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古城中,街道、城堡、樓臺井然有序的排列,可以想象曾經這裏是何等輝煌和繁華。

    此刻,一片片黑色的鬼霧,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厲嘯,從街道上面涌動過去,隨後,地面上,便是留下一地的屍骸。

    火光沖天,濃煙四起。

    歷史悠久的古城,很快就變成一片火海和廢墟,成爲亡靈和戰屍肆掠的樂土。

    古城的中心區域,以封銀蟬和陰玄紀爲首,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強者,將城主府包圍。

    城主府的建築形態,類似一座城堡。

    最強大的一批土著修士,全部都退入進城主府,想要憑藉城主府的護府陣法抵擋住域外邪魔,保住一條性命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些域外邪魔,強取豪奪,滿手鮮血,犯下累累罪行,必定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城主府中,傳出一道咒罵的聲音。

    城主府外。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傳人,陰玄紀,身上纏着一根根白色屍布,將身體包裹得猶如木乃伊一般,只露出一雙森然的眼睛。

    白色屍布,是一件稀世珍寶,曾經是一位大聖的裹屍布。

    將它纏在身上,代替皮膚,陰玄紀就可以直接吸收屍布中的龐大力量,使得修爲高歌猛進。

    陰玄紀的聲音頗爲嘶啞,道:“無需與他們多言,一起出手,攻破防禦陣法,將所有土著修士全部抹殺。記住一點,不要損壞了他們的屍身,我還要用來煉製戰屍。”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強者,立即使用出祕法手印,操控站在他們身後的戰屍,向城主府發起進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中一些戰屍,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極其強大,堪比獸王,每一擊落下都會將護城大陣打得顫動。

    緊接着,封銀蟬也下出一道命令命令,讓養鬼古族的族人,加入進去,也開始攻擊防禦大陣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防禦大陣被攻破。

    兩大古族派遣出一共十二隻戰屍王和無常王,向前碾壓過去,將土著修士殺得潰不成軍。

    土著修士之中,有一位身上纏繞着六條龍影的武王,大吼一聲:“你們是一定要趕盡殺絕嗎?”

    “趕盡殺絕又如何?哏哏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陰沉的一笑,戲謔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玉石俱焚。”

    那位六龍武王的雙目刺紅,大吼一聲,施展出一種獻祭自身的古術,雙腳一蹬,向陰玄紀和趕屍古族族人的方向急速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施展出來的古術,可以通過獻祭自身,在臨死的時候,爆發出毀滅性的力量,將周圍的一切生靈全部殺死。

    在青龍墟界,能夠修煉出六條龍影的修士,稱爲“武王”,絕對是堪比獸王的強者。

    眼前這一尊六龍武王受了重傷,逼不得已,纔會獻祭自身。

    他用盡體內最後的力量,爆發出急速,有着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。

    “真是有點意思,竟然想要與本公子同歸於盡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的嘴角一勾,露出一道邪異的笑容,隨後,五指一伸,將青眼碧血珠打了出去,擊在六龍武王的胸口。

    青眼碧血珠涌出一團鬼雲,鬼雲中爆發出來的力量,超過六龍武王向前衝撞的力量,將他打得倒飛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

    那位六龍武王發出一聲淒厲的大喊,心中充滿不甘,然而最終,他的肉身卻還是爆裂而開,釋放出毀滅性的力量,使得整個城主府都變成平地。

    他施展出來的同歸於盡的招數,不僅沒能傷到域外邪魔,反而,殺死了一大片土著修士。

    至此,土著修士傷的傷,亡的亡,完全失去反抗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一具上好的戰屍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收回青眼碧血珠,握在手掌心,輕輕的撫摸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擁有青眼碧血珠這一件厲害的鬼器,他才能擋住那位六龍武王的臨死反撲,將對方打得倒飛回去。

    而且,當初他被困在陰間,若不是有青眼碧血珠,也不可能逃回崑崙界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陰玄紀便是想到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隨即,他的雙眼,露出陰冷的神情,充滿仇恨和殘暴。

    若是再次遇到張若塵,定要將他煉製成屍奴,讓他生生世世做陰家的奴僕。

    一道囂張的聲音,從遠處傳來:“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人都給小爺聽着,將你們手中的寶物全部交出來,不然,格殺勿論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修士,全部都怒氣騰騰。

    “誰這麼大言不慚?”

