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咦!居然還有一個人類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沒有死,就應該去逃命,反而卻來找死,真是一個十足的蠢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些蠻獸很驚異,沒有料到還有人族修士會來到贏沙城。隨後,它們的嘴裡發出嘲笑聲,看向張若塵的眼神,也多了幾分戲謔。

    二十多隻黑蠍獸,從黃沙之中爬出來,出現在張若塵的前方,嘴裡吐出黑色的毒霧,雙眼冒出綠油油的兇光。

    誰都看得出,它們的身上具有濃烈的殺氣,準備將前方那個人族男子分屍。

    “生亦苦,死亦苦,生死一回亦黃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走着,一邊唸了一句,心中有萬千感慨。

    聽到聲音,掛在殘牆上的還活着的人族修士,緩緩睜開眼皮,盯着那個一步一步行來的人族男子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逃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發出低沉沙啞聲音,十分微弱,猶如風中的殘燭,隨時都會熄滅。

    萬花語和上官玲瓏自然也是睜開一雙暗淡的鳳眸,盯向那個頗爲陌生的人族男子。他十分年輕俊朗,帶有一種高貴的氣質,顯然不像是一個強者,更像是一個喜歡遊山玩水的富家子弟。

    此刻,他已經被數十隻黑蠍獸包圍,多半是要死去。

    昨夜,她們看到了太多死亡,已經有些麻木。

    只不過,萬花語的目光盯在他的身上,卻感覺到有些熟悉,似曾相識,卻又因爲失血過多,完全回憶不起來到底是在什麼地方見過?

    “趕快……離開……贏沙城已經淪陷……”

    說出這句話,萬花語的嘴裡大口涌血,瑩白色的小腹,也有血液流通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的修爲果然很強,竟然還能說話,難怪能夠殺死我族那麼多強者。”

    一隻半人半獸的蠻獸,站在城門下方,冷哼一聲,將一根火焰長鞭抽打出去,擊在萬花語的身上,在她的右腿,留下一條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萬花語的嘴裡,發出一道沉悶聲,一雙修長而筆直的**,猛烈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,那個人族男子,卻並沒有聽他們的勸告,不僅沒有逃走,反而繼續走向贏沙城。

    那隻半人半獸的蠻獸,盯向張若塵,冷哼一聲:“殺了他,將他的肉身撕裂成碎片。”

    二十多頭黑蠍獸,同時向張若塵撲了上去。

    它們的身軀皆有七、八米長,長有兩隻鋒利的鉗子,散發出刀劍一般刺目的寒光。

    掛在殘牆上的那些人族修士,全都嘆息一聲,其中一些直接閉上眼睛,不想看到接下來的一幕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停下腳步,只是緩緩伸出一隻手掌,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頓時,空間領域散發出來,形成一股無形的強大壓迫力,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飛在半空的黑蠍獸,全部都發出慘嚎聲。它們的甲殼破碎,身軀爆裂而開,變成一大片緋紅的血霧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掛在殘牆上的人族修士,全部都重新睜開雙目,露出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場的蠻獸,略微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後,它們的嘴裡發出怒嘯聲,有的使用蹄子不停踩着地面,有的從殘牆頂部跳躍下來,有的渾身冒出火焰。

    現在,蠻獸族羣都已經攻陷人族的軍事基地,成爲這片地域的主宰,居然還讓一個人類殺死了二十多隻蠻獸。

    真是豈有此理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一大羣殺氣騰騰的蠻獸,向張若塵衝了過去,既有黑蠍獸,也獅駝獸,還有嗜血蟻……,足有上千只蠻獸,踩得黃沙翻涌起來,化爲一片滾滾的黑煙。

    上千隻身軀巨大的蠻獸向前衝刺,絕對是氣勢恢宏,使得這一片大地的天地靈氣都在猛烈震盪。

    別說是一個人類,即便是一座大山,也能在頃刻之間踩成平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了下來,頓了頓,隨後,才又繼續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當他踩出第一步的時候,頓時,天穹之上,風雲色變,就連黑色的雲層也都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地面上,凝聚出成千上萬道劍氣,一字排開,橫跨數十里。

    隨着張若塵向前行走,劍氣發出“唰唰”的聲音,如同一排數十里長、三丈高的波浪,向前推進,最終,與上千只蠻獸組成的獸羣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銳利的劍氣,猶如收割稻草一般,一排一排的將蠻獸殺死。

    到最後,上千只蠻獸,只有數十隻修爲強大的六級蠻獸抽身逃走,其餘的蠻獸,全部都變成血淋淋的屍體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都是勻速向前行走,既沒有加快步伐,也沒有減緩步伐。

    那些蠻獸全部都具有很高的智慧,見到那個人族男子竟然如此可怕,即便是它們,也感覺到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數十里長的劍氣波浪,繼續向前推進。

    蠻獸族羣根本不敢與劍氣接觸,不停向後倒退,一直退入進贏沙城。

    掛在殘牆上面的人族修士,全部都相當吃驚,沒有料到,年輕一代的修士之中,竟然還有劍道如此厲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是誰?

