一株青墨聖藤,在天輪印的內世界,已經生長了四萬多年。十六年前,終於修煉成人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十分疑惑,道:“既然,她的修爲很高,爲何能夠進入青龍墟界?”

    黃煙塵略微遲疑了一下,說道:“我將青墨帶出天輪印時候,女皇也知道了此事。女皇認爲,一株聖藥,而且還是生長了四萬年多的聖藥,肯定會引來很多人的垂涎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女皇使用一種逆天的手段,掩蓋了青墨身上的氣息和力量。只要青墨不主動使用出聖境的力量,青龍墟界的空間就不會崩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也就是說,青墨根本就不是陳家安排給你的侍女?”

    黃煙塵沉默了半晌,與張若塵的雙眼對視,道:“對不起,我不該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十分好奇,到底應該相信你的哪一句話?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了黃煙塵一眼,總感覺她既有一些熟悉,也有一些陌生,讓人根本看不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祝各位書友聖誕節快樂,除了加更以外,能夠萬事如意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