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吞下三滴日精神露,體內消耗的聖氣,快速彌補回來,張若塵的精神意志再次達到飽滿狀態。

    諸位獸王很鬱悶,那位時空傳人,明明傷得極重,隨時都有可能會倒下,卻偏偏戰意滔天,比任何人都更加精神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位,吞天魔龍憑藉七百二十八節龍骨,終究還是將食聖花擊傷。

    食聖花使用根鬚快速奔跑,退到張若塵的身旁。長藤上,密佈有破碎的裂紋,藤蔓頂部的白色花朵也被打得凋零,所有花瓣全部掉落。

    騰蛇獸王站在不遠處,重新化爲人形,變成一個穿穿黑色鎧甲的美麗女子,嘴裡吐出蛇信,笑道:“張若塵,即便你收服了食聖花,也不可能是魔龍大人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吞天魔龍並沒有無敵,只要我再吸收一些養分,足以與它分庭抗禮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相當驕傲,並不認輸。

    它的數百根根鬚,快速生長,很像是一根根牛毛那麼纖細的長蛇,在黃沙中涌動,一直蔓延到數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所有根鬚,全部刺入進戰場上的六階蠻獸和半聖的屍骸,吸收屍骸中的聖力。

    在聖力的蘊養之下,食聖花的藤蔓再次變得流光溢彩,散發出翠綠色的光華。藤蔓的頂部,一片片花瓣綻放而開,花朵比先前更大,散發出來的聖光更加明亮。

    開花後,食聖花本來就沒有吸收足夠多的養分,並不是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現在,它在戰場上,將數百具六階蠻獸和半聖的屍骸當成養分,吸盡它們的聖力,終於“吃”飽。

    那些屍骸,全部都變得乾癟,與一般的乾屍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食聖花散發出來的力量氣息,又增強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將龍骨抽擊出去,化爲一根骨鞭,橫空而過,攻向食聖花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花朵中,散發出一道精神力,精神力形成一道稚嫩的聲音:“來得好,今日,我要食龍。”

    藤蔓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道雷電紋路,與骨鞭正面碰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後,長藤開始瘋長,將骨鞭纏繞,向吞天魔龍的手臂延伸過去,花瓣打開,想要將它吞食。

    食聖花和吞天魔龍的戰鬥,再次爆發,使得空間不停震動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地面上的十多隻獸王,也立即出手,打出祖器,攻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養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喝一聲,將沉淵古劍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色的劍體,懸在半空,強大的劍意如同水紋漣漪一般,一直涌到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贏沙城的周邊,遺落在戰場上的戰兵,全部都在顫動。

    緊接着,成千上萬件戰兵離地飛起,發出嘩啦啦的聲音,向沉淵古劍飛了過去,融入進劍體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中的銘紋,變得越來越密集,散發出來的劍光也越來越明亮。

    “居然可以煉化別的戰器,張若塵的那柄劍,果然是一件神兵。”

    一隻獸王動了貪婪之心,背上長出一對大翼,騰飛起來,向沉淵古劍靠近過去,想要將它收取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兩根手指,捏出一道劍訣,嘴裡吐出一個字:“死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體中,大概有兩千道銘紋同時浮現出來,釋放出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緊接着,劍體化爲一道黑色流光,帶着一股冷冽的寒氣,擊向那隻獸王。

    那隻獸王意識到危險,立即打出一件祖器,激發出祖器中的蠻荒古勁,想要抵擋住沉淵古劍的攻擊。

    同樣是千紋聖器,激發出一千道銘紋爆發出來的毀滅勁,與激發出兩千道銘紋爆發出來的毀滅勁,自然是兩個層次。

    此刻,沉淵古劍就是激發出兩千道銘紋,爆發出來的毀滅勁,比以前強大了何止一倍?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撞擊在祖器上面,將祖器和那隻獸王,同時打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那隻獸王沒有死去,依舊還有生命波動。

    就是現在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最快的速度,衝到它的身旁,一連打出十二道掌印,將那隻獸王的肉身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當然,那隻獸王在臨死的時候,施展出了一招底牌,擊在張若塵的胸口,將張若塵的胸口打得略微塌陷,鮮血直流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的肉身足夠強大,硬抗下來,要不然,獸王的臨死一擊,足以與他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“激活兩千道銘紋,竟然消耗了六成聖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有些脫力,於是,取出兩滴日精神露,立即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日精神露的力量,很容易就被吸收,可以在最短的時間之內,轉化爲聖氣,彌補戰鬥帶來的消耗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在全盛時期,激活一千道銘紋,可以使用出七八次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但是,激活兩千道銘紋,卻只能使用出一次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激發出來的銘紋越多,對聖氣的消耗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當然,激活兩千道銘紋,沉淵古劍爆發出來的威力,卻是相當可觀,僅僅只是一劍,就將一隻獸王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正是這一劍,纔給張若塵創造出殺死一隻獸王的機會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將剛纔那件祖器煉化,隨後,又飛到半空,繼續吸收別的戰兵,想要將劍體中的銘紋,提升到三千道。

