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陰玄紀暗暗一凜,不得不重新評估張若塵的實力。

    若是單打獨鬥,他很可能會敗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承認,你的實力的確很強,有狂傲的本錢。但是,你以爲只憑一人之力,就能橫掃一切?”

    陰玄紀的雙瞳散發着青芒,取出一隻鈴鐺,捏在指間,輕輕的一搖。

    “叮叮。”

    破風聲,接連不斷響起。

    頃刻間,足有六隻戰屍王,從城主府中飛出,站在陰玄紀的六個方位。

    戰屍王的實力,堪比獸王。

    六隻戰屍王匯聚在一起,頓時,散發出驚人的陰煞之氣,在陰玄紀的腳下,凝聚出一圈圈墨黑色的屍霧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其餘的趕屍古族修士,也都各自操控戰屍,向張若塵圍了過去。

    整個古城中,除去六隻戰屍王,還有十數只堪比一劫準聖的銀甲戰屍。

    半聖級的玄甲戰屍,更是多達近千隻。

    要知道,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底蘊相當深厚,傳承比太極道、佛道、儒道還要久遠,可以追溯到太古巫道時期。

    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傳承,其實就是太古巫道的兩個分支。

    輝煌鼎盛的太古巫道都已經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,兩大古族卻傳承至今。

    在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最爲輝煌鼎盛的時期,足以和不死血族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從表面上看來,兩大古族已經不復當年那麼強大,但是,卻很少有人知曉他們到底隱藏了多少實力,總之,稱得上是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“區區六隻戰屍王,就想擋住一位一線強者?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笑意,掌心的位置涌出一縷縷聖氣,注入進界子印,使得界子印又散發出一圈圈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無須張若塵出手,貧僧就能將它們打得塵歸塵土歸土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嘿嘿的一笑,將手中的金色禪杖,猛然砸在地面,頓時火星四射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,整個古城都在晃動,以寬闊的街道爲中軸線,裂開一道數丈寬的縫隙,將城池一分爲二。

    兩大古族的修士,全部都驚住,傳出一大片倒吸涼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個蓋世兇人。”

    他們的目光落在大司空的身上,全部都相當忌憚。

    遠處,傳來浩渺的佛音,有一位僧人正在誦經。

    一道道目光,向佛音傳來的方向望去。只見,另一位僧人盤坐在虛空,身上佛光四射,正在念《地藏經》,超度城中的亡靈。

    原本,籠罩古城的鬼雲,漸漸被淨化,重新顯露出藍天白雲。

    那位僧人,自然就是二司空。

    梵音悠悠,傳遍古城。

    誦經的聲音,顯化爲一個個金字佛文,飛在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養鬼古族飼養的亡靈鬼煞,全部都在哀嚎。中一些修爲較弱的亡靈,遭到佛文的撞擊,直接化爲一團黑霧,消散於無形。

    封銀蟬的臉色,變得相當凝重,道:“《地藏經》可以超度亡靈,專門剋制養鬼古族。二司空對《地藏經》的研究,已經達到極其高深的地步,我必須要帶領養鬼古族的修士立即退走,不然將會損失慘重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也感到相當棘手,若是張若塵一人,應對起來倒是不難。

    可是,與張若塵一起前來的修士,個個都是絕頂強者,一旦開戰,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就算能夠取勝,也會死傷無數。

    難道就這麼灰溜溜的逃走?

    陰玄紀相當不甘心,但是,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衝動,對封銀蟬說道:“你帶領養鬼古族的修士先走,我帶領趕屍古族的修士斷後。若是我能趁亂將二司空斬殺,局勢或許會發生逆轉。到時候,你再從城外返回,裏應外合將張若塵的勢力一網打盡。”

    封銀蟬沒有任何猶豫,帶領養鬼古族的修士,化爲一片墨黑色的鬼雲,向孫大地所在的方位突圍。

    因爲,她看出,孫大地所在的這個方向,最爲薄弱,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衝出古城。

    “還沒有留下天材地寶,就想離開?”

