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埪鹿獸王想要憑藉祖器中的聖力逃走,卻被黃煙塵打出的界子印擊落。

    要知道,注入的聖氣越多,界子印的威力也就越強。界子印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,可以鎮壓下境聖者,更何況是一隻獸王?

    打出這一擊,黃煙塵體內的聖氣消耗了一大半,沒有再出手。

    大司空、二司空、孫大地,衝了上去,將埪鹿獸王包圍,紛紛施展出聖術,一陣狂攻猛擊。

    雖然,埪鹿獸王的力量的確是相當強大,但是卻沒有張若塵那樣的速度與空間挪移能力,怎麼可能擋得住數位強者的圍攻?

    毫無懸念,很快,它就被鎮壓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與你們同歸於盡。”

    埪鹿獸王咬緊牙齒,瘋狂運轉聖氣,向氣海涌動過去,想要自爆,與在場的衆人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,貧僧還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揮動一根金光燦燦的禪杖,猶如是抱着一根金色柱子,擊在埪鹿獸王的頭頂。

    金色禪杖,並不是一般的佛器,乃是因陀羅大師傳給大司空。禪杖中,具有相當神秘的聖佛之力,即便是擁有神獸血脈的獸王也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埪鹿獸王的頭顱,響起一聲骨爆聲,裂出三道血紅色的紋路,搖搖晃晃了兩下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會死了吧?”

    小黑的速度極快,化爲一道黑色的烏光,衝到埪鹿獸王的身旁,查探它的氣息。

    大司空收回禪杖大笑一聲:“只是被打暈過去,貧僧不會輕易殺生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沒有打死,要不然,我們就要損失一隻獸王。它的修爲,已經達到二劫準聖的巔峰,又具有神獸血脈,戰鬥力還是很強。”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在埪鹿獸王的頭部、腹部摸索,最終確定了它的修爲境界。

    只要將馭獸銘紋刻入埪鹿獸王的體內,那麼,小黑就有十足的把握,駕馭一隻獸王,將它當成一隻戰獸衝鋒陷陣。

    衆人擔心別的蠻獸追上來,於是,帶上被打暈過去的埪鹿獸王,迅速離開,沒有在這裡久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食聖花的戰力,與吞天魔龍處在伯仲之間,誰都奈何不了誰,自然是能夠輕易脫身。

    遁走後,食聖花鑽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正午時分,食聖花跨越數萬裡,找到了張若塵,從地底鑽出來,衝入進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“吞天魔龍的戰力相當可怕,現在才九階半聖的境界,已經能夠屠聖。若是,讓它渡過第一次準聖劫,即便是我也不是它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食聖花將一道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腦海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地,一邊療傷,一邊與食聖花交流,道:“你的實力,什麼時候能夠再次提升?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是第一次開花,花期大概是一年。一年之內,我的實力不會有太大的增長。等到一年後,花朵凋零,我才能再次吸收養分,提升實力。”食聖花道。

    “需要整整一年?”張若塵略微皺眉。

    “沒錯,一年後,我再次吸收養分,就能結出一枚聖果。只要聖果成熟,就算吞天魔龍渡過三次準聖劫,我也不懼它。”食聖花對自己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考慮的卻是另一個問題,“食聖花從結出聖果,到聖果成熟,也不知道要吸收多少養分?”

    要知道,助它開花就消耗了一枚聖源,並且,還吸收了數百具六階蠻獸和半聖的屍骸。將它培養到聖果成熟的程度,需要的養分,只會更多。

    當然,在結出聖果之前,還有一年的花期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展開,走入進去,帶着食聖花來到一片藥園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將食聖花暫時種到藥園裡面,如此一來,只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,它就能渡過花期。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走出圖卷世界的時候,發現,小黑和趙世奇站在埪鹿獸王的旁邊,正在獸王的龐大身軀上面刻錄馭獸銘紋。

    小黑的兩隻爪子,散發出黑色的光華,在埪鹿獸王的兩顆眼球上面刻畫,講解道:“埪鹿獸王的體內,具有部分神獸血脈,一般的馭獸銘紋對它沒用,會被神獸血脈融化。只有使用本皇傳給你的馭獸銘紋,才能駕馭神獸後裔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站在一旁,顯得相當虛心,取出一本小冊子,將小黑傳給他的馭獸銘紋,全部都記下來。

    “黑師使用的馭獸銘紋果然是博大精深,堪稱天地一絕,不知道,黑師有沒有駕馭太古遺種的馭獸銘紋?”

    趙世奇彎着腰,臉色掛着崇敬的笑容,主動稱小黑爲師。

    小黑瞪大一雙圓溜溜的眼睛,盯了趙世奇一眼,道:“太古遺種都是非凡的生靈,吸收過混沌之氣,哪有那麼容易被駕馭?你連駕馭神獸後裔的銘紋,也還沒有學會幾道,竟然就想駕馭太古遺種?”

