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黑色聖花中的聖源靈泉,一共有三萬四千餘小杯,分爲十份,兩位界子池萬歲與北宮嵐取走了其中七份,將由他們帶回贏沙城基地,分給各個人族勢力。

    做爲身份尊貴的界子,倒也不用擔心他們會將聖源靈泉私吞。

    剩下的三份,張若塵取走其中的一半,剩下的一半由萬家、封家、玄劍宗、北域黑市一品堂四家均分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獨自一人也就拿到大概五千小杯聖源靈泉,算是份額最大的一筆。

    須知,一小杯聖源靈泉,加上其它一些輔藥,就能煉製成一枚價值連城的七品聖元丹。

    五千小杯七品聖源靈泉,代表着一筆相當恐怖的財富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族修士,很多都是露出羨慕和嫉妒的神色,比如,蔡家和上官世家的修士。

    他們兩家只是各自分到六百小杯聖源靈泉,還要分出一部分給戰場上斬殺蠻獸最多的族人。

    最後,兩家的領軍人物,也就只能將三百杯聖源靈泉帶回家族,還不如張若塵的一個零頭。

    黑色聖花畢竟是張若塵親手奪下,分走五千小杯,本就是理所應當的事,倒也沒有修士敢有怨言。

    將聖源靈泉分完,所有修士的目光,全部都盯向那朵黑色聖花。

    黑色聖花也是具有非凡的價值,堪比一株萬年聖藥。至於它的藥用價值,沒有經過仔細研究,倒也不好做出判斷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一道聖氣,將黑色聖花捲了起來,託在手中,道:“黑色聖花歸我所有,大家應該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衆人自然是有意見。

    黑色聖花與聖源靈泉一起誕生,堪稱是天生地長的寶物,肯定是有十分神奇的妙用,誰不想得到?

    只不過,顧臨風的戰力,實在太強橫,先殺魏龍星,又斬藍鷹獸王,在場根本沒有幾個人敢與他叫板。

    各個修士的目光,盯向兩位界子。

    恐怕也只有兩位界子,纔有壓制住顧臨風的能力。

    池萬歲所在的凌霄天王府,與顧臨風有很大的矛盾。當日,在衆目睽睽之下,五位蒼龍軍統領都被顧臨風鎮壓得下跪,可謂是讓凌霄天王府丟盡了臉面。後來,五大高手還因此而死掉。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認爲,池萬歲應該會向顧臨風發難。

    池萬歲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,十分俊美,眉毛濃黑,五官立體,渾身上下透着一股高貴的氣質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,黑色聖花對本王有很大的用處,若是,你將它讓給我,凌霄天王府與你的恩怨,從此一筆勾銷。”

    池萬歲的言語相當平靜,沒有氣勢凌人,沒有蠻橫不講理,猶如朋友之間的對話,卻就是給人一種不可違逆的意志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將黑色聖花讓出去的意思,道:“本神子與凌霄天王府的確是有一些恩怨,可是,那似乎並不是本神子的錯。”

    “的確是凌霄天王府的下人有錯在先,但是,你的一些手段,卻還是太過分了!本王檢查過蒼龍軍五位統領的殘屍,他們並不是被蠻獸殺死,而是死於人族修士的手中。你應該明白本王話中的意思吧?”池萬歲依舊鎮定自若,平靜的說道。

    很顯然,池萬歲已經知道,蒼龍軍的五大統領是死於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五大統領都是九階半聖,放在任何地方也都是大人物。他們全部慘死,凌霄天王府的損失何等巨大?

    就算池萬歲再有涵養,恐怕也不可能真的放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當然,以現在的局面,就算池萬歲的確是想要化解雙方的恩怨,張若塵也不可能將黑色聖花交給他。

    要不然,張若塵好不容易經營出來的強勢形象,立即就會崩塌。衆人只會認爲,他欺軟怕硬,已經屈服於池萬歲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太歲王如此看重這朵聖花,看來它是真的有巨大的用處。如此一來,我就更加不可能將它讓給別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想清楚,在青龍墟界,多結一份善緣,總會有很多好處。”池萬歲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再多說,顯然是心意已決。

    目前爲止,張若塵還不太清楚黑色聖花的具體作用,打算立即趕回去尋找小黑。

    那隻肥貓,號稱前知十萬年,後知十萬年,應該會知道池萬歲那麼看重黑色聖花的原因。

    剛剛走出營帳,張若塵就與上官仙妍正面迎上。

    血神教中的重要人物全部都到齊,包括那位聖境老者、海靈印、姬水、藍夜,皆是站在上官仙妍的身後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身上有着九圈聖光,白衣飄飄,眸中含有笑意,玉蔥一般的手指,輕輕的動了動。

    緊接着,姬水捧着一具五彩色的聖甲,走了出來,遞到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神子殿下,這是你的戰利品。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聲音很柔美,有一種親近之意。

    五彩色的聖甲,正是魏龍星所穿的五行聖甲,的確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防禦類寶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客氣,將五行聖甲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姬水的聲音,從寬大的血袍中傳出,道:“不要走了,留下來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繃緊臉,而是露出輕挑的笑意,道:“姬師叔,並不是師侄想離開你,而是這裡有很多人不歡迎我。”

    上官仙妍的眼眸中,散發出星辰一般美麗的光華,道:“神子,可否借一步說話?”

