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不死血族的那位老者,的確是強得可怕,擁有聖者的境界,聖者的武道經驗,強大的肉身,僅僅只是將修爲壓制在聖境之下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尊獸王,也擋不住他。

    眼看他就要將七彩聖花和聖源靈泉的主泉奪走,然而,卻有異變發生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七彩聖花的中心,一隻手鐲浮現出來,散發出十分細微的空間波動,將花朵和主泉,收入進手鐲的內空間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手鐲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取而代之,卻是一道黑色的劍光,出其不意的飛出來,擊向不死血族老者的脖頸。

    那位老者,根本就沒有料到會出現這樣的變故,根本來不及抵擋。即便以他的強大修爲,只能立即閃避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黑色劍光險之又險的從不死血族老者的頸部邊緣劃過,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道無形的身影,猶如一陣清風,從不死血族老者的身旁衝過去,飛向遠處。

    在場,所有生靈,全部都呆若木雞,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怎麼會出現這樣的變故?七彩聖花去了哪裡?

    到底是誰在攻擊不死血族的那位老者?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自言自語的道:“原來,她一直藏在七彩聖花的內部,難怪我找不到她。”

    收走七彩聖花的人,正是穿着流星隱身衣的韓湫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她都藏在七彩聖花的內部,在等待最佳時機,不僅要收走聖源靈泉的主泉,更要順利的逃走。

    先前,一直有青龍墟界的天道規則,覆蓋在七彩聖花的外圍,矇蔽了張若塵的感知,因此,張若塵纔沒有察覺到她。

    “韓湫是如何抵擋住青龍墟界的天道規則,闖入進七彩聖花的內部?難道黑暗之體,連一座墟界的天道規則都能吞噬?”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沉凝的神色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下方,一個驚呼聲響起:“那是時空傳人張若塵,肯定是他使用空間力量,收走了七彩聖花。”

    在場,所有人族修士和不死血族,全部都是神情一動。

    “莫非真的是張若塵現身了?”

    萬花語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,鎖定遠處那股無形的風勁,能夠感受到,風勁中,的確是有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流星隱身衣能夠隱身和藏氣,甚至能夠瞞過聖境生靈的感知。

    然而,韓湫並不是靜止不動,而是在急速飛行,衆人看不見她,卻能感知到風勁和靈氣波動。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又如何,膽敢搶奪聖源靈泉,一縷格殺。”

    藍鷹獸王和屍祖鳥獸王,率先向韓湫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同時,不死血族的那位老者,帶領十數位高手,從另一個方向進行追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悄悄伸出一根手指,向虛空的某一個方位一指,默唸一聲:“空間崩塌。”

    嘩啦一聲。

    虛空中,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,猶如是一顆玻璃球被擊碎了一般,方圓數裡之內的空間,向內塌陷,形成一股驚天動地的風暴。

    青龍墟界的空間結構,本就已經十分脆弱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來的這一招空間崩塌,可以輕易將空間撕裂,造成相當駭人的破壞力。

    眼前這一幕,給人一種整個世界都要毀滅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四位不死血族的強者,來不及避退,捲入進崩塌的空間,瞬間就化爲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也有數百隻蠻獸,死在破碎的空間裡面。

    崩塌的空間,成功擋住兩隻獸王與不死血族老者的步伐,爲韓湫爭取到逃走的機會。

    同時,空間崩塌的出現,也讓衆人更加確信,奪走七彩聖花的神秘人物,必定是那位時空傳人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嗎?”

    “原來,張若塵的手段,才最爲高明。先讓各方勢力殺得血流成河,他卻不費一兵一卒,輕描淡寫的將七彩聖花取走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怎麼說,張若塵畢竟是人族修士。聖源靈泉的主泉,沒有落到蠻獸的手中,就是最好的結果。”?那些人族修士,全部都心情複雜。任憑他們如何打生打死,卻不如張若塵的一招偷天換日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的確是替韓湫背了鍋,而且,還出手幫她逃走。

    當然,對張若塵而言,也有一些好處。

    至少,今後不會有人懷疑,顧臨風與張若塵之間的關係。

    其次,七彩聖花落入韓湫的手中,至少比落入不死血族的手中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兩隻獸王與不死血族的強者,繞過崩塌的空間,再次向韓湫追了上去。只不過,韓湫已經逃遁到遠處,他們恐怕是很難將她追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向小黑、孫大地、大司空、二司空傳出一道信息,通知他們立即撤離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在上空,展開身法,很快就飛到三百里外,落到地面,等待他們,想要聚在一起之後,再一起趕去泥沙河,與黃煙塵等人會合。

    然而,他們還沒有殺出重圍,火金烏獸王卻是帶領近千隻火金烏,急速向張若塵飛了過來。

    火金烏散發出來的光芒十分熾熱,讓天空變成火海,將地面的黃沙也烤得十分滾燙。

    “人類,你以爲逃得掉?”