    趙世奇生怕惹怒小黑,從而學習不到更加高深的馭獸銘紋,連忙說道:“黑師教訓的是,弟子今後不敢再好高騖遠。”

    一般來說,普通的蠻獸,只有品級劃分,劃分爲一階到九階。

    當然,在普通的蠻獸之上,還有神獸後裔和太古遺種。

    普通蠻獸的實力,具有上限。

    比如,一隻六階蠻獸,無論怎麼修煉,也就只能達到半聖級別的水平。除非找到一些稀有的聖藥,晉升爲七階蠻獸,才能擁有聖者級別的實力。

    然而,神獸後裔和太古遺種,幾乎是沒有上限,與人類一樣,只要天賦足夠高,自身足夠努力,修煉到聖境,甚至聖王的境界,也並不是沒有可能性。

    同時,在同境界,神獸後裔和太古遺種爆發出來的戰鬥力,也遠超普通蠻獸。

    就像埪鹿獸王,擁有神獸血脈,現在只是渡過兩次準聖劫,但是,爆發出來的戰鬥力,堪比人族聖體,足以與渡過三次準聖劫的普通蠻獸抗衡。

    在所有獸王裡面,埪鹿獸王也算是頗爲強大的一位,擠入進《半聖外榜》。

    小黑繼續說道:“當然,太古遺種並不是完全不能駕馭,本皇是何等存在,自然還是精通幾種銘紋,對太古遺種也有一定的剋制能力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立即又阿諛奉承了幾句,將小黑捧上天。

    黃煙塵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也盯向小黑和趙世奇的方向,道:“你應該在圖卷時間安心養傷,外面交給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,道:“這一次大戰,吞天魔龍沒能將人族修士全部滅掉,反而還損失了幾隻獸王和大批蠻獸,必定是相當惱怒。接下來,怕是會展開瘋狂的報復行動。”

    “你擔心它會找到這裡?”黃煙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蠻獸中,不乏一些天賦異稟的異種,有的具有靈敏的聽覺,有的具有超越常人的視覺,還有一些具有相當驚人的嗅覺。雖然,我們已經將所有痕跡全部都抹去,但是,萬一留下了蛛絲馬跡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必須要小心謹慎,不能有任何疏忽大意,以免又陷入死亡危機。

    正在張若塵與黃煙塵交流的時候,萬里外,傳來吞天魔龍冷冽的聲音:“贏格瑪沙漠的所有生靈聽令,全力以赴尋找時空傳人張若塵的蹤跡,凡是能夠提供準確的線索,獎勵一枚聖源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動用了一種音波秘術,吐出的聲音,形成一圈圈音波,傳得極遠,即便是站在萬里之外也能聽見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整個贏格瑪沙漠中的生靈,無論是蠻獸,還是不死血族,或者是一些異種生物,全部都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贏格瑪沙漠十分廣闊,擁有數十萬里長寬的地域,聚集有各方勢力,包括人類、蠻獸、不死血族、陰間亡靈,還有青龍墟界的土著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蠻獸族羣就有接近一百個,參與贏沙城大戰的蠻獸族羣,其實,大概也就只有三十個。

    贏格瑪沙漠中的勢力相當複雜,各個勢力、族羣之間都在爭鬥,爭奪沙漠中的天材地寶。不僅僅只是贏沙城,別的一些地方,也是殺得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以一枚聖源作爲獎勵,尋找張若塵的蹤跡,自然是讓贏格瑪沙漠中的生靈,全部都變得瘋狂。

    那可是一枚聖源,代表成聖的機會,誰不想得到?

    距離贏沙城,大概三萬裡,有一片長滿黃金樹的綠洲。

    綠洲的外圍,佈置了三層隱匿陣法。

    從外面看去,那裡就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漠。隱匿陣法裡面,卻是生機勃勃,靈霧飄蕩,絕對是一處修煉聖地。

    綠洲中,聚集了大批不死血族,足有上千人,個個都是強者,全部都長有血紅色的肉翼,是一股相當龐大的勢力。

    一位容貌俊秀的年輕男子,坐在一棵黃金樹的下方,手捏一本書卷,身上帶有一種優雅的氣質。

    他的皮膚顯得白皙、細膩,修長的手指將書卷緩緩合上,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:“吞天魔龍太小氣,只用一枚聖源,就想將張若塵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此人是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一青天部族的太子,在《半聖外榜》排名第七。

    在青天太子的身邊,站有三個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分別是一位身形乾瘦的老者,一個身材火爆的妖豔女子,與一個長着兩頭四臂的壯漢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身上有很多寶物,僅僅只是界子印,就是無價之寶,比一枚聖源不知珍貴多少倍。”那個身形乾瘦的老者笑道。

    老者,名叫佐天,乃是青天部族的一位血聖,使用一種特殊的古法,將修爲壓制在聖境之下。他的戰鬥力相當可怕,超過一般的獸王,絕對是一個危險人物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向那個長有兩頭四臂的壯漢盯了一眼,問道:“鬼霧去跟蹤張若塵和黃煙塵,回來了沒有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