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白黎公主待在張若塵的身邊,就是想要奪回記憶源珠。

    這一點是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若是,她的修爲,遠遠超過張若塵,肯定會使用強硬的手段,將記憶源珠奪回去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委曲求全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將白黎公主留在身邊,的確像是隨身攜帶一顆定時炸彈,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。

    小黑衝了上去,將張若塵勸住,道:“將她交給本皇,本皇會看着她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雙手合十,念出一句佛號,道:“阿彌陀佛!師叔饒過白黎施主一次吧,貧僧相信她並不是一個作惡多端的魔頭。剛纔,她的確沒有全力出手,應該只是想要測試達到準聖境界的力量強度。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有些氣惱,覺得張若塵不可理喻,道:“一點人情味都沒有,像你這樣的男人,根本就沒有一個女子會喜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了她一眼,將沉淵古劍收回去,冷冰冰的道:“以後,你最好老實一些,不然我的劍,不會再有半分停留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其實,並不是張若塵太過敏感,主要是因爲白黎公主的實力太強。

    如今,她達到一劫準聖的境界,也算是跨入進一線強者序列,即便張若塵想要勝她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萬一白黎公主在圖卷世界大開殺戒,明宗將會損失慘重。

    這一點,張若塵必須要小心防範,不能有任何疏忽。

    當然,說到底,主要還是因爲,張若塵從始至終就沒有將白黎公主當成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冷血動物。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吞了吞舌頭,對着張若塵的背影,做了一個鬼臉。

    黃煙塵結束脩煉,走下山,說道:“其實,張若塵並不冷血,反而是一個很好親近的人,只要你對他好一些,他自然會加倍對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有些懷疑黃煙塵的話,因爲,她始終覺得張若塵很不好相處,是一個相當古怪的人。

    黃煙塵輕輕點了點頭,隨後,向張若塵行了過去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修爲,已經達到九階半聖的巔峰,即便繼續吸收丹氣,也很難再有提升。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更多的是需要積累和沉澱。

    黃煙塵將張若塵追上,說道:“白黎公主在九黎貓族的地位很高,自身的天資也是登峰造極,若是,能夠將她引入明宗,足以讓明宗的勢力增強很大一截。同時,也能與九黎貓族交好,對你有百利而無一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這一點,只不過,白黎公主現在只是失去了記憶,纔會如此天真爛漫。恢復記憶了呢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黃煙塵道:“只要她現在對明宗產生歸屬感,即便恢復記憶,那種歸屬感依舊會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或許你說得有一些道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距離丹藥成熟,至少還有兩天時間,張若塵和黃煙塵來到明宗弟子聚集的城池,開始給衆人講課。

    其實,慕容世家的六位高階半聖和小黑,也會經常給明宗弟子講解一些修煉上的疑惑,反而是作爲宗主的張若塵卻很少現身。

    所有明宗弟子,全部趕來聽課。

    如今的張若塵,在他們的心中,就是神靈一般的存在,每個人的心中皆是懷着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兩天後,六位慕容世家的高階半聖返回圖卷世界,向張若塵稟告最近一段時間青龍墟界發生的大事件。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潛伏在蠻獸中的人員,傳出殿下與白黎公主的一則謠言,激怒了吞天魔龍,使得它將矛頭重新指向殿下。青天太子和青天部族的不死血族也因此逃走,據說,已經離開贏格瑪沙漠,進入青龍王朝的國境。”慕容乘風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一笑:“吞天魔龍又不傻,根本不可能與青天部族拼命。先不提它能不能滅得青天部族,即便滅了青天部族,也等於是得罪了整個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“吞天魔龍已經是人族的死敵,若是再成爲不死血族的死敵,即便它的戰力再強,估計也沒有什麼好下場。對付我,完全就是它的一個藉口而已。在我看來,吞天魔龍更希望看到人族去對付青天部族,從而自己坐收漁翁之利。”

    慕容乘風點了點頭,道:“太子殿下分析得很有道理,屬下也是這麼認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突然想起了什麼,於是,問道:“外界到底傳的是什麼謠言?”

    慕容乘風的臉色有些古怪,向站在不遠處的黃煙塵盯了一眼,才以傳音的方式,將那一則已經傳得沸沸揚揚的謠言,悄悄告訴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聽完後,張若塵略微愣了一下,啞然失笑:“這樣的謠言……居然也有人信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一雙美眸,在張若塵和慕容乘風的身上掃了一下,最終還是沒有詢問,依舊靜靜的站在那裡。

    慕容乘風說道:“此事終究會影響殿下的名聲,殿下要不要出面澄清一下?”

