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人族修士和蠻獸的頭頂上方,凝結出一片翻滾的血雲。一隻巨大的手掌印,從血雲中伸出來,向下按壓。

    那股恐怖的威壓,讓下方的生靈,全部都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魏龍星在血雲中,感受到顧臨風的氣息,擡頭向上看去,不僅沒有懼意,反而,眼中閃過一道笑意,暗道:“居然主動送上門來,果然是夠愚蠢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牛角骷髏頭從魏龍星的掌心飛了起來,變得足有一座宮殿那麼巨大。骷髏頭的四周出現成千上萬團火焰,釋放出一絲大聖的力量氣息,與血手印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巨大的手掌印,將牛角骷髏頭打得急速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魏龍星的臉色略微一變,化爲一道五彩流光,向後倒退了百丈的距離,衝入進人族修士的陣營。

    牛角骷髏頭撞擊在地面,砸在魏龍星剛從站立的位置,掀起一大片黃沙,形成一個巨大的坑洞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半空飛落下來,站在一處較爲空曠的沙漠中,身形挺拔,給人一種卓爾不羣的氣質。

    魏龍星看了看自己的雙手,心中相當吃驚,怎麼都沒料到,以他的修爲加上牛角骷髏頭,竟然沒能將顧臨風的掌印擋住。

    顧臨風的修爲,到底達到了什麼層次?

    在場的那些人族修士和蠻獸,也都暫時停了下來,露出好奇的神色。

    兩個人類修士,怎麼先戰了起來?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一雙杏眸,向墜落在地的牛角骷髏頭盯了一眼,精緻美麗的臉蛋上面露出一道異色,低聲念道:“好強大啊!”

    剛纔那一次交鋒,讓在場的衆人全部都感覺到驚異,對顧臨風的實力,有了新的認知。

    蔡家的領軍人物,蔡經綸,站了出來,想要調解張若塵與魏龍星之間的矛盾,道:“顧臨風,如今大敵當前,我們人族修士應該聯合起來,一致對外。個人的私仇,能不能先放一放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上官世家的美女雙胞胎十分討厭顧臨風,覺得他太意氣用事,完全不顧全大局。

    上官玲瓏皺起眉毛,道:“顧臨風,難道你不知道,魏龍星殺死了一位獸王,乃是人族的大功臣,大英雄?你出手對付他,就是在幫蠻獸族羣,難道你是想要站到所有人族修士的對立面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目光依舊盯在魏龍星的身上,看都沒有看她一眼。那種感覺,就好像是在說,你還沒有資格與我對話。

    上官玲瓏氣得咬牙切齒,好歹她也是年輕一代的王者,太極道的劍道傳承者,上官世家的天之驕女,身上有諸多傲人的光環,居然會被人給無視。

    就算你的修爲強大,也不該這麼無禮吧?

    魏龍星的臉上,早已沒有笑容,變得很凝重。

    因爲,他也清楚,今天他與顧臨風必定會有一人倒下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的修爲,又有很大的提升,若是沒有牛角骷髏頭,我很可能會敗。”

    魏龍星的目光在不停閃爍,驀地,手臂向前一伸,打出一道雄厚的聖氣,並不是攻向張若塵,而是想要先將牛角骷髏頭收回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調動聖氣,凝結成一隻血紅色的大手,隔空探了出去,也去收取牛角骷髏頭。

    兩股力量碰撞在一起,發出震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相隔百丈的距離,兩人打出的攻擊手段,不斷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將魏龍星的聖氣打散,伸手一抓,將牛角骷髏頭收走,託在了右手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魏龍星的嘴裡,發出一道悶聲,一連向後退四步。

    誰都能夠看出,剛纔的交鋒,顧臨風以壓倒性的力量,擊敗魏龍星,直接搶奪下牛角骷髏頭。

    “魏龍星怎麼敗得這麼快,他不是號稱血神教聖境之下的第一高手?”

    “魏龍星的確很強,只可惜卻遇到一個更加強大人物。看來,血神教的真正高手,其實是這位神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神掌無敵顧臨風,真是強勢,一點道理也不講,直接就將魏龍星的牛角骷髏頭奪走。那可是一尊大聖級別生靈的頭骨,蘊含有大聖殘留下來的部分力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衆人都在議論紛紛,目光時而盯向張若塵,時而盯向魏龍星。

    魏龍星只感覺臉上有些火辣辣的,心中無比怨恨。

    就在幾天前,他獲得了無與倫比的榮耀和地位,然而,顧臨風剛一回來,就奪走了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魏龍星迅速冷靜下來,道:“顧臨風,我們之間的確是有一些誤會,或許你對我有很深的成見。但是,現在大敵當前,你卻發動內鬥,實在是讓我十分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過,再次相遇,就是你的死期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魏龍星顯得剛正不阿,道:“你還是先冷靜下來,等到擊退蠻獸,我會給你一個交代。我們之間的那些誤會,並不是沒有辦法解開。”

