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玄蝟獸王站在一團黑霧的內部,身軀足有數十丈高,乃是一隻黑色的刺蝟,張大嘴巴,向張若塵所在的方位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聖氣中,凝結成一百多道雷電,化爲一條極具毀滅力的電河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位,兩隻獸王同時打出一件祖器,引動出蠻荒古勁。

    其中一件祖器,是一根赤紅色的羚羊角,長達七米,極其尖銳,有着一股熾熱的火焰涌出來,使得數十里的天空都被一片火雲覆蓋。

    另一件祖器,是一塊晶瑩剔透的玉石,大概有水缸那麼巨大,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比羚羊角還有強大幾分。

    七大獸王各自施展出威力強大的手段,每一招都是驚天動地,讓人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即便是站在數百里外,那些人族修士也感覺到十分危險,因爲,隨時都有強勁的餘波,從他們身邊飛過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道餘波,也能將他們殺死。

    戰鬥的中心,七股混亂的力量同時攻向張若塵一人,也不知他能夠堅持多久?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承受了巨大的壓力,整個人都是處於高度緊繃的狀態,根本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鬆懈。

    “空間扭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緩緩划動,形成一圈圈半透明的漣漪。

    方圓百丈之內的空間,出現嚴重扭曲,七大獸王的攻擊手段,全部都偏移了方位,沒能落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當然,要將七大獸王的攻擊化解,即便是使用空間力量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聖氣消耗很大,繼續這樣戰下去,即便沒有死在七大獸王的爪下,也會聖氣耗盡而亡。

    不再被動防守,張若塵向前跨出一步,施展出一招空間挪移,逃出七大獸王的包圍圈,落到埪鹿獸王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揮斬下去,拖出一道二十餘丈長的黑色劍芒,呈現出圓弧形,很像是一輪黑色的月亮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埪鹿獸王嚇了一大跳,立即打出一件三角盾牌形狀的祖器,抵擋張若塵的攻擊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從盾牌祖器的旁邊斬了下去,發出刺耳的摩擦聲,飛出一粒粒明亮的火光。

    埪鹿獸王向後倒退,感覺到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剛纔實在太驚險,若是,它的反應稍微慢了一拍,那麼,就算不死,恐怕也要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空間力量實在太詭異,能夠跨越空間,能夠扭曲空間,還能撕裂空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種種手段,讓在場的所有獸王都感覺到棘手,一時半會,竟然沒能將他拿下。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一旦成長起來,必定成爲蠻獸各族的大敵。”一位獸王如此評價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池瑤女皇僅憑一己之力,就將蠻獸各組鎮壓了數百年。若是,再讓時空傳人修到大聖境界,恐怕今後一千年,蠻獸各族也沒有翻身之日。”另一位獸王說道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也在凝視戰場,向沒有加入戰鬥的獸王下出一道命令,道:“其餘獸王還不立即趕回贏沙城,這裡有我壓陣,時空傳人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“魔龍大人放心,我們必定將人族修士全部鎮殺。”

    另外十一隻獸王,向贏沙城衝去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被七大獸王牽制,已經是自身難保,很快就會隕落,自然也就沒有人能夠攔得住它們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十一隻獸王的方向盯了一眼,腦海中,思維快速運轉。

    “空間大挪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動,跨越數十里,追上其中一隻化爲人形的獸王。

    “哪裡走?”張若塵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那隻獸王來自騰蛇族,化爲人形之後,竟是一個容貌頗爲美麗的黑甲女子,蠻腰十分柔韌纖細,身上的皮膚是古銅色。

    她已經渡過第二次準聖劫,又是神獸後裔,體內流淌着部分神獸血液,戰力自然是相當強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突然出現,讓騰蛇獸王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就是這個時候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刻度劍法,將時間印記與劍法融爲一體,一劍刺向騰蛇獸王的眉心。

    方圓十丈,時間的流動速度快速放緩,張若塵出劍的速度卻變得更快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騰蛇獸王根本來不及抵擋,她的頭顱,被張若塵一劍刺穿,劍尖從後腦穿透了過去,有大量鮮血飛濺出來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意識到了一些不妙,立即收劍,雙腳一蹬,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即便,張若塵的反應速度已經快到極致,卻還是遲了一步。

    騰蛇獸王的一雙筆直的長.腿,變成蛇尾,腰腹化爲蛇身,雙手化爲一對黑色肉翼,身軀快速膨脹,變成一條數十丈長的兇猛騰蛇。

    蛇尾一甩,攜帶一大片黑色聖光,直接抽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用劍一擋,將絕大部分力量化解,一直退到百米之外,才重新穩住腳步。捏劍的右手,虎口的位置,裂開了一道縫隙,流淌出鮮血。

