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還有一顆青眼碧血珠在哪裡?”

    屍皇自言自語的念出一句,擡起頭來,望向城外的方向,隨後,伸出一隻白皙的手掌。

    城外,白黎公主、孫大地、二司空,正在與養鬼古族的修士戰鬥,打得難分難捨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之所以會出手,自然是因爲,養鬼古族在古城中大興殺戮將她激怒,準備好好的教訓他們。

    憑藉三大高手的力量,竟然將一個古族的強者全部攔截下來,使得他們無法脫身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戰場上,一個青眼碧血珠,從養鬼古族的公主封銀蟬的體內飛出,穿過高聳的城牆,落入屍皇的手中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城外的修士,才感知到屍皇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。

    那股氣息實在太懾人,就連準聖也感覺到恐懼。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孫大地和二司空意識到城中恐怕是有驚天鉅變發生,於是,沒有再攔截養鬼古族的修士。

    他們化爲兩道流光,急速衝向城中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一雙美眸,也是盯向古城,隨後,抽身而退,施展出咫尺天涯步,比孫大地和二司空還要先一步到達古城的中心區域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誰,散發出來的氣息,怎麼會如此可怕?”

    孫大地剛剛衝進城中,全身就長出雞皮疙瘩。

    一股寒氣直衝腦門,還沒有見到屍皇,他就有一種立即轉身逃走的衝動。

    “敵人越是可怕,我們越是要趕回去,僅憑師叔他們幾人,恐怕應付不過來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拉着孫大地,一路前行,兩人來到屍皇的百丈之外,才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“終於齊了!”

    屍皇將兩顆青眼碧血珠分別託在左手和右手,隨後,向眼眶的位置一按。

    青眼碧血珠,與眼球完全融合。

    他的雙瞳,變得更加晶瑩璀璨,猶如兩顆充滿靈性的青色翡翠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卻知道,屍皇的雙眼極其危險,可以爆發出殺死下境聖者的可怕力量。

    屍皇的目光,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輕輕點了點頭:“雖然,本皇一直待在青眼碧血珠裡面,倒也還是聽過你的名字。須彌聖僧能夠選中你做爲他的傳人,說明他是覺得,你能代替他繼續執掌崑崙界的時間秩序和空間秩序。”

    “屍皇見過須彌聖僧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示弱,與屍皇對視,目光中帶有一種銳利的氣勢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過一面之緣。”

    屍皇很優雅,風度翩翩,處處都顯現出高貴的氣質,又道:“今日,本皇給須彌聖僧一個面子,就不爲難你們這些小輩。”

    即便屍皇這麼說,張若塵卻並沒有放鬆警惕,將體內的聖氣運轉到了極致,防範對付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屍皇顯得英氣十足,冒出威嚴的步伐,衣袖飄飄,向城門的方向大步行去。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修士陷入慌亂,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一旦屍皇離開,他們豈不是隻能任憑張若塵宰割?

    “屍皇大人,請帶我們一起離開。”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一位準聖,揚聲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屍皇顯然是有十分重要的事要去做,並沒有打算帶上趕屍古族的修士,頭也不回,只是說出一句:“張若塵,得饒人處且饒人,放他們一條生路,今後再次相遇,我們不至於生死相向。”

    那個聲音越來越細微,到最後,與屍皇的身形一起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小黑才長長吐出一口氣,如蒙大赦一般,道:“我懷疑,那位屍皇並不是真的想要放過我們,而是因爲他剛剛獲得新生,沒有十足的把握將我們所有人全部斬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知道不說破,一旦說破,我們就只能與他拼死一戰。”

    毫無疑問,屍皇的實力,肯定已經達到超一線強者的級別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這一羣人,卻都不是軟柿子,沒有那麼容易就能捏扁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一線強者,小黑是一線強者,白黎公主是一線強者,大司空和二司空聯手也算是一線強者的實力。

    如此強大的陣容,即便屍皇達到超一線強者的地步,雙方鬥起來,勝負之數也是五五開。

    屍皇並不傻,等待了七萬年,好不容易獲得新生,迎來第二世,怎麼可能做沒有把握的事?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也不想與屍皇拼命,因爲,一旦生死大戰,即便他們能夠鎮壓屍皇,恐怕也會損失慘重,一大半的人估計都會隕落。

    這樣的損失,張若塵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雙方都不想戰,也都覺得沒有戰鬥的必要。

    大司空搓了搓雙手,道:“天命大帝都死去七萬年,竟然復甦,要活第二世。這個時代越來越詭異,真的如師尊說的那樣,盛極必衰,大時代之後,必定是大劫難?”

    屍皇的上一世,乃是七萬年前的天命大帝,中古之後,人族的第一位大帝。

    “在別的時代,九大界子之中的任何一人,也能在同輩之中無敵。在這個時代,卻有一大批這樣的人物出世。即便不屬於這個時代,也偏要擠到這個時代,真的只是巧合嗎?”