    “我看沒有那個必要,聖女有什麼話但說無妨?”張若塵的目光,依舊盯在姬水的身上,帶有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姬水則是氣得不停磨牙,這個小子越來越大膽,竟然連師叔都敢調戲。若是,姬水的修爲足夠強大,非要挖掉他的雙眼不可。

    上官仙妍道:“你殺死了藍鷹獸王,必定會激怒別的獸王,它們肯定會使用極端的手段對付你。留下來吧!憑藉血神教、上官世家、蔡家的聯盟,即便是吞天魔龍想要殺你,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請神子殿下留下來吧!”?“請神子殿下留下來吧!”?……

    血神教的修士,全部都單膝跪地,嘴裡發出吶喊聲。

    經歷最近的幾次大戰,張若塵的強勢表現和輝煌戰績,將血神教的修士全部都征服。

    很多年輕弟子,更是敬他如神靈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從姬水的身上移開,向血神教的那些修士盯了過去,輕飄飄的說了一句:“吞天魔龍的怒火,你們擋不住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揚長而去,只是留下一個修長的背影。

    片刻後,他已經消失在地平線的盡頭。

    池萬歲、萬花語、北宮嵐,還有別的一些人族英傑,從營帳中走了出來,望着張若塵離開的方向。

    一位穿着金絲軟甲的老者,有些感慨的道:“連斬兩隻獸王,他到底是如何辦到?”

    北宮嵐揹着一柄青色古劍,身上散發出一種縹緲絕塵的仙氣,猶如一位絕代劍仙一般。

    她道:“獸王臨死之前的反撲,足以殺死一些下境聖者。難道說,獸王還來不及自爆氣海,便已經死在他的手中?那麼,他的速度已經快到什麼程度?”

    “此子肯定還要一招隱藏手段。”有人如此猜測。

    池萬歲走到藍鷹獸王的屍體旁邊,伸出一隻手,按在血淋淋的藍色羽毛上面。

    他閉上雙目,細細的感應。

    池萬歲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神秘能力,可以感應到極其細微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可以說,很少有什麼事,可以瞞過他的靈覺。若是有生靈想要偷襲他,更是在自尋死路。

    “藍鷹獸王的致命傷是一道劍氣,有一絲劍意,殘留在它的血液裡面,十分強大,足以與北宮師妹的劍意相提並論。”池萬歲說道。

    北宮嵐的瞳孔一縮,道:“我們這一代,劍道修爲能夠與我相提並論的劍修,也就只有那麼三、五個。若是,藍鷹獸王真的是被顧臨風殺死,那麼他倒是一個相當可怕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池萬歲收回手掌,擦了擦掌心的血跡,道:“其實,藍鷹獸王未必就是死在顧臨風的手中,也有可能是那位時空傳人出手,將它殺死。你們不要忘記,張若塵就在贏沙城基地的附近,而且,也是一個劍道奇才。最主要的一點,根據兵部的情報,張若塵與顧臨風是有一些的交情。”

    池萬歲如此一提,衆人頓時恍然大悟,全部都覺得他分析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顧臨風就算再強,也才六階半聖的修爲,怎麼可能有殺死一位獸王的力量?

    肯定是時空傳人張若塵,使用出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纔出其不意,將藍夜獸王擊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藍夜獸王被血神教神子殺死的消息,傳回蠻獸族羣,立即引起軒然大波。

    所有獸王,全部震怒。

    就在當天,十數只獸王全部出動,將逃出贏沙城基地的人族修士,擒拿了一大半,足有五、六千位修士。

    除了十二蠻獸族羣的獸王,竟然還有別的一些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的獸王現身。

    它們都是接到吞天魔龍的號召,趕來贏沙城基地所在的區域,準備對人族修士下狠手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人族修士陷入更加被動的境地。

    贏沙城的附近,時不時就有一隻獸王的真身出現,使得天空黑雲密佈,踩得大地震動不停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顯化出真身,飛在天穹,隔空向張若塵喊話:“三天之內,血神教神子必須到本座面前跪地認錯,超過期限,本座一天吞食一千位人族修士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聲音,形成一圈圈音波,一直傳到萬里之外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