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你在想什麼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瞥了青墨一眼,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青墨更加懷疑了起來,覺得張若塵很有問題,道:“我就只是隨便問問,你爲什麼那麼緊張?”

    哪有緊張?

    張若塵相當無語。

    即便是與青天太子交手,他也是乾淨利落,勇往直前,絕不皺眉,反而是面對這個小丫頭,竟然讓他有些頭疼。

    “先離開這裡,回到圖卷世界,自然有人告訴你原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望向對面的白黎公主,沒有多說什麼,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帶着青墨徑直離開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與蠻獸各族的獸王,全部都在附近,一旦與白黎公主發生衝突,必定是會將它們引過來,到時候,再想離開就會相當艱難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實力,已經沒有必要繼續使用白黎公主來牽制吞天魔龍,兩人最好還是各走各的路,再也不要有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至於,白黎公主的記憶源珠,張若塵暫時還沒有打算還給她。一旦還給她,讓她恢復記憶,無疑是又多出一位強敵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是太古遺種,吸收過混沌之氣和天地精華,並非弱者。

    小黑也是誕生於九黎貓族,曾經也是一隻太古遺種,若不是被須彌聖僧封印在乾坤神木圖,煉化爲器靈,多半是一隻蓋世兇獸。

    僅從這一點,也能看出,白黎公主絕非泛泛之輩,即便比不上小黑,在同境界,也是一等一的強者。

    一連施展出七次空間大挪移,使得張若塵很快就到達數百里之外,離開了那一片區域,已經看不到白黎公主和兩位白黎貓族準聖的身影。

    青墨十分好奇,偏着腦袋,問答:“張公子,既然你沒有緊張,爲何見到那位女子,立即就逃?以你的修爲,不會懼她纔對。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?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逃,只是不想招惹麻煩。”張若塵顯得很坦然。

    “你爲何不將記憶還給她,還給了她,不就沒有了麻煩?”青墨很不解。

    青墨完全就是一根筋,總覺得張若塵很不正常,肯定是在隱瞞一些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將記憶源珠還給本公主,你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聲音,從遠處飄了過來。

    那一道窈窕動人的身影,腳踩虛空,速度快得驚人,很快就出現在張若塵的視野之內。

    “這麼快就追了上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展開空間大挪移,捲起青墨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施展出白黎一族的先天聖術“咫尺天涯步”,跨出一步,可以踏行千里,獨自一人追了上去,將白黎貓族的兩位準聖遠遠的甩在後面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不要再追,你不是那個兇人的對手。”白髮老頭相當焦急,擔心白黎宮主會遭遇危險。

    開玩笑,如今的張若塵能夠擊傷《半聖外榜》第七的青天太子,絕對是一等一的狠人,一旦將他激怒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只不過,白髮老頭和白髮老婦沒能將咫尺天涯步修煉到大成,根本追不上白黎公主,很快就失去了她的蹤跡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休想逃走。爲何要奪走本公主的記憶,難道就不打算解釋清楚?時空傳人竟然如此卑鄙無恥?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一邊追趕,動人的聲音傳了出去,響徹在這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一些路過的生靈,感受到白黎公主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,立即鑽進地底,潛藏起來。

    等到白黎公主遠離,他們才從地底爬出來。

    一位人族半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,心有餘悸的道:“張若塵竟然奪走了白黎公主的記憶,他到底是想要隱瞞什麼?”

    所有生靈在第一時間想到,張若塵肯定是對白黎公主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,纔會抹去對方的記憶,想要撇清關係。

    在這世上,陰謀論者本來就很多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人品,也不怎麼樣嘛!”

    “此事恐怕會引起很大的風波,九黎貓族在蠻荒秘境的勢力相當龐大,不會放任一位公主被人類欺負而置之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白黎公主的背後有一位獸皇撐腰,自身也是具有絕頂的天資,張若塵這一次是惹到大麻煩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僅是人族修士,就連各族蠻獸也都認爲,那位人族的時空傳人多半是毀了白黎公主的清白,不想負責任,所以纔會做出這麼無恥的事。

    “禽獸啊!白黎公主是蠻荒秘境最爲美麗的明珠,只有魔龍大人才配得上她,卻沒想到先被一個低賤的人類給玷污。”

    “難怪魔龍大人不惜使用一枚聖源做爲賞賜,也要找到張若塵的蹤跡,原來還有這麼深層次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隨着此事不斷傳出去,變得越來越離譜,早就已經偏離事實的真相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隻蠻獸聲稱,親眼看見白黎公主挺着大肚子,詢問張若塵要不要生下來。

    “此事千真萬確,是我親眼所見。當時白黎公主的確是挺着肚子,並不是很大,只是微微聳起,顯然是剛懷孕不久。她問張若塵要不要生下來,張若塵卻搖了搖頭,非常殘忍的將她拋棄。”

