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魏龍星在同境界的修士中,算得上頗為年輕,肩寬體闊,面容剛毅,身上的五彩聖甲更是一件防禦類的聖物,即便只是隨意站在那裏,也如同踩着一片五彩祥雲。

    魏龍星的目光,盯向盤坐在地上動彈不得的張若塵,露出頗為得意的笑容,道:「神子殿下的確是血神教第一天驕,才六階半聖的境界,爆發出來的戰力,卻讓我也有一些忌憚。」

    「當然,也正是因為如此,我才不得不拚命衝出贏沙城外圍的蠻獸包圍圈,趕到此地。」

    「我很清楚,只有在你突破到七階半聖之前,才有殺死你的機會。絕對不能讓你成長起來,否則,我只能等死,或者是亡命天涯。」

    「看來我的運氣不錯,趕上了一個好時機。若不是,你使用出千紋毀滅勁,耗盡了聖氣,我想要收拾你,恐怕還要費一番力氣才行。」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的狀態極差,不僅有傷在身,而且聖氣耗盡,身體虛弱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魏龍星並不急着殺死他,而是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,在他的面前,炫耀他即將獲得的成就。

    魏龍星笑了笑,又道:「黑色聖花、七品聖源靈液、生死鏡、七殺拳套,全部是讓聖者都會心動的寶物。有了它們,我的實力必定再次攀升一大截,完全能夠超越海靈印,成為血神教聖境之下的第一強者。那個時候,所謂的血神教聖女,也不過只是我的一個玩物……哦……對了,似乎這一切並應該是你的才對。」

    魏龍星故意想要激怒張若塵,想要看一看他在絕望和憤怒的時候,會是什麼樣子。

    讓他失望的是,從始至終,張若塵都顯得十分平靜,沒有任何情緒波動。

    魏龍星向四周看了看,一雙眼睛,逐漸變得冰冷,道:「你將黑色聖花藏到什麼地方去了?」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已經將黑色聖花,收入進空間戒指,魏龍星卻並不知道這一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抬了抬眼皮,蒼白的臉上,露出一道譏諷的笑意,道:「當然是藏了起來。」

    「藏在哪裏?」魏龍星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當然是藏在我的身上。」

    魏龍星自然不相信張若塵的話,黑色聖花的直徑,少說也有四米,若是藏在他的身上,還能看不出來?

    「已經到了這種地步,你竟然還敢戲弄我,真以為我不敢殺你。」

    魏龍星的五指展開,捏成爪形,指間有着一縷縷氣流在涌動,向張若塵的脖頸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先滅了你的肉身,再拷打你的聖魂,不信問不出黑色聖花的下落。」

    頃刻間,魏龍星已經達到張若塵的身前,五指手指,捏住了他的頸部,正要發力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的手指,快速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兩根手指之間,捏著一枚黑色的丹藥,先一步按在魏龍星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黑色丹藥爆裂而開,形成一大片死亡煞氣,如同墨汁一般,將魏龍星的身體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死亡煞氣從五彩聖甲的縫隙,浸入魏龍星的身體,將他的肉身腐蝕,發出哧哧的聲音。

    漸漸的,他的皮膚,逐漸變成黑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借用強大的精神力,在掌心,凝聚出一顆紫色雷球,向魏龍星的心口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魏龍星也不愧是半聖榜和半聖外榜之下的頂尖高手,即便遭受死亡煞氣的侵蝕,卻依舊還是倉促的打出一掌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兩掌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倒飛了出去,墜落到數十丈之外,身上的傷勢又加重了幾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氣耗盡,只能憑藉精神力戰鬥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以他四十九階的精神力強度,也就只是能夠與九階半聖中後期的修士抗衡,與魏龍星還是有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魏龍星向後退了三步,立即穩住腳步,開始運轉功法,將死亡煞氣暫時壓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「顧臨風,你居然……還有底牌……」

    魏龍星咬緊牙齒,心中很憤怒,差一點陰溝裏翻船。

    他準備速戰速決,將顧臨風擊殺,再全力以赴煉化侵入進身體的死亡煞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卷聖旨,依舊露出一種從容鎮定的神情,道:「下次再見,就是你的死期。」

    聖旨上面,浮現出一層白色光華,包裹住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爆發出堪比聖者的速度,向天外飛去。「你逃不掉。」

    魏龍星殺他的心十分堅決,也取出一卷聖旨,激發出其中的力量,向張若塵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張若塵到達數千里之外,回身看了一眼,感受到魏龍星的氣息,正在快速接近。

