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吞天魔龍一族在太古時期,也是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如今,一條吞天魔龍,在這個時代出世,絕對算是最強大的生靈之一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已經渡過第一次準聖劫,在聖境之下,堪稱無敵,誰敢與它一戰?

    隨着吞天魔龍的到來,這一片天地頓時風雲變幻,黑雲遮天,有濃密的水氣從四方匯聚過來,形成一場滂沱的雷雨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龍頂山下,人族修士感覺到驚駭,紛紛向遠處退去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鎮殺了張若塵,必定會對付他們,現在退遠一些,待會逃命的時候,將會更加便捷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後悔了嗎?如果我是你的太子妃,以我現在的修爲,必定將那些想要對付你的生靈通通殺盡。你又怎麼會落得現在的境地?”

    韓湫穿着一身黑色長袍,站在一隻山體那麼巨大的龍屍頭頂,來到距離龍頂山大概六百里的一條大河之畔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散發出黑色光芒,將方圓數十里都化爲一片黑暗區域。

    一些生靈,從黑暗區域的旁邊經過,無聲無息失去生命力,變成乾屍,紛紛倒在地上,化爲骨粉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遠處,木靈希緊緊捏着十指,眺望龍頂山的方向,看着飛在雲中的黑色龍影,有一種窒息的感覺,心中相當擔憂。

    她向前跨出一步,齊霏雨與藍採桑再次出手,將她攔下。

    藍採桑的臉上,掛着媚俏的笑容,“師妹,如今蠻獸圍山,龍頂山已經變成一處絕境,你就算趕過去,除了送死,還不能做什麼?”

    齊霏雨顯得頗爲平靜,眸中蒙有一層淡淡的迷霧,道:“張若塵的實力很強,並不是沒有機會逃走。你趕過去,只會成爲他的拖累,那個時候,他就算想逃,估計也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的話音剛剛落下,龍頂山的頂部,張若塵以強硬的姿態,迴應吞天魔龍,道:“廢話那麼多有意義嗎?戰吧!今日,分出一個生死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將聖氣打入沉淵古劍,劍體變大十倍,化爲一柄巨劍,涌出黑色的劍芒,向飛在半空的吞天魔龍斬去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對張若塵恨之入骨,一直都想將他除掉,長嘯一聲:“所有蠻獸聽令,衝上龍頂山,將所有與張若塵有關的人類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知道沉淵古劍是一柄絕世神兵,並沒有與它硬碰,而是取出龍骨長鞭,抽擊出去,不僅擋住沉淵古劍的攻擊,同時也在反攻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龍頂山下,成千上萬只六階蠻獸,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聲。

    有的蠻獸嘴裏吐出火雲,有的蠻獸凝聚出雷電,還有一些蠻獸將祖器都打出去。那些攻擊手段,猶如雨幕一般,將龍頂山籠罩。

    一旦那些攻擊落下,別說是張若塵等人,即便是聖境生靈也要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分出一道精神力,手指向前方一指,道:“給我碎開。”

    龍頂山上方的空間崩碎而開,形成密密麻麻的裂縫,將所有蠻獸的攻擊,全部吞噬進虛無空間,化解於無形。

    在青龍墟界,張若塵最不懼的就是羣攻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千軍萬馬涌來,又能奈何得了他?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是伸出一根手指,向山下的蠻獸羣指了過去,將空間力量完全調動起來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意識到不妙,大吼一聲:“使用祖器定住空間。”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再次擊碎空間,造成大規模空間崩塌,那麼,蠻獸族羣將會遭受何等嚴重的損失?

    蠻獸族羣中,傳出劇烈的靈氣波動,緊接着,十八件祖器飛了出來,形成十八根粗壯的光柱。

    祖器的表面,散發出奪目的光芒,猶如十八顆顏色各異的星辰,分佈在十八個不同的方位,將蠻獸族羣上空的空間定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的空間力量,將那片空間打得猛烈震盪了一下,形成一圈圈漣漪。

    遺憾的是,這一擊,並沒有將空間擊碎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並不是有勇無謀之輩,此次是有備而來,準備了諸多手段,勢要除掉張若塵這一尊大敵。

    對吞天魔龍而言,張若塵就是一個巨大的威脅,絕對不能讓他繼續成長下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破風聲不斷響起,十八件祖器向四方飛去,將整個龍頂山都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養鬼古族的修士到達這一片地域,封銀蟬望向遠處,嘴角勾出一道弧度,道:“即便張若塵是一隻猛虎,在空間被定住的情況下,也就等於是沒有了牙齒和爪子,只能任人宰割。”

    明堂修士也出現在龍頂山的附近,孔紅璧從人羣中走出來,笑了一聲:“看來已經不用我再出手,倒是省下了一些力氣。”

    十八件祖器將空間定住,的確是限制了張若塵的空間攻擊手段。

    然而,蠻獸族羣的攻擊手段也受到限制,無法聯合發動攻擊,只能攀登至龍頂山的山頂,才能斬殺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“滅了張若塵,吞食他的血肉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獸王的帶領下,山下的大批六階蠻獸,衝過張若塵劃出的劍氣界線,開始攀登龍頂山,向山頂殺去。

