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強勢的殺戮手段,讓人族修士感覺到震撼,清楚的認識到一點,時空傳人已經成長起來,今後朝廷再想抓捕他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同時,在青龍墟界,能夠壓制得住他的生靈,恐怕也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在場,也就只有青天太子還能保持鎮定,雙瞳有火光逸散出來,身上的力量波動不斷向上攀升,道:“張若塵,你不是想要見識本太子的真正實力,現在就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青天太子展開雙臂,有着滾滾血氣向外涌出,畫出一個巨大的圓圈。

    圓圈的中心,凝聚出一個“火”字。

    只是一個字,卻散發出灼目的光芒,如同是演化爲一輪烈日,散發出來的光芒,將這一片天地,完全映照成紅色。

    一些人族半聖,即便站在百里外,也感覺像是站在沸水裡面。

    空氣中瀰漫着的高溫,足以將活物蒸熟。

    張若塵望着懸在天空的火字,唸了一句:“九字誅神訣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正是狻猊一族的九字誅神訣。”

    青天太子離地飛起,來到“火”字的下方,在他的身後,隱隱間,浮現出一隻遠古狻猊的虛影。

    狻猊,是太古時期的神獸,傳說中,它能夠背起十萬大山,填平海洋,築造陸地。

    九字誅神訣就是狻猊一族的聖術,據說,太古時期,狻猊一族的老祖,的確是用這一種聖術誅殺過神靈。

    這種聖術,也因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狻猊一族,早就已經滅絕,只剩下一些傳說。

    但是,多年前,青天血帝在遠洋遊歷,到達了西越猊州。傳說中,西越猊州爲狻猊造出來的一座大陸,雖然不能與崑崙界大陸相比,卻也是極其廣闊。

    在那裡,青天血帝抓住一隻剛剛成聖的狻猊。

    那隻狻猊,爲太古遺種。

    後來,青天血帝將狻猊的血液,賞賜給青天太子。將狻猊的獸魂,獎勵給二皇子。將狻猊的骨骼,賜給三皇子。

    三人不僅得到狻猊的部分力量,也繼承了狻猊一族的傳承。

    狻猊的血液,無疑是最爲珍貴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正是從狻猊血液之中,參悟出狻猊一族的修煉功法《狻猊密宗》,從而踏上修煉肉身的道路。

    《狻猊密宗》的等級,超越聖典,屬於神級的修煉功法。

    當然,青天太子並不是真正的狻猊遺種,只是煉化狻猊遺種的血液之後,從血液中,參悟出《狻猊密宗》的一些殘篇,不足真正《狻猊密宗》的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第一次見到九字誅神訣,當初青天部族的二皇子,也曾施展出這一種聖術。

    那位二皇子才只是將九字誅神訣修煉到象形化實的境界而已,遠遠不能與青天太子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九字誅神訣,每提升一層境界,爆發出來的威力,絕對是成倍增長。

    “九字誅神,火字焚天。”

    青天太子將“火”字打了出去,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巨大的火球,從地面向上看去,佔據了四分之一的天空,很像是太陽墜落了下來,使得所有生靈都感覺到窒息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修士,顯然是提前收到青天太子的傳音,早就已經退到遠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向上空一點。

    上方的空間,立即破碎而開,形成一個直徑與火球一樣大小窟窿,並且急速向內部坍塌。

    空間窟窿中,乃是一片虛無,傳出一股強大的吸力,將“火”字吞了進去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施展出來的太古聖術,瞬間就消散於無形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皺起眉頭,再次打出一個“水”字,凝成一條波瀾壯闊的長河。長河中,散發出銀灰色的光芒,很像是一條銀河懸掛在九天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依舊是輕描淡寫的一指,施展出空間崩塌的手段,將“水”字聖術化解。

    “你的九字誅神訣的確很厲害,有毀天滅地的威能,但是,卻傷不了我。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不久前,青天太子找到破解張若塵的空間攻擊的手段,說過相同的話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張若塵卻又使用空間攻擊,破解了他的最強攻擊手段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和青天太子都明白一件事,施展出空間攻擊和九字誅神訣,根本傷不了對方。

    “你都已經攻出那麼多招,是不是也該接我一劍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舉過頭頂,在一瞬間,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,施展出劍五。

    人和劍,化爲一道光梭,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這一劍,威力無窮,使得天地間,凝聚出一道道混亂的劍氣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的背部,衝出四隻金色的大翅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的身體外圍,凝聚出一個金色的圓球形光罩。

    同時,青天太子將一杆晶瑩剔透的水晶權杖取了出來,向前一擊,打出一根血紅色的光柱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擊穿金色光罩,劍尖與水晶權杖撞擊在一起,形成一圈紅黑相交的能量波紋,向天外涌動出去。

    很顯然,青天太子的水晶權杖並不是凡品,權杖的內部,有着密密麻麻的銘紋,散發出緋紅的光芒,猶如人類體內的血管一般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的靈覺相當敏銳,察覺到四周的時間流速發生變化,意識到危險,身形立即向下一沉,向地面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出刻度劍法,一劍從青天太子的頸部邊緣斬過去,削落下一縷長髮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落到地面,頸部的位置,出現一道淺淺的血痕,滑落下一滴鮮血,心中暗叫一聲:“好險。”

    “好快的反應速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失望,竟然沒能斬下青天太子的頭顱。

    若是成功,那麼,他就能憑藉青天太子的頭顱,一舉將青龍墟界的不死血族全部都震懾住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能夠排到《半聖外榜》第七,自然是有很多過人之處,想要殺它,談何容易?