    「真是鍥而不捨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閃過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再次激發出聖旨的力量,換了另一個方位,繼續逃遁。

    兩人一追一逃,也不知飛了多遠。

    一連經過十多次飛行,張若塵終於將魏龍星甩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使用的是聖旨,乃是聖書才女以自身血液書寫的血印聖旨,蘊含的聖力,遠遠超過普通的聖旨。

    魏龍星自然追不上他。

    青龍墟界中心的這一片沙漠,也不知有多麼遼闊,張若塵經過計算,發現他已經飛出七、八萬里,卻還是沒有達到沙漠的邊緣。

    依舊還是在沙漠中,進入一片完全陌生的區域。

    「魏龍星隨時都可能會追上來,必須儘快療傷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乾坤神木圖,並且將吞象兔和魔猿放出來,簡單將現在的情況告訴了它們。

    「我要進入圖卷世界療傷,你們帶着乾坤神木圖,盡量在沙漠中四處活動,不要始終待在一處。」

    交代了這一句,張若塵立即進入圖卷世界,開始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在拍賣場購買的兩枚枯木丹,早就已經使用,現在,張若塵也只能服用一般的療傷丹藥,按部就班的療傷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他傷得並不是太重。

    主要是因為聖氣耗盡,所以,身體才會十分虛弱。

    藉助接天神木散發出來的磅礴靈氣和生命氣息,花費半天時間,張若塵的傷勢就痊癒,體內的聖氣也恢復到飽滿狀態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與圖卷外面的吞象兔進行溝通,得知魏龍星沒有追上來,於是,也就不急着離開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「趁此機會,將雙手和雙臂的三十六竅全部聖化,或許,還能藉此將修為提升到六階半聖的巔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罐神血,伸出一隻手掌,輕輕向上一抬。

    一股聖氣,從掌心涌了出來,進入神木罐子。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一百多滴神血同時從罐中飛出,懸浮在張若塵的四方,散發出與星辰一樣明亮的光輝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已經不需要一滴一滴的煉化神血,那樣的煉化速度太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展開,緊接着,掌心的七竅也跟着打開。

    懸浮在半空的神血,各自溢出一根細如髮絲的紅色絲線,與張若塵掌心的七竅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神血的力量,正在源源不斷湧入張若塵的經脈和聖脈,開始聖化雙臂的其它十六處竅穴。

    一連花費半個月時間,張若塵煉化了接近六百滴神血,終於將雙手和雙臂的三十六處竅穴全部聖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雙臂略微的一抬,空氣中,立即響起龍吟象嘯的聲音。

    一龍一象的虛影顯現了出來,分立在他的左右兩側,散發出一股滂湃的聖力。

    兩隻手臂,與以前相比,有明顯的變化,顯得晶瑩剔透,如同晶石雕琢而成。

    「這就是一雙聖臂,用它與一般的千紋聖器級別的劍碰撞,估計也不會受傷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,想要測試雙臂的強度。

    不過,最終他還是忍住這股衝動,畢竟沉淵古劍不是一般的千紋聖器,太過鋒利,即便是聖臂,多半也擋不住。

    「憑藉一雙聖臂,與下境聖者扳手腕,也不知會不會贏?」張若塵感覺到雙手充滿力量,嘴角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下境聖者雖然已經跨入聖境,但是,肉身卻沒有成聖,真正扳手腕,還真的未必就扳得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經過這一次修鍊,張若塵的修為,達到六階半聖的巔峰,而且,隱隱間,猶如是要衝擊到七階半聖的境界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狀態,只需要服下一枚七品聖元丹,立即就會突破境界。

    「以我現在的實力,即便遇到巔峰時期的火金烏獸王,也能與它戰個天翻地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又將掌法練習了幾遍,將聖臂的力量熟練掌握后,才走出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在圖卷世界修鍊了大半個月,其實外界,也才過去不到兩天。

    「這裏是什麼地方?」

    張若塵眺望前方,不禁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他的腳下,是一片血紅色的戈壁,沙子和岩石猶如是泡在血液裏面。就連天空,也是血紅色,給人一種十分妖異的感覺。

    四周,有着一座座風化了的岩石大山,有的甚至高達千丈,顯現出一種古怪的形態,很像是某種遠古異獸。

    吞象兔說道:「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,你還敢闖入進來?」

    張若塵本能的察覺到,這一片區域充滿危險,絕對不是一處平和之地。

    吞象兔一副無辜的模樣,道:「是你讓我們不要總是待在一處,必須要四處活動,誰知道一不小心就闖入進這一片區域,然後就怎麼都走不出去。」

    魔猿站在一旁,使勁的點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