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乾坤神木圖懸浮在張若塵的身前,散發出翠綠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雙手合在一起,隨後,分出一道精神力,進入圖卷世界與接天神木進行溝通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收回精神力,重新睜開雙目。

    一雙漆黑的眼瞳,流露出沉思的神情,最後,他的目光,再次向食聖花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怎麼說?”小黑問道。

    “它說,任何事情都有雙面性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說道:“它可以幫我收服食聖花,也可以傳給我培養本源植物的古法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食聖花具有極強的兇性,若是,我的修爲和精神力,無法壓制它的兇性,很有可能會造成一些負面的影響。比如,異化和入魔。”

    小黑立即搖頭,道:“既然危害這麼巨大,那就不要收服,直接將它毀掉吧!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主動向食聖花走了過去,來到陣法的邊緣,擡起頭來,觀察食聖花的根莖和脈絡,道:“我已經做出決定,將食聖花收服,培養成本源植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瘋了?”

    小黑驚呼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平靜,道:“沒有壓力,哪裡來的動力?我就是要藉助食聖花的那種威脅,將自己的潛力完全激發出來。”

    既然做出決定,張若塵也就不再遲疑。

    他伸出一隻右手,緩緩向上一擡。只見,圖卷的上方,出現細微的空間波動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一根樹枝,從圖卷世界伸了出來,穿過陣法屏障,向食聖花靠近過去。

    “沙沙。”

    樹葉顯得格外碧綠,宛如是用翡翠雕刻而成,散發出一股濃厚的生命氣息。

    一根樹枝,僅僅只是接天神木的冰山一角,卻比生長萬年的聖樹更加粗壯。

    任何生靈站在樹枝的下方,也會顯得十分渺小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擡起瑩白的脖頸,望向上空的樹枝,心中掀起驚濤駭浪,難道真的是傳說中的接天神木?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不是在中古時期就已經被斬斷?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心,難以平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理會白黎公主,只是吩咐小黑將她看好,別讓她逃走。

    食聖花感受到接天神木傳出的生命氣息,停止攻擊陣法,緊接着,一根根尖銳的根鬚脫離聖樹,刺入進神木的樹枝。

    它竟然想要吸食接天神木。

    然而,接天神木爆發出來的力量,卻遠遠超過食聖花,直接將它拖入進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立即進入圖卷世界,來到接天神木的下方。

    只見,食聖花已經變成一根七尺長的綠色小藤,捲縮在接天神木的下方,瑟瑟發抖,猶如是一個市井小民在叩見帝皇,恐懼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樹幹中,響起一個浩渺的聲音:“食聖花已經被我收服,現在,你可以使用古法,將它煉成本命植物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清風一吹。

    一片蒲扇大小的樹葉,緩緩的飄落下來,落入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段古老的文字,自動出現在張若塵的腦海,正是培養本命植物的篇章。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。”張若塵拱手行禮。

    “幸好食聖花還沒有開花,否則,也就無法用來培養本命植物,只能說,你趕上了最後時刻。”

    浩渺的聲音,再次響起:“利弊兩面,我都已經告訴了你,接下來,就看你的能力,能不能駕馭住食聖花。”?張若塵再次一拜,隨後,向食聖花走了過去,利用接天神木傳給他的方法,將食聖花直接收入進氣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氣海無比浩大,寬廣程度是尋常半聖的萬倍以上,很像是一片白氣騰騰的混沌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顯化出來,似一位白衣飄飄的謫仙,盤坐在氣海的中心,雙手托住食聖花,開始熔鍊。

    也不知多久過去,食聖花的聖魂,融入進張若塵的聖魂,與脊樑骨連接在一起,從尾椎一直延伸到頭部。

    一個稚嫩的聲音,自動在張若塵的腦海響起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並不是真心臣服於你,只是臣服於神木大人。若是,你的聖魂、精神力、修爲壓制不住我,我會選擇將你吞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和食聖花的聖魂,已經連接在一起,自然也就能夠感知到它的想法和邪惡念頭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不要試一試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一抓,一柄白色的長劍,已經捏在手中,又道:“即便斬了你,我的聖魂也不會受到太大影響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陷入沉默,半晌後,才又道:“現在,你必須要提供給我足夠的養分,助我開花。若是無法提供給我,我只能吸收你的力量,一直達到飽和,纔會停下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的養分,的確是要張若塵來提供。

    只有將食聖花餵飽,它纔不會吸收張若塵的力量。

    同時,將它餵飽之後,它纔會幫助張若塵戰鬥。

    兩者算是互利互惠,其中,張若塵是主,食聖花是僕。

    僕從必須要聽從主人的號令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主人的力量太弱,僕從也能對主人的精神意志造成一定影響,甚至將主人吞噬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計算,得出結果。

