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他以爲動用千紋毀滅勁,就能與魔龍大人正面碰撞?難道他不知道,魔龍大人的龍爪,比千紋聖器更加強大?”

    “等着瞧,魔龍大人只需要一爪,就能將他擊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諸位獸王相當清楚吞天魔龍的力量有多麼可怕,聖境之下,恐怕也就只有排在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前二十的生靈,纔有與它交手的實力。

    別的生靈,能夠擋住它的全力一擊,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。

    在場的獸王,全部都露出笑意,已經可以想象,下一刻,所謂的時空傳人就會被吞天魔龍打成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從地面衝起的劍氣光梭,與一座宮殿大小的龍爪碰撞在一起,兩股力量相互僵持了一個剎那。

    龍氣和劍氣,向四面八方****出去,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個凹坑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身上的劍芒越來越暗淡,向下墜落,轟的一聲,砸落在一座數百米高的沙丘頂部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座沙丘向內塌陷,形成一個圓錐形成的深谷。

    張若塵半跪在深谷的底部,左手的五指展開,撐着地面。右手捏着劍柄,劍體在不停顫動,發出劍鳴聲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,掛有一絲鮮血,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力量,不愧是太古時期的霸主級生靈,吞天魔龍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剛纔那一擊,張若塵是故意選擇硬碰硬,想要試探出吞天魔龍的真正實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推算,恐怕也只有突破到八階半聖的境界,再加上其它各種手段,才能真正與吞天魔龍正面征戰。

    其實,吞天魔龍就是太古時期的生靈,只不過,它的先祖使用了一種特殊的手段,將龍蛋封存,埋藏在地底,吸收天地精華。

    千百萬年後的今天,龍蛋才破裂而開,使得吞天魔龍降生在一個嶄新的時代。

    太古遺種幾乎都吸收過天地初開的混沌之氣,也吸收過崑崙界的天地精華,堪稱是半個先天生靈,自然比後天生靈強大得多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又是太古遺種中最巔峯的生靈之一,無論後天生靈如何修煉,也很難與他相比。

    人族之中的界子,之所以能夠與吞天魔龍抗衡,完全就是因爲池瑤女皇的大力培養,賜給了他們很多稀世罕見的聖藥,甚至神藥。

    剛纔那次碰撞,沉淵古劍擊穿了吞天魔龍爪心的一塊鱗片,有着一滴龍血滴落下來。

    龍血蘊含的能量相當龐大,在半空,竟是燃燒起來,化爲一個直徑三米的巨大火球,一直落到地面,火焰才逐漸消散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掌握了一件神兵利器,居然可以破開我的龍鱗。”吞天魔龍對張若塵手中的沉淵古劍,生出極大的興趣。

    從吞天魔龍出生以來,沉淵古劍是第一件能夠破開它的龍鱗的戰兵。

    張若塵撐着劍柄,站起身來,擡頭望向天空,身上有着一股不屈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殺了你,不僅可以除掉一個威脅,還能得到一件可以成長爲神器的戰兵,倒是一舉兩得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有足夠的信心,將張若塵鎮殺。

    因爲,它看出張若塵傷得很重,只是故意表現出十分輕鬆的樣子。

    三招之內,應該就能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“你就那麼自信,能夠殺得了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縱身一躍,從山谷中衝出,重新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“一共十六件祖器定住了空間,你覺得自己還有機會逃走?”吞天魔龍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誰說我要逃?”

    “如此說來,你還有別的底牌?其實,無論你有什麼底牌,與我交手,也只會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聲音,還沒有完全落下。

    一隻巨大的龍爪,先一步向下擊去,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比剛纔那一擊,竟然還要強大一些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生靈,全部都以爲張若塵擋不住這一擊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食聖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背部,涌出一大片白色聖氣,緊接着,一株綠色的長藤,從聖氣中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長藤,足有水桶那麼粗,流通着金屬光澤,散發出神劍一般的銳氣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長藤向虛空抽擊過去,與龍爪碰撞了一下,將龍爪上面的龍鱗打得掉落三片,逼得吞天魔龍不得不將爪子收回雲中。

    食聖花散發出來的氣息,十分古怪,既有濃烈的死亡之氣,也有磅礴的生靈氣息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?”

    外圍區域,所有獸王全部都大吃一驚,相當好奇張若塵是動用了什麼手段,怎麼能夠將吞天魔龍身上的龍鱗都打落?

    它們看見,一株綠瑩瑩的長藤,從地面一直生長到天空。在藤蔓的頂部,開有一道豔麗的花朵,散發出白色的光華,很像是一盞飄在雲中的巨大神燈。

    眼前的畫面相當詭異,誰都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底牌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化爲人形,從雲中飛了出來,目光有些凝重,道:“開花之後的食聖花,竟然如此厲害。我很好奇,你是使用什麼手段,將它收服?”