    孫大地的身上涌出熊熊烈焰,抵擋鬼霧的衝擊。

    同時,他將鐵棍猛然揮擊出去,將十多位養鬼古族的修士打得倒飛出去,掉在地上,變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就在養鬼古族突圍的時候,趕屍古族的修士,紛紛打出攻擊手段,主要攻向張若塵和二司空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戰屍,結成大型屍陣,將大司空、黃煙塵、小黑、趙世奇捲入進陣法,發起狂攻猛擊。

    近千隻半聖級戰屍,同時發起攻擊,形成極其震撼的場面,頃刻間,就將一片城域打得沉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wωw¤тTk án¤C 〇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的死期到了!”

    陰玄紀將鈴鐺向上一拋,使得它懸浮在半空,輕輕搖晃。

    六隻戰屍王聽到鈴鐺聲,各自抓起一根黑色的長矛,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它們的身上,散發出璀璨的金光,屍身猶如是用黃金澆鑄而成,力大無窮,隨意一矛,就能打碎山嶽。

    戰屍王,是用聖者的屍體煉製而成,只要加入進一些神祕金屬,吸收屍氣,就能不斷進化,有機會成長爲聖屍王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界子印打了出去,引動出帝皇之氣,撞擊在兩隻戰屍王的屍身上面。

    然而,兩隻戰屍王的屍身相當堅硬,竟然沒有解體,被界子印擊中的部位,僅僅只是向內凹陷了一些。

    很快,它們又從廢墟中爬出,發出嘶吼聲,抓起冰寒的長矛,再次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它們的肉身強度,比一些下境聖者的聖軀還要堅硬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戰屍王的攻擊力,或許與獸王只是伯仲之間,但是,防禦力卻相當可怕,很難將它們徹底抹殺。

    陰玄紀沉笑一聲:“張若塵,本公子先去斬了二司空,再來殺你。你以爲你是來搶奪天材地寶,實際上,你不過只是來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拔出,一劍揮斬出去,拖出一道月牙形的劍氣,斬在一隻戰屍王的腰部。

    刺啦一聲。

    戰屍王的屍身,直接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即便斷成兩截,戰屍王卻還想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出劍,劍氣如網一般飛出,將戰屍王的屍身劈碎成了數百份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陰玄紀大驚失色:“怎麼可能?戰屍王的屍身是用聖者的屍體煉製而成,又加入有深海金母,何等堅硬,怎麼可能如此輕鬆就被斬斷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說話,再次出劍,施展出一招聖術級別的劍法,將另一隻戰屍王劈成兩半,屍身向左右兩個方向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實在太可怕,剎那間,已經有兩隻戰屍王被損毀。

    這樣的損失,讓陰玄紀差點吐血。

    他最終還是沒有去對付二司空,而是,將青眼碧血珠託舉起來,懸浮在兩隻手掌的上方。

    以現在這樣的情況,只能先斬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屍皇之血。”陰玄紀輕念一聲。

    青眼碧血珠散發出明亮的青芒,將整個古城都映照成青色。

    一滴青色的血液,從青眼碧血珠中流淌出來,滴在陰玄紀的眉心,浸入裹屍布,與他的肉身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的身上,散發出一股極其可怕的屍氣,身軀膨脹了一倍,裹屍布上面長出青色屍毛。

    此刻的陰玄紀,散發出來的氣息,比六隻戰屍王加起來,還要強大幾分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的速度快到極點,在一瞬間,撞擊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兩人同時向前拋飛,將城主府的牆體撞碎。

    緊接着,陰玄紀的五指長出利爪,向張若塵的脖頸揮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上,一道青色龍影一閃而逝,一掌打出,擊在陰玄紀的胸口,將他打飛出去。

    陰玄紀向後飛了大概二十丈,將張若塵的掌力化解,嘭的一聲,落到地面,將大地踩出一道道蛛網般的裂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廢墟中重新站了起來,彈了彈身上的塵土。

    突然,他感覺到了一些眩暈,眼前一片昏黑,頸部傳來一股陰寒的力量,正在腐蝕他的肉身。

    剛纔,陰玄紀的爪子,從張若塵的頸部劃過,留下了三根淺淺的血痕。

    血痕的位置,已經變成青黑色,長出一根根屍毛,並且,屍毛覆蓋的面積還在增大,向臉部和肩部蔓延。

    “好強的屍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,立即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調動聖氣在體內運行了一個大周天,終於將屍毒煉化。

    頸部的位置,屍毛脫落,就連三根血痕也都全部癒合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