    在這一刻,衆人才開始認真的打量張若塵,暗暗猜測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呈現出來的是本來面目,很少有人見過他的真容,自然沒有人將他認出來。

    城門下方,那隻半人半獸的蠻獸,長有鱷魚一般的腦袋和人類一般的身軀,全身都是被黃褐色鱗片覆蓋。

    它冷喝了一聲:“倒是低估了你,看來你的確有些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半人半獸的蠻獸,手持火焰長鞭,手臂一揮,將長鞭甩動出去,引出一大片數十里長的火焰氣浪,向劍氣波浪衝撞過去。

    它的實力,相當強大,已經渡過一次準聖劫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伸出一隻手,兩根手指捏成劍訣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數十里長的劍氣波浪快速收縮,凝聚在一起,化爲一柄長達九尺的白色戰劍。

    白色戰劍飛出去,發出震耳欲聾的氣爆聲,形成一道白色的光梭,將那隻半人半獸的蠻獸的肉身擊穿。

    它的全身都是染血,如同一發炮彈一般,急速倒飛出去,嘭地一聲撞擊在殘牆上面,鑲嵌進牆體。

    它沒有死,依舊還活着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成千上萬道劍氣,從它的體內涌出,直接將它攪碎成了一團血泥,從牆體上面流淌下來。

    那些劍氣,飛了回去,圍繞張若塵旋轉,形成一個方圓百丈的劍氣領域。

    殘牆頂部的蠻獸,全部都看得目瞪口呆,第一次見到有人將劍道運用得如此精妙絕倫,行雲流水。

    他是一位青年劍聖嗎?

    即便是人族中的那位女界子,也沒有將劍道修煉到他這麼收放自如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來了一個蓋世兇人,立即通知獸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!僅僅只是動了動手指,就將異鱷統領殺死。以異鱷統領準聖級別的修爲,竟然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,直接被碾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些蠻獸全部都有些惶恐,立即通知正在城中戰鬥的獸王。

    因爲,只有獸王親自出馬,才能將他鎮壓。

    距離城門還有三十丈的距離,張若塵停下腳步,盯着那些掛在殘牆上面的人族修士,眼神很平靜。

    萬花語的聲音很虛弱,道:“趕快離開……贏沙城已經……大勢已去……你改變不了什麼。一旦獸王出城,你想走也走……不……不……掉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不語,沒有理會萬花語,仔細觀察釘在他們身上的鐵刺,發現了一道道強大的精神力波動。

    那些黑色鐵刺,竟然是一種精神力法器,鎮住了他們體內的力量,使得他們無法掙脫逃走,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鮮血流盡而死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精神力,看來蠻獸族羣裡面是有一隻主修精神力的獸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通過鐵刺上面蘊含的精神力波動,推斷出對方的精神力強度。那隻獸王的精神力,已經相當接近五十階,比張若塵的精神力還要強大一些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,五指展開,將精神力釋放出去。

    殘牆上面,釘住數百位人族修士的黑色鐵刺,全部都在輕輕顫動,發出刺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那些人族修士全部都感覺到震驚,因爲,他們很清楚,釘住他們身體的黑色鐵刺的主人是一隻何等可怕的生靈。

    本來,他們都已經認命,覺得今天必死無疑,根本無法逃走。

    現在,居然冒出一個俊逸的年輕男子,具有強大的精神力,可以撼動刺入他們身體的黑色鐵刺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五指一收,手臂向後一拉。

    數百根黑色鐵刺全部都飛了出來,在張若塵的控制之下,在半空旋轉了一圈,又向殘牆頂部的蠻獸飛去。

    一大片慘叫聲響起,有着上百隻蠻獸,從高聳的牆體上面摔落下來。

    數百位人族修士,順着牆體,向下滑落,落到地面,趴在地上,全部都在咳血。

    大概只有兩百多人還活着,皆是受了嚴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當然,能夠活下來的人族修士,都是一等一的強者。

    衆人以感激的目光,向張若塵看了過去。同時,他們的目光之中,也帶有一些敬畏和好奇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誰,怎麼能夠同時擁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和劍道修爲?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獸王的怒吼聲,從贏沙城的中心區域傳出。吼聲和蹄聲越來越近,正向城門的方向急速衝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