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盯着黃煙塵的背影,眼神有些複雜,道:“你不該來的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向後退了兩步,與張若塵並肩而立,依舊使用警惕的眼神盯着對面的諸位獸王,道:“既然已經在一起,就要永遠在一起,哪怕是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本王就成全你們,讓你們做一對亡命鴛鴦。”

    埪鹿獸王頭頂的一對鹿角,涌出兩根青色的光柱,直衝雲霄,使得數百丈的高空,凝聚出一片青色的雲彩。

    青色雲彩,顯得層層疊疊,將張若塵和黃煙塵頭頂的天空完全覆蓋,猶如是一層層青色綢緞遮蔽了天地。

    鹿角中涌出的光柱,具有光屬性的力量,與青龍墟界的天地規則發生共振。

    諸位獸王看到這一幕,立即向後退開,知道埪鹿獸王是要施展一種極其厲害的聖術,靠得太近,即便是它們也會有危險。

    它們在退開的同時,也鎮守到另外幾個方位,將張若塵和黃煙塵圍住,防止二人逃走。

    “滅世魔光。”埪鹿獸王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上方的青雲,快速轉動,形成一個漩渦。

    方圓數百里狂風大作,一縷縷青色的雲氣,從天空,一直壓到地面,發出嗚嗚的聲音。

    漩渦的中心,衝出一根青色光柱,擊向地面。

    青色光柱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,堪比千紋毀滅勁,一旦落到地面,足以將一座具有護城大陣的城池夷爲平地。

    因爲,一般的護城大陣,根本擋不住如此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玄武聖卦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將聖劍一揮,頓時,一隻山嶽大小的玄武虛影,呈現了出來,將她和張若塵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玄武虛影的背上,背有一個古老的八卦印記。

    此刻,八卦印記急速旋轉,也是涌出一根青色光柱,直衝高空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根青色光柱,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兩股龐大的力量相互抵消,在距離地面百米的位置,形成一層青色的氣浪,翻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可以擋住埪鹿獸王的滅世魔光,這個人族女子有些不簡單。”屍祖鳥獸王說道。

    埪鹿獸王的戰力,雖然比不上金甲蠍王和夔牛獸王,但是,在諸位獸王之中,絕對能夠排入進前五。

    滅世魔光,是埪鹿一族的先天傳承聖術之一,威力無窮,想要將它擋住,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

    所謂“先天傳承聖術”,其實就是蠻獸的先祖,將該族最強大的一些聖術,烙印進血脈深處,可以世世代代傳承下去。

    該族的後代,繼承了先祖的血脈,只要修煉到一定境界,聖術的修煉之法自動就會出現在腦海。

    “那位人族女子的實力很強,埪鹿獸王恐怕一時半會是無法將她拿下,大家一起出手,將二人鎮殺,以免再生變數。”夔牛獸王說道。

    守在一旁的獸王,各自從嘴裡吐出一口聖氣,注入進祖器,準備以最快的速度結束戰鬥。

    這一場戰鬥,早就應該結束。

    又有變數發生,只見,西方的天空,傳來一片金色的帝皇之氣。

    帝皇之氣顯得相當霸道,將天空的青色雲彩吞噬。每一縷氣,都是呈現出一條金龍的形態,發出驚天動地的龍吟聲。

    帝皇之氣的中心,包裹有一枚小型城池大小的界子印。

    界子印從天而降,向其中數位獸王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緊接着,北宮嵐踩着一柄聖劍,從界子印的上方飛了下來,道:“黃師妹,你先帶張若塵離開,這裡交給我們。”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又有一枚界子印飛了出來,也是引動出帝皇之氣,將三位獸王打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池萬歲穿着一身戰甲,猶如一尊戰神一般,從界子印的後方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池萬歲的實力與吞天魔龍相比,的確是弱了半籌,但是,對付一般的獸王卻是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北宮嵐和池萬歲帶着人族修士殺出重圍,就再次趕了回來。

    池萬歲的目光頗爲冷銳,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今天,你做的事的確還是很有魄力,值得本王回來救你一命。今日過後,你我之間的恩怨,還是要繼續清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只是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,並沒有說任何客套的話。