    陰玄紀的目光變得更加陰冷,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街道上,一隻紅毛猴子,提着一根鐵棍,騎着一隻埪鹿獸,正向城主府的方向緩緩行來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孫大地。

    “哪裏來的狂徒,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一位趕屍古族的老者,操控一具穿着黑色鐵甲的戰屍,向孫大地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孫大地的鐵棍一揮,直接將那具堪比半聖的戰屍打爆,就連骨頭和鐵甲都碎裂成渣。

    緊接着,孫大地將鐵棍舉過頭頂,嘴裏吐出音波漣漪,震動四方:“擋我者死。”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老者嚇了一大跳,意識到眼前這隻紅毛猴子不好惹,於是,立即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大司空騎着埪鹿獸,撩起衣袖,露出兩條粗壯的手膀子,手持一根金色禪杖,指着兩大古族的修士,粗聲粗氣的說道:“你們安分一點,不要輕舉妄動,我們的目的只是求財,不想殺生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大司空,哪像是一個佛門修士,簡直就是一個從土匪窩裏鑽出來的惡僧。

    東邊,一條寬闊的街道上面,小黑和趙世奇帶着大約十隻埪鹿獸,一連將數十位養鬼古族的族人掀飛出來,打成殘廢。

    街道上,響起此起彼伏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小黑人立而起,兩隻爪子背在身後,道:“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高層最好保持克制,不要用武力解決問題。若是惹怒本皇,今日這裏將會血流成河。”

    西邊的方向,黃煙塵和青墨各自騎着一隻埪鹿獸,在她們身上有着強大的氣息散發出來,將趕屍古族的修士,逼得不停後退。

    各個方向都有強者出現,顯然是來自同一個勢力,竟然想要打劫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,難度他們不知道兩大古族的實力有多麼強大?

    不僅兩族的修士有些反應不過來,就連城中的土著人類,也都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陰玄紀的視線落在黃煙塵的身上,將她認出,正是池瑤女皇的弟子,九大界子之一,同時也是張若塵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封銀蟬卻向大司空看了過去,將這個大和尚認出來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,隨後,一雙靈動的眼眸,向鬼霧翻騰的古城中望去,像是在尋找什麼,發出銀鈴般的笑聲:“張若塵,既然你已經駕臨,還不現身嗎?”

    “什麼?張若塵來了?”

    “難怪這羣人如此囂張,原來是張若塵的人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修士,全部都大驚失色,心中震動不已。

    兩大古族的修士,雖然一直待在青龍王朝,卻還是聽說過張若塵在贏格瑪沙漠的輝煌戰績,知道他已經跨入一線強者序列。

    獨戰十九王,單挑青天部族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誰能不懼?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道震耳欲聾的獸吼聲響起。

    埪鹿獸王的龐大身軀,穿過一層層鬼霧,來到古城的中心區域。獸王的氣息相當強橫,嚇得城中的土著,全部都趴在地上懾懾發抖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在埪鹿獸王的背上,身體站得筆直,道:“既然知道是我來了,就該主動將你們收集到的天材地寶留下,然後退走,至少可以保住一條性命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的嘴裏,發出陰沉的笑聲,道:“張若塵,所有人都在說,你現在狂得沒邊,藐視所有同齡人。本來我還有些不信,現在看來,你是真的有些膨脹了,真的以爲自己已經天下無敵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天下無敵,你親自來試一試不就知道?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!既然你主動送上門來,也省得我東奔西跑,今天,我們就新仇舊賬一起清算。”陰玄紀陰測測的說道。

    陰玄紀並沒有輕視張若塵,而是相當重視這個對手,將他視爲大敵。

    對方能夠降服一隻獸王做坐騎,很有可能真的已經成爲一線強者。

    “少主,老夫先去試一試他的深淺。”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一位準聖,擔心陰玄紀遭遇不測,所以,先一步衝出去。

    這位準聖,名叫陰閒,比陰玄紀要高出三個輩分,已經渡過兩次準聖劫,在趕屍古族可以排進前十,實力是相當強大。

    陰閒並沒有靠近張若塵,而是使用祕法手印,控制四具銀甲戰屍,結成一座屍陣,向張若塵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每一具銀甲戰屍,皆是具有一劫準聖的戰力。

    四具銀甲戰屍組成陣法,爆發出來的力量,比一隻戰屍王還要強大幾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揮,將界子印打了出去,激發出帝皇之氣,猶如一座玉質的宮殿一般,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僅僅一擊,就將屍陣攻破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連串爆響。

    只見,四具銀甲戰屍被界子印的力量,震得四分五裂,化爲屍肉碎片。

    就連陰閒也被界子印散發出來的氣勁衝撞了一下,嘴裏吐出一口鮮血,受了嚴重的創傷,不停向後倒退,一直退到陰玄紀的身後,才穩住腳步。

    剛纔那股力量,絕對堪比聖境生靈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幸好陰閒只是被界子印的力量餘波衝撞了一下,要不然,肯定已經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在場,兩大古族的修士,雙腿顫抖,全部都感覺心悸。

    一線強者的力量,竟然如此恐怖嗎?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的神情,看起來十分輕鬆,顯然是沒有動用出全力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