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劍擊傷七隻獸王,造成的震撼,超過當初張若塵獨戰十九隻獸王。因爲,那個時候的張若塵,面對十九隻獸王的攻擊只能節節敗退,幾乎沒有什麼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張若塵的戰力大幅度提升,已經是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劍斬下,落在金甲蠍王的身上,不僅將它的肉身撕裂而開,更是將它的聖魂震得碎裂。

    一隻太古遺種隕落!

    屍骸中流淌出來的鮮血,散發出金燦燦的光華,蘊含強大的能量,將一大片山體變成了金色。

    “《半聖榜》排名第五十六位的金甲蠍王,竟然沒能擋住張若塵三擊。”

    龍頂山下,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一些人感覺到興奮,一些人卻更加不安,還有一些人卻是散發出更加濃烈的殺意。

    黃煙塵、慕容月、孫大地等人,也都衝下山峯,一起出手,阻止蠻獸族羣登上山頂。

    шшш.ттkan.¢ 〇

    白黎公主答應過張若塵的一些條件,因此也加入進戰鬥。

    別說白黎公主現在失去了絕大部分記憶,即便沒有失去記憶,除了白黎貓族的蠻獸以外,對別的蠻獸族羣,她也根本沒有任何情感。

    在蠻荒祕境,各個蠻獸族羣本就是相互敵對的關係,活生生的叢林法則。

    山頂上,小黑正在全力以赴修復祭臺,準備通過祭祀的方式,幫助聖丹成丹。

    只要聖丹成丹,衆人的修爲,還會增強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夔牛獸王的嘴裏發出一聲怒嘯,把精神力融入進音波,音波如同水浪一般涌出去,將石頭震得爆碎。

    “動用蠻荒古勁,斬殺張若塵。”一隻獸王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“先前,我們沒有來得及使用出蠻荒古勁,竟然被他擊傷,這一次得讓他連本帶利還回來。”

    七隻獸王全部都顯化出本體,既有數十丈高的寒冰雪豹,也有巴掌大小的金毛老鼠。

    它們的身上,散發出龐大的獸王氣勁,再次打出祖器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七件祖器全部都發出耀眼的光芒,懸浮在七隻獸王的頭頂,一根根銘紋浮現出來,形成七道蠻荒古勁。

    附近六階蠻獸察覺到戰鬥升級,全部都在退避,擔心被祖器的餘波擊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金甲蠍王的屍體旁邊,無視夔牛獸王的音波攻擊,憑藉強大的肉身硬抗下來,目光中露出睥睨之色,道:“動用出蠻荒古勁,就想滅我?”

    “我給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沉淵古劍,使得劍體中的銘紋源源不斷的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浮現出一千道銘紋,劍體上,就散發出強大的千紋毀滅勁。

    浮現出兩千道銘紋,沉淵古劍散發出來的毀滅勁氣,已經沖天而起,形成一根萬丈高的劍柱。

    即便是站在數百里外的生靈,也都感覺到一股壓抑的氣息,在他們的四周,出現了一些細微的劍氣風勁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體上,浮現出三千道銘紋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密密麻麻的劍氣,將整個龍頂山都包裹起來。千紋毀滅勁形成的力量波動,將數百里外的生靈也都嚇得情不自禁的顫抖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夔牛獸王最先察覺到不妙,立即收起音波,向山下逃去。

    另外七隻獸王也被沉淵古劍散發出來的毀滅勁氣嚇得不輕,但是,它們現在卻沒辦法後退,只能硬撐。

    一旦後退,只會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“跟他拼了!”

    “戰!”

    “吼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隻獸王不顧一切的將聖氣打入進祖器,將七件祖器同時打出,鎮壓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,沉淵古劍也斬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連串爆響。

    僅僅一劍,沉淵古劍就將七件祖器全部都打得爆裂,變成碎塊,向四面八方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七隻獸王的慘叫聲響起。

    其中六隻獸王當場慘死,被千紋毀滅勁打得灰飛煙滅,只有那隻金毛鼠王保住一條性命,傷得極重,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殺……我……魔龍大人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金毛鼠王在求饒,也在呼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十分冷酷,走了過去,一腳踩下,將金毛鼠王的身軀踩得碎裂,變得一團肉泥。

    頃刻間,七隻獸王隕落。

    王血將大半個山體都染成紅色,濃烈的血氣,一直散發到百里之外也沒有散開。

    這一片天地,所有生靈都屏住呼吸,感覺到心臟在抽搐,沒有誰不感到懼怕。

    六階蠻獸羣被嚇得爭先恐後向山下衝去,它們已經被嚇破了膽,不敢與張若塵交鋒。

    “繼續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下衝去,並沒有使用沉淵古劍,而是施展出人劍合一的劍道意境,直接將身體凝成一柄劍的形態,化爲一道劍光,衝殺在蠻獸族羣裏面。

    至於沉淵古劍,則是在煉化七件祖器的碎塊,想要儘快在劍體中凝練出四千道銘紋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本來是蠻獸族羣想要來圍殺張若塵,現在卻形勢逆轉,變成張若塵將成千上萬只六階蠻獸殺得逃竄。

