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魏龍星並沒能逃多遠,穿有十聖血鎧的張若塵,即便不動用鸞鳳神印疾速,也很快就將他追上。

    “你還想往哪裡逃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背後,站有一尊九丈高的冥王虛影,打出七竅血冥掌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無路可退,魏龍星不再逃命,緊咬牙齒,準備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“火焰戰法。”

    魏龍星雙手捏拳,渾身冒出赤紅色的火焰,爆發出三十六倍的攻擊力,轟擊了出去。?張若塵一掌擊了下過,掌力破開火焰拳印,擊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魏龍星的身軀倒飛起來,拋在半空,嘴裡吐出的鮮血也灑在半空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的第二掌打出去,擊在他的背部,將五行聖甲形成的五彩光華打散。

    啪的一聲,魏龍星的脊樑骨斷裂,身體幾乎對摺,拋飛向上空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直衝向上空,飛到魏龍星的上方,以手爲刀直劈下去,擊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魏龍星胸口的骨頭全部斷碎,五臟六腑被震碎成血泥,轟然砸在地面,躺在凹坑裡面,渾身無法再動彈。

    他的生命力,正在快速流失。

    一雙眼睛,盯着天空,逐漸變得暗淡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站在魏龍星的身旁,淡漠的盯了他一眼,隨後一腳踩下去,結束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那些人族修士,全部都在關注張若塵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一腳踩殺魏龍星,好幾人都顫慄了一下,感覺到一股刺骨的涼意。

    “他這是在威懾我們,告訴所有人,誰敢與他爲敵,誰就會不得好死。”上官仙妍暗道。

    以她的身份地位和心境,在這一刻,也感覺到一絲涼意。

    即便殺了人,張若塵卻依舊顯得很平靜,給人一種溫潤如玉的感覺,擡起頭來,盯向藍鷹獸王飛走的方向。

    並沒有逃遠,有機會追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重創一隻獸王,哪有讓它逃走的道理?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聖旨,激發出其中的聖力,爆發出堪比聖者的速度,化爲一道流光,前去追殺藍鷹獸王。

    藍鷹獸王自然是察覺到從後方墜落的張若塵,卻沒有任何懼意。

    雖然,它的確不是那個人族修士的對手,但是要逃走卻不是一件難事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聖光一閃,張若塵出現在半空,攔在藍鷹獸王的前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剛纔你說遲早有一天會吞食我?現在,我得告訴你,你已經沒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?你想殺了本王?”

    藍鷹獸王冷哼一聲,又道:“得提醒你一句,真將本王逼到絕路,我們只會是同歸於盡的結局。你知道爲何人族的兩位界子,沒能殺死一隻獸王?因爲,以他們現在的修爲,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抵擋住獸王的臨死反撲。”

    藍鷹獸王相信對面那個人類肯定懂得如何權衡利弊,繼續戰下去,對誰都沒有好處。

    “是嗎?我倒是很想試一試,你的臨死反撲,到底是有多麼兇猛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退走的意思,反而大步向前,與藍鷹獸王的距離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“血神教神子,本王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,你的確夠狠。”

    藍鷹獸王見沒能將那個人類震懾住,於是,立即激發出骨舍利中的聖力,形成一對藍色的光翼,爆發出堪比聖者的速度。

    只要還有機會逃走,誰都不會施展出同歸於盡的手段。

    此刻,藍鷹獸王爆發出來的速度,比張若塵使用聖旨爆發出來的速度,還要快一些。

    “逃得掉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一笑,使用出空間大挪移,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跨越數十里的空間,出現到藍鷹獸王的身前,打出七竅血冥掌,爆發出四十倍攻擊力,一掌拍擊過去。

    藍鷹獸王直接撞在張若塵的掌印上面,巨大的頭顱變得血肉模糊,頭骨全部碎掉,從半空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不給它臨死反撲的機會,一股強大的劍意爆發出來,與他的身體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雙手合十,舉過頭頂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身體如劍,施展出劍五,化爲一道血紅色的長虹,噗嗤一聲,破開骨舍利的防禦,從藍鷹獸王的體內穿透了過去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停下來的時候,血淋淋的手掌心,託着一枚藍色的寶珠,正是剛從藍鷹獸王體內挖出的骨舍利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藍鷹獸王墜落在地上,化爲一具死屍。

    萬花語駕馭一對赤紅色的鳳翼,追了上來,看到藍鷹獸王的屍骸,感覺到相當吃驚,道:“你又殺了一隻獸王,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擊殺火金烏獸王的時候,萬花語遠遠看到生死鏡涌出來的血色光柱,將它擊落。

    因此,她知道,火金烏獸王是死在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萬花語十分聰慧,心細如髮,張若塵擔心她懷疑到自己的身份,於是,露出一道玩味的笑容,道:“若是,郡主殿下能夠答應本神子的追求,本神子立即就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萬花語知道對方是在調戲她,卻並沒有動怒,將戰劍收回劍鞘,挺着高聳的酥峰,笑道:“當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輪到張若塵露出詫異的神色,沒有料到,萬花語竟然會這麼爽快就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萬花語的話,沒有說完。

    緊接着,她又道:“不過,父王曾經說過,想要成爲他的女婿,必須擁有擋住他三招而不死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“擋不住呢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萬花語明眸皓齒的一笑:“擋不住,自然就是死。”

    沒有數百年的修爲,誰能擋得住萬兆億的三招攻伐?

    “你的父王,確定不是在坑你?他是成心讓你一輩子也嫁不出去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不再提追求她的事,問道:“那邊的戰況如何?”

    萬花語道:“藍鷹獸王逃遁後,兩隻獅駝獸王顯然也知道無法再剿滅人族修士,於是,帶着蠻獸族羣向西北方向退走。”

    “也罷,既然已經退走,我也就不用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“你就打算這麼離開?”萬花語揚聲道。

    “還有什麼事?”

    萬花語翻了一個白眼,道:“整個贏沙城基地的人族修士一起出手牽制住蠻獸族羣,你才能將黑色聖花奪走,現在,莫非是想獨吞?還記得我們最開始是如何約定?”

    “哦!你說的是這件事啊!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像是記了起來。

    反正只是一朵黑色聖花,只是佔據很少一部分聖源靈泉,即便分出去,也不是什麼大事。

    再說,當時的確有很多人族修士戰死,張若塵還真有一些不好意思獨吞。

    “走吧!我們先去與血神教、蔡家、上官世家的聯盟會合,兩位界子應該很快就會趕過來。”萬花語說道。

    萬花語的確是有些擔心顧臨風獨吞黑色聖花和聖源靈泉,所以,才用兩位界子來壓一壓他。

    畢竟,這個傢伙一直都是不按常理出牌,什麼事都幹得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萬花語帶着藍鷹獸王的屍體返回營地,立即引起巨大的轟動,又有一隻獸王隕落,足以將十二蠻族族羣的囂張氣焰打壓下去。

    半天后,兩位界子,萬家的修士,南域的封家,中域的玄劍宗,還有北域的黑市一品堂,紛紛趕了過來,匯聚在一起,準備分取掌握在張若塵手中的聖源靈泉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