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精神力越是強大,也就能夠開啓越是神秘莫測的能力,其中一些能力,甚至比聖術還要可怕。

    抹殺和收取一個修士的記憶,對一個四十九階的精神力半聖而言,並不是太難的事。

    “白黎公主是太古遺種,能夠將部分記憶藏在血液深處。而且,她的精神力雖然遠遠不如你,意志力卻相當堅定,一旦成聖,說不一定會恢復記憶。”小黑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無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想要掌控白黎公主,僅僅只是打算用她來牽制吞天魔龍,即便,她今後恢復記憶,也並不是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雙眸重新恢復神采,眼神很清澈,仔細打量張若塵和小黑,露出好奇的神色,道:“你們是什麼人,怎麼會和本公主待在一起?

    張若塵與小黑對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果然,白黎公主還有一些記憶藏在血液深處,並沒有被張若塵取走。至少,她還知道自己是一位公主。

    小黑十分興奮,走了過去,搓了搓兩隻爪子,笑道:“你是本皇的妃子,叫做白黎皇妃。”

    說話的時候,小黑伸出爪子就去牽白黎公主的玉手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先是有些茫然,緊接着,抓住了小黑的爪子。

    正在小黑得意洋洋的時候,一股冰寒的力量,從白黎公主的手中傳出,將它全身凍結成冰塊。

    緊接着,白黎公主的手臂一揮,將小黑甩飛出去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是太古遺種,即便被封住修爲,肉身力量也是相當恐怖。她全力甩了一下手臂,直接將小黑甩到天邊,化爲一個黑點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,也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什麼情況?

    “一隻臭貓,居然敢自稱是皇,豈不是比本公主還要高出一個輩分?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噘着小嘴,不像是一個氣質淡雅的仙子,更像是一個刁蠻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既然失去了記憶,卻依舊很聰慧,識破了小黑的謊言。

    張若塵眺望天邊,根本看不到小黑的身影,恐怕它一時半會是回不來了。

    白髮老頭和白髮老婦已經甦醒過來,只不過,大司空在它們的身上佈置了金剛鎖印,將他們的肉身和修爲封住。

    此刻,有着一圈圈金光鎖鏈,捆住他們的雙手,綁成了一根人棍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不用管我們,趕緊逃,三個人族修士都是頂尖強者,你不是他們的對手。”白髮老婦焦急的說道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伸出一根玉指,指着自己,茫然的道:“你們是在說我嗎?我爲什麼要逃?你們又是誰?”

    白髮老頭和白髮老婦的臉色一變,察覺到白黎公主的狀態很不對勁。

    白髮老婦的面目變得有些猙獰,怒吼一聲:“張若塵,你對公主殿下做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淡定,走到白髮老婦和白髮老頭的身邊,道:“我的目標是吞天魔龍,並不是白黎公主。只要你們能夠老老實實配合我,我可以保證,白黎公主不會有性命之憂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白髮老婦還想說什麼,卻被白髮老頭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白髮老頭將局勢看得很清楚,以他們現在的狀態,根本無法和張若塵談條件。

    其次,張若塵既然還願意與他們交流,也就說明,他們暫時不會死。

    “希望時空傳人是一個信守承諾的真君子。”白髮老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察覺到了什麼,於是擡起頭來,仰望天空的星辰格局。

    一邊觀察,他一邊走上一座地勢較高的沙丘。

    此刻,正是黎明時分,東方天空,長庚星的光芒快速變得暗淡,周圍,卻是出現了一顆顆暗紅色的星辰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連十多顆流星,穿過長庚星所在的星空,向北方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長庚星失去光澤,原本該是太陽升起的東方,卻是一片血紅。這樣的星相,代表着……地獄無光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很難看,長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大司空抓了抓頭皮,十分好奇,問道:“師叔,地獄無光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二司空立即說道:“大師兄,所謂的地獄無光,是一種代表凶兆的星相,同時,也對應這一座世界正在發生的大事件。長庚星很顯然,代表的是贏沙城。”

    “長庚星變得暗淡代表什麼意思?”大司空問道。

    二司空也是嘆了一聲,道:“很有可能……贏沙城已經淪陷。”?“地獄無光到底是什麼意思?”大司空還不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地域來臨,暗淡無光。或者說,很多生靈已經死去,無法再看到光明。由此可以推斷,贏沙城中,人族和蠻獸各族肯定爆發了戰鬥,那裡的殺戮肯定相當兇殘,血流成河,屍體如山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再次問道:“只是一片星空,爲什麼你和師叔可以看出那麼多的東西,我的修爲不比你們弱,卻什麼都看不出來?”

    二司空雙手合十,不再解釋,嘴裡念出經文,像是在超度遠處的死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等到你的精神力強度能夠達到四十九階,越來越接近成聖的時候,自然能夠通過觀察星辰,通曉天下大事。這被稱爲觀星術!”