    若不是龍頂山有一股神祕力量加持,根本承受不住六階蠻獸的踩踏,早就已經倒塌。

    黃煙塵、青墨、孫大地、慕容月、白黎公主、大司空、二司空,慕容世界的六位高階半聖,來到懸崖邊,俯視下方,面對煞氣滔天的蠻獸羣,他們沒有一絲懼色。

    小黑正在修復祭臺,沒有參戰。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同時說道:“師叔,我們二人去對付吞天魔龍。”

    一白一黑兩道光束,散發出浩蕩的佛光,從山頂沖天而起,飛入進雲中,將天空的魔雲衝散,形成一片黑白雙色的佛雲。

    二僧都已經渡過第二次準聖劫,實力相當強橫,加上他們是聯手攻擊,爆發出來的力量,可以增長數倍,足以與吞天魔龍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他們是不願殺生,於是,也就放任他們去迎戰吞天魔龍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們二人也敢與本座交手?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怒吼一聲,盤在天穹,伸出一雙巨大的黑色龍爪,同時向大司空和二司空拍擊下去。

    “降龍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的體內響起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,雙手捏成爪形,凝結成一隻數十米長的黑色爪印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伏虎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凝聚出一隻與吞天魔龍的身軀一樣巨大的白虎,發出一聲怒嘯,與龍爪硬碰了一擊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向後倒退,隨即,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,不得不重新審視對面的兩位僧人,對方的確是有與它叫板的實力。

    雲層下方,大批蠻獸已經衝到半山腰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沉如鐵,冷冰冰的道:“動用無量聖火。”

    青墨伸出一隻纖細的玉手,在她的掌心,一朵青色火苗飛了起來,先是化爲一個火球,接着化爲一片火雲,最後,形成一片火海,向山下飛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無量聖火的威力相當恐怖,能夠燒死聖者,融化千紋聖器,即便是龍頂山的神祕力量也有些抵擋不住,泥石承受不住那種高溫,融化成了岩漿。

    衝在前方的蠻獸,自然也就更慘,燒得就像是一個個燈籠一般,發出淒厲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一隻六階蠻獸想要使用聖器去抵擋無量聖火,然而,纔剛剛接觸,聖器就融化成液滴。

    “快逃,那種火焰,根本無法抵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無量聖火,能夠燒死聖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量六階蠻獸被燒死,鮮血融入進山體,與泥土混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越到山下,無量聖火的威力越來越弱。

    獸王級別的生靈,取出祖器,激發出祖器中的蠻荒古勁,竟然穿過無量聖火形成的火焰層,向山頂殺去。

    夔牛獸王和金甲蠍王衝在最前方,它們是太古遺種,在《半聖榜》上面排名靠前,掌握有相當厲害的祖器。

    “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帶有一股決然的神色,縱身一躍,從山頂飛躍下去,揮動沉淵古劍,斬向金甲蠍王。

    “本王已經渡過兩次準聖劫,張若塵,你竟然敢主動對本王出手,是在找死嗎?”金甲蠍王身上的戾氣很重,雙目向前瞪了出去。

    與在贏格瑪沙漠的時候相比,金甲蠍王的實力,增長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它的一雙尖銳的鉗子,向張若塵揮擊過去,形成一片金色的浪濤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涌出滔天殺氣,穿過金色的能量浪濤,揮動沉淵古劍,直劈下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金甲蠍王的一隻右鉗被斬斷,大量獸血噴涌出來。

    即便它的防禦力再強,也擋不住沉淵古劍,更擋不住張若塵。

    金甲蠍王大驚失色,如今的張若塵,實在是太兇猛,並沒有動用聖氣,僅僅只是憑藉肉身力量,就將它重創。

    金甲蠍王立即向後倒退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“還想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腳一踮,騰飛了起來,再次揮出一劍。

    金甲蠍王不得不動用最強手段,嘴巴一張,吐出一道金色的光梭,急速向張若塵飛去。

    那是蠍族的一件祖器,不僅堅硬,而且蘊含有劇毒,生靈只要被擦破皮膚,頃刻間,就會化爲一灘血水。只要聖境生靈,才能勉強抵擋住片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略微一抖,利用沉淵古劍的劍鋒,將梭形祖器挑飛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一掌打了出去,擊在金甲蠍王的背部,將它打得向下沉陷,半個身軀都埋入進泥土,嘴裏發出哀嚎聲。

    金甲蠍王背部的外殼向下凹陷,形成一個手掌印的形狀,身軀都被打得變形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休要猖狂。”

    別的那些獸王立即衝上去支援,想要將金甲蠍王救下來。

    “誰敢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金甲蠍王的背部,猶如一尊蓋世兇人,激發出千紋毀滅勁,抓住沉淵古劍的劍柄,向前一揮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劍光飛出,將七隻獸王打得橫飛出去。

    即便七隻獸王都動用了祖器,也還是擋不住張若塵的這一劍,全部都受傷,傷口中流淌出鮮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昨晚只是預熱,今晚的紅包更大。2017,新年快樂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