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通過剛纔的交鋒,白黎公主已經大致摸清對面那個人族男子的真實實力,的確很強,不過,也就只是與她處在伯仲之間。

    即便他有一些沒有使用出來的隱藏手段,白黎公主又何嘗沒有?

    真正鬥起來,三天三夜,恐怕也未必能夠分出勝負。

    十七劍就想將她擊敗,無疑是癡人說夢。

    “你太自負了!”白黎公主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再多說什麼,將聖氣灌注進沉淵古劍,將劍中的力系銘紋全部都激發出來,使得劍體變得無比沉重。

    “第一劍,雷火燎原。”

    烏黑色的古劍,插入進地面,立即引來滿天雷電,向白黎公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紫色的雷電,足有盤口那麼粗,擊在地面,立即就會將方圓十丈的大地融化,變成一個小型的岩漿湖泊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數十道雷電,接連不斷落下,簡直就是給人一種毀天滅地一般的威勢。

    頃刻間,這一片綠洲,已經變得焦土,徹底毀滅。

    此招,出自真一雷火劍法,張若塵早已將整套劍法修煉到大成,可以爆發出聖術級別的威力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顯得很從容,踩着輕盈的步法,不斷變換身形,避開從天而降的雷電,留下數十道曼妙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就只有這麼一點實力嗎?”

    她那修長的手指,向前一點,打出一道指劍,擊向張若塵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金斗朝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是一劍擊出,劍光如同流星一般飛出去,與對方的指劍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又是聖術級別的劍招。

    這一招,出自九生劍法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再次後退,心中暗暗有些吃驚,那個人族男子如此年輕,卻精通兩種聖術級別的劍法,而且還將《無字劍譜》的劍五修煉到大圓滿。

    他哪來那麼多的精力?

    要知道,很多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強者,也就只是精通一種成名聖術,以此鬥戰天下羣雄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不知道,張若塵在《七生七死圖》花費了很多精力修煉劍法,雖然,只是融化了兩世的聖道感悟,卻也已經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?

    白黎公主與張若塵的戰鬥,越來越激烈,爆發出來的速度也越來越快,到最後,完全變成一團人形的幻影。

    十劍之後,白黎公主完全摸透張若塵的劍招路數,應對起來更加從容。

    “你在劍道上面的造詣,的確很高,卻缺乏變數,註定無法超越雪無夜。別說十七招,即便是一千七百招,你也無法勝我。”白黎公主道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閃過一道異樣的笑意,將沉淵古劍捏在手中,再一次施展出劍五。

    劍鋒的四周,響起唰唰的聲音。

    密集的劍影顯現出來,化爲一條劍河,向白黎公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輕輕搖頭,鎮定自若的站在原地,纖長而雪白的手指,捏成一道劍訣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這時,白黎公主卻敏銳的察覺到,對面那條劍河的中心,傳出一股讓她感覺到相當陌生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時間……”

    等到白黎公主產生警覺的時候,周圍的時間,發生了短暫的停頓。

    下一個剎那,張若塵的劍,已經指在她的眉心。

    劍尖有冰冷的劍光在閃爍,只要再略微刺下去一些,就能將白黎公主的頭顱刺穿。

    “十五招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略微感覺到失神,隨後,將捏好的劍訣散去,倒也沒有驚慌失措,一片瑩白的貝齒輕輕咬了咬嘴脣,道:“時空傳人,張若塵,我沒有猜錯你的身份吧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張若塵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道:“你好深的心機。”?

    “在我看來,那是戰術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和白黎公主的修爲,的確是同一水平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取勝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想要十七劍之內取勝,更加是天方夜譚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只能智取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開始使用出真一雷火劍法和九生劍法,完全就是在麻痹白黎公主,是在爲最後一招時間劍法“八刻生死變”做鋪墊。

    若是,最開始,張若塵就施展出時間劍法,那個時候,白黎公主正是處在高度警惕的狀態。

    即便,張若塵能夠將她擊傷,也無法將她制伏。

    一旦白黎公主有了防範,張若塵再想得手,也就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身姿站得筆直,並不認輸,道:“我們再戰一場,只要你能勝我,我會全力幫助你們救下那些被吞天魔龍抓住的人族修士。”

    即便,對方是時空傳人,掌握有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白黎公主卻依舊有信心與他抗衡。

