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形勢相當危急,蠻獸的數量,比眾人的預估更多。

    在那地底,有成群結隊的紅蟻從泥沙中爬出,足有成人的身體大小。它們長有堅硬的外殼,猶如穿着堅硬的鎧甲。

    同時,天空中,屍祖鳥、火金烏、雪山藍鷹、鬼眼雕……各種飛禽,飛撲了下來,將人族修士頭頂的視線完全遮蔽。

    那些飛禽,也不知有多少萬隻,至少也有簸箕那麼巨大,大一些的,甚至有上百米長,隨意一爪就能蕩平一座山丘。

    蠻獸族群之中,並不是,只有獸王才是強者,還有很多六階蠻獸,皆是能夠與人族半聖叫板。

    至少有一半的人族修士,衝出贏沙城,本是想要斬殺一批蠻獸立威,現在卻遭到圍困,陷入苦戰。

    他們的後路,已經被切斷,只有拚死戰鬥,才能殺出一條血路。

    「老子跟你們拼了,都給我去死……」?一位來自中域聖院的人族半聖,受了重傷,無法再繼續戰鬥。

    於是,他沖入一片獅駝獸群,自爆氣海,與一百多頭獅駝獸同歸於盡,將那片沙漠全部清空,變成了一片屍骸橫陳的焦土。

    不久前,他的伴侶,死在一隻獅駝獸的爪下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要報仇,現在,也算是如願以償。

    人族中,也有不懼死亡的勇士,並不都是貪生怕死之徒,若是觸動他們的逆鱗,哪怕耗盡最後一滴鮮血,也要死戰到底。

    池萬歲也不再保留,將界子印取出來,向吞天魔龍打了過去。

    拳頭大小的界子印,散發出一股金色的帝皇之氣,變成一座小城那麼巨大。

    界子印中,具有女皇的氣息,威力無窮,能夠鎮殺下境聖者。

    界子印一出,這一片沙漠的上方,空間不斷破碎,化為一片混沌地帶。

    「終於還用出最強手段了嗎?」

    吞天魔龍手中的龍骨,也是具有非凡的力量,竟然將界子印的攻擊擋住。

    青龍墟界的空間結構,本就已經相當脆弱,根本承受不足界子印和龍骨的力量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和池萬歲的大戰,堪稱是驚天動地,將空間不斷打碎,方圓千里的沙漠,出現數十條巨大的地裂,大地似乎是要塌陷。

    如此大戰,即便是蠻獸之王和人族准聖,也都感覺到震驚。

    那還是聖境之下的戰鬥嗎?

    要知道,吞天魔龍和池萬歲現在都還只是九階半聖,沒有達到准聖,一旦突破,也不知道會強大到何等程度。

    另一位界子北宮嵐,沒有加入進吞天魔龍和池萬歲的戰鬥。

    她在鎮守贏沙城,使用出界子印,以一人之力,將七隻獸王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原本就藏身在贏沙城外的人族修士,在萬花語、蔡經綸、上官翊、上官仙妍等人的帶領下,從蠻獸族群的後方殺了出來,沖入進戰場。

    各大勢力紛紛將千紋聖器取出來,動用出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蠻獸族群中,一些厲害的六階蠻獸,取出族中的祖器,引動出堪比千紋毀滅勁的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戰鬥全面升級,殺戮也在全面升級。

    原本平靜的沙漠,響起震耳欲聾的聲音,每一刻都有大批蠻獸和人族修士倒下。

    只可惜,蠻獸族群的數量超過人族十倍,掌握的毀滅性古器的數量,也超過人族兩三倍。

    人族修士的處境,變得更加岌岌可危,似乎真的有全軍覆沒的可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數萬裏外,綠洲中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一雙靈動的大眼,眨巴了一下,不僅沒有動怒,反而淺笑了一聲,覺得小黑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

    或許在她看來,小黑長得太肥,猶如人族中的胖子,與英俊沾不上邊。

    而白黎公主,卻有驚人的貌美,凌波仙子一般的氣質,在蠻荒秘境不知有多少獸王都在追求她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道:「你連化形都還做不到,竟然就敢打本公主的主意?

    她的聲音極美,清脆動聽,每一個字都像是一個音符,一句話可以連成一段樂曲,聽過之後,讓人回味無窮。

    「本皇並不是不能化形,而是,不屑於變化為人形。貓族是世上最尊貴的種族,為什麼要變化成人類的模樣?」小黑冷笑的道。

    「既然你認為貓族是最尊貴的種族,為何卻投靠了人類,成為一個人類的戰寵?」白黎公主道。

    小黑十分氣惱,急吼吼的道:「本皇才不是他的戰寵,頂多只能算是合作關係。若是,你再敢貶低本皇,信不信本皇將你打回原形,收入進後宮?」

    白黎公主覺得小黑就是一個白痴,懶得理它。

    她看向張若塵,道:「本公主對人族沒有惡意,咋們最好還是井水不犯河水,要不然,對誰都沒有好處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微笑,道:「其實,我們也未必一定要戰,公主殿下若是能夠幫我一個忙,一切都好商量。」?白黎公主知道三個人類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能夠不戰,自然是最好不過。

