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諸位獸王,全部都愣住,隨後,發出一陣嘲笑聲,猶如看一個傻子一般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他到底知不知道吞天魔龍的身份?

    居然想要用一隻蠻獸,與吞天魔龍談條件,而且,還想換取所有人族修士的性命。

    防禦陣法中,諸位人族修士感覺到有些失望,本以爲有強大的援軍趕到,卻沒想到僅僅只是到了一人。

    一個人,就算再強,又能改變什麼?

    即便是《半聖榜》排名前五的立地大師和雪無夜趕到,恐怕也逆轉今天的局勢。

    “你還沒有資格與我談條件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目光,根本沒有正眼看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即便殺死了兩隻獅駝獸王又如何?

    那一族的獸王,本來就很弱,算不上頂尖級別的強者。吞天魔龍有着足夠強大的修爲,眼界很高,至少也要《半聖榜》上的生靈,纔有資格與他對話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金甲蠍王怒嘯一聲,嘴裏吐出一道振聾發聵的音波,凝聚成一隻三十七丈高的黑色獸影,向張若塵衝撞過去。

    遇到人族修士,直接碾殺,沒必要與他廢話。

    金甲蠍王既是太古遺種,又是《半聖榜》排名第五十六位的強者,實力比白黎公主還要強大一籌,即便只是吐出的一道音波,也具有強大的破壞力。

    黑色獸影和黑色颶風,將張若塵和金甲蠍王之間的建築,紛紛衝擊得垮塌,很快就涌到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原地,只是將手指向前一指,成千上萬道劍氣,立即匯聚過來,凝聚成一柄十二丈長的大劍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劍光落下,將音波凝成的黑色獸影劈得散開,消散於無形。

    緊接着,金甲蠍王的一條金色尾巴橫掃過來,向張若塵擊了過去。尾巴上面長有倒刺,比聖劍還要鋒利,從一座巨石堆砌而成的祭臺旁邊劃過,立即將祭臺撕裂成兩半。

    金甲蠍王力大無窮,金色蠍尾更是它的一種相當厲害的攻擊手段,憑藉這一招,殺死了上百位人族半聖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閃避,只是將五指展開,向虛空中某個方向一捏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了回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劍就是一斬,施展出真一雷火劍法中的一招。

    “天雷渡世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尖衝出一道長長的黑色劍光,帶有雷電的力量,與金色蠍尾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倒飛了二十餘丈,才又重新落回地面,捏劍的右手傳來一股劇烈疼痛,整隻手臂都有些麻木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《半聖榜》排名第五十六位的生靈,果然是非同小可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將體內的聖氣快速運行了一個大周天,右臂的那股疼痛和麻木的感覺,很快就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其實,金甲蠍王也很不好受,蠍尾上面出現了一道三米長的劍痕,穿透了金甲,流淌出鮮血。

    要知道,從金甲蠍王成名以來,也就只有九大界子之一的池萬歲,纔將它的金甲破開,打得它流淌出鮮血。

    池萬歲卻是《半聖榜》排名第九的超級猛人,而且,還是使用界子印,才做到了這一步。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獸王,自然知道金甲蠍王的防禦有多麼驚人,能夠破開它的防禦,也就肯定是一個狠茬子,絕對相當危險。

    一些獸王開始移動自己的位置,有的到達張若塵的右側,有的飛到張若塵的左上方,有的切斷了張若塵的退路。

    它們的神情很凝重,如臨大敵,對張若塵的重視程度,不下於人族的兩位界子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轉過頭來,仔細打量張若塵,終於有些重視眼前這個人類年輕男子,問道:“現在,你有資格報上你的名字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四方掃視了一圈,至少看到八隻獸王站在他的兩百丈之內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些下境聖者,面對這樣的局勢,也會選擇立即逃走。因爲,八隻獸王已經具有屠聖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懼色,目光與吞天魔龍對視,道: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顯然是對人族的年輕高手有一定了解,聽到這個名字,眼中閃過一道異樣的神色,道:“你就是那位時空傳人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石廣場上的人族修士,全部都很吃驚,沒有料到,獨自殺入進贏沙城的年輕男子,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時空傳人張若塵。

    一位兵部的半聖,感覺到很不可思議,道:“張若塵竟然會冒着巨大的風險,趕來救我們?”

