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看手掌,顯得頗爲滿意。

    煉化日精神露,並沒有讓張若塵衝破境界,卻意外幫他衝開腰腹和臟腑的三十六處竅穴。

    本來張若塵是打算,先修煉雙腿的三十六處竅穴,提升自己的速度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倒是可以先將腰腹和臟腑的三十六竅聖化,如此一來,他的肉身力量,將會變得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小黑已經將七品聖元丹煉製出來,親自送來一顆,交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同時,它又將各種神露分別取走了一些,聲稱是要利用神露和聖花,煉製一種特殊的丹藥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先修煉肉身,還是先突破境界?”

    想要聖化三十六竅,需要耗費大量時間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還是選擇吞服七品聖元丹,只要境界突破,戰力就可以提升一大截。而且,花費的時間,也要少一些。

    衝擊七階半聖,十分順利,張若塵花費數天時間就成功突破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臉上、頸部、雙手的皮膚,皆是散發出七彩色的光華,有着一縷縷強大的聖氣,在孔毛中吞吐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修爲,與《半聖榜》上的生靈相比,也不知孰強孰弱?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揮了一下手臂,空氣中,立即響起噼裡啪啦的聲音,一道道火蛇蔓延而開。

    他心無旁騖,站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一邊演練掌法,一邊感悟剛剛提升的強大境界。

    贏沙城中,卻是另一種情況。

    已經過去三天時間,如衆人最開始預料的一般,顧臨風沒有現身,數千位人族修士依舊跪在城外。

    因爲風沙太大,他們的身體,有一半都淹沒在黃沙的下面。

    “顧臨風應該是不會出現,他們肯定必死無疑。”一位年輕修士,嘆息了一聲。

    數千位人族同胞,即將變成蠻獸腹中的血食,他們卻無法救援,只是想一想,也都相當悲哀。

    一隻獸王,化爲人形,站在城外。

    它的真身是一隻赤眼羅獐,化爲人形後,長得獐頭鼠目,身形矮小,頭頂和胸口長有赤紅色的長毛。

    羅獐獸王嘲笑了一聲:“所謂的血神教神子,只是一個縮頭烏龜,敢做不敢當。魔龍大人讓他跪地認錯而已,又不是要他的性命,他卻不敢現身,真是膽小如鼠。”

    另外幾位獸王,也都化爲人身,朗聲的長笑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穿着黑衣的女性獸王,嘆了一聲,“血神教神子不敢來,倒也是情有可原。可是,贏沙城中,卻有數以萬計的人族修士,居然沒有一人敢出來營救。這說明什麼?”

    “人類這個種族,其實就是一個卑微的族羣,他們冷漠、自私、欺軟怕硬,根本沒有任何血性,早就應該滅絕。”另一位獸王說道。

    距離正午,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天空的烈日,猶如火爐一般,在烘烤大地。

    那些獸王,有的在辱罵顧臨風,有的卻是以一種譏諷的語氣,貶低人族修士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性格剛硬的人族修士,忍受不了這樣的羞辱,衝出贏沙城,想要與城外的蠻獸決一死戰。

    然而,剛剛出城,他們就遭受鎮殺,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他們的屍體被拖走,丟入進蠻獸族羣裡面,很快就被分食。

    贏沙城的城外,已經聚集了二十多隻獸王,每一隻都是戰力無窮,與他們硬碰硬,無疑是以卵擊石。

    城中,人族修士的士氣相當低迷,其中一些性格堅毅的修士是在隱忍,不想一時衝動,白白丟了性命。

    另外一些修士,卻是精神萎靡不振,對蠻獸恐懼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若是有墟界船艦,他們肯定已經逃回崑崙界,躲在第一中古帝國的境內,再也不敢與蠻獸族羣爭鬥。

    那些獸王的目的,就是要挑釁人族修士,摧垮他們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真身飛來,穿梭在雲層的上方,龐大的龍軀,釋放出恐怖無邊的強大氣息,僅僅只是發出一聲龍吟,就將城中的一些人族修士嚇得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相比於三天前,吞天魔龍散發出來的氣息,變得更加強大。很顯然,它的修爲,又有一些提升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發出沉混的聲音:“三天時間已到,血神教神子沒有到本王的面前跪地認錯,你們現在可以挑選出一千位人族修士,將他們分食。”

    蠻族族羣裡面,響起一大片歡呼聲。

    與之對應的卻是,那些人族修士哭嚎聲音,還有哀求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們放過我,今後,我可以做你們的奴僕,任何事我都可以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,救救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來,遭受蠻獸的羞辱和打罵,其中一部分人族修士的精神,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他們終於完全丟掉了自己的尊嚴,跪在地上,哀求那些蠻獸,希望能夠換取一個活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心性堅定的修士,已經是不卑不亢,視死如歸,顯得很平靜。