    “無可奉告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遠處,夔牛獸王大吼一聲:“魔龍大人,需不需要我們助你一臂之力,動用祖器,鎮壓食聖花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你們全力掌控祖器,定住空間,別讓他逃走就行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對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,即便張若塵已經收服食聖花,依舊不可能是它的對手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伸出一隻手,從腹中,將龍骨取了出來。同時,它將體內的龍氣源源不斷打入進去,轉瞬間,七百多塊龍骨立即散發出奪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吞天魔龍終於認真起來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龍骨與食聖花猛烈交鋒,將空間結構打得不斷破碎,方圓百里的沙漠,揚起深黑色的塵土。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是打算拖出諸位獸王一刻鐘就立即離開,現在卻根本停不下來。

    漸漸的,別的獸王也加入戰鬥,它們打出祖器,向張若塵擊了過去,想要儘快結束戰鬥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一滴日精神露吞入腹中,快速恢復體內消耗的聖氣,單手託着界子印,使用界子印中散發出來的帝皇之氣,凝結成一層堅固的護體光罩。

    同時,他的另一隻手捏出劍訣,使用沉淵古劍,向諸位獸王發起反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一味的與獸王硬碰硬,那樣戰鬥,恐怕他早就已經死了十幾回。

    一邊戰鬥,一邊撤退,不斷遊走,根本不給它們合圍的機會。

    當然,其它三個方位都被獸王佔據,張若塵只能被迫退向贏沙城的方向。

    一連轉戰萬里,張若塵和十數只獸王再次來到贏沙城外的戰場。

    贏沙城中的人族修士,已經完全撤離。

    城中的蠻獸,部分衝出城外,繼續去追擊那些逃走的人類。也有一部分蠻獸,依舊留在城中,看守贏沙城。

    “你們快看,魔龍大人和諸位獸王回來了!”一隻半人半獸的蠻獸,大呼一聲。

    另外一隻六階蠻獸,立即衝了上去,道:“稟告諸位獸王,人族修士攻破我們的包圍圈,衝出贏沙城,向西北方向逃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那隻六階蠻獸的話,還沒有說完,半空中,界子印散發出來的一道餘波,直接將它打碎成了一團爛泥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上空飛落下來,落地地面,站在那隻六階蠻獸的屍體旁邊,身上鮮血直流,傷得極重,就連站立也有一些不穩。

    即便吞天魔龍被食聖花牽制住,張若塵卻依舊要對抗十多隻獸王,能夠堅持到現在而不死,已經是一個奇蹟。

    在途中,張若塵已經施展過時空大挪移,甚至動用了聖旨,卻依舊沒有走掉。

    夔牛獸王掌握了一件精神力祖器,威力相當可怕,足以覆蓋方圓數百里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施展出時空大挪移,精神力祖器就會發出精神力攻擊。精神力祖器雖然無法殺死張若塵,卻能將張若塵牽制住,使得他無法逃走。

    這是張若塵遭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危局,有可能真的已經無法退走。

    “難怪池萬歲和北宮嵐都戰敗,獸王的力量果然是不容小覷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編撰出《半聖榜》和《半聖外榜》的排名,即便不是完全正確,也有很大的參考價值。

    十多位獸王,有一大半都是《半聖外榜》上面的強者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夔牛獸王還是《半聖榜》第四十二位的太古遺種,實力比界子也弱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最開始的時候,張若塵的確是有些低估了它們的實力。

    “既然人族修士已經逃走,那麼時空傳人必須得死。”

    所有獸王都是相當惱怒,若不是因爲張若塵,它們完全可以將贏沙城基地的人族修士殺得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若是不將張若塵殺死,一旦消息傳了出去,讓青龍墟界別的獸王知曉,肯定會嘲笑它們。

    獸王的龐大身影,接連不斷從沙漠中走出,眼中帶有殘忍、憤怒、狂野的氣息,向張若塵靠近過去,很想將他撕碎。

    即便是陷入危局,張若塵也無怨無悔,反而身上戰意滔天,一連將三滴神露吞服腹中,陽剛之氣從毛孔中噴涌出來化爲火焰,大吼一聲:“想要殺我,至少得留下五隻獸王給我陪葬。”

    無論是做了救苦救難的好事,還是做了十惡不赦的壞事,只要無愧於本心,張若塵就不會後悔,就要繼續戰下去,直到流盡體內的最後一滴血。

    想要逆天行事,哪能不付出代價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