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在龍頂山攪動無盡風雲,使得整個青龍墟界都炸開鍋,《半聖榜》上的蓋世強者到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百年之後,這一羣生靈,完全成長起來,將會成爲崑崙界的掌控者,決定整個天下的格局。

    因此,今日一戰,並不僅僅只是年輕一輩的交鋒,實際上意義非凡,決定深遠。

    北宮嵐和池萬歲站在一座千丈斷崖的邊緣,一個身穿白色武衣,一個身穿金色聖甲,懾退了這一片區域的蠻獸和亡靈。

    北宮嵐的氣質超然,有絕代女劍聖的風采,道:“我早就料到爭奪世界之靈之前,人族和蠻獸必定會有一次驚天動地的大碰撞。本來以爲主導者會是立地大師和吞天魔龍,卻沒想到竟然會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池萬歲的眉毛濃密,鼻若懸膽,眼中露出凝重的神色,道:“今日,張若塵有些反常,身上殺氣滔天,不會真的是修煉龍象般若掌走火入魔?”

    北宮嵐的黛眉,輕輕的一蹙,生出一絲擔憂。

    她與張若塵並沒有太大的交集,相互之間沒有交流三句以上,然而,張若塵卻給她留下很深的映像。

    無論是在界子宴,還是在贏沙城,張若塵都是在人族最危急的時刻挺身而出,力纜狂瀾,不僅捍衛了人族的尊嚴,更是救下了不少人族精英。

    此人卻很孤僻,無論是做了什麼大義之事,也都立即退走,根本就不理會別人如何評價他,也不接受別人的感激。

    遇到這樣的人,想不留下深刻映像都很難。

    總的來說,北宮嵐對張若塵還是頗有好感,道:“朱雀仙子、鯤族皇子、狴犴天王都已經現身,除此之外,站在雨幕中的太古遺種,至少還有十多隻。無論張若塵有沒有入魔,我們總不能袖手旁觀吧?”

    池萬歲的雙目一縮,道:“雪無夜和立地大師已經向龍頂山趕去,應該是去確認張若塵的狀態。若是,張若塵沒有入魔,我們再決定出不出手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池萬歲與張若塵的確是一些恩怨,但是,面對來自蠻獸的威脅,他也能暫時放下那些恩怨,一致對外。

    “若是,張若塵真的走火入魔了呢?”北宮嵐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池萬歲的目光,凝視龍頂山的方向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真的走火入魔,無疑就是第二個死禪老祖,讓他成長起來,對人族而言將是一場巨大的災難。那種危害,甚至超過吞天魔龍。

    現在能夠將他殺死,也就必須要殺死。

    雖然很殘忍,卻一定這麼做。至少將來,可以少死一些人。

    除非是與他交情極深,可以付出任何代價,至死不渝的人,或許,纔會繼續堅定不移的支持他,與他站在同一戰線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又有幾個?

    即便是至親,也未必能夠做到。

    雪無夜和立地大師已經到達龍頂山下,正在向上攀登。

    面對聖境之下最強大的兩個人類,那些六階蠻獸根本不敢攔他們的路,如同潮水一般退開,讓出了兩條道。

    朱雀仙子、鯤族皇族、狴犴天王似乎是知道雪無夜和立地大師的目的,因此,並沒有急着動手。

    “雪無夜和立地大師登山幹什麼,莫非他們真的受了封銀蟬的挑撥,想要去和張若塵分出一個高低?”木靈希相當緊張和擔憂。

    如今,張若塵已經是四面楚歌,若是雪無夜和立地大師再向他出手,將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齊霏雨站在木靈希的身旁,眸光似水,道:“木師妹,你是關心則亂,難道你認爲,雪無夜和立地大師是那麼容易被利用的人物?他們應該是去確認張若塵的狀態,好做下一步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步打算,什麼打算?”木靈希的內心的確很亂,失去了往日的聰明機智。

    齊霏雨沉默不言,眼神複雜。

    另一位魔教聖女,藍採桑,卻是露出一道笑意,道:“若是張若塵沒有走火入魔,依舊保持着理智,那麼,雪無夜和立地大師應該是會出手助他,即便是蠻族各族趕來再多強者,也不可能將他們嚇退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略微鬆了一口氣,有雪無夜和立地大師出手,別的人族強者肯定也會加入進去,無論最後的戰鬥結果如何,張若塵遭遇的危機算是暫時化解。

    藍採桑的話鋒一轉,又道:“若是張若塵真的走火入魔,性情大變,變成一個嗜殺的惡魔。那麼,雪無夜和立地大師……應該不會親自出手鎮壓他,但是卻會離開龍頂山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補充了一句,“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,你應該看開一些。自古以來,不知多少優秀人傑都因爲毫無節制的瘋狂修煉,導致理智駕馭不住膨脹的力量,最終走上一條不歸路。”