    剛纔的交手,完全就是一時大意,纔會落敗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還有與我談條件的資格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冷哼了一眼,眼睛的餘光,向食聖花的方向盯了過去。卻發現,先前那隻肥貓,也不知使用出了什麼手段,竟然將食聖花封入進了一座陣法裏面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惡,看來是有些小瞧了那隻肥貓。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知道大勢已去,準備退走,於是,腳步向後一移,施展出咫尺天涯步法。

    在她身後的那片大地,猶如是在快速收縮。

    一百里的距離,變得只有一尺長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知道白黎貓族有這樣一招先天聖術,因此,一直都沒有放鬆警惕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纔剛剛移動腳步,張若塵立即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將她追上,一指點了出去,擊在她背部的天心脈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背部,涌出一圈圈白色的光華,體內九成的聖氣都被封住,情不自禁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臂,攔住她的細腰,將她託了起來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玉腰相當纖細,充滿彈性,立即向上翻起,尖銳的手指,向張若塵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若是不想死,最好老實一些。”?張若塵飛在半空,顯得很冷酷無情,一隻手託在她的腰部,另一隻手捏着沉淵古劍,抵在她的頸部。

    鋒利的劍鋒,在她晶瑩白皙的頸部,留下一道緋紅的血痕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有些惱怒的盯着張若塵,將手指收回,隨後,把一張小巧精緻的臉轉到了一邊,道:“你真的是一個比雪無夜還要讓我討厭的人類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至少雪無夜永遠不會出劍傷一個女子。”白黎公主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他是雪無夜,我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那片綠洲,已經完全毀掉,變得破破爛爛,除了食聖花,看不到一株綠色的植被。

    那株聖樹也已經枯萎,葉片全部都掉光,讓這一片大地增添了幾分蕭索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飛落了下來,將白黎公主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在白黎公主的身上點出十八道指印,將她體內的聖氣完全封住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收回劍鞘,不再理會她,向小黑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小黑站在枯萎的聖樹下方,正在掌控陣法,禁錮食聖花。

    食聖花已經長成一株參天老藤,根部的位置只有碗口那麼粗,並且,長出一塊塊鱗片,猶如龍鱗一樣,散發出金屬光澤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頂部位置,那個花骨朵,有臉盆那麼巨大,依舊沒有開花,卻是散發出絢爛的光澤,有着一圈圈聖光漣漪向外逸散。

    食聖花已經誕生出靈性和智慧,知道白黎公主被擒住,因此,正是發動攻擊,不斷衝撞小黑布置的陣法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

    即便,還沒有開花,食聖花爆發出來的力量,也是非同小可,將一些陣法銘紋打得斷裂。

    要不了多久,應該就能衝破陣法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生死鏡,準備在食聖花衝破陣法之前,引動千紋毀滅勁,將它摧毀。

    小黑一邊控制陣法,一邊說道:“食聖花是一株了不得的戰鬥型植物,從古至今,也不多見。本皇認爲,你應該將它收服,栽種在氣海。如此一來,你的戰力將會大增。”?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道:“你是在坑我嗎?”

    食聖花能夠將聖者的聖力都吸食得乾乾淨淨,小黑竟然讓他將食聖花栽種進氣海。

    難道不是在讓他自尋死路?

    白黎公主站在一旁,露出一道古怪的笑意,也覺得小黑是在坑張若塵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力量,她比誰都清楚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真的將食聖花種入進氣海,無疑是變成了它的養分,很快就會被吸成乾屍。

    小黑立即搖頭,道:“只要你能夠收服食聖花,並且將它餵飽,它自然也就不會再吸收你的聖氣,反而會成爲你的攻擊性手段。開花之後的食聖花,即便是吞天魔龍也會相當忌憚,難道你就不心動?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輕笑一聲:“食聖花又豈是你們能夠收服?”

    豈是,白黎公主與食聖花也只是合作的關係,並不是主僕關係。

    小黑盯了白黎公主一眼,說道:“別人無法將它收服,接天神木卻可以。”?

    接天神木是天下植物的共主,任何植物見到它,也會生出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現在,食聖花僅僅只是一株幼苗而已,若是接天神木出面,足以將它收服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沉思,權衡利弊,最終,還是將乾坤神木圖取出來,打算先和接天神木溝通,再做決定也不遲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已經產生出了一些微弱的靈智,只有張若塵,才能與它進行短暫的溝通。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?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美眸中,露出極度震驚的神色,向張若塵手中的乾坤神木圖盯了過去,難道……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