    一位半人半獸的蠻獸,信誓旦旦的說道,甚至舉起手指對天發誓。

    這一則消息傳了出去,頓時引起軒然大波,震驚了蠻獸各族和人族,整個贏格瑪沙漠的生靈都是一片沸騰。

    就在當天,吞天魔龍也聽到類似的消息,只感覺受到前所未有的羞辱,憤怒到極點,於是,停止追殺青天部族,隔空向張若塵喊話:“張若塵,無論你逃到天涯海角,也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蠻獸聽令,只要將張若塵的行蹤稟告給我,不僅可以得到一枚聖源,還能得到一件祖器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的聲音傳出,使得那些還在懷疑事實真相的人族修士和蠻獸,更加肯定此事是千真萬確。

    萬花語聽到消息,愣住了片刻,自言自語的道:“張若塵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,實在不像是他的作風。”

    千里外,一片空曠的沙漠上,那位傳播謠言的蠻獸,眺望青天部族撤離的方向,道:“這一則謠言傳出去,必定會激怒吞天魔龍和各位獸王,使得它們將矛頭轉向張若塵。如此一來,太子殿下和青天部族的族人,應該是可以成功撤退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那隻蠻獸的身上,出現一道道裂紋。

    裂紋中,散發出血紅色的光霧,緊接着,傳出啪的一聲碎響。那隻蠻獸的皮膚裂開,長出一對血紅色的肉翼,化爲一位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原來,這隻蠻獸,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,故意傳出謠言,僅僅只是想要幫助青天部族的不死血族族人脫困。

    很顯然,它的這一則謠言,十分管用,正好擊中吞天魔龍的弱點,成功將它激怒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正急速趕向血紅色戈壁灘,並不知道他與白黎公主傳出了“驚天動地”的謠言。

    空間大挪移的速度的確很快,可是,白黎公主的咫尺天涯步也是相當了得,竟然緊緊的追在張若塵身後,沒有追丟。

    “以前倒是小瞧了她,她的速度,在聖境之下足以排進前五。”

    一直被白黎公主追着,也不是辦法,張若塵陷入沉思,在考慮,要不要將記憶源珠還給她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還是搖了搖頭,不想因爲一時心軟,多出一個強敵。

    現在的白黎公主雖然很強,卻並不聰明,算不上什麼大敵。

    恢復記憶之後的白黎公主,憑藉她的身份地位和影響力,完全可以號召來一大批蠻獸族羣中的強者對付張若塵,到時候,對張若塵會相當不利。

    終於,張若塵達到血紅色戈壁。

    小黑抱着乾坤神木圖,已經等在戈壁灘的外面,看到張若塵和青墨返回,立即露出一道笑容,道:“看到了吧!本皇就說他們不會遇到危險,張若塵是時空傳人,有接天神木和須彌老禿驢的氣運加身,哪有那麼容易被人殺死?”

    黃煙塵站在小黑的身旁,身材相當高挑,寶藍色的長髮在風中搖曳,看到張若塵和青墨的身形,冰冷的臉蛋上面,終於浮出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青墨化爲一道殘影,衝到黃煙塵的身旁,神情有些古怪,低聲對她說了一句,很像是在告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眸光一凝,向張若塵望了過去,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能夠猜到青墨對黃煙塵說了什麼,但是,卻顯得很平靜,微微的一笑:“別聽她胡說,此事小黑知道真相,它可以告訴你們其中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我纔沒有胡說,本來就是你做了虧心事。要不然,見到那個女子,你爲何會落荒而逃?”

    青墨回到黃煙塵的身旁,頓時底氣十足,不再那麼膽小。

    黃煙塵輕輕抿着紅脣,眸光中,流露出楚楚可憐的光芒,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小黑瞪了一眼,道:“還不立即跟她們解釋。”

    “解釋什麼?本皇都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。”小黑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心平氣和的道:“關於白黎公主的事。”

    青墨立即加了一句:“張若塵對那位白黎公主肯定是做了不可告人的壞事,對方主動找上了他,他卻不敢正面應對,反而帶着我逃走。這不是做了虧心事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什麼?”

    小黑尖叫了一聲,全身黑毛如同鋼針一般的立了起來,向張若塵撲了過去,“張若塵,本皇跟你拼了!本皇就覺得奇怪,你怎麼會獨自一人偷偷的溜出去,原來是看上了白黎公主。難道你不知道,她是本皇已經預訂了的皇妃?你是在欺負本皇沒有肉身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身法,閃電一般的退開,不想與小黑纏鬥。

    關係越來越亂,根本沒法解釋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遠處,碧藍色的天空,一粒白色的光點急速飛來。

    光點越來越大,化爲一個光斑,到達近處,光斑中,顯露出白黎公主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飛落下來,站在一塊巨石的頂部,眸光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氣喘吁吁的道:“張若塵,你這個無恥的傢伙……到底是爲什麼?今天……你一定……一定要給本公主解釋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眼中流露出疑惑的光芒,也向張若塵盯過去,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