    騰蛇獸王的身軀直立起來,散發出一股濃烈的血腥氣,嘴裡發出一道冷冽的女聲:“我的氣海並不在眉心,即便,你擊穿我的眉心,也只是將我創傷,根本殺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沒能殺死騰蛇獸王,張若塵的確是有一些失望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的本質目的是要阻擋騰蛇獸王離開,將它攔下,並且擊傷,就已經達到目的。

    準備趕回贏沙城的十一隻獸王,沒有料到,張若塵竟然這麼快就殺了上來,而且,還將騰蛇獸王擊傷。

    “這位時空傳人真的不怕死?難道真的以爲,就憑他一人,就能將所有獸王全部攔截下來?”

    很多獸王都感到無語,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拼命的人族修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追上衝在最前方的一隻獸王。他站在半空,打出一道空間裂縫,向那隻獸王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隻獸王提前警覺到危險,立即停下腳步閃避了過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空間裂縫爆發出來的力量,還是那隻獸王嚇得不輕。因爲,它與空間裂縫僅僅只是相差數丈距離,差一點就慘死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接連不斷出手,誰敢衝到最前方,立即就會遭到空間力量或者時間劍法的攻擊。

    其中有兩隻獸王,來不及躲閃,遭受了重創。

    雖然,諸位獸王依舊在趕向贏沙城,但是,返回的速度,卻變得頗爲緩慢。

    原本,只需要一刻鐘,就能夠回到贏沙城。

    現在,就算半個時辰,也未必回得去。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,斬了張若塵,再去贏沙城。”

    “太憋屈了!居然被一個人類小輩追着打,本王也建議,先斬了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爲諸位獸王急着返回贏沙城,纔給了張若塵可趁之機。

    諸位獸王自然是感到相當惱怒,不再拼命趕路,而是停了下來,全部都將祖器取出,將方圓百里的空間鎖定。

    “鎖定住空間,看你還能蹦躂到什麼時候?”

    騰蛇獸王的嘴裡,發出一道冷銳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獨自一人站在空曠的沙漠中,一手提劍,一手託着界子印,眺望懸浮在半空的十數件祖器。

    只感覺一股讓人窒息的死亡力量,作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已經過去半個時辰,也不知贏沙城的情況如何?”

    張若塵決定拼盡全力,再拖延一刻鐘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雲層中,一聲震耳的人龍吟響起,緊接着,吞天魔龍的身影顯現了出來,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緩緩飛行。

    “完了!諸位獸王使用祖器將空間定住,如此一來,張若塵必定是無法逃走。若是這個時候,吞天魔龍向張若塵發動攻擊,張若塵根本就無法躲避,只能硬接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族修士,全部都很擔憂。

    他們很清楚,張若塵最大的底牌,就是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正是能夠調動這一股力量,張若塵才能以七階半聖的修爲,對諸位獸王造成一定程度的阻礙。

    如今,失去空間力量的加持,張若塵又能擋得住吞天魔龍幾擊?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嘴裡,吐出一道聲音:“老實說,你爆發出來的實力,的確讓我感覺到相當驚訝。即便是太古時期,我也沒有出過你這麼強大的人類。在同境界,即便是我也未必是你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儘量顯得鎮定從容的模樣。

    其實,先前張若塵能夠將諸位獸王攔截下來,自己也是受了一些傷勢。只不過,他將傷勢完全壓制下去,不讓自己弱勢的一面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既然要強勢,就要強勢到底。

    這就是爲何歷史上的一些雄主,即便是已經戰死,卻依舊保持一種站立的姿勢。只是一具屍體,也能將強敵嚇得後退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又道:“只不過,你已經沒有機會成長到與我相同的境界,現在,你可以去死了!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龍爪,向下一按,頓時,將天地靈氣擠壓得向外涌去,就連空間結構也都出現了一道道細小的裂痕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吞天魔龍打出的攻擊,已經堪比下境聖者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“劍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體內的聖氣,源源不斷注入進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劍體上,浮現出一道道銘紋,黑色的劍光瘋狂的涌出來,猶如是一根光柱,從地面一直衝向天穹。

    終於,上千道銘紋同時被激活,爆發出一股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與沉淵古劍融爲一體,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,腳掌在地面一踩,化爲一道光梭,向從天而落的龍爪迎擊上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