    黃煙塵、孫大地、慕容月也都是殺伐果斷的人物,從另外三個方向向下追殺,留下一地的屍骸。

    等到蠻獸族羣逃到山下的時候,龍頂山的山體,幾乎完全都被龐大的獸屍覆蓋。

    張若塵等人沒有繼續追殺,殺到山腳下,就又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們的目的,並不是殺戮,而是爲了煉製聖丹,沒必要繼續追擊,萬一被人趁機闖到龍頂山的山頂,將會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看到雲層下方的戰場畫面,嘴裏發出一聲怒吼:“既然是要一起對付人族修士,你們怎麼還不出手?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在與誰交流?

    難道它請動了什麼強大的援軍?

    就在衆人暗暗猜測的時候,天穹上方,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影,一條長達一萬多米的紅色怪魚,從雲中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紅色怪魚的背上,長有一對遮天蔽日的翅膀,翅膀輕輕的一搖,天地之間就掀起一股颶風。

    風勁異常強烈,將下方的一些半聖級生靈吹得飛了出去,就像是吹飛一堆螞蟻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鯤……”

    “《半聖榜》第六的鯤族皇子到了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●t tkan●c ○

    鯤,生活在崑崙界外的遠洋,乃是海域中的霸主之一。

    傳說,在那太古時期,有一條混鯤,身軀長達九千里,以龍爲食,搏殺神靈,堪稱是太古巨兇。

    當然,隨着時代的變遷,鯤族後裔的血脈變得越來越弱,遠遠無法與太古時期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鯤族皇子卻不同,他並不是鯤族後裔,而是太古遺種,具有最純粹的血脈,將來有可能會成長爲這個時代的巨兇。

    隨着鯤族皇子的到來,雨下得更加滂沱,猶如瓢潑一般。

    烏雲密佈,雷電交織,那等畫面,猶如是太古的洪荒大地直接降臨到青龍墟界,讓人感覺到無比震撼。

    大批水域蠻獸,從四面八方趕來,站在雨幕中,發出震天動地的巨吼,散發出一道道恐怖的靈氣波動。

    鯤族皇子嘴裏發出人類的聲音:“吞天魔龍,你連區區幾個人類都無法收拾,將來還想驅逐人族,主宰崑崙界?你的實力,看來是有些不夠啊!”

    吞天魔龍沒有與鯤族皇子爭辯,冷哼一聲:“另外幾個,你們還不現身?”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大地猛烈震動。

    只見,一座龐大的黑色山嶽,從地平線上急速飛奔而來。

    到達近處,衆人才看清“它”的模樣。

    不是山嶽。

    那是一隻黑色的巨虎,身軀與龍頂山一樣高,在它的額頭上面,有着一座地域門的印記,渾身散發出來的寒氣,將這一片天地都凍結了起來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它也並不是一隻虎。

    只是長得很像一隻虎,真實身份乃是一隻狴犴獸。

    又是一隻與吞天魔龍和鯤族皇子一樣強大的太古遺種。

    “天吶!那是《半聖榜》第八,狴犴天王。”一位人族半聖發出一聲驚呼。

    “你們快看,狴犴天王的頭頂,站着一個女子。”

    這一片天地之間,無數雙眼睛,全部都向狴犴天王的頭頂望去。

    狴犴天王的身軀,實在太龐大,先前,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它的頭頂竟然站着一個人類。

    的確是一個女子,被一團赤紅色的火焰籠罩,長有火焰長髮,肌體如同白色神玉一樣晶瑩,有着一根根紅色羽毛在她身體四周飄飛。

    與狴犴天王的身軀比起來,她的身體極小,遠遠望去,猶如一顆赤紅色的米粒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不會是《半聖榜》第五的朱雀仙子?”有人顫抖着說道。

    沒有人相信一個人類女子可以站在狴犴天王的頭頂,或許也只有朱雀仙子,才最符合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輛華麗的車架,在雨中急速行駛,快要達到龍頂山的時候,緩緩的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雪無夜撩開車簾,露出一張俊美的臉,在一羣美麗女子簇擁之下,走下車。

    他站在雨中,一位絕色佳人站在一旁,給他撐傘。

    雪無夜向狴犴天王的頭頂望去,道:“的確是朱雀仙子,不久前,我見過她一面。”

    雪無夜確認了朱雀仙子的身份,使得這一片天地,變得更加沸騰。

    吞天魔龍,鯤族皇子,狴犴天王,朱雀仙子。

    四隻傳說中的太古巨兇,在現在這個時代,竟然還能聚集在一起,本身就是一個奇蹟,再加上一個萬古一出的時空傳人,今日一戰,足以載入史冊。

    或許是四大太古巨兇擊殺時空傳人,再次書寫無敵的神話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是時空傳人鎮壓四大太古巨兇,延續時空一脈的超然地位。無論是哪一種結局,對後世都會造成不小的影響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