    “算了,這樣的事,越是解釋,越容易讓人產生聯想。清者自清,濁者自濁,隨它去吧!”張若塵顯得很淡然,並不在乎外人如何看他,做好自己就行。

    慕容乘風又道:“據屬下所知,最近幾日,青龍墟界很不平靜,一連爆發數次大戰,一些名不見經傳的人物,在大戰中崛起,踏入一線強者序列。”

    至少是能夠殺死獸王,不懼獸王的臨死反撲的生靈,才能稱爲一線強者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物,在整個人族,十根手指都能數完。任何一位一線強者嶄露頭角,也會引起很大的震動。

    因爲,一線強者,在青龍墟界,就是無敵的代名詞,可以造成很大的破壞力,一個人可以輕輕鬆鬆殺死一羣半聖。

    同時,想要殺死一位一線強者,也是難如登天的事,除非有三四位一線強者一起出手圍攻,纔有機會成功。

    一位一線強者也都相當罕見,想要聚齊三四位一線強者,談何容易?

    慕容乘風繼續說道:“主要還是因爲青龍墟界誕生出了一些傳說中的寶物,所以才又造就出數位一線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在青龍大陸東邊的海域,一隻六階上等蠻獸,從海底,挖出一隻死去的巨蚌,在巨蚌的內部,找到一顆沉澱了十萬年的五彩珍珠。將五彩珍珠吞服,那隻六級上等蠻獸直接踏入進一線強者序列,與《半聖榜》第六的鯤族皇子大戰兩天一夜,也沒有落敗。”

    “拜月魔教的一位小有名氣的劍客,不久之前,闖入進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一黃天部族的營帳,連殺死近百位不死血族半聖,最終,黃天部族的皇女親自出手,纔將他逼退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青天墟界土著、不死血族、亡靈鬼煞、異種生靈之中,也有一些無名之輩,通過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,從而名震天下,成爲新的一線強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嘆了一聲:“青龍墟界看來是誕生了不少好東西,我們也不能繼續再待在圖卷世界,必須出去尋找機緣。”

    慕容乘風道:“還有一件事相當重要,就在不久之前,吞天魔龍渡過了第一次準聖劫。”

    “它渡準聖劫的時候,引來的劫雲,覆蓋方圓五十多裡的天空,毀滅力驚人,將一大片沙漠融化成了岩漿海洋。當時,屬下站在千里之外觀望,也感覺到聖魂在顫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跳了跳,道:“吞天魔龍達到九階半聖巔峰纔沒多久,沒有經過積累和沉澱,怎麼會如此迫不及待渡第一次準聖劫,難道就不怕被雷劫劈死?”

    黃煙塵也露出不解的神色,因爲,她也達到了九階半聖的巔峰,卻沒敢去衝擊準聖境界,擔心積累得不夠,在渡劫的時候發生意外。

    慕容乘風道:“據說,吞天魔龍渡第一次準聖劫,的確是受了很重的傷勢,差一點死在劫雷之下。後來,屬下繼續打聽,終於知道了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原因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慕容乘風道:“吞天魔龍並不是主動引來準聖劫,而是,遇到了一位強敵,並且被那位強敵擊傷,被逼無奈才冒險衝擊準聖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青龍墟界還有生靈能夠擊傷吞天魔龍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不相信這一則消息,覺得很有可能是謠傳。

    要知道,吞天魔龍在《半聖榜》排名第三,即便是排名比它高的立地和尚,想要勝它,估計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逼得吞天魔龍冒着生命危險渡準聖劫才能自保,這樣的生靈,真的存在嗎?

    除非……立地和尚和雪無夜聯手,或者不死血族的幾位太子和皇女聯手圍攻,纔有可能做到這一步。

    慕容乘風也只是聽到了一些風聲,並不知道事實的真相,自然就更加不知道吞天魔龍是被誰擊傷。

    當然,無論怎麼說,吞天魔龍渡過了第一次準聖劫,就是一個天大的壞消息。

    沒有渡過第一次準聖劫,吞天魔龍就已經是站在青龍墟界巔峰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今,又達到何等恐怖的層次?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火焰山嶽的方向,丹氣噴薄,七彩色的霞光沖天而起,一直傳到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濃郁的丹香散發出來,使得這一片大地上的生靈,全部都在貪婪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那爐聖丹即將成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露出一道喜色,與黃煙塵和慕容世家的六位高階半聖一起,化爲八道光束,向七彩霞光傳出的方位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推薦朋友風清揚大神的小說《凌天戰尊》,絕對熱血,不容錯過——

    地球最強兵王魂穿異世,融輪迴武帝記憶,修《九龍戰尊訣》,所向披靡,戰威無可敵!

    會煉藥、能煉器、懂銘紋……

    生活職業,全能纔是王道!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