    今天,所有人族修士必須團結起來,一起對付共同的敵人,纔能有一條活路。

    但是過了今天,張若塵和池萬歲依舊是敵人,不可能做朋友,沒有任何事可以改變這一點。

    天下間的壞人,其實並沒有那麼多。只不過是因爲,各自所處的陣營不一樣。

    天下間的好人,其實也沒有那麼多。只不過是因爲,剛好大家都能獲得利益。

    池萬歲能夠趕回來,就說明,他至少不算是一個壞人,還有一些原則,足以配得上界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黃煙塵也將界子印打出,爆發出最強一擊,將埪鹿獸王打得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趁着池萬歲和北宮嵐將諸位獸王牽制,她立即打開一卷聖旨,帶着張若塵,向天外飛去。

    埪鹿獸王遭受界子印的一擊,頭部的位置出現一個血窟窿,受了一些傷勢,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她竟然也是一位人族界子。”

    埪鹿獸王忍住頭部的疼痛,嘴裡吐出一根金色鹿角。

    金色鹿角是埪鹿一族的一件祖器,可以引動出先祖的一道力量,爆發出聖者級別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你們休想逃走。”

    鹿角散發出金色光芒,將埪鹿獸王包裹,化爲一道金色的光梭,向張若塵和黃煙塵離開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黃煙塵將聖旨一連引動了四次,經過四次飛行,逃到距離贏沙城的數萬裡之外。

    兩人暫時停了下來,因爲,黃煙塵發現張若塵傷得相當嚴重,若是不及時療傷,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早就已經撐到身體能夠承受得極限,若是,黃煙塵沒有及時趕到,埪鹿獸王打出的那一擊,就能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整個人都倒在黃煙塵的懷中,再也無法繼續堅持。

    “不要陷入沉睡,一旦陷入沉睡,未必還能醒過來。”黃煙塵的手掌按在張若塵的背部,將體內的聖氣,源源不斷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蒼白如紙,卻依舊掛着一抹笑意,道:“好不容易被別人救一回,這種感覺別提多麼舒服,我哪裡捨得沉睡過去?咳咳。”

    說話後,張若塵就不停咳嗽。

    即便咳嗽得相當厲害,張若塵的嘴裡卻並沒有流出鮮血。因爲,他的體內,已經沒有多少血液可以流淌。

    “還敢逞強,你真以爲自己是不死的戰神?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眸中,露出責怪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了笑意,道:“不將自己逼到極限,又怎麼能夠知道自己能夠爆發出多大潛力?我要努力一些才行,今後的生存環境只會越來越惡劣,若是不夠強大,身邊的人肯定一個接一個的死去,我不希望看到那一天到來。而且,我不努力,又怎麼追得上她?又如何殺得了她?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雙眸中散過一道異樣的神色,只不過,此刻張若塵的狀態極差,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她問道:“她是誰?女皇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閉上了雙眼。

    “不要閉眼,繼續與我談一談,我很想知道你和女皇當年的故事。”黃煙塵取出一枚枯木丹,給張若塵服下,繼續將聖氣打入進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她有些擔心,張若塵會陷入永久性的沉睡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枯木丹的藥力吸收,傷勢轉好了一些,於是,繼續與黃煙塵交談,談到了很多八百年前的往事。

    不知爲何,在經歷了這一次生死危機,曾經那些張若塵最不願提起的故事和故人,現在,卻並不排斥講出來給黃煙塵聽。

    並沒有講多久,埪鹿獸王追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看你們還往哪裡逃?”

    埪鹿獸王化爲一道金色的光梭,從天外飛來,轟然一聲,撞擊在地面,將大地都撞得凹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黃煙塵立即站起身,五根修長的手指展開,將界子印託在手掌心,與埪鹿獸王正面對視。

    張若塵撐着疼痛欲裂的身體,緩緩坐了起來,對着埪鹿獸王一笑:“沒想到,你竟然真的會追上來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送死?”

    埪鹿獸王大笑一聲:“你站都站不起來了,還敢口出狂言。就憑那個人族女子,還不是本王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加上本皇呢?”

    小黑從遠處急速飛來,落到地上,將雙翼收回了體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察覺到小黑的氣息,自然也就知道它在附近。

    除了小黑,還有別的人呢?

    “加上我大司空。”

    “加上我二司空。”

    “加上我孫大地。這下應該夠了吧?”

    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孫大地施展出身法,從地平線上飛奔而來,將埪鹿獸王圍困。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你們人類……太狡猾了,有本事與本王單打獨鬥?”

    在這一刻,埪鹿獸王意識到相當不妙,臉都變綠,不停後退。

    怎麼突然間冒出這麼多人族強者?被圍攻的對象,怎麼變成了它?

    就算風水輪流轉,這也轉得太快了吧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