    孫大地說出這話的時候,還向張若塵瞥了瞥,似有所指。

    無論是蠻獸族羣中的太古遺種,還是人族中的天命大帝和張若塵,其實都不屬於這個時代。

    然而,他們卻同時出現在這個時代,的確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小黑的神情十分嚴肅,道:“屍皇應該是要去奪取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,只有得到世界之靈,他才能以最快的速度,修煉到曾經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那還等什麼,我們也立即出發。”

    孫大地顯得興致勃勃,明知道青龍王朝的王都現在是羣龍匯聚之地,卻還是迫不及待想要趕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急,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,應該還要一段時間纔會出世,我們沒必須現在就趕去王都。”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也打算立即趕去王都,但是見到屍皇之後,卻改變了主意。

    不久之後,王都必定會殺得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只有實力越是強大,纔會越佔優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有自己的打算,決定將圖卷世界中的聖藥利用起來,將衆人的修爲再提升一些。

    同時,他也在等食聖花的花期過去。

    只要食聖花結出果實,即便是單獨與屍皇對上,張若塵也有把握與他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的目光,向趕屍古族的修士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孫大地問道:“老大,真的要放他們離開?”

    黃煙塵道:“現階段,我們沒必要得罪屍皇。一旦我們與屍皇開戰,只會便宜了別的勢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放他們離開,不過,人可以走,他們收集到的天材地寶卻必須全部留下。”張若塵做出決定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小黑、孫大地、大司空、趙世奇,全部都露出興奮的笑容,衝入進趕屍古族的修士之中,開始強取豪奪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城主府中,堆起了一大山,全是聖石、聖玉、丹瓶、聖器,任何一件寶物帶回崑崙界都能賣出不菲的價格。

    也有幾位趕屍古族的半聖,想要反抗。

    張若塵毫不猶豫出手,將他們斬殺,一舉立威,嚇得別的趕屍古族修士全部都跪在地上,不敢再生出反抗的念頭。

    三人一貓跟土匪一樣,將趕屍古族身上的寶物搜刮得乾乾淨淨,就差沒有將他們的衣服全部脫下來。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修士哭喪着臉,感覺到相當憋屈。

    他們來到青龍墟界東奔西跑,南征北戰,不知流了多少鮮血,多少汗水,才收集到一大批天材地寶。

    現在倒好,那些天材地寶被洗劫一空,連他們自己帶到青龍墟界的寶物都搭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們現在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了揮手,示意他們可以離開。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修士望着堆在城主府中的寶物,有些依依不捨,完全走不動路,想要取回一兩件。

    大司空吼了一聲:“看什麼看,不屬於你們的東西最好少惦記,沒見過你們這個貪婪的人。”

    趕屍古族的修士不敢再多看,收回目光,爭先恐後向城門衝去,生怕張若塵又改變主意。

    小黑化爲一道黑色的流光,從城外趕了回來,對着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養鬼古族的修士已經逃遠,很難再追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不對付他們,反正這一次收集到的天材地寶,已經相當豐厚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養鬼古族離開得很匆忙,並沒有帶走多少天材地寶。

    這座古城中的寶物,絕大多數現在都堆在城主府裡面,種類相當豐富,僅僅只是聖藥就有數十株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石、聖玉、聖器全部都收入進圖卷世界,同時,又將所有聖藥栽種到神土藥園。

    至於別的寶物,則是按照功勞的高低,分配給衆人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,張若塵將孫大地和趙世奇派遣了出去,吩咐他們前往青龍王朝的王都打探消息,摸清王都現在的局勢。

    孫大地和趙世奇離開後,黃煙塵走了出來,說道:“你將他們二人留在身邊,也就意味着,很多人會猜測到血神教神子顧臨風就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顧臨風這個身份的確是有一些價值,暫時我還不打算暴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又道:“等他們從王都返回,就讓他們進去圖卷世界修煉。”

    血神教和無盡深淵都有一些隱秘,張若塵回到崑崙界,還想繼續去探查,借用顧臨風這個身份,可以方便行事。

    將所有事安排妥當,張若塵就進入圖卷世界,再次閉關,準備將雙腿雙腳的三十六處竅穴衝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小黑進入神土藥園,採摘聖藥的葉片,準備煉製一種丹藥,幫助衆人將修爲再次提升一些。

    青龍墟界的決戰即將到來,各方勢力紛紛趕來青龍王朝,只有衆人的整體實力越是強大,奪取到世界之靈的機會纔會更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推薦朋友大神葉之凡的小說《九天神皇》——

    這是一個以戰氣爲主的世界,這是一個以成爲戰神爲至高榮耀的大陸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