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譚中離的身體,遭受壓制,埋入進黃沙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銀光一閃。

    譚中離從沙漠下方衝了出來,嘴裏咳出一絲鮮血。它渾身都是泥沙,顯得格外狼狽。

    遠處,萬花語向張若塵和譚中離的戰場,快速掃視了一眼,露出詫異的神色,暗道:“顧臨風的修爲,似乎提升了一大截。以他的修煉速度,恐怕要不了多久,就會成爲青龍墟界的頂尖霸主。”

    萬花語與譚中離交過手,深知他的厲害。

    若是單打獨鬥,即便是她,也沒有取勝的把握。

    贏沙城的方向,上官仙妍的目光,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,感覺到一種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“他的實力,已經能夠與那種級別的強者一較高下了嗎?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並不知道譚中離的身份,卻能夠看出,譚中離的修爲,已經達到九階半聖的巔峯。

    觀察譚中離爆發出來的戰力,恐怕是已經能夠與渡過一次準聖劫的強者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原本,上官仙妍還以爲自己與顧臨風的差距並不大,有機會超越他,如今看來,顧臨風達到的高度,已經讓她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“那位不死血族的強者,應該還沒有動用真正的力量,要不然,顧臨風絕對不可能佔據上風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魏龍星又是冷笑一聲:“顧臨風在與蠻**戰的時候,竟然還敢得罪不死血族的強者,想要活過今天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、上官世家、蔡家組成的聯盟之中,有一些高層,十分希望顧臨風死於蠻獸的腹中,或者被不死血族吸乾鮮血。

    血神教的那些魚龍境、半聖境的修士,卻相當激動。其中一些修士,甚至還在遠遠的給神子殿下加油助威。

    譚中離舔了舔嘴脣上面的血跡,露出猙獰的神情,笑道:“以你現在的戰力,已經足夠讓我使用出真正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我倒是很想看一看,你的真正力量到底是有多強?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鎮定,反正七彩雲團外圍的天道規則還沒有散盡,正好藉助與譚中離的這一戰,測試自己現在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歸元刀。”

    譚中離的雙手一擡,胸口的位置,一柄銀色的戰刀,從軀體內部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隨手將戰刀一揮,立即成千上萬道刀影浮現出來,形成一座刀域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歸元刀,是我族的一位先祖,使用自己的八隻銀翅,鑄成的魔刀,具有無堅不摧的威力,即便是聖器,也能一刀斬破。”

    譚中離身上的氣勢,變得非同一般,給人一種霸道、銳利、魔性的感覺。

    唰的一聲。

    下一刻,譚中離的身形,從原地消失,化爲一道銀芒,衝到張若塵的身前,一刀橫劈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閃避,再次將一道手印打出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原本,只有一道刀影,卻突然一分爲八,形成八層銳利的刀光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縮,輕咦了一聲,立即又將右掌打了出去,形成第二道手印。

    猛烈的一撞,緊接着,兩人再次分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左手戴有七殺拳套,與歸元刀碰撞了一下,倒也沒有受傷,只是感覺略微有些痠麻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右手,卻出現了一道血痕,深入進血肉下方,能夠看到骨頭。

    歸元刀的確很鋒利,即便,張若塵的手掌七竅全部聖化,卻還是防禦不住。

    “居然只是留下了一道血痕?他的手掌強度,恐怕已經能夠與下境聖者的手掌相提並論。”

    譚中離雖然很吃驚,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來,反而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,道:“還不動用十聖血鎧嗎?”

    “對付你,何須使用十聖血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將涌入進傷口的刀氣逼了出去,掌心的傷口,快速癒合。

    譚中離的眼神一沉,道:“既然如此,本王只能動用聖術,提前結束戰鬥。”

    “歸元一刀。”

    銀色的戰刀,劃出一個弧度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層銀色的光壁,呈現了出來,並且向外推移,化爲直徑十丈的光球。

    一縷縷血氣,圍繞銀色戰刀飛行,平添了幾分詭異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的進步也很大,已經將那種聖術修煉到了大成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在贏沙城中,譚中離使用拳頭,打出這一招聖術的時候,只能爆發出二十七倍的攻擊力。

    此刻,譚中離手持戰刀,站在那裏,爆發出來的氣息,卻比當時強大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應該已經聖術大成。

    “並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纔在進步。”

    譚中離揮刀一斬,爆發出三十二倍的攻擊力,刀影變得足有數十米長,擊向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七竅血冥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擡了起來,身體的背後,一尊九丈高的血紅色人影,緩緩的站起身來,釋放出一股浩浩蕩蕩的煞氣。

    那尊人影的背上,長有十二翼,僅僅只是散發出來的氣息,就在一定程度上壓制了譚中離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冥王大人……”?

    譚中離的氣勢略微一泄,就連劈出的刀勁,也沒有剛纔那麼銳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掌拍了過去,爆發出四十倍攻擊力,直接將譚中離打得橫飛出去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打出第二擊,繼續爆發出四十倍攻擊力,擊在譚中離的身上,將他再次打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譚中離七孔流血,從地底衝出,大吼一聲,“就連我都不能引來冥王大人的氣息,你憑什麼可以?”