    “兩個人戰鬥有什麼意思,加我一個行不行?”

    天外,傳來一聲震天動地的龍吟。

    只見,一片黑色的魔雲,顯得浩浩蕩蕩,向青天部族的營地急速飛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青天太子同時向魔雲的方向往過去,皆是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來了!

    “改日再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收了起來,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轉瞬間,到達數十里外,離開了這一片已經被打得破破爛爛的戰場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傷在身,不適宜久戰。

    而且,他纔剛剛突破到八階半聖,境界還不夠穩固,現在,若是與青天太子和吞天魔龍交手,會相當吃虧。

    所以,他選擇退走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我們要不要將張若塵攔下來?”

    佐天血聖的目光,有些陰沉,詢問青天太子的意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威脅實在太大,必須要除掉。

    只要青天太子一句話,即便佐天血聖明知自己必死無疑,也要解開體內的封印,動用出聖境的力量,與張若塵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青天太子自然是明白佐天血聖想要做什麼,盯着張若塵離開的方向,輕輕搖了搖頭,道:“沒必要以死相拼,還沒有到那一步。我還有一招底牌沒有用出,真要生死對決,死的那個人,絕對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如今的張若塵,也算是正式步入聖境之下的一線高手序列。他纔剛剛跨入八階半聖的境界,接下來,修爲和實力,將會進入一個快速增長的階段。我也必須要加緊修煉,爭取再聖化一些竅穴。要不然,下一次與他對上,恐怕會吃大虧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和大批獸王,正在快速趕來,青天太子也不想在這裡久待,於是,立即帶領青天部族的修士快速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青墨,站在一座山丘的頂部,望着遠處沙漠中那片快速涌動的血雲。

    血雲中,正是青天部族的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他們身上的血氣太過強盛,所以,纔會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雲團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的無量聖火怎麼沒有施展出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青墨略微愣了一下,顯得有些呆萌,道:“你根本沒有讓我施展?”

    “現在施展,應該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微微的一笑。

    青墨將無量聖火引動了出來,猶如火雨一般,從天而降,墜入進遠處那片血雲,落在不死血族的修士之中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朵小小的火苗落在地上,也會將周圍一大片黃沙,融化成赤紅色的液滴。

    片刻後,整個青天部族都被沸騰的岩漿包裹,響起一大片慘叫聲,也不知有多少不死血族被無量聖火燒成飛灰。

    就連那座血池,也被無量聖火蒸乾,變成一座枯池。

    血雲中,響起一聲聲憤怒的咆哮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誰?”

    即便是心境高深的青天太子,也都十分惱怒,飛到半空,想要將那個放火的賊人找出來,將她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青墨已經離開,到達數百里外。

    聽到後方傳來青天太子的怒吼聲,青墨嚇得縮了縮小腦袋,有些做賊心虛,生怕被對方發現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情卻很好,面帶笑意,道:“你的實力那麼強,怎麼還這麼膽小?”

    “膽子的大小,與實力又沒有什麼關係。再說,我只是郡主身邊一個做飯的丫頭,哪敢做打打殺殺的事?”

    青墨依舊還是相當害怕,就連說話,也都刻意壓低聲音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!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不遠處,傳來一個嬌喝聲。

    青墨被嚇了一跳,以爲青天太子追了上來,立即躲到張若塵的身後,捲縮成一團。

    張若塵尋聲望過去,只見,白黎公主猶如以爲凌波仙子一般,在白色聖光的環繞之下,從半空飛落下來。

    緊接着,白黎貓族的兩位準聖,白髮老頭和白髮老婦,也追了上來,出現在白黎公主的身後,臉色不善的盯着對面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到底是什麼居心,爲何要奪走我的記憶?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俏生生的站在對面,雙手叉腰,挺着一對高聳的酥峰,貝齒咬着嘴脣,十分氣惱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她像是知道了一些什麼?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如今的白黎公主,與記憶丟失之前的白黎公主,表現出來的氣質,可以說是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以前的白黎公主,睿智、高貴、典雅,完全就是一個絕色的冷美人。眼前這個白黎公主,卻如同一個嬌蠻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青墨探出一個腦袋,向白黎公主看了看,露出狐疑的神色,警惕的問道:“張公子,你爲何要奪走她的記憶?”

    青墨的那個小眼神相當複雜,心中有些懷疑,張若塵是不是做出了什麼對不起她家郡主的事。要不然,爲何要奪走一個那麼美麗的女子的記憶?

    肯定有問題,而且是大問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