    一件千紋聖器,每多一千道銘紋,威力就會提升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殺死了活頁獸王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這麼多獸王聯手發起攻擊,竟然還能讓他殺死一隻獸王,對我們來說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懼怕他,他身上的傷勢已經更加嚴重,堅持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來的戰鬥,相當慘烈,張若塵根本沒有還手之力,只能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十多位獸王的攻擊,別說是張若塵,即便是吞天魔龍也不可能擋得住。

    終於,懸在半空的沉淵古劍,將所有戰兵全部煉化。

    劍體中的銘紋,達到三千一百四十二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伸,向着虛空中一抓,隨即,沉淵古劍飛了回來,落入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就是這個時候,騰蛇獸王腳踩十分玄妙的步法,形成十二道幻影,從左側向他攻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最後一擊,張若塵,你該倒下了!”

    騰蛇獸王的眼中,冒出綠色的光芒,一雙修長的手臂,長出一塊塊指甲蓋大小的鱗片,擊向張若塵的頭部。

    雙臂的外側,形成十圈黑色的聖光,向十指的指尖涌去,發出一陣陣沉悶的風雷聲。

    騰蛇獸王動用出聖術,爆發出三十五倍攻擊力,想要憑藉這一擊,徹底將張若塵拿下。

    即便張若塵已經傷得很重,卻並沒有閃避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身,上千道銘紋浮現出來,釋放出一圈圈黑色的毀滅勁氣。

    劍影閃動了一下,橫掃而過。

    下一刻,騰蛇獸王的嘴裡發出一聲慘叫,向後倒飛出去。劍氣將她的雙臂斬斷,雙肩的位置,涌出兩根血柱。

    既然將她重創,自然不能放她逃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追了上去,再次將劍舉起,又是向下一斬。

    劍鋒從騰蛇獸王的左耳劃過,將她的小半個腦袋都斬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騰蛇獸王的嘴裡,發出一聲淒厲的長嘯,化爲本體,變成了一條黑色蟒蛇,衝入進黃沙,鑽向沙漠的底部。

    此刻,騰蛇獸王恐懼到極點,只想立即逃走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追在後方的張若塵,一掌拍了下去,擊在地面。手掌心飛出一道數十丈長的龍影,衝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沙漠的下方,傳到一聲慘叫,騰蛇獸王再次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雖然,十多隻獸王追在張若塵的身後,不斷打出攻擊手段,想要營救騰蛇獸王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正是殺意滔天的時候,無視那些攻擊,使用精神力鎖定住騰蛇獸王的位置,打出一道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空間裂縫一直衝到一千多米長的地底,將騰蛇獸王斬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終於,騰蛇獸王身上的生命氣息徹底消失,死在地底。

    又一隻獸王隕落。

    當然,爲了殺死騰蛇獸王,張若塵也付出巨大的代價,硬接下十多隻獸王的攻擊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,又多了十多處傷口,肉身變得破破爛爛,身上的骨頭也不知斷了多少根,體內的血液流失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沒有倒下,手持長劍,臉上毫無畏懼。

    活頁獸王和騰蛇獸王的死,讓剩下的諸位獸王感到發憷,生出了一些畏懼的心理。

    明明它們佔據絕對的優勢,可以輕鬆將眼前這個人類碾殺。

    誰能料到,竟然會是現在這樣的結果?

    那個人類男子,看似隨時都會倒下,卻又給人一種永遠都不會倒下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,誰想死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相當銳利,向對面的獸王掃視過去,身上的戰意,並沒有消減。

    “你都已經是強弩之末,還敢猖狂,本王來滅了你。”

    埪鹿獸王看出張若塵已經虛弱到極點,只是在強撐。

    當然,先前張若塵表現得太強勢,讓它不敢靠近過去,只敢發動遠程攻擊。

    埪鹿獸王的前面兩隻鐵蹄擡起來,又快速落下,猛然向下一踩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一股刺骨的寒氣,沿着地面,向張若塵涌了過去。寒氣中,響起“唰唰”的聲音,可以看見兩百多柄冰刃在氣霧中飛行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修長的身影,從遠處急速飛來,形成一連串殘影,衝到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所有殘影重疊在一起,凝聚成黃煙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身形站得筆直,眼神十分冰冷,手中的聖劍揮斬出去,形成一大片劍影,將所有冰刃全部都擊碎。

    諸位獸王全部都是愣了一下,竟然又來一個不怕死的人類。

    (今天出去辦事了,回來得較晚,先更一章,先去睡一會兒,再寫第二章,爭取凌晨更出來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