    即便食聖花開花,也還不足以對他造成太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畢竟,僕從想要反噬主人,它的力量,必須要超出主人數倍,甚至十倍,纔有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好吧!先助你開花。”張若塵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培養食聖花的最佳養分,自然就是聖藥、聖者、七階蠻獸。

    六階蠻獸、半聖、六千年年份以上的靈藥,其實也是可以使用,只不過,效果卻會差很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吝嗇,將一枚聖源取出來,丟給了食聖花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聖源……真沒想到,你還有這樣的好東西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食聖花發出狂喜的聲音,密集的根鬚快速延伸出去,將聖源包裹,開始瘋狂吸收裡面的聖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中,一共掌握有兩枚聖源,乃是當初斬殺魔教兩位下境聖者的時候得到。

    吸收聖源的力量後,食聖花的本體,發出噼裡啪啦的聲音,變得更粗,更長,有着一縷縷電光,在藤蔓上面流動。

    藤蔓的頂部,那個白色的花骨朵,長得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聖源卻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變得越來越小。

    只要擁有一枚聖源,也就有五成以上的機會,造就出一位聖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如同丟出一塊石頭一般,交給食聖花吸收,若是讓那些九階半聖和準聖看到,肯定會哭暈過去。

    藤蔓已經長得足有水桶那麼粗,完全被電芒覆蓋。

    頂部的花骨朵變得無比巨大,發出啪的一聲輕響,終於打開了一些。

    花骨朵散發出來的白色光華,將接天神木下方的空間,照亮得猶如白晝一般。

    隨着,花骨朵逐漸展開,食聖花散發出來的氣息,也是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,花瓣完全展開,鮮豔美麗,很像是一朵懸掛在高空的神蓮,散發出芬芳的香氣。

    那種香氣,具有很強的迷惑性,可以讓生靈產生出幻覺。

    “越是美麗的花朵,也就越是危險。”張若塵如此評價食聖花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聲音依舊還是很嬌嫩,再次響起,道:“張若塵,我現在只能算是半飽,再給我一顆聖源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想要養分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主人,自然要提供給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摸了摸鼻尖,微微的一笑:“我已經沒有聖源。不過,我可以帶你去一座危險的戰場,那裡應該是有很多半聖和六階蠻獸的屍骸,咋們可以一起收集養分。”

    “危險的戰場?”

    食聖花顯得有些不屑,道:“我已經開出第一朵花,你有我的輔助,在青龍墟界,還有危險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到時候,我倒要看看,你的實力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強大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一句,張若塵將食聖花收回氣海,走出了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小黑立即迎了上去,問道:“怎麼樣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告訴它,已經成功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的目光,向白黎公主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見,白黎公主獨自一人站在枯萎的聖樹下方,散發出清冷的氣質,道:“原來你得到了傳說中的接天神木,難怪在七階半聖就有如此強大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她又道:“救了那些人族修士後,你應該是要殺了我吧?”

    既然,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和接天神木,在她的面前同時暴露出來,很顯然,已經將她當成了一個死人,不可能留她活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是打算救下人族修士,就立即將她殺死,絕不留下後患。

    不過,既然白黎公主看透了這一點,爲了避免她使用出魚死網破的手段,張若塵決定抹去她的這一段記憶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的眼睛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兩人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瞳孔中,散發出一粒粒白色光點,飛入進白黎公主的瞳孔。漸漸的,她那一雙美麗的大眼,變得越來越茫然和空洞。

    若是,白黎公主的修爲沒有被封印,倒是可以抵擋張若塵的精神力入侵。

    至於現在,以張若塵四十九階的精神力強度,自然輕而易舉就將白黎公主的記憶抹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將白黎公主別的記憶,也都包裹起來,凝聚成一顆鴿蛋大小的記憶光球,從她的眉心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兩根手指,向前一探,捏住那顆白色光球,仔細思考,最終還是沒有將它捏碎,而是將它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看來我真的還是缺乏了一些戾氣……暫時,先保管在我這裡吧!”張若塵輕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在心中告誡自己,必須殺了她,以絕後患。

    但是,真正到了那個時刻,他多半下不了狠手。

    說到底,張若塵對白黎公主並沒有什麼惡感,而且她也的確很無辜,並沒有做錯什麼事。張若塵心中堅守的一些原則,讓他無法做出濫殺無辜的事。

    這樣的性格,其實是相當吃虧。

    自己的利益和自己堅守的原則,很多時候,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