    她道:「說吧!本公主先聽一聽。」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將前因後果講了一遍,希望白黎公主能夠與他們合作,將那些人族修士救下來。

    聽完張若塵的講述,白黎公主搖了搖頭,道:「吞天魔龍的目標,是要成為未來的崑崙界之主,對付人族,是它要走的第一步。即便本公主出面,也不可能改變它的意志。你們最好立即退走,要不然,就憑你們的動機,本公主也有足夠的理由殺了你們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也就只能一戰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嫣然一笑,笑容中,帶有一種冷意,道:「本公主已經給足了你們離開機會,卻依舊還敢挑釁,真以為本公主不會殺人?」

    白黎公主相當果然,既然知道這一戰不能避免,也就主動出手。

    她向前跨出一步,竟然能夠鎖地成寸,直接跨越數十丈的距離,到達張若塵的身前,一指點了出去。

    指尖,一道銳利光劍飛了出去,擊向張若塵的眉心。

    即便殺人,她的身上,也充滿優雅的氣質。

    「毀劫難指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,沒有料到,白黎公主竟然精通太極道的聖術。

    毀劫難指,堪稱是指法武技中的巔峰,可以將全身聖氣凝聚在一點,穿透十座大山,擊殺千里之外的敵人,也是等閑之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曾經修鍊的十脈劍指,僅僅只是毀劫難指總綱中的一種基礎武技。

    要知道,白黎公主是太古遺種,更是《半聖榜》第七十八位的強者,擁有與下境聖者對抗的實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掉以輕心,立即施展出鸞鳳神印疾速,雙腿冒出火焰,向右橫移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毀劫難指從張若塵左太陽穴的旁邊飛過,指勁飛出綠洲,一連穿透十多座山丘。

    一直飛到千里之外,那種凝聚的勁氣,才消散而開。

    如此可怕的一指,下境聖者也未必擋得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左太陽穴位置,出現一道淺淺的血痕。

    並不是被毀劫難指擊中,而是指勁從旁邊飛過,帶出的風力,將張若塵的皮膚割破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肉身強度,即便是百紋聖器也割不開皮膚,卻被指風割破,由此可見,毀劫難指的威力是何等可怕。

    「咦!」?白黎公主的那雙星眸,露出異樣的神色,道:「你的速度很不錯,超過了一些下境聖者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聽出弦外之音,道:「也就是說,有下境聖者死在你的毀劫難指之下?」

    白黎公主不答,再次一指點出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沒有躲閃,而是取出沉淵古劍,施展出一招,劍五。

    人與劍融為一體,化為一道黑色流光,飛了出去,爆發出一股銳不可當的氣勢,與白黎公主打出的毀劫難指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一道道劍氣,化為圓形的波紋,向外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兩人同時向後倒飛出去,拉開數百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眼神一凜,不再小瞧張若塵,肅然道:「你的年紀應該不大,居然能夠將劍五修鍊到大圓滿,真是不可思議。以你的劍道修為,與人族的第一劍道奇才雪無夜相比,也已經弱不了多少。」

    白黎公主肯定是見過雪無夜,才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雪無夜倒也真是風流人物,只要是有絕世美女的地方,必定是有他的身影,而且,絕大多數都能發展成為雨露情人,只有少數一些能夠抵擋住他的魅力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這位白黎公主,有沒有被他拿下?

    「誰告訴你,他是人族的第一劍道奇才?」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,露出一道溫潤的笑意。

    「他不是,難道是你?」白黎公主道。

    「當然。」

    白黎公主搖了搖頭,道:「你的劍道,的確已經十分高深,只不過,與他相比,卻還是差了很多。他的劍道境界,已經達到半聖能夠達到的極致,一旦成聖,就是劍聖。你還沒有達到那一步。」

    「你能擋住他多少劍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確是和雪無夜交過手,聽到張若塵問出,倒也顯得十分坦然,道:「十七劍。」

    「十七劍之內,我就能夠將你擊敗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信心十足,長劍抖動了一下,頓時,劍氣四射,身上的氣質也變得更加銳利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向不遠處瞥了一眼,只見,白衣老頭和白衣老婦已經被大司空和二司空鎮壓。

    於是,她道:「只要你能在十七劍之內,將我擊敗,我可以跟你去見吞天魔龍。但是,你十七劍沒有擊敗我,必須帶着你的人,立即退走。」

    「好!」張若塵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確是有與他談條件的資格,做為一族的公主,肯定是有一些隱藏的底牌。

    別的不說,僅僅只是那株食聖花,已經相當難對付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接下了這一次挑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