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七彩雲團外圍的霧氣逐漸散開,顯露出一株七彩色的奇異花朵,懸浮在虛空,散發出沁人心脾的藥香。

    七色異花十分巨大,花朵的直徑足有二十多米長,每一片花瓣都顯得晶瑩剔透,很像是用各種色彩的聖玉雕琢而成。

    它紮根在虛空,處處都透露着一種神奇和玄妙。

    花朵中,盡是七彩色的聖源靈液,有的泉液甚至主動飛了出來,化爲神龍、鳳鳥、仙姬、玄龜……等等,形態各異。

    猶如一座聖池,與七彩色異花並存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七朵較小的異花,它們懸浮在外圍,分佈在七個方向,呈現出白、青、藍、綠、赤、紫、黑的色彩。

    七朵較小的異花,直徑只有四、五米,花朵的大小,大概只有最中心七色異花的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一朵較小的異花,也能裝下數萬小杯的聖源靈液,具有非凡的價值,足以讓一座古教都爲之而瘋狂。

    “那是七朵萬年聖花,與聖源靈泉一起出世,堪稱無價之寶,奪下一株,足以振興一座古教。”

    “最中心的七色異花更加非凡,至少也是三萬年年份的聖藥,爲聖源靈泉的主泉。”

    贏沙城的人族修士激動非凡,恨不得插上翅膀,飛向大地裂縫,奪取萬年聖花與聖源靈泉。

    一位半聖沒能壓制住心中的貪慾,向大地裂縫飛去,纔剛剛離開地面,立即遭到一大羣蠻禽的圍攻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血肉被吃得乾乾淨淨,只剩一具白骨,掉落回地面。

    “聖花與聖源靈泉是我們蠻獸各族之物,與你們無關,人類最好安分一些,量力而行,不要去做不切實際的事。”一尊獸王站在半空,以睥睨的神情,俯視下方的人族修士。

    “任何人類修士膽敢靠近聖源靈泉,一縷格殺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聲音,從雲層上方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浩浩蕩蕩的龍威,化爲一縷縷霞氣,從天而降,施加在每一個人族修士的身上。

    與兩位界子交手,吞天魔龍竟然還能分出一股力量,鎮壓別的人族修士。如此遊刃有餘,它的修爲,到底是有多麼可怕?

    人族中,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,站了出來,嘴裏吐出一圈圈音波,道:“人族也有強者在大地裂縫的附近,只是我們全力進攻,牽制住更多的蠻獸,他們或許能夠奪下一株聖藥和部分聖源靈泉。”

    一位血神教的女弟子,十分崇拜張若塵,向蠻獸羣中殺了過去,道:“我們血神教的神子,距離聖源靈泉不遠,以他的蓋世神功,很有可能奪下一株聖藥。爲了神子殿下,我們也要戰個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“萬家的那位天才郡主,已經攻到大地裂縫的邊緣,正在接近聖源靈泉。我們兵部的戰士,必須要爲她爭取機會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族修士全部都熱血沸騰,與蠻獸族羣拼殺,霎時間,血氣沖天,贏沙城外的大地,完全變得紅色。

    “衝過去,奪取聖源靈泉。”

    “承載聖源靈泉的花朵,爲稀有的萬年聖藥,可以直接服用,也能煉製聖丹,一定要收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地裂縫所在的區域,人族修士、蠻獸、不死血族,所有生靈全部都變得瘋狂起來,拼盡全力,向聖源靈泉的方向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屍祖鳥獸王將最邊緣的一株白色聖花搶奪,包裹進一團聖氣裏面,藏到黑色羽翼的下方。

    景衣半聖僅僅只是比師祖鳥獸王慢了半拍,只差一點,就將白色聖花奪下。

    一人一鳥離得很近,差一點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一個卑微的人類,竟敢與本王搶奪聖源靈泉,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屍祖鳥獸王的眼中露出死亡之光,黑色羽翼橫斬了過去,帶起一片冰寒的光華,擊向景衣半聖。

    景衣半聖頓時花容失色,以她的修爲,怎麼都不可能擋得住獸王的一擊?