    不遠處,白黎公主的一雙大眼之中,露出好奇的神色,對神秘莫測的觀星術充滿興趣。

    她立即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並不懼他,反而抓住他的一隻手臂,猶如一個小女孩一般,欣喜的道:“你教我觀星術好不好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宇間帶有一種擔憂的神色,沒有理會白黎公主,而是對大司空和二司空說道:“你們留下來等待小黑,我必須立即趕去贏沙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料到,贏沙城中的那些人族修士竟然如此沉不住氣,這麼快就與蠻獸開戰,讓他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那邊的戰況,到底如何?

    真的已經“地獄無光”?

    早知道他們是今晚開戰,張若塵就不會在這裡耽誤這麼久的時間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立即阻止張若塵,道:“師叔,地獄無光的星相都已經顯現了出來,說明一切都成定居,誰都不可能改變結局。現在去贏沙城,無疑是逆天行事,只會是死。沒有人可以與天鬥。”?大司空也勸了一句,道:“他們居然敢和蠻獸族羣硬碰硬,純粹就是在找死。我們何必要參合進去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只是去看一看。”?張若塵不再等待,使用聖氣將白黎公主、白髮老頭和白髮老婦捲入進去,隨後,使用出空間大挪移,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此行很危險,張若塵決定獨身前去。

    即便已經出現星相,張若塵卻依舊無所畏懼,去看一看,或許能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    說到底,他並不是一個冷血的人。

    當他來到贏沙城外,看到了人間地獄一般的景象。大地全是破碎的裂縫,那些裂縫至少也要數十里長,顯然是千紋毀滅勁造成的破壞。

    空氣中,吹着寒風,帶有刺鼻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全是屍骸,既有人族修士,也要體軀龐大的蠻獸,根本無法數清。

    屍體間,冒着黑煙,燃燒着戰火。

    已經沒有廝殺聲,顯得很寧靜。

    戰場上,張若塵看到了一些較爲熟悉的修士的屍體。

    蔡家的大總管,蔡進,擁有準聖級別的修爲,本是來青龍墟界尋找成聖的機緣。

    此刻,他卻變成半具死屍,倒在血泊中,或許是因爲體內的鮮血已經流盡,那一張老臉變得相當蒼白,相當猙獰。

    凌霄天王府四公子之一的池玉棠,也已經死去。他的頭顱被某隻蠻獸咬碎了一大半,內臟也被吃掉,只剩一具血淋淋的空殼。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了海冥法王第十三弟子藍夜的氣息,很快就找到他的屍體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方圓百丈的焦土,大地向下凹陷,泥土中,還有紅色的電火在涌動。

    那片焦土的中心,就是藍夜的屍體,已經變成一堆碎骨。

    “藍夜已經死去,姬水還活着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言自語的唸了一句,最終,只是搖頭一嘆,展開身法向贏沙城的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果然,贏沙城已經被攻破,巍峨的城牆垮塌了一大半,只有部分殘牆依舊還聳立在那裡。

    城中,還有隱隱約約的轟鳴聲響起,人族和蠻獸各族的戰鬥,似乎並沒有完全結束。

    殘牆上面,掛着數百位人族修士,他們全部都被一根黑色的鐵刺,刺穿身體,釘在牆體上面。

    有的人族修士已經流進鮮血死去,還有一些在哀嚎,在掙扎。

    那畫面相當悲慘,鮮血不斷從牆體上面流下,匯聚在一起,將城牆下方的一處凹地,變成了血池。

    萬花語和上官世家的一對美女雙胞胎上官玲瓏和上官霓虹,也都釘在殘牆上面。

    上官霓虹已經死去,屍身變得十分冰冷和僵硬。

    上官玲瓏還活着,卻已經奄奄一息,有一根鐵刺,刺穿她的頸部,將她釘在殘牆上面,全身都被頸部涌出的鮮血染紅。

    萬花語也還活着,一根鐵刺穿透了她的腹部,將她釘在城門的正上方,身上的火鳳戰甲變得暗淡無光,唯有手中還捏成一柄赤紅色的戰劍,沒有鬆開。

    破敗,蒼涼。

    贏沙城依舊很巍峨,卻給人一種森然的感覺,很像是來到地府的某座鬼城。

    張若塵踩着地上的血沙,跨過遍地死屍的戰場,一步步向贏沙城行去,寒風將他的衣袍吹得摺疊,發出“噗噗”聲音。

    贏沙城的城牆下方和城牆上方,聚集有大批蠻獸。

    它們是留下來看守城門,在這一刻,自然也看到那個正向贏沙城緩緩走來的人類男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提前通知一聲,最近幾天有事,更新會很慢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