    那些人族修士表現得越是軟弱,卻反而先被蠻獸挑選出來。

    那些蠻獸並不立即吃掉他們,而是故意讓他們跪在地上,讓他們哀求,讓他們哭嚎,並且發出羞辱性的嘲笑。

    羅獐獸王的一隻毛茸茸的大手,拍了拍跪在它身前的一個年輕修士的頭,向贏沙城的方向望去,笑道:“哈哈!城中的人類,看到沒有,你們的同類跪在地上求本王收他做奴僕。你們說,本王到底收不收?”

    贏沙城中,那些人族修士,全部都氣得發狂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柄白色的聖劍,衝出城門,形成一道流光,向羅獐獸王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羅獐獸王的臉色一變,立即閃避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然而,那柄聖劍的速度實在太快,還是擊穿羅獐王的右肩,將它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九大界子之一的北宮嵐,衝出贏沙城,抓住聖劍,再次向羅獐獸王斬了過去,以摧枯拉朽之勢,將羅獐獸王的肉身,劈斬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最近一段時間,北宮嵐也有巨大的機遇,修爲更上一層,已經擁有斬殺獸王的實力。

    一隻獸王隕落,將所有蠻獸全部激怒。

    五隻獸王同時出手,將北宮嵐圍困,想要將她鎮殺。

    殺掉一位界子,纔是它們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北宮嵐就受了重傷,身上的青衣,被鮮血完全浸透,每一步踩出,都會留下一個血紅色的腳印。

    最終,池萬歲衝出贏沙城,將北宮嵐救回。

    當然,池萬歲也被吞天魔龍一爪擊中,傷得比北宮嵐更加嚴重,回到贏沙城便吐血不止。

    殺死一隻獸王,並沒有讓人類的士氣提振起來。

    反而,兩位界子遭受重創,才更是讓所有人族修士陷入絕望。

    城外,響起此起彼伏的慘叫聲,一千位人族修士,全部都被活吃,將那一片大地完全染成紅色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蠻獸,還在舔地上的鮮血。

    那畫面,比地獄還要恐怖幾分。

    孫大地站在遠處,眼睜睜的看着,一千位活生生的人族修士,猶如牲口一般被蠻獸吃掉,怒得渾身發抖。

    他想衝過去與蠻獸廝殺,卻被黃煙塵攔截回去。

    “爲什麼要阻攔我?”

    孫大地的雙眼全是血絲,厲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兩位界子都差一點隕落,你衝過去,與送死有什麼區別?”黃煙塵顯得很平靜,從始至終,眼睛眨都沒有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麼可以這麼冷漠?我去找老大,他肯定有辦法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捏緊了雙手,身上的青筋全部都冒出來,憋着一口怒火,衝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與小黑取得聯繫,成功進入圖卷世界,找到正在接天神木下方修煉掌法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聽完孫大地的講述,與黃煙塵一樣,顯得很平靜,只是點了點頭,道:“就這些,沒有別的了嗎?”

    孫大地道:“老大,你難道不打算去救他們?我們都是人族修士,卻被蠻獸欺凌到這種程度,你能忍下這口氣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孫大地的雙目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道:“救?怎麼救?讓我去跪在吞天魔龍的面前,向它認錯。你以爲這樣,吞天魔龍就會放過那些人族修士?不是不救,而是救不了!”

    孫大地仔細的想了想,緊咬牙齒,道:“我們去與它們殺個天翻地覆,殺死一個,算是不虧。殺死兩個,就是賺了。”?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吞天魔龍既然敢做這個局,也就說明,它已經做好完善的佈置,任何人去,也是死路一條。北宮嵐和池萬歲能夠保住一條性命,完全就是僥倖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麼辦?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些活生生的人族修士,全部被蠻獸吃掉?我做不到。你不去,我去,戰死也是活該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的眼中,露出絕然的神色,將鐵棍抓起,轉身就走,準備離開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嘆了一聲,隔空一掌打出,擊在孫大地的頭頂。掌力涌了出來,將他震得暈厥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放他離開,就是讓他去送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小黑給張若塵傳音,告訴了他一道訊息:“萬家的那位美女郡主,又來拜訪你,見不見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知道萬花語來拜訪他的目的,想了想,最終,還是帶着暈厥過去的孫大地,走出圖卷世界,打算去見她一次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