    所謂的“走火入魔”,並不是進入魔道,而是失去了理智,不再是一個正常人類,不會再已正常的方式思考問題,或是隻知道殺戮,或是隻知道毀滅身邊的一切,或是做出一些偏激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張若塵一直都是一個十分理智的人,精神力相當強大,怎麼可能走火入魔?”木靈希使勁搖頭,不相信她們的話。

    藍採桑微微一笑:“張若塵今天的表現,可不像是一個理智的人。”

    齊霏雨輕輕搖頭,道:“實際上,張若塵與以前相比的確是有很大的不同,身上的戾氣太重,不像是他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歐陽桓坐在輪椅上,說道:“他被女皇、兵部、不死血族、黑市一品堂,養鬼古族、趕屍古族……等等大勢力壓迫得太狠,必須要全力以赴提升修爲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修爲也的確在飛速提升,讓同輩修士望塵莫及,但是,這樣的提升速度,卻肯定會埋下一些隱患。”

    “前段時間,他的修爲還遠遠不如現在,就敢獨戰十九位獸王,單挑青天部族,可見他的心性就已經在膨脹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就算走火入魔,其實,我覺得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”

    歐陽桓的分析,並不是沒有道理,即便木靈希十分相信張若塵的心性,卻還是有些動搖,更加擔心起來。

    雪無夜撐着一把油紙傘,走在屍骸橫陳的山路上,顯得風流倜儻,一塵不染,一直來到山腰才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的身軀高大威猛,揹着一個巨大的刀匣,從另一個方向登山,也來到山腰處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!張施主,玄武墟界一別,我們又見面了!”

    立地和尚雙手合十,面帶笑意,卻帶着一股彪悍之氣,並不像是一個和尚,反像是一個屠夫。

    雪無夜的嘴角上翹,道:“張兄,上一次的酒,沒有喝得盡興。我們要不要再喝一次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知道立地和尚和雪無夜前來的目的,只不過,祭祀儀式所需的祭品還遠遠不夠。

    現在聯合立地和尚和雪無夜,將蠻獸族羣逼得退走,豈不是功虧一簣?

    其次,就算蠻獸族羣不懼兩敗俱傷,非要斬殺張若塵,那麼也只會造成人族和蠻獸族羣的大規模戰役。

    到時候,必定是死傷無數。

    若是到最後,那些人族修士知道張若塵的目的其實是爲了煉製聖丹,謀取私利,豈不是反而會痛恨張若塵?

    無論如何,現階段,張若塵還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實目的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煉製聖丹,也是要將更多的敵人引過來,利用這一次機會,將他們除掉。

    剛纔,小黑已經傳訊告訴張若塵,祭臺已經修復完善,只要積累足夠多的祭品,就可以開始祭祀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一沉,眼中浮現出一根根血絲,以一種張狂的姿態,掃視對面的二人,道:“你們也想來挑戰我嗎?”

    立地和尚與雪無夜對視了一眼,同時看出對方眼中的一抹憂色,輕輕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有些不甘心,畢竟他與張若塵也是有一些交情,繼續說道:“張施主,你若是信得過貧僧,就與貧僧去一趟梵天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禿驢,你的廢話太多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沉淵古劍,直接動用出劍五,化爲一道劍氣流光,飛向立地和尚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背上的大屠佛刀,發出一聲刀鳴,自動飛了起來,連帶刀匣一起,橫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擊碎刀匣,與大屠佛刀的刀身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向後倒退數十丈,雙腳脫離地面,一直飛到半空,才漸漸化解那股劍道力量。

    黃煙塵知道張若塵的目的,於是,站了出來,勸道:“你們二人還是趕快離開,不然,他會連你們一起殺。”

    立地和尚和雪無夜都相當惋惜,卻又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當年,想要勸死禪老祖“回頭是岸”的佛道聖僧,全部都被殺死,無一活口。如今,誰還敢勸張若塵?

    雪無夜看向黃煙塵,道:“你不走嗎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的妻子,他在那裏,我在那裏。”黃煙塵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和雪無夜最終還是離開,走下了龍頂山。

    雨幕中,封銀蟬露出一道暢快的笑意,“張若塵啊!張若塵!真沒想到,你竟然真的已經走火入魔,天下間,還有你的容身之地嗎?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心中絕望,感覺到陣陣刺痛,將池瑤女皇恨到極點,若不是她的壓迫,怎麼會將意志力如張若塵那麼強大的人都擊垮?

    阿樂的五指捏緊劍柄,一雙眼睛直視前方,瞳孔變得有些空洞無神,過了很久,才又恢復過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