    一直跟在上官仙妍身旁的老者,也走了出來,站到張若塵與魏龍星之間。

    他是血神教的一位聖境巨擘,地位崇高,只是使用秘法將修爲封印在聖境之下的巔峰,舉手投足之間卻還是給人一種威嚴的氣度。

    老者勸道:“神子殿下,你和魏龍星都是血神教的人傑,沒必要因爲一些誤會,將關係鬧得那麼僵。大敵當前,我們應該一致對外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衆人,其實也都覺得顧臨風的行爲有些過分。無論他與魏龍星有什麼樣的矛盾,也應該等到擊退蠻獸,再解決也不遲。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解釋,道:“如何對付蠻獸,那是你們的事。我來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擊殺魏龍星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無可救藥,完全分不清輕重緩急。”上官玲瓏冷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有一片幽藍色的光華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藍鷹獸王盤旋在半空,對着張若塵厲吼一聲:“那個人類的性命屬於本王,小子,你最好不要插手進來,要不然本王先滅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性命,屬於我。若是,你不立即離開我的視線,我便先斬了你。”張若塵瞥了藍鷹獸王一眼,瞳中寒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大膽。”

    藍鷹獸王沉聲一吼,雙翅展開,變得足有接近百米長,遮天蔽日,氣息沉混。

    雙翅扇動了一下,頓時,一股冰寒的狂風,從上空快速向下涌出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風勁蘊含的力量,十分鋒利,凝結成一柄柄藍色的劍影,源源不斷飛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也有一些藍色劍氣,落入進人族修士的陣營。

    一位半聖,打出一種武技,想要將它擋住。

    然而,藍色劍氣卻輕鬆破開他的武技,插入進他的頭頂,將他的身體穿透,死在了當場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道劍氣,就有如此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更何況,首當其衝的張若塵,將要承受數百道劍氣。也不知,能不能擋住?

    Wωω★ ttκá n★ CΟ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向上一拍,打出一條血紅色的龍影,將所有藍色劍氣,全部崩碎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的身體,化爲一道光梭,逆衝飛起,飛到與藍鷹獸王齊高的位置,調動渾身的聖氣,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竟然敢與一位獸王近戰,難道你不知道獸王的肉身力量最爲強大,遠遠超過人類。”

    藍鷹獸王冷笑一聲,伸出一隻長滿鐵鱗的爪子,向張若塵的手掌迎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爪子上,釋放出驚人的寒氣,使得周圍的空間,呈現一道道風刃。

    那些風刃,與鷹爪一起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與藍鷹獸王的爪子,撞擊在一起。下一刻,方圓三百里的天地靈氣,也都在猛烈震盪。

    一人一獸,同時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藍鷹獸王在所有獸王之中,算是較弱的一位,與火金烏獸王相比,也要略微遜色一籌。

    只不過,此刻的藍鷹獸王處於巔峰狀態,竟然與張若塵拼得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“唰!”?經過第一次試探,一人一獸都對對方的力量有了初步的瞭解,於是,略微停頓一下,就再次衝上去,繼續交鋒,各自打出的攻擊手段,也越來越猛烈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的戰力,真是強得離譜,竟然已經能夠與一尊獸王分庭抗禮。”蔡經綸捏了捏手掌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做爲新科榜眼,卻沒有與獸王交鋒的力量,他自然是有很大的壓力。今後,必須要加倍努力才行,要不然,與那位新科狀元的差距會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“血神教的實力,真是強橫,顧臨風、海靈印、魏龍星都有與獸王一戰的力量。誰說他們在七大古教之中墊底?”一位人族修士,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在場,反倒是魏龍星的臉上露出一道笑意,暗道:“顧臨風啊!顧臨風!你就算修爲大進,也不該去和一隻獸王叫板。那不是在自尋死路?”

    先前,魏龍星使用牛角骷髏頭,將自身的最強力量都爆發出來,出手偷襲藍鷹獸王,也只是打落下幾根羽毛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藍鷹獸王的修爲,達到了多麼恐怖的高度。

    當然,顧臨風死在藍鷹獸王的爪下,是一件天大的好事,相當於解決了魏龍星一個大難題。

    然而,戰局的發展,卻並不是魏龍星預想的那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攻破藍鷹獸王的封印,一掌擊在它的頸部。

    手掌陷入進血肉裡面,在藍夜獸王的頸部,留下一個血窟窿。

    藍夜獸王的嘴裡,發出一聲哀啼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的身形一閃,落到藍鷹獸王的背部,猛然一腳踩了下去,將它體內的骨骼,踩得“噼啪”爆響,一次性斷裂了十多根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掌,不斷踩在藍鷹獸王的背部,直接將它從半空,一直鎮壓到地面。

    龐大的藍色巨鷹,陷入進黃沙裡面,背部流淌出滾滾的鮮血,將方圓數十丈的地面都染成了紅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還是解釋一下吧!今天有些感冒,頭疼的要命,碼字狀態很差,少更了一章,實在很抱歉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