    “因爲,你太弱。”?張若塵又是一掌拍出去,巨大的血氣手印浮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歸元一刀。”

    譚中離一刀劈了出去,將聖術的力量,爆發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能夠在半聖境界,將一種聖術修煉到大成,譚中離絕對是人傑中的人傑。

    然而,譚中離的刀芒,僅僅只是抵擋了兩個呼吸的時間,就承受不住張若塵打出的掌力,嘴裏吐出鮮血,墜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手印拍落下去,在沙漠中,留下一個五十多米長的手印大坑。

    大坑周圍的蠻獸,全部都被拍死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,一位堪比準聖的強者,竟然無法逃走他的手掌心,接二連三遭受鎮壓。”

    封萬里的眼神頗爲凝重,在這一刻,終於將顧臨風當成一個與他同級別的強者,不敢再輕視他。

    別的不死血族也發現譚中離的危機,但是,卻無法前去救援,因爲他們正遭到一尊獸王與一百多隻六階蠻獸的瘋狂攻擊。

    譚中離的生命力十分頑強,從手印大坑中爬出,展開四隻銀翼,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,等到本王渡過第一次準聖劫,必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。”譚中離怨毒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爲今天還走得掉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修爲達到譚中離那種程度,已經很難被殺死。

    在贏沙城,萬花語、紫衣老者、黃煙塵、張若塵,四大高手一起出手,也沒能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譚中離自然是不相信張若塵有殺死他的力量,只是冷笑了一聲,繼續向沙漠深處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甩,將生死鏡打了出去,懸在半空,激發出一道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生死鏡立即旋轉了起來,釋放出一股讓獸王也都感覺到忌憚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一根光柱飛了出去,擊在譚中離的身上,直接將他下半身打得粉碎,變得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你竟然敢動用千紋毀滅勁……”

    譚中離的嘴裏,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。

    他的上半身,依舊還在飛行,生死鏡卻將他身上的血氣,不斷吸收了過去。

    片刻後,譚中離變成了一具乾屍,從半空墜落下去,摔成一團粉末。

    那柄歸元刀,擁有智慧極高的器靈,刀身逐漸縮小,變得只有巴掌大小,呈現出一片銀色翅膀的形態,流光溢彩,很像是用純銀鑄煉而成。

    銀色的光華一閃,歸元刀一連穿透數十隻蠻獸的身軀,飛到一位不死血族老者的手中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那位老者,冷冷的瞥了張若塵一眼,放出一句狠話,“血神教神子,這一筆仇,齊天部族記下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那位老者瞥了一眼,只是露出一道淡淡的笑意,隨後,將生死鏡收回。

    “突破到六階半聖,打出一道千紋毀滅勁,依舊要消耗四成的聖氣。打出兩道千紋毀滅勁,應該就是極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運轉功法恢復聖氣,一邊向七彩雲團的方向衝殺過去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個實力強大的人類。”?

    火金烏獸王的目光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目光中,露出一道冷意。

    它將牛角骷髏頭取出來,託在手掌心,開始凝聚力量,準備先將張若塵鎮殺,以免在聖源靈泉的爭奪過程中發生意外。

    小黑察覺到火金烏獸王的意圖,兩隻圓溜溜的貓眼,露出了一道笑意,立即向一隻六階上等蠻獸下出一道命令。

    那隻六階上等蠻獸,沖天而起,向火金烏獸王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最開始,火金烏獸王並沒有在意,直到那隻六階上等蠻獸衝到他的二十丈之內,才意識到不妙。

    “還不退回去?”火金烏獸王呵斥一聲。

    那隻六階上等蠻獸不僅沒有聽從他的命令,反而自爆氣海,形成一股毀滅性力量,向四面八方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道圓形的能量光圈,快速向外蔓延。

    一隻堪比九階半聖的蠻獸,自爆氣海形成的破壞力,可想而知是何等恐怖?

    火金烏獸王離得最近,化爲一道火光,飛了出去,撞擊進大地裂縫的崖壁裏面。

    它身體表面的羽毛全部掉落,鮮血染紅長空,傷得極重。

    幸好,在最後的關鍵時刻,火金烏獸王使用牛角骷髏頭,將巨大的部分力量擋住。

    要不然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“居然沒死。”

    小黑察覺到火金烏獸王的生命氣息,搖了搖胖乎乎的腦袋,嘴裏發出長嘆聲,感覺到相當失望。

    只差一點就將一位獸王幹掉,這樣的陰招,第一次的效果最好,使用第二次,那些獸王就會有防範,很難再有成功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快看,七彩雲團外圍的雷電,全部都消失不見了!”一道驚呼聲響起。

    那隻六階上等蠻獸自爆氣海,形成的毀滅勁氣,居然將七彩雲團外圍的天道規則破開,顯露出雲團中心的聖源靈泉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