    她立即將一張護身符籙捏碎,形成一層金色的光罩,將身體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黑色羽翼擊了過去,將金色光罩連同景衣半聖一起打飛,墜入進下方深不見底的大地裂縫。

    地裂下方,傳來景衣半聖慘叫的聲音,也不知是生是死。

    “以景衣半聖的修爲,竟然擋不住獸王的一擊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心驚,不敢抱任何僥倖心理,立即將聖氣注入腰帶,將十聖血鎧激發出來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鎧甲,將他的身體,完全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有了十聖血鎧的加持,頓時,一股強大的力量氣勁,從張若塵的身上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腳踩在大地裂縫的邊緣,一連撞穿七隻蠻獸的軀體,衝向最中心的七彩聖花,想要奪取聖源靈泉的主泉。

    然而,越是靠近中心區域,蠻獸的數量卻越來越多,而且遭遇的蠻獸也越來越厲害。

    一連十二隻六階上等蠻獸,衝了出來,同時向張若塵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有的蠻獸,能夠吐出火焰。有的蠻獸,能夠駕馭風勁。有的蠻獸力大無窮,身軀堅硬得如同金屬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張若塵的戰力,竟然也被逼得只能被動防禦,無法前進一步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與十二隻六階上等蠻獸戰鬥的時候,小黑帶着一羣蠻獸,將第二朵青色的聖花奪了下來。

    那朵聖花的內部,一共有數萬小杯二品聖源靈泉。

    小黑張開一隻巨大的嘴巴,將聖源靈泉與青色聖花一起吞入進腹中。

    “一口吞下一朵萬年聖花和數萬杯聖源靈泉,它也不怕被撐死?”

    “一隻肥貓也這麼生猛?”

    周圍的蠻獸,全部都瞪大眼睛盯着小黑,感覺到十分驚異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張若塵,感受到小黑的嘴裏,傳出了一絲細微的空間波動。

    小黑應該是提前將一枚空間戒子藏在嘴裏,藉助張嘴的一瞬間,將青色聖花和聖源靈液收入進戒子裏面。

    “總算靠譜了一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也開始發力,將全身聖氣都調動起來,涌入進十聖血鎧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剎那間,緋紅色的血光,從鎧甲中涌出來,化爲了一片血雲。

    血雲中,呈現出十道偉岸的人形。那是封印在鎧甲裏面,十位人族聖者的聖魂虛影。

    得到十聖的力量加持,張若塵渾身充滿力量,戰意沖天,體內的血液完全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即便只能利用十聖的一絲力量,卻也已經相當可觀,使得張若塵的戰力大增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掌打出,直接將一頭六階上等蠻獸拍得四分五裂,一塊塊骨骼和血肉,墜落到地裂的下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斷出手,猶如一尊血紅色的魔神,每跨出一步,必有一頭六階上等蠻獸被拍死。

    一連殺死六隻六階上等蠻獸,另外六隻六階上等蠻禽,全部都嚇得膽寒,立即逃走,不敢再阻攔張若塵的腳步。

    六階蠻獸的智慧,不弱於人類,自然也會感覺到害怕和恐懼。

    蠻獸族羣中,奪取聖源靈泉的主力,爲火金烏獸王、屍祖鳥獸王、藍鷹獸王。

    它們都是禽類,速度極快。

    而且,三大蠻禽獸王統帥有大批六階上等蠻獸,其中一些六階上等蠻獸,擁有堪比人族中準聖的戰力,比獸王也就只弱一籌。

    至於戰力強大的金甲蠍王,則是遭受大司空和二司空的壓制,根本無法加入到聖源靈泉的爭奪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最中心的方向望去,只見,屍祖鳥獸王和藍鷹獸王同時衝向七彩聖花,想要將聖源靈泉的主泉奪下。

    然而,卻有另外兩尊強者殺了出來,也想奪取聖源靈泉的主泉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,正是不死血族的那位老者,他手持銀色的開元刀,拖出一道狹長的刀光,竟然將師祖鳥獸王逼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不死血族老者的身上,感受到一股奇異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老者的身體,雖然十分蒼老,卻蘊含有無窮無盡的力量,而且肉身強度竟然能夠與獸王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很快,張若塵猜透其中的原因,暗道:“不死血族的那位老者,應該是一位聖者,只不過,使用了某種祕法,將修爲壓制在準聖境界的巔峯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老者的戰力十分恐怖,堪比渡過第三次準聖劫的修士,將屍祖鳥獸王都壓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另一尊強者,竟然是萬花語。

    萬花語的身上穿着火鳳戰甲,背上長有一對十餘丈長的火焰羽翼,雪白晶瑩的肌膚,與紅色的戰甲,形成了鮮明的對面,猶如一位美麗的仙子穿上了戰神的鎧甲。

    一隻巨大的火鳳虛影,與她的身體重疊在一起,使得她爆發出能夠與獸王一戰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萬兆億的獨女,身上果然是有了不得的底牌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萬花語的身上,肯定是有某種神異的寶物,要不然,不可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戰力。

    四大強者都在爭奪聖源靈泉的主泉,張若塵並沒有摻和進去,而是,盯上了一朵黑色的聖花。

    那朵黑色聖花,距離中心的七彩聖花較近,花中儲存有數萬小杯七品聖源靈泉。

    它的價值,僅次於中心的七彩聖花和聖源靈液主泉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一點,那裏的爭奪,相對沒有那麼激烈,張若塵很有機會將它奪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