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小小一顆珠子,竟然蘊含有屍皇之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聲念出一句,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青眼碧血珠中的屍皇之血相當詭異,陰玄紀僅僅只是吸收一滴,卻力量大增,與一線強者相比也不弱半分。

    “嚎。”

    陰玄紀的嘴裡,發出一聲長嘯,再次爆發出疾速,化爲一道白光,撞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有了準備,右腳向後一移,拉開弓步,雙手捏劍,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,也是化爲一道流光,向前飛出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尖,與陰玄紀的胸膛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並沒有刺穿他的身體,反而發出一道金石碰撞的聲音,猶如是一劍擊在鐵山上面。

    兩人同時向後倒飛出去,重新拉開數十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陰玄紀身上的裹屍布,浮現出一根根牛毛那麼纖細的金色紋路,密密麻麻交織在一起。

    正是裹屍布,擋住了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陰玄紀的嘴裡,發出嘶啞的聲音,道:“我有天命大帝的裹屍布護體,又有屍皇之血加身,今日,你必死無疑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你還沒有那麼大的能耐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陰玄紀的雙爪同時擡起,在他的身後,一尊青色的屍影呈現出來,散發出霸道、陰森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體內聖氣,源源不斷注入沉淵古劍,將劍體中的銘紋激活了兩千道。

    揮劍一戰。

    千紋毀滅勁與劍氣一起釋放出來,將撲上來的陰玄紀打得拋飛出去,一直飛到數十里外,撞擊在古城的城牆上面。

    即便陰玄紀有裹屍布護體,也難以承受這一劍,裹屍布的縫隙之間溢出鮮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突破到八階半聖的境界之後,體內的聖氣品級也是大幅度提升,即便多次爆發千紋毀滅勁,也不用擔心聖氣枯竭。

    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張若塵到達城牆的上方,再次引動出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化爲一道光梭,向下飛去,落在廢墟里面。

    劍氣實在太恐怖,穿透力達到相當驚人的地步,在地面上,留下一個直徑三丈的黑色地洞,深不見底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皺眉,感知到,這一劍沒能擊中陰玄紀。

    “回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展五指,向虛空一捏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從地洞底部飛了出來,重新落入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距離張若塵大概十里的位置,陰玄紀從地底衝出,雙手向上託舉,兩隻手的手掌心涌出源源不斷的聖氣,打入進青眼碧血珠。

    珠子的表面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血紅色銘紋,匯聚在一起,形成一隻猙獰的鬼眼。

    鬼眼閉合,沒有睜開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整個古城中的生靈,也全部都感受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力量,從青眼碧血珠中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力量波動,感覺像是地獄之王即將降臨人間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,難道有聖境生靈來到青龍墟界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修士都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威壓,猶如天要塌,地要沉,讓人雙腿不受控制的顫抖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有一些動容,難道:“莫非那枚青色珠子裡面封印有一尊屍皇?”

    以陰玄紀的修爲,想要支撐起青眼碧血珠,似乎也是相當艱難,一雙手臂不停發顫,嘴裡發出嘶吼聲,“開眼。”

    青眼碧血珠上的鬼眼,打開一道縫隙,射出一道血紅色的光束,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硬碰硬,而是施展出空間挪移,向右躲閃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的左肩,還是被光束擦了一下,留下一道傷口,變得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第二道光束飛出,再次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空間扭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空間領域,將空間的力量完全調動起來,形成一連六層扭曲的空間。

    然而,光束蘊含的力量相當可怕,沒有發生太大的扭曲,從張若塵的臉頰右側飛過,留下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只差一點點,張若塵的頭顱就會被穿透。

    其實陰玄紀也很不好受,以他現在的修爲,根本無法駕馭鬼眼,只能強行啓動青眼碧血珠的力量。

    每打出一擊,他的身上就會發出一聲爆響,散發出一團團血霧。

    兩人繼續交手,每一次,張若塵都能險之又險的避過光束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給我斬。”

    終於,張若塵抓住一次,衝到陰玄紀的頭頂上方,將一道空間裂縫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陰玄紀的一條左臂被斬落,大量鮮血流淌出來。

    即便裹屍布的防禦再強,終究還是擋不住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“我不服,再戰。”陰玄紀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打了出去,一劍斬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陰玄紀的嘴裡發出低沉的慘叫,再也無法支撐青眼碧血珠,踉蹌的向後倒退十數步,半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黃煙塵、青墨、大司空、小黑、趙世奇,終於將大型屍陣攻破。