    “大家對張若塵的誤解太深,雖然,女皇下令擒拿他,似乎是一個罪大惡極的逃犯。實際上,他卻並不是一個窮兇極惡之徒,反而做了很多讓人佩服的大事。”北宮嵐說道。

    當初,有消息傳出,兩儀宗的劍道奇才林嶽,很有可能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因爲,林嶽對北宮嵐有一些恩情,所以,她專門去查閱過關於張若塵的資料。

    直到那個時候,她才知道,原來張若塵與她一樣都是武市學宮的天才學員。

    若不是,女皇的一張皇旨,將張若塵變成朝廷必須緝拿的重犯,他根本不可能離開武市學宮。

    關於張若塵的事蹟,逐漸被挖掘出來,不少人族修士都對他生出好感。

    贏沙城都已經淪陷,張若塵卻還敢闖入進來,就憑這一份氣魄,這一份大義,已經讓無數修士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看透了張若塵的修爲境界,道:“你的潛力很大,本來是可以成爲一個還算不錯的對手,只可惜,你太不珍惜自己的性命,才七階半聖的境界,就敢出現在我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敢來,自然也就有十足的把握離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十分淡定從容,將衣袖一揮,周圍的空間,頓時略微扭曲了一下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三道人影從扭曲的空間裏面走了出來,正是白黎貓族的三大高手,白黎公主、白髮老頭、白髮老婦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目光,落在白黎公主的身上,很快又將目光移開,嘴裏發出冷冽的聲音:“你居然能夠抓住白黎公主,倒是有些手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那麼,我用白黎公主的性命,換取贏沙城中,所有人族修士的性命。你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在場的獸王,全部都知道吞天魔龍與白黎公主的關係密切,很有可能會發展成爲伴侶。

    一位人族修士,竟然敢擒住白黎公主,用來要挾吞天魔龍,膽量真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到底會一怒之下,將那個人族修士打得神形俱滅?

    還是選擇屈服,將贏沙城中的人族修士全部放走?

    誰都把握不準,吞天魔龍到底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身上涌出的魔煞之氣,變得更加濃烈,將大半個贏沙城都籠罩進去,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很顯然,吞天魔龍已經是處在暴怒的狀態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龍是有逆鱗的嗎?白黎,就是我的逆鱗,你竟然敢動她。”吞天魔龍厲吼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地面,揹着雙手,擡頭望去,道:“動了又如何?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身體旋轉了一圈,立即化爲本體。

    ● ttκд n● c ○

    一條數十里長的黑龍出現在天空,龐大的龍頭向下俯看,落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:“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兩件事,第一,無論發生任何事,今天,贏沙城中的人族修士也必須死。第二,你將會受到有殘酷的懲罰,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皺起眉頭,倒是沒有料到,吞天魔龍的意志竟然如此堅定,即便是用白黎公主也無法改變它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其實,我們可以換一種談判的方式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說。”吞天魔龍吐出一個字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們各自退一步,只要贏沙城中,所有獸王退到一萬里外,我就可以將白黎公主還給你。如何?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自然明白張若塵的意思,這位時空傳人,是想要爲贏沙城中的人族修士,爭取一絲活命的機會。

    只要獸王全部退走,剩下那些蠻獸根本擋不住人族修士,他們很快就能突圍。

    當然,對於獸王級別的生靈而言,一萬里的距離,並不算太遠,一個來回,也就只需要半個時辰的時間,它們很快就能重新趕回贏沙城。

    只要人族修士,能夠在獸王返回之前突圍,就能活命。

    若是在半個時辰之內,他們沒有衝出去,那麼,也就只能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“贏沙城中的蠻獸數量衆多,人族修士根本不可能在半個時辰之內殺出去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暗暗推算,根本推算不出,人族修士有逃走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它冷笑了一聲,道:“你的這個條件,倒也不算過分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答應了?”張若塵淡淡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答應了!”吞天魔龍道。

    贏沙城中,除了吞天魔龍,還有另外十八隻獸王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着白黎公主,先一步飛出贏沙城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吞天魔龍都跟在他們的身後,謹防張若塵趁機逃走。

    直到張若塵和吞天魔龍都到達萬里之外的一處區域,十八隻獸王才騰飛起來,急速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獸王全部撤走,贏沙城中的人族修士,立即發起最爲兇猛的反攻。

    “殺,殺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以自己的性命爲代價,幫我們爭取到半個時辰的時間,我們絕對不能讓他的死變得毫無價值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族修士都認爲張若塵必死無疑,畢竟,他面對的是十九隻獸王,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活路。

    今天,本是必死的局面,然而,張若塵卻以自己的性命作爲代價,硬生生的打破死局,逆轉天命,爲他們爭取到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很多人族修士的心中,也都生出一種難以言表的感激,內心的觸動極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終於回家了,可以好好碼字了!先更一章,今晚還有更新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