    火金烏獸王顯得怒氣騰騰,身上釋放出來的火焰,形成一個巨大的金色火球。

    下一刻,密密麻麻的火球,從天而降,全部都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傷得那麼重,竟然還沒有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會與整個火金烏獸羣單挑,立即將速度爆發到極致,化爲一道殘影,向沙漠中衝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鋪天蓋地的火球,落在張若塵剛纔站立的區域,爆發出一聲聲巨響。

    方圓十里,黃沙融化,形成一個金色岩漿湖畔,岩漿還在沸騰,冒出氣泡。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火金烏獸王一邊飛行,一邊將聖氣注入進牛角骷髏頭,使得骷髏頭變得越來越巨大,冒出熊熊的火焰。

    吃過一次虧,火金烏獸王不敢再小覷張若塵,全力出手,將牛角骷髏頭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牛角骷髏頭如同一輪巨大的烈日,從半空飛過,很快就追上張若塵。

    一股攜帶有大聖氣息的毀滅力散發出來,形成的力量波動,簡直恐怖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感覺到很大的壓力,立即將生死鏡取出,將體內爲數不多的聖氣,完全調動起來,打入鏡中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生死鏡浮現出密集的血紅色銘紋,足有上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沙漠的中心,單手持鏡,一圈圈血氣從鏡中涌出,將這一片大地,完全化爲血海,所有血氣全部都在圍繞他的身體旋轉。

    從上空向下看,沙漠中的血海,就如一隻紅色的眼球。張若塵恰恰就站在眼球的中心,身上散發出一股英偉、凌厲、睥睨的氣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長髮飛揚,雙眼滿布血絲,大吼一聲:“生死鏡,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生死鏡散發出千紋毀滅勁,鏡面上,衝出一道粗壯的血色光柱,擊向牛角骷髏頭。

    牛角骷髏頭的力量,也很強大,即便與血色光柱撞擊在一起,竟然依舊還向下方衝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它的速度正在減緩,爆發出來的力量,也逐漸被生死鏡的力量抵消。

    終於,牛角骷髏頭在距離生死鏡的鏡面,還有數丈的時候,力量耗盡,向後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當然,並不是牛角骷髏頭不如生死鏡,而是火金烏獸王傷得太重,在後期,打出的聖氣沒有跟上,最終功虧一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火金烏獸王的嘴裡,吐出一口鮮血,顯得極爲不甘,念道:“只差一點點,就差……那麼一點點……”

    火金烏獸王能夠看出,那個人類也已經是強弩之末,不可能持續打出千紋毀滅勁,只要它能夠再多支撐片刻,最後的結果,絕不會是現在這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生死鏡的光柱,擊在火金烏獸王的身上,直接將它的肉身打得碎裂。

    一尊獸王,終於還是隕落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光柱,在半空,橫劃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些火金烏,只要與光柱沾上,瞬間就會爆裂成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頃刻間,足有兩百多隻火金烏死去。一縷縷血氣,全部都飛入進生死鏡。

    就連獸王都被擊殺,別的那些火金烏,自然是被嚇得懾懾發抖,化爲一大片金色的火雲,向遠處逃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裡,也是大口吐血,耗盡了體內的聖氣,渾身一軟,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總算是將一隻獸王擊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一道笑意,忍住身上的疼痛和疲憊,撐起痠軟無力的身體,盤坐在地,想要先將聖氣恢復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沉厚的腳步聲,從張若塵的身後響起。

    “厲害,果然是厲害,居然能夠將一隻獸王幹掉。哏哏!不過,以你狀態,我若是要殺你,恐怕你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。對吧?神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一個穿着五彩聖甲的高大男子,踩出一連串角鷹,從張若塵的身邊走過,將火金烏獸王的牛角骷髏頭撿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,輕輕的,在牛角骷髏頭上面撫摸,發出興奮和讚歎的聲音:“絕對是大聖級別生靈的骨骼,真是一件了不起的寶物,有了它,即便遇到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強者,我也能一戰。”?緊接着,那位身軀高大的男子,轉過了身,露出一張輪廓分明的正臉,竟然是血神教的領軍人物之一,魏龍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各位書友看完之後,請幫小魚投一投推薦票吧!推薦票是免費的,每天都有。謝謝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