    失去屍陣,趕屍古族的修士,無法再壓制他們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眼神冰冷,揮動聖劍,每一劍出手,必定有一位趕屍古族的修士倒在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剛纔在屍陣中,大司空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此刻,他怒火沖天,手持禪杖,將一具具戰屍打得四分五裂,化爲塵土。

    畢竟是正統的佛門修士,大司空沒有大興殺戮,要不然,非要斬幾位趕屍古族的修士。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修士看到陰玄紀被張若塵重創,頓時,鬥志全無,難以再組織起陣法攻擊。

    局勢一邊倒,趕屍古族的修士開始潰敗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盯向青眼碧血珠,心知那必定是趕屍古族的至寶,於是,伸手向前一抓,想要將它收取。

    然而,青眼碧血珠卻猛烈的一顫,掙脫了張若塵打出的聖氣,飛向高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咦了一聲,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。

    青眼碧血珠懸在半空,在其內部,傳出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:“真沒想到,這個時代還有你這樣的絕代人傑,實在是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十分年輕的聲音,卻給人一種古老的韻味,帶有一種滄桑感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位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,披着一件黑衣,從青眼碧血珠中走出。

    年輕男子長得異常貌美,五官比女子還要精緻幾分,雙臂背在身後,身上有着一股威臨天下的氣質。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修士和戰屍,全部都跪在地上,齊聲道:“拜見屍皇大人。”

    不僅如此,那些土著的屍體,如同行屍走肉一般,從地上爬起來,跪在地上,叩拜那個站在半空的年輕男子。

    衆屍朝拜。

    屍皇?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屍皇級別的人物,一旦踏入青龍墟界,整個世界都會崩碎。”

    趙世奇感覺到背心發涼,腿肚子有些發軟,差一點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黑渾身的毛,全部立起來,道:“說不一定,真是一尊屍皇。不過,應該只是屍皇的一縷屍氣凝聚出來的身形,並不是屍皇的真身。屍皇的真身,很有可能在青眼碧血珠裡面,無法降臨到青龍墟界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何必怕他,直接滅了他。”大司空吼道。

    小黑白了他一眼,道:“即便只是屍皇的一縷屍氣,也不是我們抵擋得住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立即向前衝出去,與張若塵並肩而立。

    屍皇的臉上,帶有淡淡的微笑,道:“七萬年前,本皇就已經死去,本以爲將會永遠寂滅。卻沒想到,在青眼碧血珠的孕育之下,屍身又誕生出了新的意識,有了再活一世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七萬年前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眯,推算了一番,突然,神情一震,猜出了屍皇的身份。

    七萬年前死去的大人物,恐怕也只有那個人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屍皇從半空飛落下去,衝入進陰玄紀的體內,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陰玄紀的體內,響起悽慘的叫聲。

    “屍皇大人爲何要吞食我的聖魂?”

    “從你出生的那一刻,就已經意味着你是本皇的載體,只有吞食了你的聖魂,借用你的肉身,本皇才能再活一世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,你傳給我《碧血經》,就是爲了今天。”陰玄紀怒吼。

    “本來,你以前的肉身,纔是最佳的重生體,只可惜你太過弱小,竟然將他丟在了陰間。現在這一具肉身,只能算是勉強可以一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陰玄紀的吼聲,越來越弱,最後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緊接着,陰玄紀斷掉左臂重新生長出來,身上的裹屍布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掙斷,碎裂而開,猶如一隻只白色的蝴蝶一般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,站在碎布的中心,異常俊美,有着瀑布一般的黑色長髮在風中搖曳,身材挺拔,皮膚晶瑩如玉,雙瞳散發出青色的光芒,身上沒有一絲屍氣,反而散發出一種靈動的氣質。

    “終於又回來了!”

    屍皇看着自己的雙手,輕輕的唸了一句,臉上露出溫潤如玉的笑容。

    大司空、趙世奇等人,也都猜出屍皇的身份,露出驚懼的神色,無法保持從容鎮定。

    傳說中,建立了一箇中央帝國的古老大帝,已經死去七萬年,如今,再次降臨世間,要活第二世。

    屍皇並不是全盛時期的狀態,乃是新生體,沒有達到聖境。

    可是,他就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,也給在場所有人造成一種巨大的壓迫力,摧毀了衆人的戰鬥意志。

    或許也就只有張若塵和黃煙塵,還能保持鬥志,隨時準備戰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小魚就不求月票了,求一求推薦票吧!希望大家能夠將推薦票投給《萬古神帝》,謝謝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